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1章 两种可能

 热门推荐:
    在济北市超大的步行街夜市回到唐家已经是晚上接近十一点了,果果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刚进唐家门果果就打了个哈欠赖在了徐云怀里不肯睁眼。

    徐云只能轻轻把她抱回到床上去睡觉,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仇妍去做了,他进院的时候就看到楼书房还亮着灯,便直接跟唐九一起去了唐正天的书房。

    “爸,还没睡吧?”唐九一边轻敲门,一边道。

    “进。”唐正天的声音在房内传出,两人进门,看到唐正天把眼镜取下,把一本厚实的经济学类的书籍放回到书架,淡淡对两人道:“那小家伙玩的开心吗?”

    唐九微微一笑:“非常开心。”

    唐正天满脸笑意,对徐云道:“坐吧。”

    徐云在旁侧的沙发上坐下,开门见山:“我去找安医生问了,他的确是知道你的病因,但是有人威胁他,不让他说,让他告诉你是因为你自身的原因。”

    唐正天的表情很坦然,他似乎早已猜到了答案似的,微微一笑道:“是吗。”

    “谁!”唐九可就没那么面善了,她近乎是要把满嘴牙齿都快咬碎了,眼目露寒光:“混蛋……居然想得出这么卑鄙的手段来!”

    徐云顿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他说是唐逸飞。”

    唐正天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微微点头,略有所思的样子。

    “我现在就去找他!”唐九只觉得心口窝一团火迅速爆炸,她现在就想当面质问一下唐逸飞那个混蛋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做!

    “等等。”徐云一把拉住唐九:“你听我把话说完。”

    唐九怨气逼迫的自己双臂微颤:“还有什么好说的,安医生都这么说了,我已经有证据让他知道唐家是有规矩的!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是要被打断腿脚逐出家门的!”

    “所以我才让你等等。”徐云继续道:“唐逸飞必然知道唐家家法有多严厉,以他的心思,你觉得他会给安医生出卖他的机会吗?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威胁到安医生打死也不敢说出口的地步,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相信他。我想,唐逸飞连黑貂和胡狼都能收买,自然有实力威胁安医生,可安医生为何还要告诉我呢?他就不怕唐逸飞知道之后杀了他吗?”

    徐云一番话让唐九冷静了下来,唐九睁大眼睛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唐正天心对徐云的分析赞口不绝,这一点他也想到了,那么快就问出来的答案真假性的确有待于考虑,徐云那么年轻,没有被安医生的话扰乱自己清晰的思路,的确是不简单。

    “我只不过吓唬他要废他一只手,他就已经怕到要死,这比起唐逸飞会要他的命来说,跟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徐云继续分析道:“我们分两种可能来讲,第一有可能安医生实在是胆小如鼠,根本经不住任何恐吓,可以被人轻松击破心理防线,没考虑到说出唐逸飞的后果便告诉了我。”

    唐九点点头:“有这种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很容易确定,只要明天早上在济北市再也见不到安医生的身影,那就说明他回过神来知道唐逸飞会要了他的命,连夜逃之夭夭了。”徐云道:“若是明天在济北市还能看到安医生,那就是第二种可能。”

    “什么?”唐九道。

    徐云斩钉截铁道:“第二种可能便是此事根本和唐逸飞无关,安医生会说出这个名字,也是之前就被主谋人安排好的。”

    唐九心里一惊,这事儿若不是唐逸飞做的,那做这件事儿的人到底隐藏的有多深呀!比起唐逸飞名面上的表达出来,这种结果恐怕更可怕。

    “我到宁愿相信是逸飞做的。”唐正天微微一笑,他对着书桌苦笑一声:“那样我还能痛快点。”

    徐云直言道:“是或者不是,明天就能知道。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唐叔,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这时候雪姨端了一份冰糖燕窝走到了书房内:“小唐,快把这个吃了早点休息,你的身体状况都这样了,以后还是不要熬夜的好。”

    “嘿嘿,雪姨,我刚才出去一圈也饿了。”徐云说话间已经把那份燕窝端起来,毫不客气的就往自己嘴里倒!

    唐九一皱眉头:“喂!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出息呀,想吃的话下面还有!”

    “唔……唔……我……我饿了,等不及了。”徐云一边吃一边道,其实他这肚子早已经快要撑爆了!

