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丰厚酬劳摆在面前,鬼面修罗自然是面露一丝隐蔽的笑容:“暴力狐尊又怎样……哼,他们想要在你手里把唐家抢走,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

    唐逸飞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轻松多了,只要有鬼面修罗这一员大将,他还真不相信唐九请来的那一男一女能把自己怎么样!

    “太好了……嘿嘿嘿……只要拿下唐九请回来的人,唐正天的病情一恶化,那唐家还是会落到我的手里!”唐逸飞目露寒光,而就在他洋洋得意展望未来的时候,房间门口居然又出现了一个人。

    唐龙站在房间门口,脸上阴晴不定。

    唐逸飞原本挂起笑容的脸突然冷了下来:“龙哥,你不是已经另站立场了吗?哼,怎么又想起我这个兄弟来了?不是要誓死守着唐伯吗?呵呵,你去吧,我没有你一样能得到我想得到的!”

    鬼面修罗冷冷的看了眼唐龙,对唐逸飞道:“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就先不牵扯了。”说完他便转身准备离去,完全没有多停留一分钟的意思。

    “黑貂,胡狼,帮我送修罗哥,我在这里跟龙哥谈点事情。”唐逸飞道,然后目光重新落在唐龙的身上,他倒要看看这个平日里自己的走狗要如何跟自己解释下午发生的事情。

    唐龙在鬼面修罗和黑貂、胡狼两人离开之后,便坐在了唐逸飞的旁边,拿过酒瓶到了一杯酒端起来道:“二弟,未来唐家的掌门人,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你别责怪龙哥,龙哥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下午那样完全都是为了你。”

    唐逸飞原本绷着的脸松了一下,他突然挥手就是一拳砸在唐龙的眼角上!随即愤怒质疑道:“为了我?好啊,那你就说说你是怎么样为了我?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龙哥,你应该心里很清楚。”

    “是啊,兄弟们之间也就只有你能看得起我。”唐龙没有躲开,也没有因为这一拳而还手,他只是微微一笑,心冷道:就因为你的“看得起”,兄弟们才都把我当作你唐逸飞身边的一条狗,而不是他们的大哥!

    唐逸飞哼了一声,搓了搓拳头,看了眼唐龙浮肿的眼角:“你说,我洗耳恭听。”

    “最开始安医生说唐伯的病情没救了,可现在不一样,唐伯的病情有所好转了。”唐龙淡淡道:“即便你能震慑的住九妹,但唐伯身体好了的话,我们一样只能俯首称臣,而唐伯完全可以在这段时间让我们滚出唐家!”

    唐逸飞的脸色大变,他震惊的看着唐龙道:“什么意思?唐伯的病有所好转是什么意思?!之前你不还说唐伯只能活个几天而已了吗!”

    唐龙无奈的摇摇头:“我也是在家会的时候临时知道的啊,逸飞,这事儿我们只能停一下了,你听哥的劝,回头给唐伯好好认个错,哪怕说自己抽风了也成,今天二叔替你说了不少话,你可千万别让他白白用心。”

    唐逸飞脸色阴冷:“他帮我说话是应该的,谁让他是我老子……该死的安医生,他算他妈哪门子的专家!诊断的结果居然也能有变动!”

    “不信的话你明天可以亲自找他去问问。”唐龙放下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二,话我就说到这里,我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都说了,哥对你没二心,你应该很明白。不说了,我先回去了。”

    唐逸飞不再做声,任凭唐龙独自离开,他直接抓起酒瓶对着口就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这件事情他必须要亲自问清楚,他现在谁也不敢相信了。

    唐龙走出房间,脸色沉了下来,心冷笑一声,跟我玩儿,你还嫩了点。

    黑貂和胡狼也送走鬼面修罗走了回来,见到唐龙,叫了一声“大少爷”。

    唐龙微笑点头,淡淡道:“你们两个今天还是不要管他了,他喝的也不少了,就直接安排他在这里休息吧。就他这个状态,回去也肯定会被二叔骂,倒不如让他在这里清醒清醒。”

    “可是……”胡狼眉头深皱。

    “没什么可是。”唐龙道:“我弟弟我还不了解?你们说不动他,倒不如让他自己清静一会!”

    “大少爷,我们懂了。”黑貂点头道:“我们会在这里一直守着二少爷,绝对不会让他出事儿,请您放心。”

    唐龙一脸微笑道:“辛苦了。”

    黑貂和胡狼两人心真心感慨若是唐逸飞有唐龙半分修养,他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为难,只可惜唐家永远都不可能到唐龙手,他一个人没什么靠山,怎么跟其他人斗?

