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双儿盯着徐云看了好一阵子,还是忍不住感慨师尊为何如此相信这个人,即便他曾经是龙怒的教官,但毕竟离开部队那么久了,他行吗?

    “梵双儿,哥又进阶了。”钱风一脸得意的笑,挑眉挑衅道:“阶,你不是说想要赶超我吗?那就试试呀。”

    “骗谁呢。”梵双儿白了钱风一眼,一流高手五阶之上,再想多跨前一步有多么困难她很清楚,这就是她为何达到一流五阶高手之后很难再进一步的原因。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仇妍身上,仇妍四阶跨入五阶就足足用了两年时间,现在这一年来心境毫无进展。

    钱风进入六阶也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他还是根骨比较高有潜质的人,突破阶也才是昨晚的事情,还是在徐云的帮助下。

    钱风的笑容要多得意有多得意:“你看我像骗人的吗?你以为我昨晚上跟老大一起是白睡的?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不求上进……”

    “你什么意思?你说谁呢!”梵双儿狠狠瞪了钱风一眼,更是好奇的看向了徐云,难道这家伙真有那么厉害?不过她不得不佩服徐云,至少她双臂伤势那么严重,都被他轻而易举搞定了。

    难道说他真的帮钱风晋级了一阶?这种事情也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啊……梵双儿想着想着双眼都放光了,若是她也能晋级一阶的话,回去岂不是会彻底被那群家伙高看一眼?

    徐云突然感觉背后有一股凉意,梵双儿没打算客气,直接开口了:“徐云,你不能只帮钱风不帮我,既然你帮他进阶了,那我呢?”

    “他进阶是他自身的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徐云还真够无奈的,他只不过赶上了时候,就算昨天钱风没有进阶,也会在这一个月左右完成,和自己传授给他的那套吐纳心法并没有太大联系,只能说这厮太有灵性罢了。

    梵双儿怎肯相信,略带激动的站起身来:“就算你们之前认识,你也不能这么偏心吧,我也是龙怒的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帮我?”

    徐云一头黑线:“你能不能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对吧?”

    钱风默默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瞎显摆了,虽然他和梵双儿并不是什么老搭档,但是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了解了,他知道这妞儿到底有多固执,她决定的事情十八头牛也难说拉的回来。

    现在梵双儿摆明是认定了徐云是钱风进阶的最直接原因,那肯定就赖上了。

    阮清霜也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有趣的看着徐云和他的两个朋友,徐云越来越神秘,而她也越来越陷的一发不可收拾。

    单佳豪好奇的心里都痒痒,但是却一直没敢上前问,他真想知道他们说的龙怒是什么,怎么听都够牛叉的,虽然急的单佳豪坐立不安,但他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毕竟现在徐云还没正儿八经承认他呀。

    “那你跟我到楼上,我们单独说。”梵双儿自然是不会放弃。

    钱风赶紧帮徐云解围:“梵双儿,你可是要想清楚啊,我的代价可是陪咱老大睡了一觉,你要真有献身的觉悟,我也不拦着你。”

    梵双儿俏脸一红,这人什么癖好呀!

    “滚蛋。”徐云骂了一声:“少跟我面前风凉昂,甩什么片汤话,哪凉快哪带着去。我要是跟谁睡觉都能让谁进阶,那我还真成国宝了,我天天睡觉也睡不过来。梵双儿,你别听他扯淡。”

    钱风铁了心要给徐云找点事情做,便把昨天徐云教他的口诀说了出来:“心求静必先治眼,眼者神游之主也,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于眼,而使之归于心。梵双儿,你真想进阶,还真要跟咱老大学学。”

    梵双儿一听这么有道理的口诀当然更不怀疑徐云的能力:“说吧,你什么条件?”

    徐云可不会傻到放着清闲日子不过,找这么个麻烦事儿做,若是梵双儿真到了进阶的地步也就罢了,万一跟着自己瞎玩个五天一点反应都没有,整不好还以为是他骗她占她便宜呢。

    “一个亿。”徐云也不含糊,直接开价。

    “你直接抢银行吧!”梵双儿真想拍死他。

    徐云耸耸肩膀:“那没办法,除非你以身相许。”

    “你若不帮我,那好,我现在就把你是什么人告诉河东市警方的人,哼,就算以后我们走了,他们肯定也少不了要找你帮忙。”梵双儿想到了一个威胁徐云的好主意:“你自己选择吧,要么帮我一个人,要么以后会有无数麻烦找到你头上。”

