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的长谈,徐云大致也清楚了一些基本现状。

    原本由冯千岁一手掌控的苏杭地下世界一直都保持着应有平衡,但由于青鬼一方的介入已经使苏杭地下世界混乱不堪,所以才会惊动有关部门的插手。

    碍于身份不便公开,又不能让太多无辜的人卷入其,所以有关部门也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神龙部队将王逸知道青龙和银龙在河东市见到了徐云,而且徐云还跟赤蝎牵扯到了一起,很快就想明白了徐云这个不省心的家伙一定是被卷入了这场地下世界势力倾轧之。

    所以王逸当机立断做出决定,他要让徐云利用这件事情立功,这样就有利于徐云重新返回神龙部队,继续担任龙怒特战队的教官。

    他很清楚,自从徐云离开龙怒特战队之后,队里的队员对新任教官并不是那么心服口服,徐云毕竟是在龙怒浸淫了十几年的老兵,或许龙怒那群桀骜不驯的家伙也只有他炎龙才能降服。

    只不过,没有人知道徐云现在到底怎么样,他的确想回去,但每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会觉得纠结。既然当时出于无奈离开了那里,又为何再回去?理由何在?一向高傲的徐云又怎么会接受……

    随后钱风在徐云的帮助下疏通两处修炼较弱的筋脉,当几股内力在丹田翻滚涌出之后,青龙瞬间感觉到了身体里充满了力量,那种提升阶级的感觉让他亢奋。

    徐云又把那套呼吸吐纳的方法传授了钱风,钱风知道自己若是能坚持不懈下去,说不定真的距离九阶的高度不远了,又或许有一天自己也能跟老大一样再次突破心境,一步跨入真正高手的境界。

    超级高手,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境界。真正初窥门径的高手都知道,而且越是等级高一阶的高手,就越明白超级高手意味着什么。

    经历了今天这一战,钱风更是对超级高手充满了向往,当他们人都被禁药作用下的敌人击败之后,徐云展现出了真正超级高手的实力。

    隔壁房间的仇妍和梵双儿也是一夜没睡,至于她们聊的什么,徐云可就不得而知了。

    一夜过后,钱风打死也没想到老大徐云居然居住在这么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若是他住在这里,他也肯定是乐不思蜀了呀!怪不得老大心境都突破了,还没提任何回去的话。

    不过师尊似乎也没提起过要他转告徐云准备回部队的事情。对于这一点,钱风没问,其一他不敢问,其二他没权利问。

    “爸爸,你口味也太重了吧?”果果一脸惊诧的看着徐云跟一个男人一起在房间出来,而且那男人长得如此魁梧,怎么看都是“攻”型的……莫非说老爸是个“受”?

    想到这里,果果浑身一阵恶寒。

    阮清霜和秦婉儿也是一脸狐疑的看着徐云,怎么连说都没说一声,就留下一个陌生男人在药膳馆过夜呢。

    要知道她们晚上睡觉虽然都关房门,但是却并没有锁房门的习惯,这万一要是进来什么不法之徒,晚上都睡的迷迷糊糊,发生点什么无法弥补的事情可怎么办。

    徐云在果果的眼神已经看出了她的心思想法,瞬间觉得菊花一紧,这小丫头实在太邪恶了,也赶紧跟阮清霜和秦婉儿解释道:“咳!这是我朋友,钱风,来河东办点事儿。”

    阮清霜可要比其他人热情多了,还知道说一声你好,其他人的反应就不太自然了尤其是果果,她好像怎么看钱风都不顺眼的样子。

    “你朋友都是些什么人?”秦婉儿皱了皱眉头:“我看我真有必要检查一下他们的身份证了”

    钱风看见秦婉儿之后激动道:“暴力警花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陈局那么器重你。”

    秦婉儿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你认识陈局?”

    钱风嘿嘿一笑:“不认识陈局我敢乱说话?我和梵双儿来河东的事情,陈局也是知道的。”他所谓的陈局也知道,就是说上次赤蝎的事情,反正陈巍也不知道他们离开过,随便钱风怎么说也不可能被拆穿。

    昨晚上徐云嘱咐过他别再叫代号,毕竟阮清霜她们并不太了解他们的事情。

    秦婉儿恍然大悟,难道说陈局当时说上面会派来的人便是……我的天啊,那就怪不得居然也认识徐云了,秦婉儿终于是对徐云刮目相看了。

    “组织的秘密任务,也没办法多跟你解释,不好意思啊。”钱风在秦婉儿面前就跟小绵羊一样。

    我擦,徐云真想一巴掌拍他,还尼玛组织的秘密任务,再说就什么都抖出来了!

