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堵车,果果和仇妍终于赶到河东市国际大酒店,单佳豪一直在门口等待,见到果果回来,就跟看到亲姑奶奶似的冲向前。

    “冯总,您放学了,书包给我,我帮您提。”单佳豪一脸灿烂的微笑,“您累了吧?想喝点什么?”

    果果哪能不知道单佳豪的心思,点点头把书包扔给他:“去给我拿一瓶饮料,你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单佳豪那必须是感激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是冯总您对我好,以后我单佳豪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开口的事儿还没有不算话的时候。”果果大手一挥:“以后你就是药膳大酒店的保安部部长,这事儿我说了算,就算我爸爸来也是我说了算。”

    单佳豪笑的一脸褶子:“冯总就是冯总,霸气!以后小的每天都来迎接您下班,您想喝什么,我百六十五天不间断给您换着花样的喝!”

    “饮料那么多添加剂,不能让她喝那么多。”仇妍一句话,说的单佳豪脊梁骨直冒冷汗。

    在单佳豪眼里,仇妍和云哥是一样得罪不起的人,他们说是话,那必须记在心里。可是保安队长的诱惑又那么大,他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以后偷偷给冯总偷饮料喝。

    果果站在酒店大院里,上上下下打量着大酒店,因为这几天酒店并没有宣布营业,所以安静的很,所有客房的灯都关着呢。一想到这里以后便属于他们自己了,果果心里就得意,这年头,认一个好干爹,可比找个好老公都靠谱……

    可徐云这种只付出不求回报的干爹实在太少了,果果又忍不住感慨,幸亏自己碰上个好妈妈,若不是阮清霜,自己去哪认识这么好的干爹呀。

    一切都是命运,果果也看得开,虽然冯家在苏杭失去了很多,但她却知道老天爷并没有抛弃她。

    “冯总,咱都上去吃饭吧?”单佳豪道:“云哥他们都在上面等着呢。”他该说的都说了,来接果果的主要目的就是把自己保安部老大的身份确定一下,万一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没人挺自己,那还有果果给自己撑腰。

    果果点点头:“走着!”

    单佳豪马上在前面带路,引领果果和仇妍直奔五楼的豪华包间,徐云和阮清霜他们都在里面等着。

    大酒店里的员工并没有离开,虽然说老板已经被抓进去了,但他们知道肯定会有新的老板,今天新的老板就上任了,每个人还升了一百块的工资,但条件也摆明了,做得不好的会随时走人。

    厨师长梁山一进厨房就先开除了两个厨师,一个是因为抠脚,一个是因为打喷嚏的时候不避讳餐具。梁山直接一句话:“滚蛋!”

    那俩厨师不服气,还要跟梁山急,结果被梁山一巴掌扇翻一个,一脚踹飞一个,剩下的厨师连大气都不敢喘,认认真真听梁山把厨房里的规矩说清楚。并且都连连点头称是。

    吕怡也给服务员简单的讲了一些规矩,反正是所有恶习都必须改正。当然,单佳豪也没少出了风头,虽然徐云没让他去保安部报道,他已经自己去把话撂下了,所以保安部的人也都认识他。

    见到单佳豪带着果果一口一个冯总的喊着,所有人都面面相觑,都对这个六岁的孩子刮目相看。

    果果在万人瞩目的目光走进电梯,然后直奔五楼。这感觉就是不一样。

    两人姗姗来迟,不过没有人介意,阮清霜累了一整天,看到果果之后也终于放松了很多。南城虎和强子都纷纷起身跟仇妍打招呼。

    “果果,怎么样,姐姐送你的礼物喜欢吧?”唐九笑着道:“我可是在上面也预留了房间哦,以后来河东也不愁没有住的地方了,姐姐房间有养的仙人球,记得帮我浇水。”

    果果马上坐到他们给留好的位置上,对唐九到:“小九姐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把仙人球照顾好。呃……小九姐姐要去干嘛?不住在这里吗?”

    “嗯,天之后便是十月一日,所以后天我就要带徐云回济北市,仙人球就只能麻烦果果了。”唐九道:“我这次回去事情比较多,恐怕是要处理几天呢。果果会不会很想我?”

    果果看了眼徐云,又看向唐九,心里真怕唐九把徐云带走不回来了,别看果果嘴巴上说的随意,若是真的用一个酒店就把她这小爸爸换走,她绝对不答应呀。想到这里,果果都有点瘪嘴了。

    “我又不是不回来。”徐云见状忍不住有些心疼,真是没白疼这个闺女。

    果果泪眼汪汪的样子道:“那要几天呀?”

