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顿时羞涩的满脸绯红,赶紧离开徐云,然后迅速用浴巾把自己围了个严严实实的,声音也羞涩了起来:“徐云,你讨厌!”

    这一声把徐云喊得酥麻麻的,差点就缴械了:“得了,我看我还是再要一个房间吧……”

    “不用。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一个房间你也不会做什么。”唐九淡淡道。

    徐云苦笑一声,心道,你难道不知道兽性大发是什么意思么?那可不是人性能控制的住滴。

    “我们睡觉吧,我困了。”唐九还真是大胆,说完就直接躺在徐云旁边,然后关上灯,轻道一声:“徐云,真的谢谢你。”

    徐云心苦笑,这是什么意思勒?

    我们睡觉吧……这话说的也实在太有水平了,不论是说时间上的一起睡,还是行为上的一起睡都凸显的淋漓尽致,但最终突出的还是睡觉,并不是做点其他事儿。

    唉,这里可就一张床,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唐九啊唐九,你还真把哥当成坐怀不乱的柳某人了……反正这事儿也没别人知道,也不怕被别人骂做不是男人。

    “唐九,你真不怕我会做点什么?”徐云扭头微笑问道,换回的答案却是充满了疲倦之意的轻声喘息。

    转眼之间的功夫,唐九居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徐云真想把她给揪起来,问问她凭什么就能这么放心,怎么就不怕自己真把她给吃了!说好听这是信任,说不好听就是没把自己当男人。

    罢了罢了,人家都给了自己这么大的信任,若是再让人家失望,那也实在是太有些损香坏玉了。徐云可不知道唐家的水到底有多深,还以为就是假装几天的男女朋友就能搞定的事情。

    徐云也考虑过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毕竟若是一般人能做的活儿,唐九根本就不需要求任何人,想做她男人的家伙怎么也比一个特战旅的人多吧?

    喝那酒喝的徐云也挺有感觉的,他见唐九睡的那么熟也起身去冲了个澡,把浑身酒气消减了大半,然后才回到床上,虽然房间里面有沙发,但是大便宜占不成了,徐云多多少少也要赚点小便宜吧,一个床上睡觉啥也不做还不成么……

    若是徐云早知道这一觉醒来差点就断子绝孙,那他打死也不准备占这点小便宜了。

    唐九一早起来显然忘记了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看到徐云睡在她身旁,瞬间就懵了,毕竟昨晚上喝酒喝大了,一时半会也反应不过来。

    要细说这事儿还真不怪人家唐九,谁让徐云一大早上就晨勃支起了小帐篷,唐九虽然未经男女之事,但也知道男人这反应就是没想好事儿!当时就一脚踢了过去,毫无准备的徐云瞬间觉得裤裆一紧!我擦!这偷袭也忒狠了,直接就是杀手锏!

    徐云整个人硬是被唐九这一脚给踹下床,捂着裤裆满脸写满了俩字“蛋疼”!

    “你疯了吧?!”徐云差点就当场发飙了,这人真他妈有毛病,昨天还非要跟自己以身相许,今天一大早就翻脸,这还是自己什么都没做呢,要是昨天真做点什么,今天早上还不直接就被一尖刀给喀嚓了?!

    唐九一下就被徐云给吼清醒了,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地上的徐云。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一大早的你往哪踢?擦勒……我未来媳妇要是知道了非要给你拼命不成!”徐云痛苦的咧着嘴,这毫无征兆毫无防备的一脚也忒狠了点。

    唐九还一脸诧异吃惊的看着徐云,把被子狠狠包在自己身上,紧张到:“你怎么在这里!这是那?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来了!”

    徐云无语,依然疼的龇牙咧嘴:“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翻脸不认人啊。昨天是不是你非要喊我去喝酒,若不是我拦着,你早被你什么二哥给带回济北了!我说再开一个房间,你说不用了的,擦,现在就什么都不承认是吧?”

    唐九脑袋嗡的一声,她这才开始回忆起昨天的事情,自己确实不要命的跟徐云拼酒,一人喝掉一份能要人命的“一百单八将”。

    而且唐九也的确记得二哥唐逸飞出现过,但之后唐逸飞怎么就离开的她就不清楚了,她只是记得她说不想走,但唐逸飞却一定要带她走,然后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剩下的记忆就是在酒店里的事情了。

    她想到昨天徐云正人君子的表现,当即就有些脸红,为什么正人君子早上起来也会有这种**的反应呢……这应该都是大色狼才会有的呀:“不好意思,我睡觉的时候身边从未有过其他人,所以我实在是不习惯,真的真的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徐云强忍着坐上床:“我若是抓你的胸一下,然后也跟你说不好意思,你会原谅我吗?!说的简单,那可是我命根!”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哪知道你会跟我在一张床上呢。我当然会害怕……”唐九道。

    徐云无语:“是你说一个房间就可以的!”

