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晚饭之后,更名为药膳大酒店之后的国际大酒店一切进入正轨,接下来的天里徐云等人都没闲着,先让秦婉儿托关系把酒店名称给改了,之后又让吕峰找人重新做了招牌,里面的所有餐具或者用品也都全部换新。

    之后小飞和几个人在药膳馆老店做宣传,老店当然不会动,但全新药膳大酒店的宣传更是重之重。

    药膳馆步入正轨之后,徐云跟唐九离开的日子也到了。真觉得他们两人是天生的一对,虽然现在说是假装,可到了唐家之后呢?

    阮清霜一直没有多问一句关于徐云要去济北市几天的事情,但因为徐云要去济北市几天的事情,她心里一直都系了一个疙瘩,毕竟这个世界的诱惑太大了,她真的担心徐云不会再回来了,唐九是真身价阮清霜很清楚,如果徐云跟她去了,唐家若想留下徐云说不定能开出更高的价码。

    她可以没有大酒店,没有金钱,却不能没有果果,没有徐云,若是没有了他们,那她拥有什么就都失去意义了。

    果果回家宣布了放假的消息,也就意味着他们马上便要动身离开了。阮清霜的脸上更是多了一层淡淡的忧郁。

    果果这小人精当然看出了阮清霜脸上的难堪之色,马上就依偎了上去:“妈妈,你放心,有果果在呢,一定会把爸爸带回来的。”

    阮清霜的脸上多了一层淡淡的安慰:“万一你在小九姐姐家里生活的比这里舒服,不想回来了怎么办?”阮清霜淡淡一笑,笑容很苦涩,她真的觉得徐云和唐九两人是天生的一对。

    “小九姐姐家再大再舒服,也比不上果果在妈妈身边开心。”果果说完还神秘的放低声音:“妈妈,虽然我和小九姐姐是好姐妹,那我也不会让她把爸爸抢走了,嘿嘿,先来后到嘛,就算她也喜欢爸爸,那也必须排在妈妈后面呢。”

    现在徐云唯一担心的便是青鬼会突然光临,但钱风告诉徐云,就算现在青鬼知道他的大高手已经废掉,那也肯定无法抽身离开苏杭前来,若是他真有那个时间,那天就不会提前离开了。

    青龙钱风和银龙梵双儿也直接被徐云安排入住进来,这里有他们两人暗镇守着,徐云倒也不怕会出什么事儿。

    苏杭那边,个高手居然还没回来,第六感已经告诉青鬼河东这边肯定出事儿了。

    这样一来青鬼也不敢大意了,毕竟是大高手联手都栽了,就算是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上面压的那么紧,而青鬼依然没能彻底平定苏杭,身边几大高手又都没影了,苏杭这边他就更是离不开了。

    上面已经给青鬼下达了最后通牒,一个月之内必须彻底平定苏杭,若不然,他青鬼的脑袋恐怕难以自保。怒火烧的青鬼几乎是把房间内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但依然无法泄愤。他发誓,他绝对不会原谅那个给自己惹出那么多麻烦的混蛋徐云。

    徐云重重的打了两个喷嚏,他哪知道是谁骂他呢。

    晚饭之后所有人全部入睡,药膳大酒店顶层的套房一律不对外开放,全都是自己人住着。酒店都是唐九白给的,他们当然不会在乎这几个房间了。

    夜深,走廊传来轻微的徘徊声,虽然地面上铺着地毯,走路者的脚步也非常轻,但徐云依然能听得清楚是谁。

    徐云起身开门的瞬间把阮清霜吓了一大跳。

    徐云微微一笑:“霜姐,我也睡不着,咱俩说会儿话?”

    阮清霜脸上一红,但最后还是咬牙点了点头,然后跟徐云走进房间内。进屋之后阮清霜显得特别拘束,以前在药膳馆的时候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现在总觉得这里不是自己的家似的。

    “霜姐,你放心,这次去济北,有我和仇妍看着果果呢,她肯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徐云道:“你不用担心。”

    阮清霜好一阵子之后才终于开口了:“徐云,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在想,如果你们不回来了,我该怎么办……我可以没有酒店,没有一切,但我不能没有你们……”

    “霜姐,我是你的员工,嘿嘿,除非你开除我,不然我肯定不会走的。”徐云微微一笑:“我相信果果也不是那种人,怎么会离开她最爱的妈妈呢?”

