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北市不愧是省会城市,路上车水马龙,比河东市可堵多了,徐云开着唐九的小车在唐九的指引下一路穿梭,直奔唐家别墅。

    徐云进入济北市之后就非常小心,以唐家这么大的势力,肯定在唐九的汽车出现在济北之后就会有人知道,那样的话就肯定少不了会有人来“欢迎”一下。所以徐云不敢掉以轻心。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汽车驶入二环快速路的时候,徐云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果果那么精明的小家伙也开口了:“爸爸,咱们是不是被人盯梢了?”

    “你也看出来了?”徐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那咱们怎么办?是下车跟他们打个招呼,还是直接甩开他们?”

    两人对话听的唐九忍不住往外看去,果然有两辆黑色菱商务不紧不慢保持车距跟在他们的后面。唐九皱了皱眉头,想不到自己的行踪被监控的那么紧,才到济北市就马上进入控制。这么心思缜密的人,恐怕只能是唐逸飞了。

    “仇妍姐姐,你说呢?”果果回头看向仇妍。

    仇妍脸上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声音平静道了声:“随便,无所谓。”

    唐九一口断定:“甩开他们,他们一定是想阻止我去参加今天唐家的大聚会,没有理由缺席唐家聚会的人将永远失去唐家接班人的资格,这是祖宗辈儿上的规矩,谁也没有特例。”

    徐云嘿嘿一笑:“那就坐好了,咱们走着!”

    这边话音刚落,仇妍就一把搂住了果果,紧跟着一股猛烈的推背感直接在屁股下面传来,唐九这辆小钢炮如同坐上火箭一样猛冲出去!

    唐九哪知道徐云一脚下去能把转述表都踩到千多转!发动机的嗡鸣如同怪兽,吓得她急忙一把抓住座椅,就看着后视镜的两辆黑色菱瞬间被远远甩在后面,只是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再也看不到了。

    两辆跟踪的菱汽车发现之后也猛踩油门追了上来,但无奈唐九那辆尚酷虽小,但却能轻松冲破两百多公里的时速,而两辆菱拉了满车的人,时速到一百八以上的时候就很难再前进一步了。

    眼瞅着徐云轻松摆脱两辆跟踪车辆,果果兴奋劲儿上来了,整个人都跟着扭摆起来。

    眼瞅着汽车冲出去几公里,徐云心里苦笑一声,淡淡道:“别高兴的太早,前面这路况一看就不是公家人封的吧?”

    徐云这话说完之后唐九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前面不足一里路的距离处,一排各式各样的汽车将整条路口给堵住,就在徐云降下车速之后,后面两辆黑色菱商务也终于追了上来,并且并排而行,直接将路给彻底霸占。

    “你们唐家也太热情了吧,这么热烈的欢迎我,我都有些受不了了。”徐云笑嘻嘻的放慢车速,终于在那一排封路的汽车前五米处停了下来,身后的两辆菱车也紧跟着停在后面,为了防止徐云逃跑,还分别横过车身,一点路都不留。

    左侧道的一些过路车辆也没有人敢看,知道敢干出这事儿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都纷纷加速离开,而同一侧的汽车也都纷纷被那两辆黑车上的人逼停,并且纷纷小心翼翼的后退回去,看得出来这些人的震慑力非常强悍。

    徐云停车之后,唐九第一个开门走了下来,她一眼就认出了为首者。

    “熊子,你什么意思?”唐九下车之后冷声道。

    对方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灰色运动衣的年轻人,一头短发极为精神,脸盘子虽然不算白净,但也不算黑,耳朵上带着个钉,鼻子上穿着环儿,角眼一眯,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典型的坏蛋混混。

    “哎呦,我还以为九小姐的车被人偷了呢,原来您也在车上。”被唐九叫做熊子的人嘿嘿笑道:“九小姐,真不好意思,既然你在车上,那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唐九目光冷冷的落在熊子的头上:“是我二哥让你来的吧?熊子,你最好搞清楚以后唐家谁说了算。马上给我让开!”

