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的唐家大聚会上,唐九家族唐家第代的叔伯们针对现在父亲唐正天的病情提出了唐家下一代掌门人位置接替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唐正天最难面对的一个问题,虽然说唐家的规矩里没有传男不传女这一规定,但却没有开过这个先例。

    还有一点,唐家很多事情看上去似乎并非女孩子能处理的。这也是唐九那些叔伯们的筹码。

    唐正天的身体已经逐渐慢慢无法承受唐家繁重的公务,下一代接班人的选择已经非常迫切了。当唐正天提出想要唐九接任的时候,马上就遭到了更多的质疑,唐正天被迫无奈答应了一个条件,唐九想要扛下唐家的重担,必须要找一个能撑住局面的另一半,若不然,很多唐家产业就必须交给唐九的堂哥弟代管,也就是说,唐家将面对第一次大分家的危险。

    唐家在唐九爷爷一辈的时候因为国情曾没落了很长一阵子,改革开放以来,又凭借唐正天一己之力将临危的唐家重新盘活,并且逐渐壮大到现在这一步。

    可以说没有唐正天,就没有今天的唐家,唐家根本就是唐正天一手打造的,唐正天碍于血缘情分,对唐九叔伯也是格外照顾,这才有了唐家其他人的今天。他从没想过在自己重病之后,这些人居然打起了分裂唐家的主意。

    这件事情唐正天没有对唐九有任何的隐瞒,一切说的清清楚楚,唐九当时就要发火,但是她没想到是,自己的叔伯和堂兄弟们迅速就架空了她和父亲在唐家的地位。

    唐家的几大高手已经全部被说服,所以这件事情唐九觉得是他们预谋已久的,虽然说他们在唐家什么都不缺,但是唐九很清楚他们缺什么,他们缺的是权利。在唐家,唐正天的话才是命令,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寄生虫,所以他们受够了,才会在唐正天重病之后有了瓜分唐家的念想。

    唐家四代人,上百年来,什么风风雨雨都经历过,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永远是一个大家族,若是这次分家成功,也就意味着从此再无唐家。

    唐九虽然平日里对家族的事情没有半分兴趣,但是唐家真正面临威胁的时候,她依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父亲唐正天的一句话,唐九记的非常清楚,他说,他只有光宗耀祖才有脸面在过世之后去黄泉面对唐家列祖列宗,虽然他把唐家带领到了鼎盛,但若是在他手里分家了,那他这辈子死不瞑目。

    就因为父亲的这一句话,唐九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让唐家毁于一旦。绝对不能让父亲真的死不瞑目,无言面对唐家地下的列祖列宗。

    唐正天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宝贝女儿的性格,所以他不会强迫她只是为了唐家去找一个跟自己毫无缘分的男人在一起。但唐九却告诉他,为了唐家,她任何牺牲都可以。

    之后唐九就在唐家消失,因为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答案,得到唐九放弃的答案,所以唐逸飞才会那么远也追了出来。

    唐逸飞的野心比其他几个兄弟的野心更大,他不希望唐家分家,他希望的是,他成为唐家第四代的接班人……当然,这个想法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唐九站在冷水下,酒精虽然让她头疼的厉害,但是却也让她越来越清醒,她知道唐家已经危在旦夕。唐九知道,现在外面那个男人是拯救她和唐家的唯一希望。

    终于,下定决心的唐九把自己擦拭干净,裹上浴巾之后咬牙走出了浴室。

    噗——!刚倒杯水才喝一口的徐云差点就被呛死。

    那诗怎么写的来着?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清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徐云心忍不住感慨:我去!唐九啊唐九,你是非要诱导哥犯罪不成?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哥是练葵花宝典自宫了不成?

    “哟,妞儿,你这是非要给哥献身?那就有点诚意,裹着浴巾算什么意思呀,太没诚意了吧?”徐云上下打量着唐九,他原本认为唐九这种大小姐肯定都是自私的不得了,还真没想到她居然也能为了某件事情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看来父亲和唐家对唐九真的非常重要。

    徐云话音刚落下,唐九就直接将浴巾解开,浴巾直接在唐九那那光洁滑润如同凝脂白玉一般的肌肤上脱落而下,丝毫没有半分拖泥带水。看的徐云眼珠子差点就瞪出来,他就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唐九居然这都当真,这家伙到底是在认真什么,执着什么?

