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相信钱风处理事情的能力,也就不再管他的事儿,只是瞅了瞅梵双儿:“喂喂喂,怎么样,还能自己走吗?不用我抱着吧?”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弱。”梵双儿不服气的瞪眼道。

    仇妍没说什么,默默跟在徐云身后。

    钱风见状赶紧把车钥匙扔给徐云,就梵双儿现在这状态,让她走回去肯定会加重伤势,毕竟这个脾气倔到让人无法理解的女孩是不会承认自己受伤的。

    徐云也没客气,问了声车在哪就去取车。

    虽然人回到药膳馆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阮清霜和果果却都没睡觉呢,毕竟药膳馆来了外人,唐九在这里赶也赶不走,搞的果果非常无奈,幸好秦婉儿回来之后兴致冲冲的跟她们说起了拍卖会结束之后的事情。

    所有人全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秦婉儿说拍卖会结束之后的事情,知道那个喊价两亿的家伙居然跑了,这对果果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这就意味着酒店并没有卖出去,酒店没有卖出去就说明她冯果果还有机会做酒店老板娘,第二次拍卖肯定是早晚的事儿……

    见到徐云回来,室内几人一脸震惊,回来的人身上都跟在地上打了滚似的,尤其是那个她们都不认识的女孩,双手下垂,无精打采的。

    “爸爸,仇妍姐姐,你们这是怎么了?”果果最为无法理解眼前状况:“这是跟谁摔跤了?还有,爸爸,你送走的女人怎么又自己回来了?还赖在我们店里不走了,你不会是把人家怎么样了吧?”

    阮清霜一脸惊诧:“徐云,仇妍,你们怎么出去那么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呃……这位是?”

    秦婉儿皱起了眉头:“你们不会跟人打架了吧?”

    似乎只有唐九似懂非懂的看着人,她的确比其他人更清楚一些事情,一眼便分辨得出,这人绝对都是异于常人的高手。

    “这事儿我回头慢慢给你们解释,现在先给我腾出一个房间,这妹子受伤了,再不帮她处理,估计明天就能报名参加残奥会了。”徐云说的倒是轻描淡写。

    “去我房间。”仇妍开口道,她懂得什么是知恩图报,直接在前带路,梵双儿没有拒绝,赶紧跟上,她没想到药膳馆居然这么多人,而且还都是女人,就只有徐云一个男人,那天她来药膳馆吃饭没见到秦婉儿和唐九这两大身材完爆波多姐姐的美女啊。

    这地方还真是够阴盛阳衰的……不过这话梵双儿可没说出声来,只是心里念叨了一句,怪不得前任龙怒教官,堂堂超级高手,居然心甘情愿蜗在这种规模的小饭店里呢,原来是暗藏猫腻。

    估计任何一个龙怒的人来了都不想走,那可都是一群从小没见过什么女人的家伙呀。梵双儿对自己的容貌没什么自信,她觉得这里的每一个都是美到极品,肯定都比自己漂亮,就连自己在龙怒都是那群人眼里的明珠,这里那么多美女,还不被当成天堂么。

    果果一脸诧异的看着仇妍,这可不像她的风格呀。

    “老爸,她是谁呀?”果果指了指跟着仇妍进屋的梵双儿:“家里还有一个解释不清楚的没走呢,你又带回来一个?你还真是不把妈妈和婉儿姐姐当回事儿呀,难道不知道她们会吃醋吗?”

    “果果……”阮清霜威胁的声音在果果身后响起。

    果果急忙跑到徐云旁边:“难道我说错了?”

    “我还真是躺着也枪,果果,下次你再伤及无辜,小心我蹂躏你!”秦婉儿咬牙切齿的说着。

    徐云一脸苦笑看着唐九:“我不是说过让你回去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唐九毫不回避的看着徐云道:“我只是担心你被那女人带走之后,你的药膳馆里还会有危险。”

    虽然阮清霜和秦婉儿以及果果没听懂徐云被什么女人带走了,但依然听的非常认真。尤其是果果,眼睛都不眨一下,绝对听的仔仔细细。

    “就算你留下又能怎么样?能改变?”徐云无奈,这女人真是疯了,明明知道还可能存在危险,非但不跑,还自投罗网。

    “我若走了,就太不仗义了。”唐九道:“明明知道你们有麻烦,还自己离开,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你也太仗义了吧?”徐云笑了笑:“行,够意思。”

    唐九耸耸肩膀:“既然没事儿了,那我就先走了。”

    “不送。”果果开口送客。

    徐云现在可没功夫再去送她了:“你自己路上慢点,虽然很晚了,我还真没办法送你,可不是我不仗义,有人受伤,伤者为重。”