    唐九见徐云不依不饶,白了一眼道:“我是说一个房间可以,可我没说一张床也可以呀?”

    “这屋还有其他床吗?”徐云伸手指着四周道:“你好好看看,这屋里除了这张床之外还有床吗?”

    “这不是有沙发么。”唐九理亏,低声道。

    徐云点点头:“行,行行,你厉害,我服你了行吧?今天开始,咱俩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互不相干涉,这样行了吧,我服你了。”

    唐九一听这可不愿意了:“不行!你昨天可是答应我了要帮我的!”

    “这事儿您怎么没一起忘了?”徐云真想吐血,敢情不是昨天的事儿都忘的一干二净,自己答应给她做牛做马的事情没忘,自己上床睡觉的事情就忘的一干二净,真够行的。

    “你至于跟我一个女孩子那么计较吗,不就是踢一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唐九吐了吐舌头:“我都赔不是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样。大不了今儿晚上我请你吃烤羊腰行了吧?”

    徐云当即拍板:“两串!”

    唐九哭笑不得,这家伙也太好搞定了吧,只能答应道:“成……”

    徐云的裤裆之痛终于逐渐消减,他指了指被唐九卷起的被子夹住的衣服道:“怎么?还没看够?先把裤子还给我成不?”

    唐九小脸一阵通红,娇斥一声:“你转过头去!我先换衣服!”

    “呃,那我去帮你拿。”徐云说着便起身,在唐九彻底怔住的目光走向卫生间。

    当徐云身影消失之后,唐九才恍然大悟,自己昨天脱下的所有衣服都在卫生间的衣篓里放着呢!

    不对!唐九心惊呼一声不好,自己的内衣可是也都在里面放着呢!这要是被徐云看到那多不好意思,唐九瞬间满脸绯红,这可如何是好?

    但徐云可不给唐九喘息的机会,直接将她的衣服,当然包括内衣,都在卫生间里拎了出来,一边扔到床上,还一边坏笑道:“哟,行呀,看不出来你还是传说的G罩杯哦。”

    唐九两眼一瞪,若是旁人的话恐怕她早就翻脸了,可是徐云这么说,却让她浑身上下只是感觉到一种特殊的娇羞,除了脸红,剩下的还是脸红。

    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唐九居然在这种时候会露出小女孩的那种羞涩,这若是说出来恐怕连她亲爸唐正天都不会相信吧?

    “脸红了?不会吧?”徐云可没有停止戏弄唐九的意思:“都说胸大无脑,你可别以为我是夸奖你呢,我这是损你,你有啥可不好意思的?”

    “徐云!”唐九脸上更是发红,娇斥骂道:“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徐云勾勾手指:“来呀,我就这么站着,你别说杀我了,你连床都不敢下吧?”面对还没穿衣服的唐九,徐云当然有恃无恐。

    唐九咬牙切齿的瞪着徐云,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徐云,你最好转过身去……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惨……”

    徐云无所谓的摆摆手,转过身坐下道:“该看的昨天晚上都看过了,不稀罕了,你最好抓紧时间穿衣服,我还要回药膳馆里看看,既然我答应了帮你,肯定要跟你去济北,我总是要嘱咐一下吧。”

    “虽然我也很着急回去,但我想还是先把河东市国际大酒店的事情处理了再说吧。”唐九微微一笑:“昨天果果已经签字了,我会安排人把酒店直接转到你们的头上。算是我借人的补偿。”

    徐云虽然猜的到唐家家大业大,但对唐九的豪爽还是有些惊讶:“我可不值那么多钱。”

    “不,你值。”唐九道:“原本河东市大酒店是我买下给我和我老爸的后路,我原本以为若是我守不住唐家的话,就带着老爸来这里养老。显然,现在已经不需要了,所以送给你们是最合适不过的。”

    徐云微微一笑:“那随便你们吧,反正你那个拜把子的妹妹可不会跟你客气的。”

    唐九也随即微微一笑:“那当然了,我也不会跟我妹妹客气,她爸爸我都借来了,送她一座酒店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

    【ps:晚上八、九点再加一章~ 求点鲜花神马的哈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