    “最毒妇人心。”徐云败阵下来,他真想踹钱风一脚,要不是他乱窜腾,梵双儿怎么可能提出这么不合乎情理的要去:“我帮你可以,但你可想通了,一会儿我若是有什么要求你不配合我,那我就没办法了。”

    钱风在一旁笑的眼睛都没了,昨天他突破进阶的时候就是徐云用真气帮他稳固了后背的神道和灵台两穴,这可是要脱衣服的……他就是给梵双儿下绊子,反正青鬼找上门之前也没啥事儿,玩儿呗。

    梵双儿哪知道那么多,人家是新一横,为了进阶,她愿意付出。要知道,现在龙怒里面最弱的便是她,虽然很多人都说她毕竟是女孩,能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得了,但梵双儿却不服气,她就不相信她比不过他们。

    别看梵双儿是才进入龙怒的人,但也是从小在神龙部队长大的人,只是她所在的那地方跟龙怒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去年因为调整取缔了梵双儿所在的地方,梵双儿才因资质上好被安排到了龙怒,成为了龙怒的第一个女队员。

    看着徐云把梵双儿带到楼上,阮清霜心里虽然有些酸酸的感觉,但她还是相信徐云可不是那种无聊的人,他们有他们之间的事情,既然自己不了解,也还是不插手的好。

    徐云一边上楼一边道:“积久纯熟,有心化为无心,有意化为无意,则可使心神得到极大休歇,达至无念无欲之境,心神清定可致进阶。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若是不懂的话,我可就不好教了。”

    “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梵双儿点点头:“你是想告诉我,吐纳之时将微意守于丹田,只用丹田呼吸。若存若亡,似有似无,对吗?”

    徐云竖起了拇指:“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不错,那就做给我看,让我知道你薄弱的脉络穴位到底是何处。”

    梵双儿心里一惊,薄弱脉络的穴位在这种吐纳之时会轻微震动,这一点她很清楚,但是她同样清楚,这种轻微的震动是隔着衣服看不到的!也就是说,若想要徐云找清楚自己薄弱的脉络,那就要脱掉衣服!

    “为什么要你知道我薄弱的脉络穴位在何处?”梵双儿心一紧,双手不自觉的捏住了自己的领口。

    “是你让我帮你,我可没强迫。”徐云道:“倘若你觉的我是为了看你才让你这么做,那就当我没说。你用脚指头也应该想的明白,我若不知道你薄弱脉络穴位之处,我怎么知道如何帮你?”

    梵双儿也不言语,咬紧下唇低着头,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你能达到一流高手的境界,自己应该非常清楚,你每次进阶的时候是什么阻碍了你?”徐云微微一笑:“薄弱脉络穴位并非你现在能确定的,我能帮你的,无非是在你薄弱脉络穴位上给予你适当的提升,若是你真的到了钱风那种即将突破的地步,我或许真的可以帮助到你,但若你还差得远,那我也只能说不好意思。”

    这赌的也有点太大了,梵双儿心里上八下的,听徐云这意思并非百分百给予自己进阶帮助,但却能很确定的帮自己找到自己薄弱脉络穴位之处。但自己付出的代价可是要脱掉衣服……毕竟男女有别呀。

    徐云耸了耸肩膀:“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本以为你都清楚这些,还非要坚持这么做,看来你并不清楚。我劝你还是自己慢慢来,突破进阶是早晚的事情,何必急于一时,再说了,龙怒那么多男人,也不需要你一个女孩插手太多事情。你不需要对自己太苛刻。”

    一听徐云这话,梵双儿的眼神就更加坚定了,当时她进入龙怒之后,这种话就听很多人说过,都说因为她是个女孩,所以怎么样怎么样!女孩又怎么了?她不甘心输给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在龙怒这种地方,这个似乎她将会永远垫底的地方。

    梵双儿想清楚了,若是能通过徐云帮助突破进阶最好,若是不能的话,那她也可以清楚自己薄弱的地方到底是何处,以后呼吸吐纳的时候可以多修炼一下薄弱之处,这样就能尽量少拖进阶的后腿了。

    “我坚持。”梵双儿心一横,直接走进了徐云的房间,最多自己眼睛一闭,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就是了。

    徐云这可就没办法拒绝了,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你非要我看,我也只能大大方方的看了:“成,那就脱吧。脱光了通知我。”

    【ps:点击第一次进入全站前十,自豪感嗷嗷的,同时也深深自我检讨一下最近卡导致的更新速度,主要咱不是大神,就怕卡,而且这玩意儿还和大姨妈似的,几十万字来一次很正常。小仙会尽全力挺过去,继续求花神马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