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听到莫名其妙:“你们再说什么?爸,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制止了,唐逸飞现在也太过分了,你看他把唐龙哥打的!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们这一辈最大的哥哥,而且四叔死的早……”

    “唐九,如果唐龙是找打,那就没办法了。”徐云淡淡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一出戏里唐逸飞愿不愿意打,我到不清楚,但唐龙愿意挨我道是肯定了。”

    “你什么意思?”唐九一怔:“愿意挨打?傻子吧?”

    唐正天长叹一口气,他还真没想到这事儿比他想的还要复杂,还真是多亏了唐九找来的这个年轻人。唐正天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预估徐云的心思,他对事情考虑的细腻程度甚至远远比自己还要高,自己对一些事情只是起疑,但徐云却能带着他把事情捋顺,找出破绽。

    “九儿,你闻到唐龙身上的什么味道没有?”唐正天不想要女儿一直被蒙在鼓里,所以便点透了。

    这一点唐九还真没有特别的在意,但经过父亲这么一问,她还真是觉得确实有一点淡淡的那种味道,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来。

    “什么味道?”唐九想不通,疑惑道。

    徐云微微一笑:“双氧水。”

    唐九这才恍然大悟,那的确是双氧水的味道,等等……为什么唐龙身上会有双氧水的味道?!

    刚才唐龙身上那股淡淡双氧水的味道可不是什么地方都会有的,那是只有医院才会有的味道。显然唐龙是去过医院的,徐云知道这世界是没有不许谁去医院的规定,但是既然眼眶都被人打肿了,去医院就没有不处理一下的道理吧?

    但显然唐龙根本就没有处理受伤的地方,是他故意没有处理,还是他实在没有时间处理,再或者说是他不敢在医院待的时间太久怕被什么人看到?这些都是可疑之处。

    而徐云认为他是担心在医院待的时间太久被他人发现,所以根本不愿意在医院停留,而这伤也是必须要给唐正天他们看的,所以就更不能处理了。

    但唐九还是想不明白这么深的东西,她只是疑惑:“唐龙哥去医院做什么?没看他处理伤势呀……”

    “九儿,人心不古。现在我们不仅仅是耳听为虚,有些事情眼见也并非就是真的。”唐正天道:“你以后还是多跟徐云学一学吧,这句话昨天我没说,以后徐云做任何事情,你都要无条件支持,他有他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即便是告诉你,你或许也不明白,所以也就不要多问。”

    唐九翻了个白眼:“爸,不会吧?你以前看人不是挺细的吗,怎么对徐云那么放心?就不怕他对你宝贝女儿使绊子?万一给你拐跑了怎么办?”

    唐正天苦笑一声:“他若是真想把你拐跑,那就不会跟你回来了,呵呵呵,怕是到时候你倒贴啊……”

    “爸!我是不是你亲生的?有你这么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士气的吗?”唐九不高兴道,把自己说的跟白送徐云都不要似的,自己不至于那么差吧?不说别的,最起码自己拿出门也是成千上万的有为小青年会疯抢的主儿啊。

    徐云摸摸下巴,煞有其事道:“这我还真是要考虑考虑。”

    唐九一摆手:“打住!行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你们就给我说说,你们到底为什么会怀疑唐龙?”

    “原因很简单,你觉得唐龙和唐逸飞的关系怎么样?”徐云道:“我先说我的看法,在我昨天第一眼来看,他就是和唐逸飞穿一条裤子的,你怎么看?”

    “他们当然关系很好,但……但众人都说唐龙哥就是二哥身边的一条……算了,我不说了,太难听了。”唐九道:“反正之前唐龙哥对二哥是很顺从,基本上是说什么听什么,这种关系当然是没话说。”

    徐云点点头,表示唐九分析的非常对:“那我的猜测就更没错了啊,既然他们关系那么铁,那你说,唐逸飞有什么计划肯定会跟唐龙说?如果你是唐逸飞,你会说吗?”

    唐九想了想,然后道:“会。”

    “那还纠结什么?”徐云道:“如果这件事情是唐逸飞策划的,那唐龙必然是知道的,而你看今天唐龙的表现,他的表现显然是对此事毫不知情,这怎么可能……”

    徐云说着,突然闭口,紧跟着道:“等会再跟你说。”

    他话音刚落,雪姨便走了进来,对唐正天道:“我把唐龙送走了,他情绪好像不太好,看样子唐逸飞那么做,对他的打击是挺大的,这孩子父亲死的早,唐家可不能亏欠了他。”

    唐正天点头笑了笑:“是啊雪姨,我也是这么想的,唐龙这么多年对唐家也是尽心尽责,虽然他没亲自负责什么事情,但是唐震风父子两人的身边还真不能缺了他,他可是唐家投资理财方面的左右手。”

