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你就别卖关子了,我爸的病情到底怎么样”唐九现在一心就只是担心父亲的病情:“你快说吧,我都快急死了,需要如何治疗你给个话呀。”

    徐云深呼一口气,终于开口:“唐老爷子的病根本不是自身问题引发的,而是有人长期暗给唐老爷子服用一些对心脏不好的药物,有一类药物短时间内或者少量服用是对心脏有好处的,但长时间的服用或者过量,就会引起心脏的问题。”

    唐正天刚才就已经意识到是这么一个问题,所以才会让唐九过来听着。

    唐九闻言眉头就皱了起来:“徐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有人暗长期给我爸吃毒药?难道我傻吗?我会眼睁睁看着有二心的人给我爸下毒?”

    “你能否把唐老爷子的医药箱拿过来。”徐云道:“我证明给你看。”

    唐九马上按照徐云的吩咐把家里所有的药箱都给徐云找了出来,徐云也不含糊,全部打开,药物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精通药理的徐云非常明白这一点,药,用对了能救人的同时,用神了也一样能害人。

    很快徐云拿出一瓶奎尼丁片:“这是用于治疗心律失常的重要药物,但当血液浓度超过每豪升六微克时,就会出现室性阵发性心动过速,甚至心室颤动,也可诱发冠状动脉栓塞、脑风,造成突然意识丧失、四肢抽动乃至呼吸停止。”

    唐九瞪大眼睛,她自己都没想到徐云对药物药理的研究有那么深厚。

    唐正天较有兴致的看着徐云,这个年轻人的表现真是越来越优秀了,怪不得小九会如此痴迷,虽然唐正天隐约觉得两人关系并非恋人之间的那种,但是却可以肯定自己的女儿动心了。

    “洋地黄、地高辛用于治疗心力衰竭,但若过量使用,可诱发心律失常,房室传导阻滞,或充血性心力衰竭。若不及时处理,可因心室纤颤而死亡。”徐云一边翻一边道:“氨茶碱应用过量可导致窦性心动过速,呼吸窘迫者会引起心室颤动。利多卡若用量过大会致血压下降,甚至心跳骤停……”

    徐云说的这些唐九也听不懂,她也不想再听:“就算你说的这些不好,但我爸爸肯定没有乱吃。”

    唐正天点点头:“徐云,九儿说的没错,这些药我都没有乱吃过,即便是有需要,也是在医生的嘱咐下服用的,绝对不会错。”

    “唐老爷子……得了,我还是叫您唐叔吧,叫老爷子显得您都老了。”徐云微微一笑继续道:“唐叔,我想说的是,这些药物若是没有心病的人长期服用,也会导致心肌功能混乱。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爸没病的时候吃什么药呀。”唐九皱眉道:“徐云,你到底想说什么?”

    唐正天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不太好看,他极力的让自己不要乱想,多想,但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我想说的是,有人在唐叔饭菜之常年加入这些会令人心肌功能混乱的药物,才导致了唐叔现在的状态。”徐云说的非常认真,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连果果小孩子都听得出来徐云这意思,当即捂住小嘴巴,惊讶的看着唐正天和唐九。

    唐九当时就怒了,一把猛推徐云,斥道:“徐云!你什么意思?我爸爸在家吃的饭菜可都是雪姨亲手准备,绝对不会有其他人触碰到!刚才雪姨怀疑你只不过是为了我和我爸考虑,你不至于因为那么点事儿就往雪姨头上乱扣盆子吧?”

    “九儿!对客人礼貌一些!”唐正天道了一声。

    徐云被唐九推嚷一下也并不在意,微微一笑:“唐叔在外面的饭局儿也不少,外面也不是不可能有人动手脚,我可没说雪姨。”

    “可大部分时间都是雪姨在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唐九依然很愤怒:“徐云,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

    果果忍不住站出来帮徐云开口:“小九姐姐,我爸也是一片好心,你就别怪他了,他一向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是因为刚才那个阿姨怀疑他就说人家坏话!我爸不是那种人,你应该知道的。”

    徐云哭笑不得的看着果果,这小家伙比自己还“护犊子”呢。

    “徐云,对不起。”唐九在平静下心情之后也意识到徐云不会是那种胡说八道的人,“我刚才的确是有些太激动了,你就当我没说过刚才那些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徐云摆手笑了笑:“我知道你们相信雪姨,我这也只不过是一种推断。一会儿雪姨做好了饭,我只需要尝一尝便能知道。”

