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道歉不道歉的事儿!”果果气呼呼道:“小九姐姐,这事儿和你无关,我能忍下这口气,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老爸受这个窝囊。”

    唐正天突然仰头大笑道:“哈哈哈,这是谁家的小女娃,可真是有灵气呀,徐云我可不相信这是你的姑娘,你是在哪里淘来这么一个宝贝?”

    “唐老爷子,谢谢夸奖,我家姑娘的确灵性的很。”徐云微微一笑:“她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您也别在意,毕竟是孩子,承受能力还是差一点。”

    果果一听不乐意了:“老爸,这是原则问题,可不是什么承受能力的问题。”

    “对,对,对!这是原则问题,是我们唐家待客无理了,呵呵呵,徐云,这件事情我郑重对你表示歉意。”唐正天道:“我相信我女儿看上的人肯定不会是那种说大话的人,既然你那么说,我相信你对医学有很精妙的了解吧?”

    徐云微微笑道:“精妙说不上,略知一二。”

    唐正天一拍桌子:“好!果然是博学多才,年轻有为!今天你就给我这老东西看看,看看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哈哈哈,也能让九儿提前给我准备后事啊,呵呵呵!”

    “爸!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唐九差点就急的翻脸,这架势,若是唐正天再多说一句不吉利的话,她马上就不认人了。

    唐正天只是呵呵干笑,看到女儿为自己如此着急,他真觉得不枉此生了。

    “不行,只要我在,我就绝对不能让外人胡来。”雪姨再次冷冰冰否决:“你是唐家一家之主,怎么能让人随便就给你看病呢,我只相信医生!不相信任何人!”

    果果瞬间对雪姨充满了讨厌:“你这人怎么那么不通情达理呢?连唐老爷子都说可以让我爸爸给他看病了,你凭什么说不相信?我爸爸还没看呢,你怎么知道他就不行了?这个家是你说了算还是唐老爷子说了算?你这大妈怎么那么老古董呢,医生也不一定比我老爸厉害!”

    “雪姐,我相信小徐,就让他试试吧。”唐正天淡淡笑道。

    唐九也开口道:“是呀雪姨,徐云对我们唐家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可以保证,真的,他和我在一起绝对不是看上我们唐家的任何东西,徐云,你快跟雪姨解释解释呀。”

    “没什么好解释的,唐老爷子说相信我,我就给他看,别人恐怕没资格阻拦我。”徐云微微一笑:“雪姨,得罪了,不是我不听您的话,而是我跟唐老爷子更投缘。”

    雪姨脸色瞬间变得难堪:“你们不听我的会后悔的,九儿……你从小到大都很听雪姨的话,今天竟然也……”

    “雪姨,你可千万别那么想!”唐九被雪姨说的,觉得心里特别别扭难受。

    “唐老爷子,那咱们就到你房间去看吧?”徐云没有在理会雪姨的阻挠,他可不会像果果小孩子一样,真的跟一老人计较,看在唐九对雪姨如此尊重的份儿上,想必雪姨在唐家也是劳苦功高。

    唐正天微微一笑便起身。

    雪姨见阻止不了,长叹一口气,满面愁容,就好像徐云一旦跟唐正天接触,他们整个唐家就会被外人给抢走了似的。

    唐正天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带着徐云去了自己的房间。他真好奇唐九给他带回来的这个全才,是不是真的那么样样精通。

    唐九只能安慰道:“雪姨,你放心徐云对这方面真的是略懂一二,他是不会乱来的。”

    可即便唐九这么说,雪姨皱起的眉心也依然是愁眉不展,起身道:“九儿,你想吃什么?饿了吧,雪姨给你煲药膳粥好不好?看你这段时间在外面肯定也没吃好,气色都不好了,雪姨心疼。”

    果果是越听越觉得不顺耳:“小九姐姐在我们家吃的药膳粥肯定比你做的好吃,气色怎么不好了?说的好像我们没照顾好九儿姐姐似的,哼。”

    雪姨淡淡一笑便去了厨房,唐九哭笑不得的把果果抱起来:“好了,姐姐先给果果准备房间好不好,我们准备好房间就吃饭,果果一会儿可以尝尝,雪姨做的药膳和你爸爸做的药膳那可是不相上下的哦。”

    果果听说可以休息了,一会儿还有好吃的,也就不再生气,马上开开心心的跟着唐九兴奋起来,仇妍什么也没说,默默跟在唐九身后。不得不说,唐家别墅非常大,楼是唐正天独有,而二楼便全部都是唐九的天下,所以果果在这一层想住在哪就住在哪儿。

