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深呼一口气,严肃道:“就是昨天那个来我们店里的唐九!就是那个女人,我说那女人怎么来我们店里了,那女人绝对有目的!”

    果果和秦婉儿是同仇敌忾:“果然是那个唐九,怪不得我怎么看她都觉得不对劲儿。原来她果真是有问题。哼,本公主的酒店就这么被人抢走了……太可恶了!”

    阮清霜轻抚了一下果果气呼呼的小脸蛋:“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永远都不属于我们,本来咱们的钱也不够买对不对?所以即便没有得到,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损失大了。”果果一脸委屈,她的原定计划全部都被唐九给打乱了,她当然心里不舒服,下次若再见到那个唐九,她一定要好好损她,决不姑息。

    徐云抬手捏了一下鼻梁骨,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秦婉儿看向天花板想了一会儿:“大约早上九点到十点之间吧,她正好处理那别墅最后的手续,然后就顺道把河东国际大酒店给买了。”

    唐九是接近十一点的时候来到的药膳馆找徐云,这也就说明是她拿下河东大酒店之后的事情。

    徐云这一点就有些想不明白了,唐九既然是有事求他,怎么还会跟他争那酒店呢?难道说那地方是柳生在她唐家手里抢走的?不应该呀……唐九是省城济北大城市的人,和河东市应该没半毛钱瓜葛吧。

    “多少钱买走的?”果果紧张问道,她可不甘心让唐九赚了便宜。这个话题显然是所有人都关心的。

    “一亿整,也不知道她给什么人打过招呼。总之被拍下然后没人付款的事情谁也不想宣扬出去,也就直接内部消化了。”秦婉儿道:“一个亿的价格也还算可以接受。”

    果果攥紧小粉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一亿是我出的价格!她要买,起码也要多加个两千万吧?不行,我要去找领导谈谈。”

    秦婉儿一头黑线:“小祖宗,麻烦您能不能不添乱吗?当时要不是有人喊价,真要你买你就栽了,你去哪弄那么多钱?昂?”

    果果翻了个白眼:“反正最后不也没有我的事儿吗,我这叫吉人自有天相。”

    “清霜姐……那个,客人多了没位置了,你们要不去楼上谈?”吕怡走到他们一桌人面前道,这几个人聊的也太入迷了,连生意都不做了。

    阮清霜见状赶紧轰他们起来:“去去去,都去帮忙,等忙完了再说。”

    群人化作鸟兽散尽,该干活的干活,该收钱的收钱,果果吃了点东西之后就被仇妍带到楼上做作业去了。店里面人多也转不开,徐云便让钱风和梵双儿先回他们在隔壁不远处定下的宾馆房间了,反正店里人手足够,不需要他们帮忙。

    晚上药膳馆才刚刚忙完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唐九就非常守时的出现在了药膳馆的门口。

    下午药膳馆还因为唐九买下河东市国际大酒店的事情谈论她,不成想现在她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果果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小嘴一撅,小眼一瞪,小手一掐腰,没好气道:“哟哟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老巫婆来了,这个时间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吃饭吧?昂?哼,是想来臭显摆吧?不好意思,本公主还不稀罕了呢,不就是一个酒店吗,以后肯定不景气。一亿买下赔死你~”

    阮清霜赶紧把果果拽到一旁,这小丫头片子嘴巴可真够损的,不管怎么说,来这都是客,而且能随随便便拿出一个亿的唐九肯定不是普通人,阮清霜不好意思道:“小孩子不懂事儿,乱说话,你别介意。”

    “我哪有乱说话?”果果翻白眼道。

    阮清霜没办法,求助的看向仇妍,仇妍会意了阮清霜的意思,对果果道:“果果,跟我上楼去。”

    “我才不要上去,我要看看这老巫婆小人得志的样子。”果果不服气。

    唐九被果果说的一头黑线,她也终于忍无可忍,大小姐的脾气发起来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小屁孩,大人说话少插嘴,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秦婉儿很好奇唐九为何会来药膳馆,她也了解了一些唐九的背景:“唐家九小姐什么时候对河东市也感兴趣了,莫不是唐家的产业做的太大,济北已经容不下了,要把触手扩张到下面的县市?”

