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巴掌过去,安医生就软了,典型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见到徐云那么楞那么狠,他双腿哆嗦道:“大哥,我真不知道我什么事儿得罪您了,大哥,您给个明白话儿呗?我,我我一定改!”

    “行呀你,真够识时务的,刚才还让我滚蛋,现在就认亲戚了?谁是你大哥?”徐云不屑道:“少他娘给老子废话,老子不是你哥,没功夫跟你浪费时间,我问什么你就说是,别说是半句假话,你敢有半个假字,试试老子敢不敢阉了你。”

    安医生再次浑身一颤:“是是是,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绝对不敢说半个假字!”

    徐云不屑的瞪了他一眼:“还古人云?跟我显摆你有化吧?老子问你,唐正天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安医生被徐云的话问的整个后背都冒出一层淡淡的冷汗,他嘴唇哆嗦了几下之后,终于开口道:“可……可能是唐先生过渡操劳引起的吧……”

    “过渡操劳?是吗?”徐云摸了摸下巴,一脸疑惑的问。

    安医生急忙点头:“是的呀,是的呀!您想,这唐家上上下下那么大,唐先生过渡操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治好唐先生的病的!”

    “哦,原来如此,那你是心脏科的专家?”徐云继续道。

    “对的对的,是的呀,我就是我们济北市心脏科的权威!”安医生说起来相当骄傲自豪,这一点他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在济北市,心脏病方面的事情他说的话那绝对就是一言九鼎。

    安医生才骄傲的说完这句话,徐云已经大脚丫子就踹了上去!哐——!这一脚踹的那叫个狠,硬是把安医生踹出去五米,直接后腰撞在餐桌上才扑一下跪趴在地上停下。

    跟这狗庸医住在一起的小吓得是尖叫起来,扶着门口就蹲在了地上,双腿根本就瘫软无力的没办法支撑自己那晃着硕大肉球的身体。

    安医生趴在地上缓了好一阵子才算是能开口说话:“大哥,我们好好说话,您别再动手了成吧?我,我这身体实在是承受不住了。”

    “我就没打算过要动手,都是你逼我的。”徐云微微一笑:“你刚才给我保证了你不说半个假字对吧?那就说明你就是一庸医,你说我打庸医是不是应该的?”

    安医生叫苦连天:“我真是专家权威,您不相信可以到医院去问啊!”

    徐云死死盯住安医生:“你真是专家权威?那你怎么看不出来唐正天的病是另有隐情?呵呵,连我这个赤脚医生都看得出来,你这个专家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所以我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是谁让你不说实话的,说出来这个人,我就放过你。”

    安医生脸上瞬间犹如死灰一般,他惊恐的盯着徐云,嘴里哆哆嗦嗦说出几个字来:“我说什么慌了?什么另有隐情,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

    “孙子,今天是我来质问你的,你还敢反问了?”徐云无语,不来点狠的,估计这家伙是不会说了,说话间,徐云已经一把将安医生拽到那大理石桌面的茶几旁边跪着。

    安医生就像一条死狗一般被拖着,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他面如死灰,一脸惊恐,不知道面对他的这人下一步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徐云深呼一口气:“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跟老子实话实说了。”

    安医生脸色越来越沉,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突然发展成这个无法控制的样子:“我真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大哥,您别着急,有事儿咱们好好说……好好说……”

    心有鬼的人,说话总是会断断续续结结巴巴,因为他脑子里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呢,这一点徐云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安医生绝非是什么善男信女,能对患者说假话的医生,在徐云的字典里那就是死刑的份儿。

    “我是想好好说,但是你没有诚意啊。”徐云说着拿起桌子上一个纳福娜石制的烟灰缸,嘿嘿一笑,但笑容转眼便消逝,他迅速出手,闪电一般将安医生的手拉到茶几上,二话不说就扬起手那石制的烟灰缸,照准了安医生的手背就砸了上去!

    “嗷——!!”安医生还没回过神儿来,手背上就传来一阵剧烈的撕痛,那绝对是骨头被敲断的感觉,他是做医生的,他很清楚那种刺痛代表了什么!

    徐云这一下砸下去似乎还不过瘾,紧跟着又是一下重重砸了下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道:“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吧?”

