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双儿简直就要崩溃了,即便必须要这样,也不用说的那么直白吧!非要大家知道才好吗?

    分钟之后,徐云房间传来梵双儿的轻声呼唤:“你……你进来吧……”

    徐云嘴唇发干,还挺紧张的道:“那我真进去了啊?你真不后悔?真不会喊耍流氓?”

    “我发现你这个人废话太多了点吧?”梵双儿不耐烦道。

    徐云最终还是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助人为乐的精神推开了自己的房间,梵双儿整个光洁后背全部映入徐云眼,那清纯的小马尾辫荡在背后,更使得她愈发显得清纯。

    婀娜美妙的女人身姿是如此的美,露出迷人风采的后背,那更是仪态万千,风情万种。

    欣赏美女最初级的小屁孩就只看脸蛋,而再高级一些的或许就会注意到身材神马的,比如丰胸翘臀大长腿之类的。而在高级一些,到了徐云这种地步,那必须是能理解女人后背之美的骨灰级别。

    女人后背的美是含蓄且耐人寻味的,月过枝头,丝丝不挂哟,女人的后背才是让性感的触角得以延伸的最强悍武器。

    哎呦我去!这就是差距啊!昨天钱风那一身尽是伤疤的后背跟人家这小姑娘的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狱!差大发了,没法比,若是非要比的话,徐云绝对毫不犹豫投梵双儿满分。

    梵双儿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她尽量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尽量不去想自己正如此坦诚的面对一个陌生男人。恐怕只有这样,她才能接受徐云对自己的审视。

    “你就当我不存在,按照你自己理解的,将微意守于丹田,只用丹田呼吸,若存若亡,似有似无。”徐云也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也太容易走神了吧。

    徐云又使劲掐了掐自己的鼻梁,自己可不是柳下惠,做不到人家那坐怀不乱!好好清醒清醒,不能只顾着看大光背而忘了目的是啥……

    呃,目的是啥?

    难道目的不就是为了看这么光洁无暇犹如凝脂白玉的美女吗……

    我擦,再不把注意力拉回来就要出事儿了。徐云深呼一口气压制丹田,幸亏自己定力高,也经受过一次仇妍裸背的诱惑,所以现在还是能忍受住滴。

    梵双儿整个人静心呼吸吐纳,逐渐也开始让自己的心境进入沉稳状态,最终平静下来,彻底抵消了徐云在身边对她的影响。

    徐云也没大意,既然不能帮人家进阶,那起码也要让人家知道自己需要多修行的地方是哪哦。

    一般来说,绝大多数人脉络薄弱之处都是出于后背督脉的几处主要穴位,比如说钱风的薄弱的地方便是神道和灵台两穴。

    而让徐云意想不到的是,梵双儿整个督脉从后颈哑门穴开始,一路下去过神道、灵台、枢、命门四处关键穴位均无薄弱的迹象。

    难道说她薄弱脉络是身前任脉之上?那这可就不太好意思了吧……徐云咽下一口唾沫,算了,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大不了就出点鼻血,反正梵双儿已经完全进入忘我境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如何欣赏她。

    最终,徐云还是决定帮人帮到底,好事儿做到头儿,既然学习雷锋了,那就不能半途而废。

    当徐云正面直视梵双儿的时候,即便做好了一百万个准备,还是血脉冲顶,差点就真喷血了,太刺激了……这活脱脱就是诱导他犯罪!

    梵双儿还真是人间极品,后面看那耐人寻味的迷人后背让人觉得她特清纯,而前面看那波涛汹涌却有君临天下的霸气,有着丝毫不输给胸大无脑秦婉儿的架势……

    徐云只能再次压下几股泄火,才保证了继续帮梵双儿寻求脉络薄弱之处。

    任督二脉是习武之人必须打破的两迈,而作为一流高手更是要打破了包裹任督二脉再内的奇经八脉。

    然而梵双儿任脉之上的紫宫,檀,庭,玉堂,一直到神阙、气海、石门等穴位依然没有任何薄弱之处。就在徐云蹙起眉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冲脉上四满穴位下的气穴有所微弱跳动。

    梵双儿脉络薄弱之处在此可就有些麻烦了。

    奇经八脉虽然与十二正经不同,循行别道奇行。但冲脉却是调节人十二正经气血的一脉,还被称为十二经脉之海。所以,若是梵双儿薄弱之处在此,说明是她的十二正经根本无法负荷现在身体带来的压力。