    “不就是买下大酒店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单佳豪原本都梦想着要去河东市国际大酒店当后勤的老大了,知道这个女人是破灭他梦想的人,当然也没啥好脸色。

    徐云瞪了他一眼:“下班了就赶紧滚蛋,别让你哥觉得我虐待童工,该干嘛干嘛去。”

    单佳豪赶紧闭嘴退到一旁,云哥都发话了,这里可没他说话的份儿,不过他并没有老老实实走人,而是躲到梁山和吕怡那边去偷听。他们都很好奇这个出手如此阔绰的大小姐到底什么来头,并没有着急下班走人。

    “唐九,你要是来吃药膳,药膳馆随时欢迎。”徐云终于开口了:“但你要是有别的事情,那我们恐怕也帮不到你的。”

    一听徐云上来就来了个盖棺定论,把唐九没说出来的话给封住,唐九当然是不肯答应:“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这么着急拒绝?”

    徐云没跟她绕弯子:“谁都明白无事不登宝殿的道理,我们没必要拐弯抹角。什么事儿直来直去更痛快一些,免得绕几个弯子浪费时间,对谁都没意义。”

    唐九脸上神色暗淡,她没想到徐云会在她还没开口的时候就拒绝了,但她仍然有信心:“难道你就不希望听一听我开出的条件吗?”

    徐云摇摇头:“既然我没打算要帮你做什么,我为什么要问条件?”

    果果眼珠轱辘的贼快,她已经意识到这个老巫婆是有什么事儿要求到徐云:“老巫婆,就你对我这态度,你觉得我老爸会帮你吗?哼,做梦去吧,抢我们的酒店,还希望我们给你帮忙,门儿都没有。”

    “这个就是我能开出的条件。”唐九说完就把一个件夹扔在了桌子上,她有自信自己给出条件有足够的诱惑性。

    看着一叠件资料,果果顿时索然无味,她还以为唐九能大方一点的拿一张支票,然后爽快的说“你们想要多少就添多少”,那样果果绝对会果断的填上一个亿,看她怎么办,若是一个亿她也认了,那果果绝对马上倒伐,果断站到巫婆一边,一个亿就算把她老爸卖了也值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什么忙,但我确实没有时间给你帮忙,我自己的事儿还处理不干净呢,你就别打这不靠谱的事儿了。”徐云叹了口气,“我的话说的很明白了,你也应该放弃了吧?”

    “切,不来点实惠的,谁要帮你。”果果显然对唐九不掏腰包没诚意的做法感到无语。

    唐九并不气馁:“你不看,怎么知道我的条件够不够诚意,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来开口的,若是不拿出百分之百的诚意,我也不可能会站在这里。”

    终于,果果忍不住拿起了桌子上的件夹,里面是A4纸张打印出来的一份合同。

    果果看到第一行字的时候就已经是倒抽了一口寒气,我勒个去,这也太有诚意了吧!果果差点就崩溃疯掉了,如此大的诱惑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看到果果脸上都变色了,仇妍的确是有些惊讶,她知道,一般的东西是不会打动果果的心,除非是很特别的,或者是果果很想得到的。

    阮清霜看着果果脸上激动的神色也忍不住看了过去,这一看更是吓得呆住了,口忍不住惊呼一声:“天啊……”

    “……”徐云心一紧,看这架势,唐九的糖衣炮弹非常强大,能让她们一个个都脸上变色。

    “什么呀?”秦婉儿也坐不住了,赶紧过来凑热闹,这一看就彻底蒙了,太大发了吧:“不是吧你?见过大方的,没见过这么大方的!你确定你不是来耍我们的吧?”

    听到秦婉儿这么惊讶的声音和夸赞的表情,连梁山这么沉稳的人都坐不住了,好奇心弄得心里痒痒的,单佳豪更是急的屁股跟着火了似的,但怕徐云生气又不敢过去。

    唐九的表情非常认真:“当然不是,如果我是来耍你们的,就不会把合同都带来了。徐云,只要你签字,河东市国际大酒店就是你的了。”

    此言一出如同五雷轰顶,直接惊的那边梁山和单佳豪差点背过气儿去。

    徐云脑子就更大了,开出这么丰厚的条件,那相对要换取的东西绝对不止这些,他很清楚,没有人会白白送你好处。

    “字我已经签好了,手印我也已经按了。”唐九绝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河东市大酒店我拱手相让,只希望你能帮我一把。我觉得,条件我已经开了,你若不答应,我也绝对不会强求。”

    价值一个亿的东西,只要签字就到手!唐九绝对不相信有人能经得住这种诱惑。

    【ps:哈哈,在医院已经能看到肚子里小宝的脚丫了,时间过的忒快了~兄弟们,晚上更新暂时不确定,我马上要出个小远门有点事儿,虽然来回也就不到二百公里路,但具体不知道事情几点能搞定,若是回来的早就更,回来太晚的话也希望诸位多多理解多多包容,咱必须安全第一明驾驶,原则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