    “很快呀。”徐云伸手捏捏果果的小脸蛋。

    唐九看的都心疼了,若不是知道其关系,还真以为果果是他亲生的似的:“要不然这样,果果学校肯定也放国庆节的假,咱们就不提前走了,十月一日再走也不迟,晚上之前赶到。”

    “我随便。”徐云没意见,答应人家的事情,就听人家的安排,这酒店不能白要。

    果果听到这里兴奋了:“我也能跟着去济北市?小九姐姐,你没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呀,我带我妹妹回家看看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唐九一耸肩膀:“什么叫开玩笑啊,你可是我亲妹妹,那就是唐家人,唐家人去唐家参加唐家聚会,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果果闻言感动的要死要活,这个姐姐还真是没白认,不只是送酒店,还把自己直接当作唐家人。

    “小九姐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唐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情!”果果豪言拍桌道:“你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千万别不把我当回事儿,说不定我可以帮得上大忙。”

    徐云心里哭笑不得,若是带着这个小祖宗过去,还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来呢:“你不给添乱就是好事儿了,我们可没指望你能帮什么忙。”

    果果白了徐云一眼:“老爸,你少瞧不起人,说不定我去了比你帮的忙都要大呢。”

    仇妍虽然不希望让果果去跟着添乱,但看她那么兴奋的样子又不好说什么,而且曾经的十月一日也是冯家大聚会的时候,仇妍也怕勾起果果不开心的回忆,

    果果说完之后马上顾虑到阮清霜的感受,急忙对她道:“妈妈,我玩几天马上就回来了,嘿嘿,不过你放心,我离开之前一定会安排好任务的。不过你们似乎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保安部的这位没安排了吧?”

    单佳豪一听就激动了,有给自己撑腰的了。

    “虽然说单佳豪的确不够格,但是若不给他机会,他永远都不会够格,酒店是我姐姐送我的,我有话语权,破格任命单佳豪做保安部的老大。”果果说完看了看单佳豪。

    徐云笑了笑,那小子还挺会抱大腿呢,直接把果果这大靠山拿下了,不过他也不在意,随便吧,反正河东市也没什么人敢招惹他们了。

    单佳豪得意洋洋的看了眼老哥单洪宁,好像再说:怎么样怎么样,你不是小看我吗,我现在做的一点也不差!

    “妈妈,你说呢?”果果对阮清霜道。

    阮清霜没那么多主意,只是点头道:“怎么都好,我现在还跟做梦似的,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什么事儿你们都看着安排吧,我怎么都可以。”

    “这样的话,该安排的我都安排了。”徐云对强子道:“这几天你想着,那边老店也要保持营业,这边酒店也多跑跑。对了,回头找人把酒店名字改了,果果说不好听。”

    强子看向果果:“冯总,那叫什么?”

    “河东药膳大酒店。”果果想都没想就直接道:“把字做的大一些,这是妈妈的心愿。”

    阮清霜看向果果,心里好一阵子的温暖,虽然果果不是她亲生的,但却胜似她亲生的一样。

    “过几天我要去济北市一段时间,这里就交给你们打理了,霜姐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她也没打理过这么大的酒店。你们多操心,今晚上咱们不醉不归,明天就都各就各位。”徐云说完便招手示意单佳豪倒酒。

    单佳豪马上乖乖拿酒,这时候厨房的菜也备好了,都是梁山亲手指导的,服务员在吕怡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开始上菜。

    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就这么低调的开业了。唯一让果果觉得亏本的是,若是今天的事情宣扬出去,肯定很多来上账送钱的,现在那么低调,岂不是亏大了。

    当然,南城虎这点事儿还是知道的,明天把事情一说,肯定也会有络绎不绝来给送钱送花篮的,毕竟徐云和阮清霜在河东市的面子已经高高在上的放着了,但凡是懂点规矩,吃这一路饭的人,就不会放着大庙不来拜。

    再怎么说,这里也算得上是河东市最大“庙”了吧?至少迄今为止,河东市已经没有人敢说比他们还高一等了。

    【ps:亲~记得每章节都点那么一下“顶”~很随手的事情吗~让咱在首页顶榜单上也成为常客呗?节假日的,晚上必须还有更新~哈哈~记得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