    雪姨一脸阴沉,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开,重新去给唐正天盛燕窝。

    徐云咋咋嘴道:“唐叔,雪姨的手艺真不错,呵呵。”

    唐正天明白徐云的意思,他可不是那种真的没出息的年轻人,徐云缜密的心思让唐正天都不得不佩服,任何时候都能保持警惕小心翼翼,这可是非常难得的优点。唐九找来这么一个帮手,看来唐家是真的有救了。

    唐九把徐云在书房拉出来还埋怨着呢:“你看你这点出息,你让我爸怎么想你?你在夜市的时候不是说已经吃饱了吗,刚才还跟饿死鬼似的。”

    “我消化快呗。”徐云耸耸肩膀:“我的房间安排了没有?”

    “你住在我房间。”唐九毫不犹豫道。

    徐云倒抽一口凉气:“这么早就要以身相许了?呃,就算是人情债用肉偿,也不用那么着急吧,你们家的事儿还没办完呢,再说了,那么大一酒店你都送了,也不用肉偿了吧?”

    唐九狠狠瞪了徐云一眼:“你想的到挺美呀?想什么呢?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当自己是画家了?我让你睡我房间是为了不让人起疑。”

    徐云恍然大悟,哎呦,这一点他怎么就没想到呢:“看来怀疑雪姨的不只有我自己啊。”

    “和雪姨什么关系?”唐九道:“我怀疑雪姨什么了?”

    “呃?那你让我和你一个房间,不就是怕雪姨知道了我和你并非情侣关系告诉别人吗?”徐云无辜道,难道两人想差了?

    唐九摇摇头:“我当然相信雪姨不会乱说,我只是担心明天一早就会有人来证实,万一他们发现你还单独住了房间,肯定会拿这一点来说事儿,我只不过是不想给他们找麻烦的借口而已,就这么简单。”

    “那我答应你就是了。”徐云道:“只不过,我的目的是为了在雪姨这里就开始隐瞒口风,我也不希望任何环节失误在最亲近的人身上。”

    “你就放一百个心,雪姨绝非你想的那样。”唐九自信道。

    不过这话说完,她自己都犯嘀咕了,那父亲的身体内怎么会摄入那些过量的药物呢?难道真的有人能在外面对父亲的饭菜做手脚?这样恐怕是非常难操作的一件事吧。

    想来想去,唐九也就不再责怪徐云怀疑雪姨的事情,毕竟让任何一个人来看,雪姨的嫌疑都是最大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毕竟徐云不清楚雪姨在唐家这么多年到底有多么大的贡献,他会怀疑雪姨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如果她站在徐云的立场上,也会这么想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唐九的房间,而雪姨则是端着一份全新的燕窝走向了唐正天的房间……

    唐九的房间堪称超豪华,硕大的房间内,一张粉色的圆床,独立的卫生间足有普通人家客厅那么大,按摩浴缸神马的都弱爆了,唐九直接就是一巨型贵妃缸,估计躺两个人都不成问题的那种。

    “哟,那么大的地儿,要不要一起洗?”徐云调侃道。

    唐九白了他一眼:“好啊,你先进去,我一会儿就来。”

    “真要给我搓背?”徐云顿时泪牛满面,觉得唐九的形象瞬间就贤惠了一百多倍。

    唐九冷笑一声:“当然可以呀,我会一个非常有效的搓背方式,滚烫一百度热水浇在你身上,我只需要轻轻几下,绝对让你干干净净。”

    “是挺干净的,你这是给鸡褪毛呢吧?”徐云听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哥知道用不起你,得了,哥自己洗,您歇着吧,一会儿帮忙找身睡衣就成,对了,有干净的男士内裤没有?给我找一条?”

    唐九恨不得拿刀子剁了他:“你还有完没完?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阉了你!我一个女孩子家去哪给你找男士内裤!混蛋去死吧!”

    ……

    同样的深夜,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内,阮清霜和秦婉儿百无聊赖的在套房内看着电视,一直到睁不开眼睛。

    “清霜姐,我怎么觉得今天那么清静呢,那父女俩不在这里,总觉得少点什么似的。”秦婉儿道:“在的时候吧,还又觉得烦……哎,我这是什么心态啊?”

    阮清霜又何尝不是整个心里都空洞洞的,她那种失落感可是要比秦婉儿强很多:“好了,别多想了,去睡觉吧,他们又不是不回来,就是在济北呆几天而已。”

    “清霜姐,你就不怕徐云去给人当了上门女婿不回来了?”秦婉儿说完之后便吐了吐舌头。

    “那就祝福他啊。”阮清霜一脸轻松道……

    【ps:家里乱套了,连吃个正常饭都成问题了,呼……跪求各种鲜花收藏以及点击和顶一下~有票的给个票,没票的给个花儿,这周儿的点击前五要保住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