    安医生眼瞅着自己的左手被那烟灰缸一下就砸的变形,心里那种剧痛加扭曲更是无法用语言表现,他几乎是用撕心裂肺的声音求饶:“放过我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面对说出来是死路一条的安医生,还是被面前凶神恶煞的徐云给彻底镇住了,他不知道自己若是不说,这人会不会真的把自己给杀了。但那支已经被敲残废的手却足以证明,面前这年轻人绝对是凶神恶煞级的存在。

    “说,我听着。说得好马上去医院给你看手,说不好,那抱歉,那支手你也甭要了。”徐云双眼笑眯眯道:“我可不是在说笑,机会只有一次,安医生,你可千万要把握住了,我既然来了,那就是心有数,不然也不会知道唐正天心肌问题是药物所致。你最好想清楚再开口。”

    安医生额头上的汗珠都渗出来了,与其说是疼得,倒不如说是害怕的,看来这钱还真是不能乱收,尤其是唐家人的钱,有命收下不一定有命花啊。

    终于,在徐云的逼问下,安医生额头一边渗着冷汗,一边握着受伤的左手哆哆嗦嗦说出个字:“唐逸飞……”

    徐云皱起眉头:“唐逸飞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他说,不要把唐先生的病因告诉他,告诉他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如果我不照做,他不会放过我的。”安医生一边颤抖一边道:“不是我想这么做,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徐云哼了一声:“唐逸飞给了你多少钱,你连这点医德都不要了?”

    安医生嘴角抽搐:“是……是他威胁我,我也是没办法,我不是为了钱,我……我就是为了命,你一定相信我,我真的是被逼无奈才说谎的啊!”

    徐云把烟灰缸往地上一丟:“好,我给你一次机会,以后在做这种事情之前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配不配当这个专家,懂吗?再戴着专家的帽子胡说八道,下次就不是断只手那么简单的事儿了。”

    “是是是,大哥教训的是!”安医生心惊胆颤的样子让人看上去都觉得可笑。

    徐云冷笑一声起身离开,他迅速离开了这个高尚住宅小区,只不过徐云没那么容易相信人,虽然这个安医生是在自己人身受到伤害的情况下说出了唐逸飞的名字,但徐云还是觉得他说的太快了一点。

    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能确定这件事情是有人操控,还是先回去跟唐正天说一下的好。但徐云刚上车,唐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徐云接起来,听到的却是果果的声音。

    “老爸,你办完正事儿了没?我们可是在步行街夜市等你呢,你要不要来,如果要来的话,那我就把你的那份臭豆腐也买好。”果果笑嘻嘻道,看样子是玩儿的非常开心。

    徐云闻言急忙道:“那必须去,但臭豆腐就不用给我买了,那东西趁热吃才好吃!我到了再买也不迟,哈哈,好闺女乖乖等着我,把电话给唐九,我问问她这路怎么走。”

    “好嘞!”果果直接把电话递给唐九:“我爸问你路。”

    唐九接起电话就把地址告诉了徐云,然后催促他快一点,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坏了心情,她并没有问徐云到底在安医生那里得到了什么消息。

    徐云挂了电话直奔济北市那条闻名全省的步行街夜市,好久都没吃过那些街边小吃了,想一想还真是有些怀念,徐云忍不住加快了车速,晚上雪姨做的那几道菜也太精细了,他根本就没吃饱。

    没用半小时徐云就赶到了现场,夜市人山人海的徐云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了果果他们人,唐九依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带着他们去买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四个人一路吃过来,果果那小肚子都吃到鼓起圆圆的才放弃继续品尝。

    唐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一直没有开口问徐云结果,就是因为觉得如果她知道结果之后,或许今天晚上最后的一点好心情也会烟消云散,至于徐云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结果,等到回家跟爸爸一起听也不迟。

    徐云也看明白了唐九的心思,所以也直接闭口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放开了肚子狂吃,反正有唐九付账,不吃白不吃啊,还真别说,济北的名吃就是多,各种各样,吃到连徐云这么大胃王的人最后都连连摆手彻底服气了……

    【ps:欣慰的成绩让小仙无以为报,只能用更新来回报支持我的兄弟们了。小仙谢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