    “那你也不留他吃午饭。”雪姨说的轻描淡写,这意思却显然是责备,只不过唐正天毕竟是一家之主,她再劳苦功高也是佣人,当然不敢直接指责,只能说说抱怨一下。

    “这事情怪我。”唐正天呵呵笑了笑,然后对徐云道:“你想吃什么,或者果果那个小家伙想吃什么,直接跟雪姨说。”

    徐云想了想,然后对唐正天道:“这样吧,唐叔,我呢今天也没什么胃口,不想在家吃,平日里你若是在外面吃饭,都去什么地方?能带我到外面饱饱口福吗?”

    唐正天一怔,随即便点点头:“可以,当然可以啊。”

    “去外面有什么好吃的,家里什么都有。”唐九自言自语道,她还是喜欢家里做的东西,而且雪姨的手艺的确非常不错,不比那些什么高级大厨做得差。

    唐正天温柔的看着女儿:“刚才爸爸才给你说的话你就忘记了?这可不是遗传我啊。”

    唐九无语,难道说徐云去外面吃个饭,那也是有他的什么必须的理由?这也太难伺候了吧,这样的男人打死她也不能嫁啊,真若是嫁了,那自己以后还不是没有人身自由了啊。

    “走吧,九儿,你去楼上把仇妍和果果请下来吧。”唐正天起身道。

    唐九也利索,直接走到楼梯口喊了一声:“果果,走,姐姐带你去吃大餐!”

    果果瞬间兴奋的就冲了下来,对于吃,果果是非常有兴趣的,她可跟那些死活喂不进去饭的孩子不一样,该吃的时候吃,不该吃的时候不吃,果果的原则性也是非常强的。

    用果果的话说,小时候若是挑食或者不按时吃东西,那是会影响发育的,若是自己以后长大了身材不好,那必然就是现在不好好吃饭影响的,她不希望自己长大以后被人笑话是太平公主或者飞机场,所以吃饭一项都是非常认真,尤其是什么木瓜之类的水果,更是果果的最爱。

    雪姨从不会去外面吃饭,所以唐正天和唐九也没叫她,他们都走了,倒是省了雪姨做饭的心了,雪姨也乐的清闲,走就走吧。

    因为最近唐正天身体的原因,也一直没出远门,所以司机也被安排到其他的地方了。徐云就临时客串司机,几个人一辆福特E50,舒舒服服的便出门了。

    他们很快就到了一家门面相当气派的五星级酒店,显然这里的人都认识唐家的这辆车,汽车刚停下便有人来开门,并且非常客气的称呼唐先生好,见到唐九也是问九小姐好。

    果果不得不夸赞唐九道:“九小姐好气派哦。”

    唐九瞪了她一眼:“果果,你要是再敢笑话你小九姐姐,小心我吃完饭把你留在这里做抵押,让你刷盘子还账。”

    “我可是童工。”果果不以为然:“他们谁也不敢收我吧。”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徐云来到唐家常年包下的豪华房间,硕大的餐桌即便是坐十五个人也不会觉得挤,五个人入座之后那是相当有空余。

    不过有钱人似乎就喜欢这个范儿,一个人身后一个服务员,这服务绝对是总统级别的。

    “嗯,我也就不点菜了,你们让厨师看着上吧。”唐正天对服务生道,又指了指徐云说:“这是我非常重要的客人,饭菜一定要精致。”

    “是!唐先生!”

    徐云急忙道:“别别别,这个就不要太复杂了,我们就五个人,现在都提倡勤俭节约,做够吃的就成,铺张浪费那是贪官们才做的缺德事儿,咱小老百姓就简简单单。”

    服务生见徐云如此低调,对他也好感大增:“是,先生您说的太对了!”

    “呵呵呵,好好好,那就按照徐云说的办!”唐正天一摆手:“去吧。”

    徐云笑了笑,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吃饭的,他出来吃自然是有出来吃的理由,说不定一顿饭到最后还能吃出点什么线索来呢。

    唐九对徐云还真是够无语的,既然出来吃了,还说什么简简单单,那还不如在家里吃的舒服呢。

    很快,酒店服务人员便按照五个人的标准做了二十道非常精致的菜,分量基本都是够每人一夹,这足以看得出来这酒店对唐家人还真是高看一眼,唐正天说句话都那么重视。

    很快,服务生就给唐正天单独上了一份冰糖燕窝:“唐先生,这是您的。”

    徐云心道,这还真是没白来。

    【ps:下放了几章到第季,觉得这样舒服点~求支持咯~~谢谢大家,提前预祝大家有个美好的十一假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