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上徐云睡的还算舒服,身心疲惫过后休息起来也睡得特别沉稳,尤其是身边还躺了一个暖被窝的,这就更让徐云睡的安稳了。唐九在纠结了许久之后也终于睡去,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

    次日清晨不过六点半,众人就被雪姨给喊了起来,美名其曰,过了点之后吃早餐就没有之前吸收的更全面,对于这一点,不只是徐云表示没有科学依据,果果也表示强烈的不满意,放个假容易吗,这也不让人睡个懒觉了!

    唐九他们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貌似唐家六点半吃早餐是一种规定似的。

    幸好早餐足够丰盛,让果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原谅起那么早这件事情。仇妍看到徐云和唐九在一个房间出来,显然神情上有些不自然,她不明白只是假装一下,为何还要睡在一起?

    果果虽然对此也表示不满,但念在唐九给她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上,把老爸借给她睡一下也就睡一下吧,反正这事儿回去她不说,仇妍是不可能说的,到时候妈妈又不知道,肯定没事儿。

    “徐云,昨天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人去调查了,今天你们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也可以让唐九带你们去逛一逛。”唐正天道:“济北市虽然不是什么旅游城市,但拿的出门的景点还是有几处的。”

    徐云一边吃饭一边点点头:“那感情好,原本这事儿我也要让唐叔你找人做,毕竟济北市我不熟悉,安医生的行踪路线我就更不清楚了。”

    唐九白了徐云一眼:“这事儿你放心别人去做?”

    “那当然了。”徐云微微一笑:“唐叔肯定明白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这事儿只用陌生人就能解决,连我都不知道唐叔找了什么人去跟踪调查,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也就不会存在被收买的可能。”

    唐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她还真是感慨幸亏找来了徐云,若不然的话,这事儿她还真做不来,若没点城府没点心计,在这场家族之争,恐怕她只有当炮灰的份儿了。

    早饭之后唐九带着徐云一众人逛了几处济北市标志性景区,接到唐正天的电话之后,四人才收起心来赶回家去,果果虽然意犹未尽,但也知道什么是正事儿,并没有胡闹。

    当徐云几人到家之后,唐正天马上给出了一个答案。

    唐逸飞去医院跟安医生有过接触,离开医院的时候也相当愤怒,负责盯着安医生的人也表示安医生整个人一上午都心神不宁的。

    对此唐正天并没有给出徐云明确的说法,虽然这件事情看上去就是唐逸飞所为,但唐正天却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儿似的,那种感觉若有若无,很难表达的上来。

    “爸,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唐九沉不住气了:“安医生说谎的事情已经确定了,现在二哥又跟他有接触,显然这件事情就是二哥一手操控的,我现在就把所有人都喊来,当面揭穿他的阴谋!”

    徐云微微一笑:“你又激动了,这件事情我到不觉得是唐逸飞做的。”

    徐云这句话把唐九给说懵了,唐正天也较有兴致的开始听徐云的分析。徐云确定了隔墙没耳之后,才开口道:“以安医生的胆量,他出卖了唐逸飞,就算昨天晚上不逃走,今天也肯定逃走了,根本不可能继续去上班,还有面对唐逸飞的勇气,这一点就很蹊跷了。再一点,唐逸飞怎么会傻到光明正大的就跟和他有合谋的安医生见面呢?那么轻易就被人发现秘密,这可和做得出这么缜密策划的人完全不是一个心智,如果是我,我和安医生见面就绝对不会那么大张旗鼓。”

    唐正天闻言频频点头,唐九更是听的一脸震惊。

    “若是唐逸飞会傻到直接去医院找安医生,那他凭什么能相出这一招暗渡陈仓的计谋给唐叔暗下药?”徐云道:“如果他真的有水平策划这么一场阴谋,那今天唐叔安排的人根本不可能发现他跟安医生见面的行踪。”

    唐九惊诧道:“你早就猜到了?”

    “我还真没猜到,但是我相信,如果今天唐叔告诉我安排出去的人一无所获,我会对唐逸飞更加怀疑。”徐云皱眉道:“但是唐叔说查到了唐逸飞和安医生见面,我想,我应该完全排除唐逸飞是主谋人的可能了。”

    完全排除?唐九还真是佩服徐云的胆量:“那万一这是他故意这么做的呢?”

