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在外面让酒店经理给他们上酒的人,显然,唐九和此人是认识的,而且非但认识,还算很熟悉。

    这个潇洒的公子哥便是唐九的堂哥,唐逸飞,在唐家第四代里面排行第二,也就是唐九的二哥。在唐家内部斗争是占得先机的一人,也是最被器重的一人。

    这时候若是把烂醉如泥的唐九带回唐家,那他还真要看看唐正天如何解释,虽然他唐正天是唐家第代掌舵人,但是女儿不争气的话,最终也还是要把唐家托付给他这个侄子啊。

    而且他这个小九妹子还是跟野男人一起喝醉的,这下恐怕更是有好戏看了,呵呵……他不仅仅是要把九妹带回去,还要把这个野男人也带回去,就让唐正天看看他自己的女儿离开济北市的这几天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儿。

    他可是花了不少关系才调取了唐九车牌出现在河东市的信息,他也没想到自己运气那么好,刚找来河东就让小弟发现了唐九的行踪,只不过让唐逸飞没有想明白的是,为何自己这么高端典雅的妹妹会跟一个小流氓到酒吧来喝的烂醉如泥。

    “二哥,你来做什么?”唐九的酒量显然惊人的恐怖,居然在喝掉一百零八杯各种各样的酒之后还能说的出话。

    徐云一听是唐九他哥,也就放心了,至少不是惹麻烦的人,他直接两眼一闭,先好好歇一会儿,一口气干掉一百零八杯酒,还真是爽大了,必须好好喘口气儿。

    唐逸飞皱了皱眉头指着徐云对唐九道;“小九,这男人是什么人?你怎么连点声音都没有就在济北跑到河东这种地方和这种野男人厮混?你看看你自己还有没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徐云虽然闭着眼,但也却听的清清楚楚,我勒个去,什么叫野男人?哥也是有身份的人好不好!哥今天又没穿拖鞋裤衩,不至于这么看扁人吧?

    唐九一听唐逸飞对她吼,当然不乐意:“我做什么你管得着吗?我爸还没管我呢,你凭什么对我大吼大叫?二哥,唐家现在恐怕还不是你的吧?”

    唐逸飞被唐九说的脸上一阵青红皂白,没想到这丫头酒量如此恐怖,喝了这么多,虽然一看脑子就混乱了,居然还能说出这么清醒的话来。若不是她醉态那么明显,唐逸飞都怀疑她喝的那是一百零八杯水,而不是酒!

    “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家!还有这个野男人,我必须带回去让唐伯看看,看看他宝贝女儿到底和什么样子的男人混在一起!让唐家的人看看如何放心把唐家交给你!”唐逸飞怒道,然后一摆手,对身后四人道:“把他们都带走,那个男的给我捆起来!”

    徐云闭着眼睛打了个哈欠,还真是不让人消停呀,他才不管对方是不是唐九二哥,只要那几个人敢动他,他马上让他们满地找牙。

    “你敢!”唐九突然拍了一下桌子:“他是我男人!你们敢碰他一下试试!”

    我去!徐云身后一阵冷汗,都说酒后吐真言,这妞儿不会是想玩儿真的吧?呃……不过想想,不管是玩游戏,还是玩儿真的,他徐云恐怕都不吃亏呀,跟省城济北首屈一指的富二代玩假恋爱?还真狗血……

    唐逸飞脸上的冷笑愈发显得明显:“小九,你最好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回去之后也这么告诉我们唐家所有人,让唐家所有人看看你唐九找的到底是什么男人!”

    唐九脑子嗡的一声,酒精已经让她头疼欲裂:“我找什么样子的男人是我的问题,但我找的男人一定是能帮助我们唐家的人,只要这样就够了,只要这样我就能证明我能扛起唐家的天下……只要这样我就能证明……我……我……”

    说着,唐九直接躺倒在沙发上,一百多种酒精的刺激,彻底让她失去了意识,就算她有传说的海量,但是最终还是没办法战胜这变态的一百单八将的喝法儿。

    唐逸飞才懒得听刚才唐九的那些话,那些话对他来说就是宣战。

    唐家的人有条默认的规矩,如果唐九能找到一个得力的另一半,能证明给他们看她的能力,唐家第四代依然会在唐正天的手里传到唐九的手。

    但是,如果唐九没办法做到这些,那么唐家就必须推选出来另外一人作为唐家第四代的掌门人,而这个人选很多,因为除了唐九之外,她上面的八个全部都是哥哥,而最急功近利的便是二哥唐逸飞。

