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先出去?”梵双儿回过神来仍然在意的是自己现在的穿着问题。

    但不等徐云退出去,就已经有人找上门儿来了。匆忙的脚步声和钱风慌乱的阻止声,直接把房内衣衫不整的梵双儿给吓坏了。

    “你别拦着我!清霜姐都说我可以上来,你凭什么拦着我呀?你谁呀你?你跟徐云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他有事儿不能打扰!你让开,喂,你这人到底要干嘛?你躲开不躲开?你小心点,别碰到我,你只要敢碰到我,我就敢喊耍流氓,反正衣服上有你指纹!”这女孩声音如同黄莺出谷,只不过咄咄逼人的气势实在彪悍。

    钱风的声音显然委屈的不得了,而且听起来是连连败退的那一方:“小姐,咱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不让你上去是有原因的,你硬往我身上撞,我也没办法不是,这就是你……得得得,算我求您,我求您了,您高抬贵手等一会儿,我老大在房间真有事儿!”

    “让开!他有事儿没事儿,我自己能决定!”说话间,这声音是距离徐云房门越来越近。

    徐云的脑子也懵了呀,这都什么跟什么?唐九不是走了吗,怎么这一大早上的就又来了?这阴魂不散的也太要命了吧?

    我擦!哥跟你非亲非故的,你找哥干啥?!徐云真有种想死的心,这要是被唐九破门而入,那自己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了,不是翔也是翔呀!根本不可能说清楚,毕竟梵双儿衣衫不整的,并且还在自己床上,窗边还有自己换洗的内裤……这尼玛解释给谁听,谁也不能信啊。

    徐云现在只剩下了祈祷,祈祷钱风这种危急关头千万别给他掉了链子,这要是掉了链子可就麻烦大了,坚决要拦住唐九闯入自己房间!

    徐云这边还没祈祷完呢,唐九已经直接破门而入了。

    哐当——!

    开门声之后就是一阵尴尬的沉寂。

    唐九两眼差点瞪出来,怪不得这人百般阻挠!原来徐云在这里面正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哼,她说那阻拦她的人为什么说不出个理由,原来是没办法开口。

    “哟,徐云,挺有情调的,上午这么好的天气,就在屋里做这事儿来着?”唐九的眼神充满鄙夷,声音全都是不屑的腔调:“行呀,昨天晚上才钓上的妞儿今天就睡了,真够速度。”

    徐云喉结耸动,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哥就连学习雷锋做好人好事儿都能被人误会了。可这也没法解释呀,他只能狠狠瞪了钱风一眼,心骂道你个混小子怎么连这么点事儿都办不成?擦!

    钱风毕竟是跟徐云混了多年的小弟,一眼就读懂了老大的心语,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委屈的不得了:“老大,我哪知道你们做这事儿之前都不锁门的,我还以为她推不开门呢。”

    我勒个去!徐云真想吐血,你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更没法儿解释了,什么叫做这事儿?!做啥事儿你妹的明明知道,怎么就不能说明白讲清楚,哥是帮她查找虚弱脉络穴位,不是那什么什么的!

    “你们都出去!”梵双儿也终于崩溃了,现在最尴尬的可就是她了,她可是还没穿衣服呢,这两男一女居然在自己面前聊起来了,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徐云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来,把门给梵双儿关上,对唐九道:“有事儿吗你?要是想吃药膳的话,楼下就有,不用特意跑上来。”

    “看样子是我打扰你了,真是对不起呀。”唐九的话语里显然是带着刺儿的,“既然你不方便,那说个你不忙的时间,我再来找你。”

    “那还真不好意思,我每天都挺忙的,一直要忙到晚上九点送走所有客人。”徐云一点都没开玩笑的说,他虽然不知道唐九找他做什么,但他是真心不想再惹上任何麻烦,在青鬼这件事情还没彻底摆平之前,他可没功夫分心。

    唐九被徐云的话激的胸口猛的起伏一下,但她还是压下火气对徐云道:“好,那我晚上九点准时来找你。”

    徐云这还真没什么主意了,愿意来就来吧,反正他现在是死了心,什么事儿也不管。他很清楚唐九这是无事不登宝殿,要不然她这大小姐脾气,怎么可能一直跟自己压着火,说个话都那么温柔。

    唐九走的绝对叫一个潇洒,愣是没一点脾气,钱风都怀疑这个刚才还威风凛凛气势逼人的大小姐是什么邪了。

    无事不登宝殿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既然唐九有事相求,当然不会徐云那种态度了,她目睹了徐云的实力之后就做出了决定,只要得到徐云的帮助,一切困难都不再是问题。

    目送唐九离开之后,钱风给徐云倒了杯水:“老大,你行呀,你到底是练了什么驭女心经了?这身边一个个都是极品就算了,还有大老远送上门的,你一句话让人家走,人家就走,这也太听话了吧?”

