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震风被一个小辈耻笑,但他还是强压住了自己的怒火,这时候被唐逸飞留在唐家别墅门前的黑貂和胡狼也走了上前。

    “二少爷呢!”唐震风尽力控制住自己心的愤怒,今天这事都是儿子的不冷静惹出来的,他绝对饶不了他。

    黑貂低头道:“已经走了。”

    唐震风嘴角抽搐一下,咬牙怒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马上把他给我带回家里!我在家里等他!”

    “二叔,您别生气,路上慢走。”徐云火上浇油道:“你这要是一着急出点什么事儿,那就看不到我淹死的那一天了呀。”

    唐震风哼了一声:“那我就谢谢你了,你放心,我唐震风的命硬得很,咱们走着瞧,看看到底是谁先站不稳脚跟。年轻人,不要太自以为是,你是很优秀,但还没有优秀到让唐家人唯你独尊的地步!!”

    说完这番话,唐震风就开门坐进了自己那顶配系宝马内,怒踩油门扬长而去!

    徐云还不算完事儿,在后面挥挥手,愁眉苦脸的喊着:“二叔,慢点开呀,咱又不着急忙慌的去投胎,不至于这么拼命啊!”

    唐群几人一阵恶寒,这家伙可真够大胆的,居然这么无视唐震风在唐家的地位,就算唐震风开车远去不可能听到,那恐怕也没有人敢这么大声吆喝出来吧。

    徐云瞅了一眼唐群和唐万新这两个没什么靠山的家伙,笑容毫无恶意:“五哥,六哥,慢走哈,等有时间了妹夫请你们喝酒。”

    哎呀我去,唐群和唐万新两人瞬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整个唐家这一代的人,除了他们两个互相请对方喝过酒,那几个兄弟还真没人在什么场合邀过他俩,从来都是看不起他俩呀。

    “兄弟,有你这话,五哥挺你!”唐群当即就表明了立场,瞬间觉得这个外人倍儿高大。

    唐万新偷偷扯了唐群的胳膊一下,示意唐群小心隔墙有耳,还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就要站队到他这边,简直就是乱下注,到时候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你要是想拉拢势力那就找错人了。”唐万新直接道,“唐家任何事情我们都帮不上你,回见!”说完他就催促着唐群上车,两人一前一后,两辆豪车渐行渐远。

    还没走出别墅大门的唐龙听的清清楚楚,心对徐云还真是更不敢掉以轻心了,这家伙眼睛够毒的,知道什么样子的人这种时候拉拢最轻松,他能看得出来那两个家伙是唐家最没有地位的人,却也没看低他们,这就是徐云的过人之处,这种时候拉拢的是人心,能让那两人对他心存感激,虽然那两个家伙在唐家最没地位,但那也是唐家人,只要是唐家人,就有可能在任何关键的时候帮助到他。

    唐龙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慌张一些,着急忙慌的跑到徐云面前:“唐伯心脏又出问题了,你快点进去看看吧,我担心九妹她会难过。今天情况特殊,我就不多留了,我怕唐伯和九妹看到我也会生气,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误会,我先走了。”

    徐云眉头微皱:“龙哥慢走。”

    唐龙开上自己的大众辉腾便迅速离开,他应该算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那些所谓的唐家人,又没什么话语权根本就是来打酱油的,今天闹这一出,都怕祸及自己,早就都撤了。

    徐云看着那辆远去的大众辉腾,心道唐龙这个人的确有深度,就从他这车上便看得出来,十二缸的顶级辉腾,价值两百多万,但这长相怎么看都就是一大号的帕萨特,外形低调,内里却非常奢华舒适的多了。

    唐龙为何会买这款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款车的外型在众多兄弟里面是最低调的,比起那些路虎揽胜,保时捷卡宴,还有奥迪Q之类的SUV,再比起保时捷911,日产GTR,还有奥迪R8之类的小跑,辉腾的外形在这些车里简直就是一乞丐般的存在,没有人能一眼看得出来它也价值两百五十多万啊。

    唐龙这么做就是要让众多兄弟忽略自己的存在,可是他的享受也没有比其他人低啊,甚至说他这辆车的价格在唐家所有人的汽车也算得上是上等了。

    徐云刚才在门外送走唐国的时候就听到了唐龙的脚步声,但他却迟迟没有上前,而是等到所有人走掉,他才装作特别着急的样子跑过来,告诉自己唐正天心脏病犯了。

    显然,若是唐正天真的犯了心脏疾病,他装出来的慌张那可真够恶心人的,但若唐正天没他说的那么危险,也只能说明这人没打算让徐云省心。

    不管怎么样,徐云还是先进去再说。

    徐云一进门,果果就冲了过来,对徐云把刚才房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得知唐正天并无大碍,徐云也就放下心来。

    唐九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轻松:“他们都走了吗?”