    “把九小姐送到我车上。”唐逸飞皱起眉头道。

    “等等。”一直闭目养神的徐云终于起身了,他可不能让别人直接把唐九给带走的,不管怎么说,唐九刚才都承认他是她男人了,别管真的假的,那自己就要有一个当她男人的责任。

    就算眼前这人是唐九的二哥,那也甭想一句话就把人给带走。

    唐逸飞惊讶的看着突然站起身的徐云,心实在忍不住惊叹,喝下一百零八种酒居然还能站起来,简直让人无法相信。不过,就算他再能喝,也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你们不用管九小姐了,把那个男人直接捆起来扔进车里带回去。九小姐有我照顾。”唐逸飞直接发话,那四个身材彪悍的黑衣保镖马上就围向了徐云。

    他们都把徐云当作是一个喝多了的醉汉,并没有什么戒备。

    徐云突然冷笑一声:“我给你们几个说,谁在往前一步,我打的他满地找牙。”

    唐逸飞冷哼一声,心道,还真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无赖。

    那四个保镖当然也不会相信一个醉汉的话,当第一个人上前抓住徐云胳膊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厉风迎面袭来,紧跟着,他就口鼻一阵剧痛,嗷的一声横飞出去!

    由于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其他人甚至都没看到对方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的同伴就满嘴鲜血横流,一张嘴,一拍前牙居然真的硬生生的被打掉了!

    唐逸飞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自己带来的四个人可都是很能打的,怎么可能连一个无赖都对付不了:“上啊!把他给我绑了!!”

    “是!”人异口同声,直接扑向徐云。

    徐云体内轰的爆发出一股巨大压力,犹如万里长江滔滔不绝的涌出,就在人扑面而来的时候,徐云身影在人面前一晃一闪,紧跟着,这人面门也分别被那蕴涵无尽爆发力的拳头击面门!

    “啊啊啊!!”

    几声惨叫之后,唐逸飞带来的四个保镖就直接躺了一地。

    就在唐逸飞为之震撼的时候,徐云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在唐逸飞的手里把唐九接了过来,对他道:“我跟你的手下说过,谁敢动我,我就让他满地找牙。不是我不讲究,是他们不听,不好意思了。”

    唐逸飞脸上写满震惊之色,他咬牙切齿道:“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马上把唐九给我放下,然后跟我一起回唐家!”

    “咳,济北的是吧?我给你面子的话,可以跟着唐九叫你一声二哥,不给你面子呢,就能直接叫你孙子。”徐云一脸不爽道:“我不管你在济北有多大的面儿,但是这里是河东,在河东,老子的面儿比你的面儿值钱,懂吗?”

    唐逸飞从小就是唐家英杰,在家里在学校在社会,在任何场所也没栽过面子呀!可今天,就这么一个无赖,居然敢指着自己的鼻子称老子,简直是奇耻大辱!

    “服务生呢!让你们经理把安保人员都找来!这里有人闹事!”唐逸飞看到自己手下几个废物是完蛋了,只能求助于酒吧。

    酒吧经理闻言之后马上带人赶过来,这可是一下消费小十万的主儿,他当然要供着。

    “哟哟哟,谁把您惹那么大火气?”酒店经理跑过来急忙对唐逸飞进行安抚。

    唐逸飞一指徐云:“看见这个人没有?他要闹事,还打了我的人,还用酒灌醉了我妹妹,我要你给我一个说法!”

    “那么大胆子!居然在我场子里惹麻烦?!”酒店经理回头对徐云怒喝一声:“你什么人?混哪一道的?”

    徐云摸了摸下巴,淡淡道:“汇区徐云,跟霜姐混的。”

    徐云?酒店经理一怔,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突然,徐云抬脚直接将那人座真皮沙发远远踹出去五、六米远:“霜姐的名字都没听过?你还好意思开酒吧?”

    这时候酒店经理才恍然大悟,惊恐的看着徐云,这可是他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也是惹不起的人物呀!霜姐更是站在河东市地下势力巅峰的人物呀!自己这是得罪了什么人了,祖上可真是够不积德啊!

    “云哥!您光临寒舍怎么也没说一声?哎呦,哥,我真该死!”酒店经理点头哈腰急忙上前,恨不的就要抽自己的嘴巴了。

    徐云没功夫理他:“别套近乎,我现在要走,你给我安排一个人开车送我。”

    “是是是!”酒店经理那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唐逸飞算是知道自己真栽了,没想到这个无赖居然还是河东的确有名的霸主?哼,唐九居然和这种人搞在一起,真是不可救药!

    酒店经理送走了徐云,急忙回身对唐逸飞抱歉:“小哥,我们是真惹不起云哥,您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可别惹云哥……”

    唐逸飞重重的哼了一声,对四个狼狈的保镖怒斥一声:“走!”

    【ps:过秋l咯~顺道求鲜花~投花的兄弟们必然会在十月一日之前找到心意的妹纸滚床单!】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