    唐九的眉头深深皱起:“爸爸,我们这么怀疑雪姨,我总觉得……”

    “不是怀疑,这是在帮你雪姨洗脱。”唐正天微微一笑:“我也不相信雪姨会这么做,不过,既然徐云这么说了,我们也要相信他说的。”

    徐云微微一笑:“我也不希望这件事情跟雪姨有关系。”

    就在这时候,雪姨给了他们几人吃饭的通知,唐正天笑呵呵的站起来:“走吧,不管怎么样,也请徐云尝尝雪姨的手艺,她做的药膳是很不错的。”

    “怎么样徐云,我爸也说了吧,雪姨的手艺真的很好哦,不比你差。”唐九也抛去了刚才的阴霾,竟然不自觉的一把挎住了徐云的胳膊。

    唐正天表情惊诧:“徐云还会做饭?”

    “药膳馆大厨可不是盖得。”唐九得意的介绍道。

    果果呼了一声就往外跑去:“我去喊仇妍姐姐!你们先下去吧。”

    几人就座之后,雪姨便把几道拿手的药膳都端了上来,徐云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唐叔,那我就不客气了,一路上都没吃东西,我还真是有点饿了。”

    唐正天微微一笑,他知道徐云是什么意思,笑了笑:“来,你是客人,请慢用。”

    “得勒,呵呵,那我就先尝尝咯。”徐云说完就直接拿起筷子夹菜往嘴里塞。

    因为果果非常怀疑这个老阿姨会在菜里下毒,所以提前去找仇妍把刚才的事情说了,肚子都咕咕叫的果果也只能勉强装出笑容说自己不饿。

    徐云吃过之后忍不住夸赞道:“雪姨好手艺!”

    雪姨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即便徐云这么说,她也没有任何笑意,声音冷淡道:“这小女娃是不是怕我在菜里下毒?肚子都咕咕叫了,还不肯吃一口,你们还真是太小心了。”

    “没没没,我可没这么说,我就是不想吃。”果果是真不愿意招惹雪姨,心里嘀咕一声“倚老卖老”也就不再做声。

    徐云在这几道菜没有吃出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他示意没问题,唐九心里的那块大石头也就瞬间松了下来。

    雪姨表情冷淡,她似乎看出了徐云在做什么,一顿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雪姨又在厨房里端出一小碗虫草无花果煲放在唐正天面前:“趁热喝吧。”

    “雪姨,那我们的呢?”徐云当即开口道。

    “这个是单独准备的,不好意思,没有你们的。”雪姨也不含糊。

    唐正天看着面前的虫草无花果煲,心里想起徐云的话,难道说自己每顿饭后都要喝的汤煲就是罪魁祸首?

    徐云笑嘻嘻的在唐正天面前把那碗煲端到自己面前:“不好意思啊唐叔,我这人馋,也没什么出息,既然我是客人,您就让给我喝吧?”

    唐正天微微一笑,他知道徐云的意思。

    “不行!这不是给你做的!”雪姨怒斥一声,表情都变了。

    唐九心里原本放下的那颗石头再次悬了起来,雪姨那么大的反应,难道心里真的有鬼?虫草无花果煲是她父亲每次饭后都要的烫煲,这也是最有可能被放入那些有损心肌功能药物的。

    徐云根本没有理会雪姨的话,直接端起那碗汤就喝。

    果果看的心惊肉跳,因为那雪姨的反应那么大,果果怎么都觉得那就是一碗毒药,谁喝掉谁就挂了。

    徐云一口气直接喝了个干干净净,把碗往桌子上放下,摸了摸嘴巴,对雪姨赞道:“雪姨,你这煲汤的水平实在太高了,很熟悉各种食材和药物之间的抵抗性,能用食材原本的味道遮掩药物的味道,这手法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雪姨冷冷的看着徐云,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谢谢。”

    唐九被徐云模棱两可的话说的整个人都如惊弓之鸟,她真怕徐云说出雪姨真的在虫草无花果煲放了导致父亲心肌功能损坏的药物……

    唐正天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等待徐云的答案,他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这件事情跟雪姨有关系,那就是老天爷要亡他。

    当然,唯一希望徐云直接揭穿雪姨的便是果果,这样她就能光明正大的指着雪姨的鼻子说她是老巫婆老妖怪了!就不用再看着她的脸色行事了,因为果果觉得这个雪姨会是她在唐家别墅里过的不开心的唯一因素。

    【ps:困啊困,求支持~兄弟们给打点鸡血呗?让咱提提神儿】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