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徐云最终的答案让果果失望了,他没有在那药膳尝出半分不对劲儿的地方,虽然徐云依然坚持自己最初的判断,但是这事儿却跟雪姨绝对没有半分关系也应该是可以确定的事儿了。

    唐九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我就说这事儿不可能和雪姨有关系嘛,雪姨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徐云点头道:“我们希望的不正是这样的吗,但我也绝不怀疑我自己的判断,唐叔的身体问题必然是这个原因,按理唐叔请的医生绝对不是一般医生吧?大大小小也起码是个专家,专家不会犯如此低下的错误,连病因都搞不清楚是不可能的,我想见见那个医生,我担心有人从操作。”

    徐云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可唐正天点点头,现在他可以怀疑任何人,并非因为他真的就那么一心的相信徐云,而是他自己也一直觉得事情有所蹊跷,现在让徐云点出来,他就更觉得不对劲儿了。

    “可是,医者父母心,应该不会乱说话吧?”唐九道。

    “医者父母心是没错,但有钱能使鬼推磨,任何事情都存在变数。”徐云微微一笑:“我依然希望这件事情会跟医生没有关系,可是必须调查一下才能证明。”

    唐正天把医生地址告诉了徐云,唐九拿出钥匙起身道:“我陪你一起去。”

    “我也去!”果果积极道。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徐云抬手示意道:“去的人多了反而不利于说话,我自己一个人好办事儿,你们就别跟着添乱了,果果,你老老实实的跟着仇妍,别乱跑,如果想要出去玩儿,就让唐九带着你们,知道了吗?”

    果果点点头:“知道了!”出去玩儿当然比出去办正事儿的吸引力更大。

    “你自己可以?”唐九道。

    “不相信我?”徐云微微一笑。

    唐九莞尔一笑,整个人放轻松下来:“当然不是,那你自己去,我给你拿吧车钥匙。”

    “开你的就成。”徐云道。

    “我一会儿还要带果果和仇妍去逛逛我们济北市最有名的夜市呢,我还是给你找辆车吧。”唐九说完就上楼去了。

    大家大户的当然不可能就一辆车,但唐九扔给徐云的车钥匙还是把徐云给惊着了,我勒个去,又不是出什么远门,不至于整这么一辆福特E50这种大家伙吧?

    “我随便拿了一把,我带你去车库。”唐九说完就带着徐云走出别墅,出门之后在右侧一门内径直走到地下。

    这别墅造价还真不小,直接就有个私人的地下车库,而且规模还不算小,徐云只是随便瞟了一眼,一地库的车够普通人家吃十几辈子了。

    徐云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大家伙,一摆手径直上车,发动起来之后便把唐正天告诉他的地址输入到行车导航,然后便跟唐九打了个招呼直奔目的地,没多远路,也就是十几公里的事儿。

    唐九看着徐云远去,心里蒙上一层阴影,如果徐云的判断是正确的,那到底是什么人要害她父亲呢?现在最想得到唐家大权的便是二叔唐震风及其子唐逸飞,尤其是以今天的唐逸飞的态度来看,他是最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但随后唐震风的态度又让她觉得并不像是……

    唐正天看着徐云开车离开唐家大院,便把唐九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之,说要单独跟她谈一谈。

    唐九便让果果先等一下自己,等一会儿结束,马上就带果果去逛济北市全省都闻名的大型夜市,那里各种好吃好玩的都有,听的果果都着急了。

    来到唐正天的书房之后,唐九撒娇的道:“爸,找我什么事儿呀?”

    “九儿,你和徐云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没有其他人了,你应该跟爸爸直说了吧?”唐正天笑容满面道。

    唐九微微一怔,一口道:“我不都说了吗,他是我男朋友吗?你以前不总是催我什么时候找个男朋友吗,我这把人给你带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看上去你挺欣赏他嘛,怎么样老爸,你觉得喜欢不喜欢,你若是不喜欢,明天我就把他踹了,咱再换一个!”

    唐正天微微一笑:“九儿,你跟爸爸还不说实话?”

    “没有呀……”唐九说完就编不下去了:“好了好了好了,他是我朋友,我是请他来帮忙的。”

    “只是朋友?”唐正天眉头皱了一下。

    “是呀,爸,你放心,他这个人很靠谱的。你就算不相信他,也应该相信你女儿的眼光吧?”唐九道:“我看上的人是不会错的。”

    唐正天笑了笑:“就因为不会错,爸爸才担心啊,九儿,你跟爸爸说,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唐九脸上一红:“哪有!”