    “理解。”唐九也不生气,落落大方的离开了药膳馆。

    阮清霜和秦婉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四目相对,根本不明白这个跟她们抢酒店的女人怎么会和徐云搞成了朋友。

    一直到唐九离开,果果才自言自语的感慨:“爸,你若再不把事情说明白,恐怕我们就彻底迷茫了。”

    这时候仇妍在房间走了出来,对徐云道:“你若不想让她残废,那就抓紧时间。”

    徐云直接起身走向仇妍房间。

    果果不甘心道:“爸爸,你还没跟我们解释清楚呢。”

    “你明天不用上课了吗?”仇妍一个质问的眼神看过去,果果吐了吐舌头,赶紧往屋里跑去。

    阮清霜心虚的笑了笑,她刚才只顾着听秦婉儿谈天说地了,根本没注意到时间,这个点儿了果果还没上床睡觉,完全都是她的责任。看到仇妍生气了,她也赶紧跟果果进屋了。

    秦婉儿见现在就她们两人了,急忙拉着仇妍就往自己房间走去。

    “怎么?”仇妍微微一怔。

    “那女人是谁?”秦婉儿好奇道。

    仇妍道:“徐云朋友。”

    “他什么时候能有这么个朋友?怎么认识的?我看你们这样儿好像挺狼狈的,发生什么事情了?”秦婉儿一连串的问题,问的仇妍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阵沉默之后,仇妍用摇头回答了秦婉儿的问题。

    秦婉儿无语,见仇妍要走,又拉住仇妍道:“拍卖会上的那个女孩怎么也到我们药膳馆了?”

    “这个问题,我应该问你吧?”仇妍道:“我们回来的时候,你们不是聊得很投机吗?”

    秦婉儿表情古怪,哪里投机了,那姑娘和果果是句话就能掐起来,什么话题都不对口呢。

    仇妍没有再跟秦婉儿浪费时间,直接转身去洗澡了。秦婉儿哎了两声,可仇妍完全没有再和她谈八卦的意思,完全无视。

    眼瞅着仇妍去洗澡,阮清霜和果果也睡觉了,好奇的秦婉儿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仇妍房间,她太想知道那个马尾辫女孩是什么人了,偷听又不是偷窥,应该不算犯法吧……

    “把衣服脱了。”徐云说的风轻云淡,就好像说一件喝茶吃饭的事情似的。

    梵双儿可就没那么容易理解这话了,她两眼一瞪,看怪物似的看着徐云,整个人紧张道;“你想干什么?”

    “你不脱衣服我怎么搞?”徐云皱了皱眉头。

    “我卷起字袖子不就好了吗。”梵双儿的表情依然紧张:“不需要脱衣服吧?”

    趴在门口的秦婉儿听的热血沸腾,这到底要闹哪样呀,怎么一进去就要脱衣服?徐云也太心急了吧,没想到平日里人模狗样的,背着她们还挺风骚呀。

    不行,这可不能再听下去了,秦婉儿可害怕少儿不宜呢。她狠狠的鄙视了徐云一翻,然后就赶紧离开了,反正仇妍一会儿洗过澡就会去捉奸……

    “呃……就只有胳膊受伤了?身上就没点伤什么的?那个……那样的话就不用脱了。”徐云有些失望。

    梵双儿一瞪眼,卷起袖子,虽然只有轻微的触碰,但还是让她疼痛难忍,没想到豹女的手还真够重的:“你还希望我怎么样?难道我还不够惨?”

    “怪就怪你们多管闲事。话说回来,你和青龙怎么又跑回河东来了?”徐云听到外面秦婉儿已经离开,便托起梵双儿的双臂,肿成这样了,果真伤的够严重的。

    梵双儿双臂被徐云捏了一下,眉头一蹙,轻呼一声:“疼……”

    “疼也忍着,怪就怪你们多管闲事。”徐云说着开始翻出自己那个藏着百宝的背包,这里面的东西拿出去绝对都是奇珍异宝级别的药。

    “若不是因为我们赶来,恐怕你早就被他们杀了。”梵双儿瞪眼道:“你这人是不是不知好歹?”

    徐云嘿嘿一笑:“杀呗,那也比被人差点咬掉嘴唇的好。”

    “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因为当时情况危机,我死都不会这么做的!”梵双儿一听徐云拿出这件事情来说事儿,当时就急了,这一急就扯动了双臂,顿时又疼得直咧嘴:“徐云,这件事情你若敢说出去,我一定杀了你!”

    徐云翻出一瓶黄骨丹,扔给梵双儿:“这话,你还是对钱风说吧,我能告诉谁呀?”

    梵双儿听到这话脸上顿时憋的通红,是呀,万一青龙这混蛋回去之后大肆宣传,那自己的脸可往哪里放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