    “那他的城府就太深了,我只能说不是他对手,彻底认输。”徐云耸了耸肩膀:“可是,你觉得一个城府如此深厚的家伙,会在快速路安排几个手下,掏枪就想把我逼回去吗?这显然不是一个真正有心智考虑问题又周全的人会做的事情。”

    唐正天微微一笑:“徐云,那你觉得唐家城府最深的人是谁?”

    没等徐云开口,楼下就传出雪姨的声音:“唐龙来了。”

    “雪姨,我来看看我唐伯,他身体这样,我真的是很担心。”唐龙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和心伤。

    唐九闻言,脸色也缓和了很多:“爸,我先下去看看,想不到龙哥还能有这份心。他以前一直都跟二哥屁股后面,这次突然换了立场,恐怕二哥和二叔都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去吧。”唐正天微微一笑。

    看着唐九走出书房下楼去,徐云微微一笑道:“呵呵,唐叔,你能有这么一个侄子可真是没的说,以唐家的形式来看,他现在应该是正在懊恼吧?唉,还能有心思来看您,这是多孝顺啊。”

    唐正天听着徐云话有话,微微皱眉:“徐云,你的意思是,真正城府深厚的人……”

    “爸,徐云,你们快下来!看二哥把龙哥给打的!”唐九在楼下喊道。

    徐云和唐正天微微一怔,然后便起身走下楼去。唐正天下楼便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你和逸飞打架了?”

    唐龙见到唐正天之后礼貌的很,马上起身道:“唐伯,您还是多多注意休息吧,我没什么事儿。”

    徐云看到了唐龙眼角浮肿的痕迹,这一拳头还是够狠够重的,只是他想不明白唐龙和唐逸飞为何会打架。

    唐九瞪眼道:“龙哥,你昨天是不是去找我二哥了?他是不是因为恼羞成怒才对你大打出手的?你告诉我呀,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既然二哥那么不顾及亲情,做出那么多众叛亲离的事情,那唐家干脆把他逐出去!”

    “九妹,这话不能乱说!”唐龙马上起身到:“二弟犯再大的错误那也是唐家人,我们一定要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我昨天的确是找过他,他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喝多了才动手的,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是我不会引导,不会说话,若不然二弟他也不会动手。”

    唐正天微微一笑:“唐逸飞的事情你还是别插手了,我相信你二叔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

    “唐伯,这一点您就不知道了,现在他根本就不回家。”唐龙无奈道:“我昨天若不是因为劝他,也不会挨这一拳了。”

    徐云一脸感慨的走上前:“龙哥,你为唐家可真是鞠躬尽瘁,连醉汉都敢惹,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这样,虽然你对二哥还是不离不弃,但你恐怕真的帮不了他了,因为他对唐叔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唐正天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徐云,他不明白徐云为何会这么说,这事儿他不是一直都担心隔墙有耳吗,为何现在当着唐龙和雪姨的面儿直接把屎盆子扣在了他并不怀疑的唐逸飞头上?

    唐九也怔了一下,她还以为徐云就因为这事儿又重新怀疑唐逸飞,不过她也懂事儿,父亲没开口说话,她也就保持安静。

    “徐云,虽然他是犯了错误,但也罪不至死,毕竟我是他哥,虽然不是亲的,但我们身上都有唐家人的血,我不能不帮他,我不能看着他一条路走到黑!”唐龙一脸疑惑道:“逸飞确实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但也不至于大逆不道吧?”

    徐云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唉……算了,不说了,龙哥,唐叔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去忙你的,有我和唐九在,一定会照顾好唐叔的。”

    “徐云,我相信九妹的眼光不会看错人的,唐伯就交给你们了!”唐龙起身:“那我就先回去,有事情你们随时给我打电话。”

    雪姨淡淡道:“我送送你。”

    “雪姨留步。”唐龙道。

    雪姨却摇摇头:“唐家除了九儿,也就你一个懂事的孩子了,走吧,别跟雪姨客气了就。”

    看着唐龙走出房门的背影,唐九拳头一攥:“唐逸飞也太过分了!”

    然而徐云和唐正天却并没有继续这个问题,徐云微微一笑对唐正天道:“唐叔,城府再深的人也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我还真没想到。”唐正天笑了笑,笑容充满了无可奈何。

    【ps:今晚上不加更了,明天早上还是八、九点钟,咱们不见不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