    唐龙走出这家会所之后便迅速钻入自己车内,进入车内,唐龙的脸上寒光四起,他就是要看看明天唐逸飞如何解释的清楚……

    ……

    唐九的卧室,徐云和她两人是四目相对,盯着唯一的一张床看了好一阵子。

    “今天我可没喝酒,你别想再跟我一张床睡觉。”唐九表情严肃,毕竟现在这个天气睡觉穿的还是比较少。

    徐云对此自然是非常鄙视:“不会吧你?直径两米五的床,你就算躺个人也没问题吧?你不会是要自己一个人睡吧?”

    “原则问题和床的大小没有直接关系!你是假扮我男朋友,又不是我的真男朋友,再说了,就算是我真男朋友,我不让他上床他也不能上床!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开放,除了跟我领证的老公,其他男人我都必须远离。”唐九说的一板一眼。

    徐云无语,那谁那天晚上脱光衣服给自己玩儿致命诱惑,还真是把自己拉上贼船就不管饭了呀:“行,你有原则,那你的原则里面有没有一定要照顾好客人?谁家也没有让客人睡地板的事儿吧,这也是作为主人家的原则,床我睡了,你愿意在哪讲究就在哪讲究吧,我看你这地毯也挺厚实的,应该挺舒服。”

    “你……”唐九彻底无语:“你还有没有点怜香惜玉的心?我是女生,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说出这话来?而且我现在也是你名义上的女朋友吧,你能这么对我?”

    “得了,我也不跟你争了,你说什么都有理……”徐云摆摆手:“你给我亲嘴的时候怎么没说你保守,怎么没说你除了你未来准老公,什么男人都远离?”

    唐九瞪了徐云一眼:“这是我家,我说了算!”

    徐云也不再跟唐九争辩了:“那我睡地板也要给我个被子吧?”

    看到徐云可怜兮兮的样子,唐九也忍不住心软了:“算了算了,你睡床吧,那个沙发我睡的开,怎么说你也是客人,怎么也不能让你委屈了。”

    “成,有你这句人话我也就不憋屈了,不就是睡地板吗,泥窝里哥都睡过。”徐云嘿嘿一笑:“你堂堂一唐家九小姐,睡沙发算怎么回事儿。”

    就在两人从争夺到相让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唐九说了声:“进。”

    雪姨便开门而入,把一杯热牛奶递给唐九:“九儿,你睡眠不好,趁热喝了吧。”

    “谢谢雪姨。”唐九微微一笑:“雪姨,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

    “嗯。”雪姨离开房间的时候还看了徐云一眼,那目光怎么也算不上是友善。

    徐云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唐九,你刚才没有锁门吗?”

    “锁了啊,但雪姨有所有房间的钥匙。”唐九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雪姨又不是外人,她从小就看我长大。”

    徐云眉头皱起:“她可以随意出入你爸爸的房间吗?”

    “当然啊。”唐九道:“徐云,我再跟你强调一遍,雪姨绝对不是坏人,你就不要怀疑她了。”

    “唐九,我也再跟你强调一遍,我不是对雪姨有偏见,如果我是你,我也绝对不会怀疑一个对唐家忠心耿耿四十年的人。”徐云强调道:“但我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问题,既然你带我来到唐家帮你,那我就要负起责任,你信任的人我也希望信任,但我必须抱着谨慎第一的态度来看待问题。”

    唐九见徐云表情认真,也就不再言语,她的确应该完全相信徐云,因为徐云是她看并且请来帮助她的人。

    “晚上我看我也别睡地板了,你也别睡沙发了,咱们还是一个床睡。”徐云道:“我可不是为了占你便宜,只是不知道你这房间还能有人随意进出……”

    唐九还能说什么,那就按照徐云的意思去做吧,不管怎么说,徐云都是没有恶意的:“嗯,那都听你的。”

    “你放心,如果明天能确定唐逸飞跟安医生之间的关系,那就能帮雪姨洗脱嫌疑。”徐云微微一笑:“到时候我一定会跟她道歉的。就这一晚上,忍一忍吧。”

    唐九没有说话,她不是忍不忍的问题,而是今天她可不是那天喝了酒的唐九,若跟徐云躺在一张床上,恐怕她这一夜就别想安心睡觉了,毕竟是躺着一大男人啊!让她怎么才能适应啊。

    “得了,我是要睡了,你也早点睡觉吧,明天一天我们可闲不住。”徐云说完便把外衣脱掉躺在床上:“我可就不见外了,晚安。”

    唐九把牛奶喝掉,在床边坐了有足足十分钟才下定决心把外衣脱掉,再次跟徐云同床共枕。

    徐云当然没睡着,他心里狠狠骂了一句自己真不是男人,居然一而再、再而的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呀……擦,这样一来,哥岂不是比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更要名留历史?哥这可是卧床不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