    唐九毕竟是女孩子,虽然她身边永远都不会缺少追求者,但一直到如今还没有一个能让她唐家九小姐主动献身的。

    徐云是第一个让她这样的男人,那也紧紧是因为唐九觉得,只有徐云才能帮到她,若不然,她也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在一个男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

    徐云当然看得出来唐九绝对不是那些绿茶婊们,她这么做肯定是有她说不出的苦衷和理由,看来她真的是太需要自己的帮助了。

    “成了,你赶紧穿上吧。咱俩这就算是坦诚相见了,你的事儿我肯定是帮到底。”徐云可不是那种心黑的人,唐九都做到这一步了,他若还不说句人话,就太不是东西了。

    唐九微微一怔:“你说的是真的?”

    “你看我眼睛,我像是骗人吗?”徐云对着唐九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但他那眼睛很快又不自觉的在唐九脸上慢慢下滑,最终定格在唐九胸前:“那个……唐九,你是不是真当我不是男人?别在挑战我的极限了,成不?”

    虽然说唐九对一个男人如此坦诚相见也非常不好意思,但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就决不后悔:“这不是就是你想要的吗?我没有什么筹码,只有把自己作为你帮我的谢礼。”

    我擦,受不了了,徐云心里一横,直接横刀立马就地惩罚她算了,反正是唐九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他霸王硬上弓。送到口的鸭子不吃,那根本就不符合他身为男人的逻辑。

    就在恶魔念头即将升起的时候,另一个声音道:现在若是真的上了,那绝对就是趁人之危,徐云重来就不是乘人之危的人,不管是这事儿上还是其他事儿上,这是原则问题……

    天使和恶魔在内心的挣扎让徐云很难做出抉择,做一个不是男人的有原则的人,还是做一个有原则却不是男人的人,这个选择也忒难了吧?

    “你不是说过你想假戏真做吗?”唐九坚定道:“只要你能给我我想要的,那我也一定会给你你想要的,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不是吗?”

    徐云苦笑一声:“那若是买卖不成,仁义还在不?”

    唐九两眼一瞪:“当然不在!我可以让你碰我,就只是因为你能帮我!”

    “这样的话,我还是不碰你了,我不喜欢吃这一口,咱要吃就吃心甘情愿的,不是都说吗,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不是心甘情愿的,就是交易性质的。不是你情我愿的,那多没意思。”徐云耸了耸肩膀,他转过头去,真怕再看下去的话,他就实在忍不住了。

    唐九眉头深深皱起:“那你想怎么样?”

    “万一今天咱俩怎么着了,我再帮不了你,那岂不是吃霸王餐了?嘿嘿,唐九,你的事儿我现在正式答应帮你,但酬劳我就先不要了,你什么时候心甘情愿要献身,我也不拦着。”徐云脸上的笑容要多坏有多坏,但是在唐九看来却跟个正人君子似的……

    唐九到现在都怀疑自己是做梦,她再次问了一声:“你说的是真的?徐云?你真的肯帮我?可是……你早上还和那个女人……我现在真的看不懂你了,你帮那个女孩看好手臂,然后那个女孩就跟你那个……你是说的这种交易吗?”

    “咳,先突出我上午什么都没做,完全是为了学习雷锋助人为乐,至于信不信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再突出哥说话一向算数。”徐云道:“你若是不信,那就当我没说,我直接走人就是。”

    突然,唐九直接扑向徐云,一把将徐云抱住,两眼的泪光泛起,徐云确定的话终于说出口,她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算是落了下来。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感谢的话,这一刻,她就是想要抱住眼前这个给了自己无尽希望的男人。

    只是她这么激动,一点都不顾及徐云的反应,徐云就见白花花一团扑向自己,然后就是两处丰满而弹性的水球在自己胸前压迫过来,那种感觉……啧啧啧……没法儿形容。

    当唐九觉得有什么东西戳到自己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自己现在的形象。

    徐云都少见的脸红了:“你要是再这样,我说不定就反悔刚才说的话了,要不……还是先上船再买票吧?”

    【ps:还有一周的新书期,嘎嘎,不知道届时点击能不能突破500W呢?兄弟们加把劲顶,我也加把劲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