    徐云跟唐正天来到他的一间书房之后,唐正天按照徐云的吩咐把上衣脱掉坐好,然后手腕伸给徐云。看到唐正天五十多岁还能保持这种身材,徐云多少都有几分钦佩,这可不是一般人到年还能做到的,八块腹肌居然还清晰可见。

    徐云一只手在脉搏试探,另一只手成双指点在唐正天胸口,有时候心脏的问题会影响调动频率和脉搏不一,若是这种情况基本就无药可救了,所以徐云必须先确认一下,不过庆幸的是唐正天还没到那种不可救药的地步。

    不过,这脉象之也有些怪异,这种脉象绝对不会是心脏病的缘故,这显然是有外力的作用,使得唐正天心脏供血不足,才会引发他时常心脏不好的问题。

    “唐老爷子,你能说说你的感受吗?”徐云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心脏问题的,具体反应又是什么样子的。”

    “大约是在一个月之前,没有任何征兆的一次心脏疾病突发,我去医院做过检查,说是心肌梗塞,至于病因我就不知道了,平日里我还是比较注意身体的,呵呵,没想到这个年纪就得了心脏上的问题。”唐正天虽然说的淡然,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徐云摇了摇头:“唐老爷子,我不知道是什么医生给你检查的,但我想说,根据你的脉象来看,这绝对不是心脏问题,绝不是你自身身体的问题。”

    “哦?”唐正天皱了皱眉头:“不是我自身的问题,徐云,你的意思是?”

    “唐老爷子,这话我还真不敢乱说。”徐云的脸上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这话我若说了,别说是您,恐怕连唐九都会跟我翻脸了。”

    唐正天似乎意识到什么:“那我就更要让唐九也来听一下了。”

    徐云没有回避唐正天的目光:“您确定?”

    “确定。”唐正天道:“你去把她叫来吧,这毕竟是唐家的事情,我想她有必要知道的更加详细一些,如果说我这心脏的问题不是我自身原因,而是由他人引发,那她就更有必要知道真相。”

    徐云语气钦佩道:“唐老爷子,您就这么相信我?”

    唐正天淡淡一笑:“自从你进入这家门第一步,我就相信你,因为你是我女儿带回来的人,如果我真的看错了,呵呵呵,那就当我这几十年白活了吧。”

    徐云闻言起身:“我现在就把唐九叫来。”

    徐云离开唐正天的书房来到二楼,唐九已经给果果和仇妍安排好了房间,果果选的这个房间那绝对没得说,这卧室还不五十多个平米,好巨大的不说,而且房间内各种毛绒玩具堆得满满的。

    “唐九,跟我来一下。”徐云道,“有些话还是有必要当着你的面说。”

    唐九一怔,脸上瞬间变得惨白:“我爸的病是不是很严重?”

    “不是。”徐云不希望她担心:“不仅不是,而且我有信心帮他治好,不过,在这之前,有些话我要说一下,而你爸希望你也听一下。”

    “真的能治好?那,你说呀,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真的!不用问我的意见!”唐九心情激动。

    徐云无语:“你以为我找你是要东西来了?”

    唐九脸上一红,徐云若是那种人的话,恐怕早就狮子大开口了:“走,我跟你去。”

    “我也要去!”果果事儿妈道:“我作为你的好姐妹,是不是也有必要听一下?”

    “好好好,你也去。”唐九说完拉起果果小手,转头对仇妍道:“仇妍,你也一起吧,既然来了,那我们就都是一家人。”

    仇妍摇摇头:“我不去了,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呃,那好吧,那你休息,吃饭的时候我喊你。”唐九也没在强求。

    果果叹息摇了摇头,唉,看来仇妍姐姐刚才是受刺激了,若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觉得累呢?肯定是看到徐云跟唐九亲吻,心里怪怪的吧。

    徐云看了眼仇妍,知道她是心里有事儿,但他可不知道这事儿是因为自己,仇妍既然喜欢一个人,那就不如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

    人离开房间,直奔楼唐正天所在的书房,果果对这个别墅很满意的样子,似乎想起了自己以前住的地方,和这里的感觉还是蛮像的哦。

    唐正天在书房穿好了衣服,见到唐九还把果果带来了,忍不住笑了笑,对她道:“看来你和你这个小妹妹很有缘分啊,呵呵呵。”

    【ps:这几天更新还算给力吧,都一万上下呢,蹲的腰酸背疼腿抽筋儿,有会推拿的兄弟不,给按按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