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能跟美女唐九同居而眠的徐云,从小到大都居高临下、事事顺风顺水的唐家二少爷唐逸飞,今天却栽了个大跟头,唐逸飞一时半会还有些无法接受。

    济北市名流会所内的包厢已经开了瓶价值不菲的拉菲红酒,唐逸飞仍然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他现在只能是借酒消愁。

    “二少爷,既然鬼面修罗还没来,那……那不如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你父亲还等着呢。”胡狼已经是第十几次说这句话了,但都没能说得动唐逸飞。

    唐逸飞啪一声把酒杯拍在桌子上:“我已经跟修罗约好了,他不可能失约!”

    “二少爷,那种一流高手做事儿我们可猜不透。”黑貂也道:“他若是一晚上都不来,那你也等一晚?”

    “看不起我是吧?觉得我没面儿是吧!”唐逸飞有些怒了,鬼面修罗的失约让他一肚子的怨气,他无处发泄,只能全部砸在黑貂的身上:“他答应我会来就一定会来!你们以为他耍我呢?告诉你们,小爷钱都付了!他一定会来!我等一夜又怎么样!这里要酒有酒,要女人有女人!去,给我叫两个女人过来陪我喝酒!”

    黑貂被骂的一脸无奈,若不是为了有幸让鬼面修罗指点一二,他才不会留在这里任凭唐逸飞呼来唤去,要知道这十年来在唐家,就连唐正天都没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过话!

    胡狼眉头深皱:“可是你父亲给我们的命令是把你带回去。”

    “你们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胡狼,黑貂,我告诉你们两个人,唐正天会有生病的一天,那唐震风也会有那么一天!我告诉你们,我早就看唐震风不顺眼了,也就是因为他是我老子,若不然我早就跟他翻脸了!”唐逸飞拍桌子瞪眼的怒斥着:“我叫他一声爸,那是因为他在唐家能给我撑着!只要这次能在唐正天手里得到了大权,那我还认他那个老子有什么用?哼,你们最好搞清楚,我才是你们的主子,不是他唐震风!”

    黑貂和胡狼彻底无语,这人已经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认了,那就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他们两人再劝说恐怕也没什么意义,黑貂直接转身出去,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带着两个穿着又骚气又性感的女孩走了进来。

    “来!陪小爷喝酒!”唐逸飞一边招呼,一边又吩咐胡狼:“去去去,拿酒!拿酒!把我存的好酒全部都拿出来!”

    两个女孩马上依偎到了唐逸飞的怀,一口一个帅哥的叫着,对这种土豪,她们当然要没脸没皮,只有这样才能拿到更多的消费。唐逸飞也不客气,上下其手,狠狠蹂躏在两个女孩挺拔的双峰之上。这种女人在他眼里跟玩具没什么区别,只要给点钱就能随便玩儿,连买回家都不配!

    胡狼叹了一口气,便跟黑貂一起走出房间,心纵然有一百个无奈,也说不出来,唐家若是真的到了这种人的手里,恐怕距离完蛋也就真的不远了。

    就在胡狼关门转身的一瞬间,他和黑貂便感到了一阵寒气逼进,迅速扭头之后才发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人已经站在了他两人身旁。

    男人脸上的红色胎记占据了大半张脸,猛一看过去如同地狱来使一般让人心生畏惧。一身寒气也是让人不愿意靠近,太阳穴高鼓的青筋让他显得恐怖万分,健硕的身形更是让人感慨不已。

    胡狼心惊呼,嘴唇颤抖道:“鬼……鬼面修罗……”

    “……”黑貂喉结耸动,咽下一口唾沫,愣是半个字也没吭出声来,这鬼面修罗还真的是来了。

    然而鬼面修罗并没有理会他两人,径直推门走了进去。鬼面修罗的名字在地下世界没有人不知道,他刚刚名响地下世界的时候,因为出手残悍被人誉为修罗,后来又有人因为他的长相,在这二字前面加上了鬼面两字。从此以后,鬼面修罗就更是震惊地下世界。

    鬼面修罗跟胡狼和黑貂算是一个时代出现的人,但鬼面修罗的名声却比他二人响亮不止一百倍吧。如果有鬼面修罗十年前的本事也不会被五毒散人追的满世界藏匿。

    看着鬼面修罗进入房间,胡狼和黑貂也不再去拿酒,马上守护在房间门口两侧,虽然这家会所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来,但他两人还是很谨慎。

    唐逸飞见有人推门而入,还以为是胡狼他们又回来了,当即怒斥一声:“让你们去拿酒!怎么又回来了?”

