徐云梦正和基友周公一起路边看美妞儿呢,正看的**焚身之时却菊花一紧,一美妞儿居然大大方方奔来献吻,徐云这必须要来个深情的,直接羡慕死周公那小老头。

    可是不等徐云享受女孩双唇的那种温润,上唇就是一阵剧痛!原本奔向自己的美妞儿也瞬间变成了雌夜叉母老虎!

    我擦!

    徐云直接在梦惊醒,却发现这他妈根本就不是梦,除了嘴唇的剧痛之外,还有一阵说不出来的体香味道钻入鼻,让徐云心情无限畅快。

    身上这女人肿么回事?虽然被咬,但徐云依然觉得挺开心的,毕竟眼前是一美人,多享受一会儿也不错。

    “阻止那个女人!”

    刀疤小丑看出梵双儿意图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怒斥一声,距离梵双儿只有数米之遥的豹女直接短马起落,五指如钩铜屈铁毫不犹豫抓向梵双儿头顶。

    梵双儿哪还顾得上自己的危险,用尽全力猛的咬下去!这家伙再不醒来他们就是真完蛋了。

    “轰——!”

    豹女袭来还未得手,一道遮天蔽日的压力扑面而来,紧随着前胸就被蕴含着磅礴真气的一脚击,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直接横飞出去,重重栽倒在地。

    一切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根本没有人看清楚徐云是何时出手的,留给刀疤小丑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徐云一边撅嘴轻吹这上唇,一边嘶嘶的倒抽着凉气:“我这嘴又不是火腿肠,你亲亲就算了,还想咬下来不成?我擦,忒狠了吧?就算没见过帅哥,也不能抓住机会就往死里下嘴吧。”

    梵双儿一脸羞红,徐云没醒过来的时候她希望他醒,现在他真醒过来了,她还真是希望他能继续昏死了算了,谁让这家伙嘴巴那么不积德。

    豹女终于彻底明白了超级高手和她这种靠药物的伪超级高手之间的区别,那股真气彻底击穿透过她胸前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阴阳丸服用者一旦重伤,随即而来的便是药物副作用的侵蚀,因为受伤者根本无法再继续控制药物,只能任凭药物的作用在体内继续膨胀,一直膨胀到服用者完全无法承受的地步。

    “啊——!啊啊——!”豹女身体缩成一团,脸上的痛苦神色让人看到之后心惊胆颤,那种筋脉爆裂之痛让她根本无法忍受。

    刀疤小丑心一惊,他很清楚超级高手的实力,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他亲眼见过超级高手发飙,那种窒息感绝对是一流高手无法承受的。

    现在想要活命可没那么简单,逃恐怕是逃不走了,刀疤小丑心阴冷冒出一个可怕想法,现在只有挟持另外人的一人,他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我戳!还是老大生猛。”钱风抹了抹嘴角血渍,他还真没看出来梵双儿也那么猛,抬不起胳膊直接用嘴巴咬,长了张女神的脸却浑身女汉子的气息,唉,都怪他们整个神龙大队的环境哟。

    刀疤小丑心一横,直接袭向钱风后心!只要抓住一个人质,他就多一分脱险的机会!

    徐云二话不说也自击钱风,毕竟是配合多年的兄弟,钱风又怎会不知道徐云想要的做什么,默契度超高的他根本没有顾忌身后刀疤小丑的背袭,好不躲避,一个前扑俯卧趴在地上。

    刀疤小丑双刃袭来瞬间大惊,钱风刚刚扑地,徐云拔地倚天的拳风便扑面而来,刀疤小丑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徐云拳头动如绷弓,发若炸雷,身体像拉开的弓一样蓄满劲力,然后浑身所蓄之劲传递到拳骨之间,轰然释放出去,硬是将刀疤小丑原本就丑陋的酒糟鼻深深打的凹入脸框!

    这一拳的劲道实在过于猛烈,以至于徐云都感觉到了拳头上的震感。

    毕竟刀疤小丑是一流顶阶的高手,实力远大于赤蝎豹女等人,所以即便挨了徐云的拳头,他还是硬撑了下来!不过他发誓这是他见过最刚猛的八极拳。

    徐云这一拳头发力既突然又猛烈,使他根本猝不及防,那种摧枯拉朽的气势更是将刀疤小丑彻底的压制着,那种爆发的气力如同炸开了空气一般。

    口鼻眼眶满脸是血渍的刀疤小丑狂退十几步,即便他和徐云已经拉开了十米的距离,他仍然放弃了逃跑的念头,因为这种实力差距下,他根本跑不掉!若是再逃,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他可没信心再承受徐云一拳。

    “我认栽,但能不能给我一个明白。”刀疤小丑把手匕首直接扔在地上:“我是越狱犯,你们肯定知道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规矩,再次进去的话,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再出来了,我只是想知道将我第二次送进去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徐云微微一笑,对于失去战斗意识的人,他当然不会穷追猛打,既然对方已经放弃,就没有必要赶尽杀绝,让青龙带回去立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们都调查到这地方来了,不会不知道我叫徐云吧?”

