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双唇微启,那朱红迷人的唇缝又极低的飘出几个字:“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啥?!徐云心里叫苦连天,我勒个擦,咱怎么说也是二十锒铛岁的热血青年,怎么能经得起你唐九这么折腾,论长相你唐九也配得上沉鱼落雁四个字,论气质那也绝对称得上闭月羞花,这莫名其妙没有任何剧本的就一屁股坐在哥身上,这根本就是鄙视咱不是男人!

    或许是唐九刚才那一下坐的太着急,所以不舒服,伴随着她轻微的动作调整,那富有弹性的小翘臀在徐云双腿之间又那么轻轻的扭动了几下。

    我去!这坐上来还不算完事儿?还要整点花样出来?徐云赶紧深呼一口气,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若是有了反应岂不是丢人丢大了?擦,唐九,你说让哥帮你没问题,但你要说明白还有超极限的项目啊,这就比如说好给一百块钱,然后哥去帮你洗澡,结果洗过澡你才说还要加一个全套服务。

    幸亏徐云也不是吃素的,怎么说咱也是一超级高手吧,多多少少还有些定力,一股气压丹田之后,徐云多少算是搞定了刚才一阵子的气血上头。

    丫的,若不是说这大庭广众的,徐云早就把唐九一把掀翻横刀立马入京东了。而现在徐云只能面不做声的深呼吸,深呼吸,继续深呼吸,让自己澎湃的小心肝彻彻底底的平静下来。

    唐正天看到女儿如此主动,还是很惊讶的,自从女儿二十岁生日party一过,有多少上门提亲的人连他都数不清楚了。

    这其当然不乏年轻一代的将才,顾氏机电家的独子,留学海外二十八岁荣归故里回家接下家族企业,一年内让顾氏机电的销售额度翻了两倍。

    蓝天集团的少东家年内建设两处新型现代化工厂,把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做的风生水起,在济北市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优异的小生。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都是要能力有能力,要长相有长相,要家庭有家庭的典型巨高富帅,这些年轻一代屁股后面都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孩勾心斗角的去明争暗夺,但人家唐九愣是一个也没看上。

    可老天爷就是会整人,这些巨高富帅们都对唐九是一见钟情,因为唐九的事情,那群一个圈子里的家伙们还争的厉害。有些往日还以哥们儿相称关系不错,现在也成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那种。

    这就是造化弄人,唐正天心微微一笑,想不到也终于有个男人能让他家姑娘如此主动献身了,真是女大不留咯,唐家最宝贝的一个千金也有被人征服的时候呐。

    “徐云。”唐九突然开口道,声音如同黄莺出谷一般,清脆清亮:“国叔和八叔他们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我们证明给他看好不好?”

    “好。”徐云名面上说的风轻云淡,心里却嘀咕道“好个毛线!”他连知道唐九想如何证明他都不知道,这可是还当着果果和仇妍的面儿呢,你丫若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万一果果回去告诉阮清霜,那他还混不混了?

    唐九丝毫没有犹豫,徐云话音刚落,唐九就直接贴过去,用那泛着唇彩光着的朱唇封住了徐云的嘴巴。

    徐云脑子嗡了一声,忍不住心吟道:丹唇翳皓齿,秀色若珪璋。

    那柔软的朱唇如同两片冰凉的果冻塞过来,徐云情不自禁就张口含住,这尼玛是人的本能反应好不好!徐云双眼一瞪,我擦,一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

    唐九开始心还提着一块石头,但真的在四片冰凉嘴唇触碰的一刻,她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这种浑身触电的感觉让她几乎无力承受,只是一瞬间,就在徐云含住她上唇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徐云的怀,娇弱无骨百媚升,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仇妍的目光瞬间就转移到了旁处,果果则是赶紧用双手捂住眼睛,却透过指缝看的清清楚楚,嘴巴里还一遍一遍念叨着什么少儿不宜,真不顾及她的感受之类的话语。

    这一吻下去,全场的人都惊呆了,知道唐九眼光高,看不上任何一个男人的不只是做父亲的唐正天,唐九的所有叔辈或者哥哥们都很清楚这一点。这也是唐毅为何会说让她证明一下的缘故,因为他就不相信唐九会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的亲密接触。

    可唐九的举动却十足的惊呆了唐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

    一开始只是为了说服力的唐九变得越来越享受这种温柔的感觉,她从没有想过接吻原来是如此温情的一件事情,之前唐九一直都觉得这就是一种男人占有欲的表现,没想到她也竟然爱上了这种被占有的感觉。

    徐云就更不用说了,最初他是无语无奈加没辙,现在他才不管那二十一的,死就死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天哥们儿还就非要风流那么一回,这么说这经历也值得他一直记着了吧?