    熊子并不为所动,微微一笑,对唐九道:“九小姐,的确是二哥让我来接你,但他嘱咐我了,只有九小姐您一个人没关系,绝对不能让其他人也跟着脏了唐家的地板。看样子车上不只是九小姐一个人,所以当小弟的也只能得罪您了。”

    徐云开门在车里走下来,看着拦路的十几个人一眼,淡淡道了一句:“好狗不挡路,唐九,你们家的狗**的也太差劲了吧?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若是我,全都拖出去宰了直接吃火锅。”

    见到徐云下车,熊子身后众人迅速的围了上来,显然是一副要将徐云生吞活剥了的架势,看上去丝毫都不友善。应该是得了什么命令。

    “小子,看在你是九小姐朋友的面子上,我给你一条活路,跪在地上爬过来叫我声熊爷,爷就免你受罪。”熊子的自信相当膨胀,根本无惧对方一人。

    唐九冷声道:“熊子,我劝你不要自找苦吃,马上给我滚!念在你这么多年对唐家苦劳的份儿上,今天不管是谁派你来的,我都既往不咎。”

    熊子嘿嘿一笑:“九小姐,实在不好意思了,今天这事儿我还真不能听您的,您若是给我们带回来一有实力的主子我们也放心,你就带回这么一怂货,你觉得以后唐家还有自己说话的份儿吗?”

    唐九俏脸一变:“你什么意思?熊子,你最好别忘了现在谁是唐家的掌门人!”

    “九小姐,我当然知道现在谁是唐家的老爷,但过了今天晚上就不一定了。”熊子说的平淡,似乎唐家的下人都已经看清楚了现状:“我劝你还是早点带老爷子找地方养老吧。”

    唐九的粉拳紧攥,满脸上写满了愤怒之色。

    徐云知道唐九让他来的目的,这种时候若不站出来,那自己来了又有什么用?

    “有这么说话的下人吗?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九小姐给你们脸了是吧?滚!”徐云跨步向前,把唐九挡在身后。

    “你算什么东西?”熊子不屑的撇了徐云一眼,对几个手下道:“把他给爷绑了!”

    熊子身后人迅速上前,但不等动手就被徐云大嘴巴子撩阴腿给放倒在地上!徐云这一动手直接就震惊了熊子一伙人,都被围住了还那么猖,看来能泡的上九小姐的人怎么也有两下子。

    徐云冷笑一声:“就你也配称爷?济北市应该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儿,滚。”

    熊子被徐云的气势镇了一下,但他毕竟也是刀里滚枪里爬的主儿,震惊之后显然恢复的很快,怒喝一声:“兄弟们操家伙!”

    马上,熊子身后十几人迅速摆开架势,绝对一副要把徐云给剁了的事态。

    一小弟在车内拿出一把五连发来复枪直接递给熊子,熊子也不含糊,拿过枪直接就跨前一步,二话不说将枪顶在了徐云的下巴上,怒骂一句:“操!敢跟爷狂的人还没出生呢!少在爷面前装犊子!信不信我一枪爆了你!”

    徐云低头看了眼这把黑市上也少见的五连发来复枪,淡淡一笑,单手抓住枪管对面前熊子道:“吓唬老子就专业一点,保险还没开,你就算顶我脑门上也没有用。”

    熊子脸色一惊,一般人这种时候哪还能有胆魄去看什么保险开没开,早就吓破了胆了,他拿这枪吓过不少人,基本上一掏出来对方腿就软了,谁还有功夫去琢磨什么保险。

    先不说别的,就徐云这份胆识就给了熊子足够的震惊,不管怎么说,九小姐看上的男人的确是有两下子……

    但是二少爷已经给他下了死命令,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九小姐拦住,坚决不能让她带着这个男人到唐家大会上露面。这事儿做好了他大大有赏,做不好就要让自己滚蛋。

    熊子心一横,大不了就放一枪,以唐家在济北的势力,就算他放一枪也不会有什么关系,脑子里想着,熊子就已经把枪收回来,咔嚓一下推开保险,再次将手来复枪顶在徐云下巴上!

    “信不信爷开枪打死你?”熊子脸色一沉,声音阴冷道。

    徐云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以后玩枪儿之前一定要检查一下,弹道都变形了,你这一扣下去,子弹会不会在后面蹦出来我可不敢保证。”

    熊子双眼的瞳孔突然瞬间放大,整个人下巴都掉了下来,他惊讶的看着那已经变形的枪管,上面五个指印非常明显,显然是对方刚才那一抓造成的!这是什么怪力呀!

    唐九心一阵欣慰,这就是她为什么非徐云不可的原因,只有徐云才能无视这些胁迫和威逼。

    熊子这下算是瘫了,他这辈子,这是第一次没真正动手就认栽了,原本唐逸飞是要他来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对方知道唐家水深不好趟,而没想到对方直接给他一个下马威。

    现在徐云在熊子眼里就是高不可测的高手,在高手面前他当然半个屁也不敢放,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ps:继续求鲜花里!都开学的开学,上班的上班了吧?咱徐云也要让济北市知道知道啥叫过江猛龙。哈哈,大家加油!!一周结束了,咱继续保住新书榜第一呗?最后几天了,嘎嘎,别不舍得给花哦!明儿又是周一!先预定下了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