    徐云眉心忍不住紧锁起来,看来女孩子果然还是无法承受龙怒的严酷训练,虽然梵双儿不承认,也一直都用超人的毅力坚持着龙怒所有的苛刻训练,但是她的神气却不会隐瞒。

    一般来说,修为到这个地步的人,薄弱脉络一般都在任督之上,很少会有人在其他六道奇脉上。即便是有,也没有在冲脉上的。

    知道梵双儿薄弱之处后,徐云绕回到她身后,单掌直接轻推在她身后肩下骨间身柱穴之上,一股真气源源不断涌入梵双儿体内。

    梵双儿原本平稳的心境顿时被这股强烈真气震荡,她猛的睁开眼睛,不明白徐云为何要动用真气帮自己清整体内劳损导致的那些东西。这根本就是浪费真气,这种劳损只需要正常恢复就好啊。

    但她不得不说,被徐云真气一阵清理排除,整个人还真是身轻如燕了呢。

    徐云收手的瞬间,梵双儿也迫不及待的转过身来:“怎么样,找到我薄弱的地方了吗?我以后的进修要多注意哪些地方?”

    “呃……”徐云两眼瞬间被梵双儿胸前突起处给吸引了过去,鼻腔热流涌动。

    梵双儿突然想到自己还没穿衣服,顿时脸色大惊,刚才只顾着激动了,根本忘记了这些事情。她也不顾的徐云看不看了,迅速把衣服盖在身上。

    毕竟现在若把徐云骂出去,显得她这人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你转过身去……!”梵双儿思前想后,也只能这样命令徐云。

    徐云怕人家姑娘发飙,也只好转过头:“我知道你为何迟迟没有进阶的原因了。”

    “真的吗?”梵双儿听到这个话题还是蛮激动的,她每天盼望的就是早一天进阶,早一天摆脱龙怒掉车尾的头衔。

    “你薄弱之处在冲脉。”徐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果然,梵双儿还是怔了一下:“你说什么?冲脉?”

    “没错。”徐云解释道:“你的十二正经调息之处便是你的薄弱之处,你根本没办法承受龙怒那种苛刻的训练,但却还是要咬牙坚持,所以长期以来十二正经受损,奇经八脉冲脉只顾着调息十二正经,根本没有自身提高的机会。”

    “我能承受!”梵双儿虽然口上不承认,但是心里却不得不承认龙怒的训练负荷量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她几乎每天都是耗尽一切体力,忍受极限的突破。

    虽然说人类不到极限是无法突破,但是每天这样对梵双儿自身就是一种伤害。

    “你若能承受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徐云丝毫不留情面道:“你进入龙怒到底是谁的注意?难道是王逸要你做试验品吗?”

    “是我自己愿意的!”梵双儿怒道。

    一切都被徐云说了。

    当时梵双儿进入龙怒的时候,的确是王逸同意的,但是王逸之前也否定过,他说过以女子的身体是无法承受龙怒训练的事情。但是梵双儿不肯承认这一点,最终王逸也跟她说明了一切,如果她受不了,可以随时退出,虽然王逸接受了梵双儿,也确实是把梵双儿当作实验,看看女子身体到底能不能承受这种极限训练。

    只不过,连王逸都没有想到,梵双儿居然靠着毅力一直坚持,而她的身体其实早已经承受不住龙怒的训练了。

    这也是王逸惊讶的一点,他完全没想到梵双儿居然在龙怒坚持了一年。

    梵双儿在龙怒当然还起到了其他的作用,那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看到一个姑娘都这么坚韧,谁嘴里也不叫苦不抱怨了。甚至连龙怒现任队长影龙都很惊讶,自从徐云离开之后,那些一个个消极的臭小子居然又被点燃了斗志。

    “呵呵,龙怒能有你的加入,是龙怒的福气。”徐云微微一笑,他甚至已经能想到梵双儿给龙怒带去的正能量。怪不得钱风这小子的进步也如此突飞猛进,原来是怕输给一个女孩。这样说来,龙怒一个个都是不服输的臭小子,恐怕任凭是谁都不会愿意谁给一个女孩。

    梵双儿听到徐云的夸赞,脸上忍不住微微一红,毕竟这个男人是龙怒特战队的前任教官,是龙怒里所有人,甚至是现任教官影龙都佩服的男人。

    徐云抱歉道:“不好意思,没能帮你突破进阶,让你失望了,但我还是想给你一点建议,龙怒的训练,你只参加百分之八十就好,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走的更远一点。”

    梵双儿突然觉得徐云的形象高大了很多,完全脱离了之前她给他带了一头不靠谱或者猥琐男的帽子,不愧是传说的炎龙,说话都那么有魅力……

    等等……梵双儿一怔,她这是了什么花痴?别人夸赞她两句就头晕了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