    “你傻啊?”徐云瞪了钱风一眼:“看不出来点什么?”

    “呃,看出来了,老大你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所以有几个女孩喜欢也是情理之。”钱风这马屁拍的,他自以为非常到位。

    “跟谁学的?哥还奔放洋气有深度,狂拽炫酷**砸天呢!有用吗?”徐云苦笑一声:“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她有什么目的?难道你觉得一个从小就娇生惯养,众人众星捧月般长大的小女王凭什么对我温顺的像一只小猫?可能吗?”

    钱风到不这么觉得:“没办法啊,谁让老大你就是有男人味呢!她就喜欢你这一口的。”

    徐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得了吧你,少给我带高帽子,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唐九那种女孩什么样的男人她没见过,追她的男人估计比咱整个神龙部队的人都多,我还是省省吧,这种女孩能求上门的事儿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钱风终于想通了:“老大,那怎么办?”

    “凉拌啊。”徐云是真想敲打敲打青龙这不争气的小子:“我不答应她不就得了,反正她又不能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这哪有功夫理会旁人的事情。这都退出龙怒了,王逸老头也好意思把事儿往我头上扔,你们就看不出来哥已经是准备结婚生子好好过日子的人吗?还好意思麻烦我?”

    钱风嘿嘿一笑:“师尊说过你肯定会这么说,不过他说了,这事儿已经掉你头上了,就算我们不找你,麻烦也是奔你来的,我们来算是给你帮忙。”

    “擦!我用得找你们帮忙?你看看你们来都给我办什么事儿了?”徐云指了指房间:“刚才还因为这破事儿把屎盆子扣我头上了,让人家怎么想我,还以为我是多饥渴的**呢。”

    “反正你也不想帮她不是,正好。”钱风倒是看的看,小眼一眯:“老大,怎么样,梵双儿那身材怎么样?”

    “滚犊子。”徐云嘴上虽然骂,但心里还是没忍住赞美,那身上必须杠杠的,绝对不一般呀。

    梵双儿破门而出,狠狠瞪了钱风一眼,她就知道这个混蛋没安好心。

    钱风见梵双儿出来也就马上闭口不提这茬儿,生怕梵双儿直接把他给活拨生吞了。

    徐云也赶紧找个理由下楼去,这也太危险了,谁知道母老虎会什么时候突然爆发。对于徐云来说,女人会功夫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他就曾经差点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钱风看到老大都颠儿了,自己也赶紧跟上吧,再不赶紧撤,母老虎若是真发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跟着老大走肯定没错。

    店里多一个免费杂工,徐云到是挺乐意,阮清霜看着钱风做事儿那么爽快利索,也是够惊讶的,不说别的,就说那五十公斤一袋的大米,钱风那是单手拎两袋跟没事儿人似的。

    这家伙可把单佳豪给惊着了,想不到除了云哥之外还有这种猛人存在,而且钱风对徐云还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着,更是增加了单佳豪对徐云的崇拜指数。

    单佳豪一个劲儿希望在钱风嘴里掏出点徐云的事情,但钱风对他这个小屁孩当然是满嘴没实话,直接把徐云吹成了解救地球安全的超人和钢铁侠神马的了。

    忙碌的一天结束,仇妍和果果也被苏小冉给送了回来。阮清霜百般挽留也没留下苏小冉在这吃饭,她说还有很多功课要批改,实在没时间,改天想吃了就会直接找上门。

    这边送走了苏小冉,紧跟着就迎来了秦婉儿,秦婉儿进门就在徐云手里抢过他刚倒好的一杯水咕咚咕咚灌进去,一脸严肃的宣布了一个让众人震惊的消息。

    “河东市国际大酒店上午的时候就被人买了下来!”

    秦婉儿这话一出口,果果当时就石化了,她是有多不甘心呀!这拍卖会上算是流拍了的东西,按理说应该重新再卖呀,怎么就突然被人买走了呢?这人得有多大的关系呀。

    秦婉儿继续爆料:“你们猜,买走河东市国际大酒店的是什么人。”

    众人的胃口被她吊的十足,齐声问道:“什么人?!”

    【ps:今天带老婆去医院做第一孕期唐氏症筛查,主要是看宝宝健康不健康,呼……为未出生的宝宝求下祝福~当然下午依然还会有更新,我会抓紧一切空隙时间码字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