    鬼面修罗没说话,只是稳步走到唐逸飞面前。

    两个坐在唐逸飞一左一右的女孩抬头一看,顿时惊的尖叫起来,毕竟这房间内灯光昏暗,如此恐怖的一张脸突然出现在谁面前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

    “叫什么叫!”唐逸飞怒喝道,然后抬头怒瞪:“你看你把我的妞儿给吓……”突然唐逸飞的声音嘎然而止,紧跟着声音就低了下来,酒劲儿也似乎是清醒了不少:“修……修罗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鬼面修罗用眼神示意了唐逸飞一下,唐逸飞马上对身边两个女孩道:“滚!滚蛋!不喊你们不准进来!,快点滚!”

    看来这鬼面修罗还真是不爱女色的一个主儿,唐逸飞现在是有求于人,自然什么事情都要为鬼面修罗考虑:“修罗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我这都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不过几个小时而已,我也没说你非要等,你不耐烦的话当然可以先走。”鬼面修罗淡淡道:“而且,我现在来到也应该没有晚了你的事情吧?”

    唐逸飞急忙道:“没有没有,当然没有!修罗哥让我等,我就等,别说几个小时,就是几十个小时我也等的!”

    “你无非就是要告诉我,你要干掉一个人,不需要一而再再而的强调吧?”鬼面修罗道:“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一件事情跟我说很多次的人。”

    唐逸飞心里虽然骂着,但表面上却完全看不出半分不耐烦:“这不也是因为突发事件吗,我没想到这次来济北市帮唐九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又多了一个女的!”

    鬼面修罗冷道一声:“上次你给我看过那个男人的照片,我既说他是无名之辈,那他身边的人也一样是无名之辈,这种人多一个又怎么样?多两个又怎么样?”

    “那女的可看上去不简单呀。”唐逸飞道:“她一招就能逼退黑貂和胡狼两人,而且她手里的那把剑似乎还挺厉害的,叫什么……叫……”唐逸飞实在想不起来,便对门口喊道:“你们两个进来!”

    黑貂胡狼闻言马上走进房间。

    “那个剑叫什么来着?”唐逸飞急问道。

    胡狼皱眉道:“龙渊,软剑龙渊。”

    鬼面修罗脸色一变,惊起道:“什么?你确定是龙渊软剑?那个女子用的是龙渊软剑!?”

    “我们很确定。”黑貂也道:“而且以及她出手那一刺,我们便知道她的实力定然在我们二人之上。”

    鬼面修罗显然没有刚才如此淡定了,他开口道:“如果你们两人没有看错的话,那剑主人的实力不仅仅是在你二人之上,而且还高出你们很多。哼,唐家的小姐果然有能力,出手就把大名鼎鼎的暴力狐尊请来帮忙,我还真是很期待……”

    暴力狐尊这个名字黑貂和胡狼确实也有那么一点耳闻,但是由于后来仇妍归于冯千岁麾下,所以这两人也并没有太大印象,毕竟这两人跟了唐正天之后,就几乎不再参与那些纷争。

    “那女的还大有来头?!”唐逸飞有些不敢相信。

    鬼面修罗点点头,后来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吧……”

    如果是暴力狐尊,现在杭州的事情就被搞的焦头烂额了,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帮唐九?而且听他们的意思,这个拿软剑的人是那个男人的帮手,暴力狐尊怎么可能会屈居于他人之下?

    “我想你们两人可能是看错了吧?”鬼面修罗直言道。

    黑貂和胡狼脸色一变,这家伙还真是瞧不起人,龙渊软剑这世界上就只有一把,十年前他们还是几岁孩子,这把剑的主人就带着剑闻名天下了。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龙渊软剑呢。

    看到鬼面修罗如此看不起他们,两人也不再多言语什么,毕竟高手之间,实力就代表了一切,他们两个加起来恐怕也挡不住人家鬼面修罗十招,所以也就只能默不作声。

    唐逸飞按耐不住:“修罗哥,我不管她是什么狐尊不狐尊,现在只能你帮我了,你必须帮我把唐九身边的这两个人给除了!不然的话我还是拿不到唐家,修罗哥,我说话算话,只要我拿到唐家,我就跟你五五对分家产!我保证!”

    黑貂和胡狼闻言倒抽一口寒气,怪不得唐逸飞能请得到这种高手,原来他开出的酬劳如此恐怖!这也就怪不得连鬼面修罗这种高手都会动心了,这个筹码,即便鬼面修罗不答应,唐逸飞一样可以找到会答应他的人。这就是所谓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ps:晚上的加更暂时不确定,思路短路……小仙很清楚自己不是大神,请不起假,咱也没请假的念头,今天两更六千多字只能说声对不起,还是看情况吧,能加的出来更新,一定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