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飞在河东市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当然不会罢休,这笔帐他早晚要在济北市给他们算,他倒要看看那个流氓无赖离开了河东市之后还能有什么能耐,想在他唐逸飞头上称霸王,那就要看看他是不是命真的很长。

    酒吧经理安排的司机开车时都哆嗦,他当然紧张了,现在河东市最牛的风云人物可就坐在他身边。

    “到汇区地界找个有停车场的宾馆把我们放下,然后你打车回去就成。”徐云一边说,一边在唐九那驴牌包里的钱包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这代驾的青年:“没零的,你就当赚个便宜吧。”

    不是徐云不肯掏钱,而是他今天出门就没带钱,既然和唐九都假扮两口子了,那花她两个钱儿也不是啥大事儿呗。

    宾馆到了之后,那青年拿着一百块钱连续说了十几个谢谢云哥,直到徐云受不了他这磨磨唧唧开口骂他滚,他才赶紧转身没命的跑了。

    徐云把唐九往肩膀上一扛,直接就往宾馆里面走去。他可不敢一身酒气的带着醉成这样儿的唐九回药膳馆,那这一夜肯定搅合的阮清霜她们也都睡不好了。

    果果那么仗义,若是知道他把她的好姐妹儿给喝成这样,那还不跟自己拼命呀,徐云是几经考虑之后才决定不要回药膳馆,带着唐九在外面熬一夜。

    别看现在唐九还没什么反应,估计这一见到风又一颠哒,一会儿胃里就该受不了了。到时候有他麻烦伺候的。保不齐会吐个天翻地覆。

    “快点快点,开个房间。”徐云进去之后就嚷嚷道。

    值班前台看到这么一男的带着一醉酒姑娘,还真是有些不放心,但她又不敢得罪这种人,反正这种女孩喝多了被人占便宜也是活该,大半夜喝那么多,说明也不是什么良家姑娘,她急忙道:“先生,您要什么房间?价位……”

    “废那么多话呢,开最好的。”徐云说着还是在唐九的包里掏出钱包和唐九的身份证。

    那值班前台见了,心里还真是把徐云狠狠鄙视一翻,一大男人灌醉人家女孩来开房,还用人家女孩的钱,真是够不要脸的。当然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骂,肯定不敢对徐云说出来。

    徐云拿了房卡之后就带着唐九上楼去了,根本没顾虑那值班前台脸上的疑惑之色。

    两人进屋后,唐九就少许清醒了一些,她被徐云放下来的瞬间,就赶忙捂住了嘴巴。徐云见状赶紧夹起她就往卫生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喃喃自语:“你可给我忍住,吐人家房间我可不给打扫!”

    唐九刚抱住马桶的时候就哇一声忍不住了,那满肚子里一百多种酒水的烧火下,使唐九整个人难受的要死要活的,恨不得直接把胃都吐出来才爽。

    “吐吧,使劲儿的吐。”徐云也不管她,直接出去往床上一躺,然后打开了电视,女孩子家的不学好,这一次就喝到她这辈子都知道不能乱喝酒,徐云就是这目的,一次就制改了她。

    唐九在卫生间一吐就是一个小时,当胃里全都吐干净了之后,她才算是清醒了,整个人也舒服多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却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然后就有人一板一眼道:“警察查房。”

    我擦!徐云一愣,这都几点了,派出所的人有毛病吧?

    徐云一开门,几个民警就直接扑进来,虽然徐云可以很轻松搞定,但他为了不给秦婉儿惹麻烦,还是忍住没有动手。

    就见那值班前台也跟在了民警身后,口喋喋不休:“就是他是可疑人,他带的那姑娘根本醉的不省人事。”

    这话音刚落,唐九就在卫生间走出来:“谁不省人事?你有病吧?我和我男人开房你也报警?”

    “啊……?”值班前台整个人都愣住了,自己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了,早知道她这样就不多管闲事了。

    “你们的结婚证呢?”派出所的人也不是好惹的:“我现在怀疑你们之间有不正当交易。”

    “你出门和你老婆开房带证吗?现在那些没结婚的情侣开房带证吗?”唐九咄咄逼人道:“你最好不要乱说话,你怀疑我是卖的是吧?嗯?哼,我告诉你,就算我们有不正当交易,那我也是出钱的!”

    徐云被几个民警按着,终于开口了:“兄弟,看你面熟,你是小五吧?”