    两人从开始的表演,到现在的进入忘我境界,完全是出于人的本能反应。一开始的蜻蜓点水到现在的法式湿吻,这东西还真是不用人教啊……

    这一吻愣是持续了一分多钟,直到唐九喘不动气了,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咳。”唐正天轻咳一声,也算是做父亲的给那么一点点的提醒,毕竟这是大庭广众,而且还当着他这个父亲的面儿,毕竟咱华夏人还没西方那么开放,尤其是唐正天他们那一代的人。

    徐云也迅速让自己神灵归位,这若是在深陷进去就麻烦了。

    唐九脸上的潮红久久不能平静,她目光虽然转移向了大厅众人,但却依然用那种不动嘴唇的腹语低声对徐云道:“你用什么东西戳我呢,好硬,快点拿开。”

    徐云愣了一下,哥这双手都抱着你呢,而且刚才只顾着享受温存了,谁有功夫使坏戳你啊。而且这大庭广众的,咱也不是那种没品的人嘛。

    唐九微微皱眉,再次扭动了一下身体,催促道:“快点拿开。”

    徐云只觉得一股电流直击头顶百汇,我勒个擦!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有了反应,这也忒丢人了吧?!唐九所谓的戳她,只是因为“徐小云”的没出息!

    “不是我戳你……是我‘兄弟’……”徐云极力压低声音,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你再乱动,我更控制不了它啊。”

    唐九瞬间明白了徐云的意思,整张脸嗖一下就像是红透了的苹果一般,她的下一个自然反应就是迅速起身离开,但徐云并没有放人,双手紧紧搂住唐九的腰,让她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身上。

    “我去……大姐,你现在要是起来,那就是存心出我的丑,我这裤子薄。”徐云面带微笑看着众人,双唇微动,口声音低到只能唐九一人听到:“先不说你们一大家子人都在,果果还偷看着呢,你怎么也要给我这个当爹的留点面子吧。”

    唐九深呼一口气,齿缝挤出两个字:“流氓。”

    徐云也极力调整自己充血的荷尔蒙:“我流氓?是你丫一屁股坐上来了,你坐的时候怎么没想想我的感受,哥可是二十锒铛岁的热血青年,能坐怀不乱的除了柳下惠那不是男人的家伙,就只剩下太监了……”

    “……”唐九无话再辩驳,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徐云身上,任凭那让人羞愧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身上:“那你快点让它消下去呀!”

    徐云彻底无语:“老子要是说了算,刚才就不会让它挺起来了!”

    这时候,唐毅带头鼓起了掌,脸上带着并不真心的笑容祝福道:“真没想到九妹离开济北市那么几天的功夫就找到了真爱,看来还是河东市人杰地灵出豪杰,那好,我们就看看九妹看重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本事。二伯,叔,八叔,爸,还有兄弟们,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好。”唐国鼻子发出重重的哼声。

    果果一恰腰,对众人道:“你们少看不起人,我爸爸可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哼,我爸爸是超人。”

    唐正天没给他人再开口的机会,抬手微压一下,淡淡道:“我的身体状况你们都很清楚,既然小九给我们带来了她相信的人,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要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试一下,还希望你们几个做叔叔的多帮帮小九他们两人。”

    “天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的。”唐震风起身道,这一步了,他也只能多说好话:“既然这样,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你也早点休息。”

    说话间唐华忠和唐万和也起身了,纷纷对唐正天道让他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唯一对此不满的便是唐国,没能分家是他的遗憾,因为唐家就他是两个孩子,还是两个儿子,若是分家,他能得到的是双份儿,也就是最大的,唐家分家对他是最有利的,但看今天这架势,恐怕他们爷仨的计划是彻底破灭了。

    唐国不得已也只能起身:“哥,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回了,有什么事儿以后再说。少峰,小毅,给唐伯再见。”

    【ps:今天又是小一万字了,兄弟们够给力,小仙也够给力,应该再有一两天,新书榜第一的位置便要结束了,所以小仙特别希望能把点击榜第的位置坐稳当咯~还多需要兄弟们支持,记得看完每章节都顺手点一下“顶”,不费功夫的事儿,小仙这点要求不大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