    “这个当然知道,我只是好奇你的身份。”刀疤小丑经脉震动,一口气血险些喷出,他强压下去这口气血,因为他很清楚,若是无法压制这口气血,他恐怕连站着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不仅仅是他好奇,站在一旁的仇妍也非常好奇,徐云一直没有跟她说过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虽然她现在已经肯定徐云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想知道我们老大是什么人?”钱风冷哼一声:“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跟我回去也会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老大是我们神龙大队龙怒特战队的队长兼教官——炎龙!”

    神龙大队的龙怒特战队?!刀疤小丑浑身一阵颤抖,他的神经的确被刺激了一下,他当然听说过龙怒特战队的事情,很多很多被关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重犯都是神龙大队的人送进去的!

    仇妍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他就是传说的炎龙!?地下世界关于炎龙的传说还真不少,尤其是一年前的那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之后,炎龙的名字更是彻底的震撼着地下世界每一个高手的心魄。

    怪不得他能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原来他便是炎龙,仇妍苦笑一声,早听说炎龙非但实力强劲,还是个精通药理的超级药师,怪不得他能拿着九转还魂丹当大力丸给她服用……

    仇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堂堂地下世界的暴力狐尊,居然被神龙大队龙怒特战队的前任队长教官给救了。而且他还一直出手帮着自己,这要是说出去,谁敢相信?

    “好了好了,说那么多干嘛,都是一些过去的事儿罢了。哥毕竟是前任,就别拿出来显摆了。”徐云摆摆手对钱风道:“别瞎嚷嚷了。”

    梵双儿好不容易坚持在地上站起身,心愤愤不平到,想不到这前任教官还真是个极品!一想到这家伙刚才对她说什么“亲亲也就算了”之类的话,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刀疤小丑嘴角扬起,惨笑一声:“既然是栽在龙怒前任教官的手里,我也心服口服,要怎么处置,随便你们。”

    钱风上前突然起掌拍在刀疤小丑的后背,直接两道针芒刺入他神道和灵台二穴,彻底封住了刀疤小丑的内力,这样以来他便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随后又直接将他双手铐在背后。

    同样,钱风也将豹女的内力封住,和刀疤小丑铐在一起。

    “我会联系警方处理这里,这两个人恐怕也要麻烦警方给送回去。”钱风看了看梵双儿,又扭头对徐云嬉皮笑脸道:“老大,银龙的伤恐怕一时半会也走不了,我可不想带一拖油瓶回去,嘿嘿,麻烦你了。”

    徐云回头看看满脸写着“滚犊子”的梵双儿,给她疗伤恐怕没那么容易啊:“成,她俩我带走,这地方交给你了,警方那边就别牵扯我了,毕竟我已经是退休人员了。”

    “我懂。”钱风咧嘴一笑点点头,然后对梵双儿道:“银龙,快点跟老大回去。”

    梵双儿却没有听话的意思:“不需要,这点伤,我还不至于让别人照顾。”梵双儿现在看到徐云还会脸红呢,她可没忘记她这一点都不浪漫不靠谱的初吻,自己第一次跟男人亲密接触,居然是这种场合这种情况,她心里能舒服吗!当然不能!

    徐云一怔,这倔丫头,还真是不好对付呢:“你若不想留下残疾,最好还是让我看看。被豹女的金豹通炮打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这双手若不及时处理,恐怕还真就废了。”

    梵双儿心一惊,她想抬起双臂证明自己没事儿,可是一阵撕裂疼痛让她难以抬起,这下梵双儿心里才真的慌神了:“你……你骗谁!别以为说那么严重……我……我就会害怕!”

    “信不信有你。”徐云耸耸肩膀一摊手,“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跟不跟我走,你自己说了算。”

    仇妍走到梵双儿身边,淡淡对她道:“我劝你还是相信他的话比较好。

    钱风也吹着口哨嘿嘿笑着:“要是你双手废了就可以提前退休了,哈哈哈,早点找个人嫁了吧。”

    梵双儿狠狠瞪了钱风一眼,回头对徐云坚定道:“走就走!”

    【ps:继续跪求鲜花,这个月各种结婚,各种搬家,各种喜事儿破事儿都挤在一起了,实在把小仙搞的虚脱了。明天开始生活也恢复常态了,终于能静下心码字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