    一个年轻民警一怔,马上认出了徐云:“哎呦,你……你是……你是和婉儿姐一起的那个云哥!呀!怎么是你啊?”

    “兄弟,我和小女朋友出来开个房也太不容易了,你们这也……”徐云呵呵一笑:“咱可不是外人吧?”

    “哎呦,肯定是我们弄错了!”小五急忙对那几个人道:“这是婉儿姐的朋友,绝对不是那种人!走走走,咱这不是扫人家兴啊!”

    小五一边催促所有人出去,还一边狠狠批评了报警的那值班前台一顿,说她搞不清楚状况就乱说话。

    徐云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把小五送出去,关门之后才算松一口气,看到唐九洗脸之后清醒了不少,微微一笑:“以后少喝点吧,姑娘家家的,喝多了可不好。”

    “你不就是希望我喝多吗?”唐九脸上的笑容一点都不自然,她想到了早上的事情,想到了徐云房间那个光着身体的女人,所以她的笑容才不自然。

    徐云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唐九笑了笑,那种笑容冷静的甚至不像是笑容:“我终于知道你想要什么了,你不就是喜欢女人吗?好啊,你希望得到我的话,我可以把自己给你,但你必须给我一个准话儿,你必须帮我。”

    徐云也跟着笑了笑:“你真把我当成那种人?”

    唐九冷笑:“那还是哪种?徐云,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我知道你是高手,而且不是普通的高手,我必须得到你的帮助,这样我才能让唐家的人对我不敢再有怨言!我不希望我爸爸打下来的天下被他们瓜分!一个个都是无能之辈却总想着如何多得家产!”

    “行,你的意思我也明白。”徐云微微一笑:“不就是装你男人吗,假戏真做都成,嘿嘿。”

    唐九的脸上依然挂着冷笑:“你不就是希望假戏真做吗?好啊,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我不但可以把我的身子给你,而且我还能保证我唐九守身如玉,绝对不是那种烂女人。”

    徐云突然感觉出来唐九口气里的几分不对劲儿,这丫是要跟自己置气还是怎么?

    说话间,唐九突然就把自己身上的薄衫给脱了下来,露出仅穿了内衣的雪白身躯,那纤细的蛮腰似乎一握就会被捏断似的,波涛汹涌也在内衣的拥簇下露出一道诱人的鸿沟。

    这事业线可真是够强大的呀……徐云忍不住咂咂嘴,只是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你当我是什么人?”徐云苦笑一声:“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趁人之危的那种家伙。”

    唐九虽然脸上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可是你把我带进宾馆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哼,你们男人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清楚的很,徐云,我觉得你是个光明爽快的人,所以你在我面前不用装。”

    装?徐云差点气的翻白眼:“我现在就把你扑倒在地横刀立马,那就不是装了?唐九,你脑子清醒一点,我把你带进宾馆是没地方能让你好好吐一吐洗个热水澡,你想多了!”

    唐九才不相信一个男人会对自己没有兴趣,依然冷笑道:“呵呵,你还挺有情调,洗热水澡是吧?好啊,我去洗,你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我等你。”

    说完,唐九还真的就直接走进洗手间,这里的洗手间隔断就是纯磨砂玻璃的那一种,唐九也没锁门,直接开始在洗手间里换衣服,所有的一切徐云都在外面看到人影……

    我勒个去,这对男人来说还真是非常严峻的考验呀,徐云心里骂了一声,这死丫头还真是够毒的,自己若不进去,那跟直接说自己不是男人有什么区别?

    面对这种挑衅勾引的,除了柳下惠和太监能沉得住气,徐云相信天底下就没有哪个男人能忍的下来。

    眼瞅着唐九直接站在热水管下打开了热水,哗哗的流水声把徐云心里挠的比什么都痒。若不是在龙怒炼就了一身超高的定力,徐云恐怕早就脱裤子冲进去了……

    纯爷们儿就要有个纯爷们儿的样子,这时候冲进去就是趁人之危,和禽兽那就没什么区别,徐云虽然也是荷尔蒙旺盛的小青年,但他却绝对不是那种看到异性就发情的牲口。

    唐九打开淋浴的一瞬间就留下了眼泪,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意味着失去什么,但她宁愿牺牲自己,也不希望爸爸为唐家打拼下来的一切最后会落在自己那些堂哥的手里。

    若是她那几个堂哥靠谱也好,但他们一个个都根本不会把唐家的东西当做宝贝来看,他们只知道挥霍,寄生虫吸血鬼一般挥霍唐家的一切。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