    “唉,钱风,你还真是没见过女人。”梵双儿无语的推开仇妍的房间,和仇妍一同走了出来。

    这下在药膳馆激起的浪花就更大了,果果小拳头一攥,这社会太可怕了,老爸搞基,仇妍姐姐蕾丝边,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等果果开口,仇妍直接封住了她的口:“快准备去学校。别忘了今天可是周一。”

    果果偷偷回头吐了下舌头,周一又怎么样,反正苏老师是自己人,对于果果来说周几都一样。去学校和在店里都是她的天下。

    来者是客,徐云和阮清霜当然要尽到地主之谊,丰盛早餐让果果都惊呼过瘾。苏小冉一如既往来接果果,虽然仇妍现在已经不让徐云去送果果,但为了表示那件事情的感谢,苏小冉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绕路来接她一下。

    果果这个最大的受益者当然不会拒绝,她现在可是学校里面的名人,谁都知道她冯果果跟老师关系没得说,而且还有那么一个大人物妈妈。所以果果在河东市的知名度,绝不亚于银枪小霸王在燕京海淀区的知名度呢。

    什么官二代富二代的在果果面前都弱爆了,果果就是全校著名的牛二代,比谁都牛气!

    昨天的事情河东市警局已经知道了,陈局得知昨天那些人都是赤蝎同党的时候显得异常震惊,他从未想过河东市居然成了地下势力风起云涌的纷争之地。

    消息当然还未传到青鬼耳,恐怕他若是知道自己前脚离开河东,后脚就损失员大将,肺都会直接气到炸掉了吧。

    仇妍昨晚也在梵双儿口听说了,得知青鬼在苏杭翻江倒海之后,拳头紧攥,她多么希望现在就有搬倒青鬼的能力。

    事情既然已经扔给了徐云,徐云当然也不会坐视不理,只是苏杭那么大块地方,以他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拿的下来?

    早饭之后,徐云便把两人带到一旁坐下,梁山和吕怡都来工作了,店里的活完全不需要他再插手了。现在徐云清闲的很,除非还有机会拿下那家大酒店,不然他可就真会闲死的。

    “既然你们两个现在被安排到河东,那就最好不要违背了我这个东道主的意愿,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安排,不能擅自行动。”徐云淡淡道:“钱风,我不用对你多说,我只需要你看好自己带的新人,别让她惹出任何麻烦。”

    “老大,你放心,梵双儿听话的很,我说一,她绝对不敢说二。”钱风笑嘻嘻道:“平时你就当我们不存在,有什么行动和任务直接吩咐。师尊说了,把我们的命交给你了。”

    梵双儿狠狠瞪了钱风一眼:“别自以为是,我会服从命令听徐云安排,但你别想什么事情都命令我,我和你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

    “少校同志,请记住,我可是上校。”钱风耸了耸肩膀道:“等什么时候你混到大校的时候在跟我这样说话,不然就琢磨琢磨咱俩到底差着几个等级。”

    “哼!”梵双儿当然不服气,自己无非就是立功没有他们多罢了,早晚有一天她会超越他们。虽然说自己现在只是个少校,但这次任务之后她便有足够的资格升到校,距离他上校也就还有一步之遥罢了:“等到那一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徐云苦笑:“你俩能低调点吗?”简直不把他这个少将放在眼。

    单佳豪今天居然还是带着枸杞子来的,进店之后看到徐云再跟人说话,也没去邀功,乖乖把枸杞子交给阮清霜,然后就出门去接送菜的人了。这小子一直跟梁山赌气呢,放话说今后搬运菜的活儿他决定全部自己搞定。山子也不跟小孩计较,也跟着出去了。

    徐云冲着那两人努努嘴巴:“那大个子小时候绝对是个好苗子,就现在这样,硬抗一个流高手都不成问题。”

    “看出来了,可惜了。”钱风道:“现在即便是能初窥门径,也永远只能是打熬筋骨皮筋了。”

    “那也不错。”徐云微微一笑:“你以为社会上什么事情都要你发内力解决?呵呵,你这是要吓死人不偿命。”

    梵双儿坐不住了:“你们俩就闲扯?怎么对付青鬼?”

    徐云嘴角微微上挑,新人就是新人,沉不住气。

    “你傻呀?”钱风无奈道:“我们现在去哪找青鬼?苏杭那么大,别说我们个,就是再来十个也不容易找。师尊为什么会把任务交给咱老大你还没搞清楚?就因为他是青鬼会主动找上门来的人!”

    梵双儿这才醍醐灌顶,明白过来,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

    【ps:最后十天新书期了,笔仙尽量全力更新,亲们尽量大力支持,求这求那的话也不多说了,最近各种事情各种情绪挤压的有些多,正在努力调整。能顶的兄弟们就多顶一下。小仙在此拜谢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