    “都走了。”徐云微微一笑:“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唐老爷子的病能不能让我看一下?”

    没等唐九开口,雪姨就先开口了:“看病是医生的事情,闲杂人等还是不要乱看的好!”

    唐九一怔,听上去,雪姨这口气对徐云非常不善,这让她多少都有些难看,一方面是唐家的老功臣,连父亲都对她尊重分的雪姨,一方面是她好不容易在河东市请求来帮自己的徐云,她不帮哪一边都显得难堪。

    好在徐云并不在意,微微一笑了之。

    唐正天看到徐云能如此看淡别人的误解,对他的欣赏就更是多了几分,忍不住暗点头称赞。

    “雪姨,徐云是好意。”唐九帮徐云解释道。

    果果可不乐意了:“哼,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不识好人心,平时谁想请我爸爸看病,那可是八抬大轿都请不到的,今天他主动说要帮你们,你们居然还这个态度。”

    我戳!徐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呛着,果果说的这也太夸张了,简直把自己比喻成了华佗扁鹊神马一类神医了,这要是自己真没那本事给人看,到时候还不被雪姨笑掉大牙。

    雪姨并没有因为果果是小孩子而怎样,她依然表情平静,淡淡对唐九道:“九儿,雪姨知道你从小就有自己的注意,雪姨也一直都相信你的眼光,你看上的人那肯定是不会错的,定然是人龙凤。”

    唐九松了一口气:“是呀雪姨,所以徐云是很优秀的。”

    “呃……”徐云也不明白了,这雪姨是在变相夸奖自己呢?还是,这个雪姨还真是……怎么说呢。

    果果听了这话也开心了,频频道:“这话还说的有些道理,哼,我看上的爸爸能差劲吗?若不是人龙凤,我冯果果也看不上呀。嘿嘿,小九姐姐,咱们俩不愧是好姐妹,连看人都看的一样准。”

    唐九频频点头。

    仇妍无语,这么高的帽子,她可真怕徐云戴上去承受不起。

    “但是。”雪姨这俩字直接让唐九和果果脸上的得意神情僵住了,她继续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九儿,你爸爸的身体状况你是最清楚的,这个时候任何人你都不能掉以轻心,雪姨相信你,可这个时候也请你准许雪姨怀疑一次你看的人。我不会轻易让任何外人有接触你爸爸的机会。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辈子就真对不起唐家了。”

    唐九脸上泛起愁云:“雪姨,您快别这么说,我知道你是为唐家好,是为九儿和爸爸好,我理解,真的理解。”

    毕竟唐九是唐家人,她理解是正常,可果果和仇妍如何理解?徐云如何理解?

    “若是这个时候有歹人想要趁虚而入怎么办?九儿你还年轻,社会险恶,有些时候,防人之心不可无。”雪姨这句话还真是有点过分了,至少连唐正天都觉得过了一些。

    徐云面儿上虽然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多多少少都有那一丝不爽,自己好心好意的来,到这里却被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那么一回,他当然也会不舒服。

    果果可不乐意了,当即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小九姐姐,虽然咱们俩是好姐妹,但你家阿姨说话也太难听了!搞了半天我和我爸大老远跑到济北市来帮你,竟然成了想要趁虚而入霸占你唐家家产的歹人,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了!免的在这里还有人要给连我们脸色看。”

    “果果,你快别添乱了。”唐九当然着急呀,她还真怕徐云一生气真走了,反正她是这个脾气,倘若她现在是徐云,雪姨这么说自己,自己百分之百翻脸。

    果果小脸蛋气的通红:“我有添乱吗?小九姐姐,我说的可是真的!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绝不准许我爸爸那么被人欺负被人说!”

    徐云对这小家伙还真是爱的不得了呀,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站出来帮他这个干爹说话。

    “雪姨,你看你把他们说的,你……唉,我……”唐九都快着急死了,她从小都没对雪姨发过火,所以这时候也说不出话来,只能都揽到自己身上:“果果,徐云,这事儿怪我行吗?我给你们道歉还不行吗?”

    【ps:今儿晚上继续有加更,鲜花收藏贵宾神马的,有啥要啥咯~有闲着KB的给投投,没闲着KB的帮着吆喝吆喝~嘎嘎~只要是支持《妖孽兵王》的,都是小仙的兄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