    “徐云,我害怕一个人,一个人的时候好无助,好孤独,我害怕你们离开之后就都不回来了,到时候就剩下我孤单一人守着这栋酒店,我宁愿我们一大家人热热闹闹的在那个小小的药膳馆里……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身边能有你们这么多人,如果我从未拥有过也罢了,但你知道,人一旦拥有了,就会害怕失去,我害怕失去果果,害怕失去你,害怕失去大家……我不想要以前那种孤独一人的感觉,那种感觉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阮清霜说着说着眼眶都红润了起来。

    这种时候,徐云作为爷们当然要送一个温暖的怀抱出来,他直接一把搂住阮清霜,低声道:“谁都不会离开,你谁也不会失去的,霜姐,我不是那种人,果果也不是那种人。你就当我们去济北市放松一下心情,就当我带果果去散散心。”

    “你真的还会回来吗?”阮清霜趴在徐云的怀里,那种温暖给了她无尽的力量,这就是男人的怀抱,如同大海一样旷阔,让人趴在上面就有莫名其妙的安全感。阮清霜尽情的享受着徐云带给她的安全感,一点都不想离开。

    “霜姐,果果还有给我的股份呢,我这么抠门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回来。”徐云咧嘴笑了笑,怀抱美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坐在床边让他都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了。

    此景此刻,那绝对是男女之间献身取情的时刻,这种气氛下阮清霜怎么可能推迟呢?她原本就是个不太会拒绝的人,而且面对的还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只要徐云主动一点点,她定然会被半推半就的拿下了。

    徐云只需要一低头,那抹娇滴红润的软唇就能直接含在嘴里……

    低一公分,再低一公分……徐云马上就要一亲芳泽的时候,阮清霜突然开口了:“徐云。”

    徐云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定了定神儿:“怎么了,霜姐?”

    “我有个想法,酒店赚够一个亿的时候,我们就连本带利还给唐九好吗?你知道,我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阮清霜淡淡道。

    徐云点点头,他很清楚,阮清霜是不希望唐九拿着这个当筹码总让他帮她做什么:“可以啊,我也不喜欢欠着别人的,呵呵,一个亿不算多,会很快的。”

    阮清霜点点头,她依然没有在徐云怀里挣脱,那份温柔让她舍不得离开。她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趴在徐云的胸口,感受着这个男人因为呼吸起伏的胸膛,这份感觉让她在很久很久的之后都难以忘怀。

    徐云也没动,任凭阮清霜在他怀安静的闭上眼睛,静静的睡去。而徐云就这么坐着,整整一夜愣是一动也没动,生怕一动就会吵醒阮清霜。

    直到次日凌晨,果果醒来之后到处找妈妈的时候,阮清霜才在徐云怀里醒来。

    阮清霜俏脸微红,她没想到徐云一整夜都没有叫醒她,更没想到徐云一夜居然什么都没做,就任凭她这么依靠在他的怀睡着。

    “完蛋了,被果果知道昨晚上你在我房间,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徐云苦笑一声。

    阮清霜红着脸道:“果果看到到无所谓,就怕唐九看到之后会心里不舒服吧……”

    “呃……”徐云尴尬一下:“她应该没事儿吧。”

    阮清霜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开门,发现果果早已在门口等着了:“那个,我早上到徐云这里说点事儿,果果找妈妈做什么?”

    “哦?早上才来的?”果果眼珠转的咕噜咕噜的:“妈妈,我可是昨天晚上就没找到你哟,你来爸爸这里也太‘早’了点吧?嘿嘿,就算你昨晚上来的也没关系嘛,马上就要小别一段时间,你和爸爸缠绵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阮清霜被一个岁孩子搞的那么囧还真是尴尬:“小孩子懂什么,别胡说八道。”

    徐云直接把果果抱起来:“走!吃饭去,吃过饭之后咱们就出发。”

    早饭的时候谁也没对这件事情发表任何意见,唐九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对阮清霜说了句“谢谢”,也不知道她的道谢是什么意思。

    阮清霜和秦婉儿一直目送徐云四人上车,徐云开车,唐九坐在副驾驶,仇妍则是带着果果坐在后排。河东市到济北市的距离可不算长也不算短,六百公里的路程,开车起码要四个多小时。

    由于早上有些下雾的关系,几人在高速口一直等到上午十点多才出发,半途在休息区又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会儿,到达济北市已经将近下午四点了。

    唐九在汽车走下高速进入济北市的时候,脸上就浮起了一层阴云,她知道自己肯定会面对诸多的困难,现在只有徐云能帮她。

    【ps:各种猛求支持!谢谢诸位~八月十五的假日结束,该干嘛的都要干嘛的吧?嘎~上班开学都愉快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