    “哈哈哈哈,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这个当父亲的省心呀?好了好了,去玩儿吧,带着你那个小姐妹,呵呵,记得一定要吃济北最有名的臭豆腐!”唐正天笑的很开心,这么多日来,他第一次如此轻松,因为他的女儿找到了能够依赖的一个人,他这个当父亲的可就放心了,现在他即便真的突然心脏问题离开,他也能瞑目了。

    唐九满脸羞红的迅速走出书房,马上喊着果果和仇妍一同出去:“果果,走啦,姐姐带你去吃济北名吃臭豆腐!”

    “哎呀,人家最喜欢吃了!”果果兴奋不已,马上拉着仇妍就往外跑。仇妍当然什么都依着果果,只要她开心,她就什么都好。

    人出门上车,唐九迅速开车直奔济北市大夜市,虽然她是豪门家的孩子,但是对这个夜市也是情有独钟的。很多人都喜欢这里,并非所有的富二代都是那种非要八百八十八买一包纸巾才开心的。有很多像唐九一样的有钱人家孩子,也喜欢在这里淘一些宝贝。

    ……

    与此同时,徐云一路向西,在唐九他们到达夜市的时候,他也到了济北市的一处高尚小区内,按照唐正风给的地址,他很快找到了五十八号楼1901的房门。

    “叮咚——!”

    徐云按响了门铃,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谁啊!?那么晚了什么事儿,不知道别人都睡了吗?!”

    看样子这医生真是挺大牌的,估计是把自己当作大晚上来送礼的了。

    徐云在门外高声道:“不好意思,打扰安医生休息了,我是唐家人。”

    房门安静了一下,马上徐云就听到那声音变得客气起来,踏着拖鞋急促的跑到门口,一边迅速打开门,一边道:“哎呦!我还以为又是推销保险的呢,真不好意思!”说着说着,开门的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怔,看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道:“你谁呀?”

    “反正不是查水表的。”徐云说完直接就跨进房间内。

    “哎哎哎,你谁啊?你是唐家人?我怎么没见过你?”显然,这个四十多岁左右的男人便是安医生了。

    徐云微微一笑:“我是今天才到的唐家,你不认识我也是应该的,呵呵,难道你不请我坐下喝杯茶?”

    “朋友,私闯民宅是犯罪你知道吗?这要是在美国,我已经可以对你开枪了!”安医生气愤道。

    “安医生,你可别吓唬我,这是华夏,不是美国,你若有枪就是私藏枪支罪,呵呵。”徐云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往沙发上一坐,拿起茶几上果盘内洗好的苹果就吃了起来。

    一个衣衫还没整理好的年轻少妇在卧室走了出来,一脸不耐烦道:“谁呀?”

    徐云抬头一瞅,哎哟,这架势是连内衣都没穿,少妇看上去也就不到十,而这安医生怎么说也要四十二了吧?这老牛吃嫩草玩儿的挺花俏呢。

    徐云嘿嘿一笑,对那少妇道:“反正不是小什么的就对了。”

    那少妇一听徐云出言不逊,当即勃然大怒:“这是什么人,你快报警呀!赶紧让警察把他抓走!你怎么什么人也敢往家里带!就不怕是你老婆找的人来找我麻烦吗!”

    “哟,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来泼硫酸的!”徐云说着还装作起身吓唬她一下。

    那少妇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就跪下了。

    徐云捧腹笑道:“就这么点胆量,也敢学人家做小?呵呵,你这可不行。”

    安医生实在忍无可忍,怒斥一声:“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谁对谁不客气还不一定吧?”徐云收起笑容,冷下表情,怒瞪向安医生:“孙子,你犯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清楚吧?”

    安医生被徐云那冷冽的目光瞪得浑身一颤,但仍然嘴硬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徐云不跟他废话,甭管他是出于什么样子的原因,他欺骗唐正天病因的事情是事实,徐云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上去,硬是把安医生抽的原地转了个圈,一脑袋碰到墙上才停了下来。

    这一巴掌手够重的,安医生的脸上瞬间就浮肿了起来,就像是吃了一口大馒头没有咽下去似的。

    【ps:今天我琢磨着歇一歇,少写点,不更了,实在太想放松一晚了……但现在依然是要写下这段话,还要继续承诺今儿晚上也加更一章……呼,操翻自己懒惰思想之后,小仙伟大的告诉自己,坚持,再坚持一下,有一堆人等着你更新呢。唉,休息是啥,放松是啥?这俩月了,还真不记得休息和睡懒觉是什么感觉了。不过,心烦意乱的时候写东西真的很累……甚至四个小时做的脖子要断掉都写不出东西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