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份燕窝端上来的时候,唐九才明白了徐云的真正意图,唐正天微微一笑,心道徐云的心思真的是缜密到了比针眼还细的地步,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徐云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桌子道:“来来,放这里吧,唐叔今天不想吃燕窝。让我替他尝尝。”

    那服务生显然知道唐正天的习惯,微微一怔:“唐先生,您不是胃……”

    “按他说的做,呵呵,这可是我的贵宾。”唐正天微微一笑:“把燕窝给他,趁热喝才好。呵呵,徐云,九儿能认识你,真是我唐某人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呵。”

    唐九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我怎么觉得是我倒了八辈子霉?”

    果果啧啧起嘴巴:“哎哟喂,小九姐姐,我怎么那么不爱听你矫情呀,这违心话说的太不靠谱了吧?说反话可是要有个限度,不然也显得太假了,这可不是咱的作风。”

    “小东西,你还真是跟你爸爸亲昂,我不是你亲姐了是吧?”唐九哼了一声:“行,你行,我算看清楚你了,白疼你了。”

    果果也不示弱:“人家这是实事求是。”

    唐正天看着徐云端起那碗燕窝喝下去,笑着问道:“味道怎么样?”

    徐云细细的品味了一番,点点头:“很正的味道,不错,真不错。星级酒店的东西就是不一般。”

    这份燕窝的确做得非常不错,徐云也没喝出任何其他味道,对药物的味道敏感到非比常人地步的徐云可以肯定这里也没有任何做手脚的痕迹。

    唐正天点点头,他明白了徐云的意思,看来唯一给自己射入那些有损心肌药物的途径就是家,可是他真的不愿意去怀疑雪姨会做这种事情。

    果果煞有其事的摇了摇头:“知人知面不知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哦。现在这世道,人心不古哦。”

    “你就是个人精。”唐九叹息一声,她一想到这件事情有可能和雪姨有关系,心里就象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这种感觉不是别人能体会的,一个在唐家四十多年的雪姨,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别琢磨了,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没有那么多原因。”唐正天笑了笑,似乎看淡了很多:“九儿,事实便是事实,事到如今,能做这件事情的恐怕也只有一个人了。”

    唐九笑容略带苦涩,她摇着头道:“我知道,只是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

    “人长大了,承受的东西便多了。”徐云微微一笑:“知道被人卖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

    唐正天长舒一口气:“这件事情我去跟你们雪姨谈,毕竟这么多年了,或许她也有她难以启齿的难处。”

    徐云微微一笑:“唐叔,还是我吧,毕竟我是外人。”

    “那我带果果去玩,我不想看到雪姨受难为。”唐九眼神飘忽:“果果,你想去哪玩儿?”

    果果琢磨了一会儿:“酒吧呗?”

    “你?”唐九一怔。

    “我可以喝饮料嘛,让仇妍姐姐陪你喝点吧。”果果绝对就是一小大人:“都说借酒消愁,嘿嘿,仇妍姐姐的酒量可不是盖得。”

    唐九也不服输:“我对自己的酒量也是很有信心的。”

    仇妍自从来到济北市就一直话很少,这时候却突然开口了:“好啊,我也想找一个能跟我喝酒的人。很久没去喝酒了,就今晚吧。”

    “行,没问题。”唐九听着仇妍的话有些挑衅,心里琢磨她可能是因为徐云的事儿对自己有些看法,那就陪人家喝吧,大不了不醉不归,她莞尔一笑:“那现在我们吃完了,大家一起去游乐场吧,找点刺激能让我心里舒服一些,晚上徐云你和我爸回家,我们个去酒吧。”

    唐正天知道自己姑娘心里难受,喝就喝点吧,唐正天看得出来仇妍也不是一般人,所以也放心很多:“去吧,去吧,也不要喝太多,至少要记得回家的路。”

    “那必须的,不是还有我呢吗。”果果拍胸脯保证道。

    徐云苦笑一声:“你们这是下决心一定要把我干闺女给带坏是吧?小孩子是绝对不能喝酒的,影响智力发育,果果,你别只顾着自己身材发育,脑子也要清醒知道吗?”

    “那必须的。”果果还是那句话。

    因为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唐正天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也决定陪他们一起去游乐场,但他去了可不是玩儿的,他现在的心脏恐怕是承受不住那种刺激,他直接发话自己就是付钱的钱包。

    这感情好,起码徐云没意见,果果也乐意带着唐正天,说他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意思,而且还要面对一个危险人物,太不放心了。虽然雪姨现在对唐正天下药的嫌疑最大,但唐正天到也不用担心雪姨会对自己明着怎么样。

    不过果果的话有道理,他自己回家的确是没有什么意思。

    济北市不愧是省城,百花游乐场绝对不比燕京申江那些地方的大型游乐场次,里面各种各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玩儿不到。

    唐九早就表明了自己是来找刺激的,什么U型滑板和超级大摆锤是必须热身的,跳楼机云霄飞车那都是肯定不会错过的,新建的人肉螺旋桨肯定是要尝试的,死亡电单车也绝对不能错过……

    反正这一圈下来,徐云是服了,花钱买罪受啊,这程度可以呀,以后要是有机会,他一定会建议龙怒特战队的训练基地也来一套,每天吃完饭就都爽上一圈,保证所有人天天都跟打了鸡血似的。

    晚上五人也没回家吃饭,在唐九的带领下来到一家不错的烧烤店,连果果都惊奇的问唐九怎么会知道这种小店。

    唐九貌似跟老板还挺熟悉的样子:“我上大学的时候,心情不好就会跟同学来这里要几个串儿,喝几杯啤酒,那种感觉特舒服,你小屁孩不懂。”

    果果吐了吐舌头,不屑道:“就是要找那种悲伤逆流成河的感觉呗?谁不懂啊,有什么了不起的。”

    “行啦,吃什么就自己点。”唐九说完就把老板叫进来:“我还是老样子。”

    “好嘞!”老板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很能干的样子,转头对她那负责烤肉的男人道:“小唐的老样子!”

    徐云也没客气:“那我就十个肉串十个板筋,再来两个羊腰子外加一串韭菜,趁着年轻好好补补,唐叔,你要点啥?要不也和我一样?”

    “行,一样。”唐正天微微一笑,他对这类吃的没什么感觉,只是为了陪女儿罢了。

    徐云嘿嘿一笑:“那必须的,也给我唐叔烤俩腰子,老当益壮,补补好,补补壮。”

    唐九无语,没好气的白了徐云一眼,这家伙还真是够没大没小的,以她和他现在的关系,老爸怎么说也算是他一个临时岳父吧?有这么跟岳父说话的么,还俩腰子补补……

    果果吃的就花俏了:“菜单上的每样都来两个,我要和仇妍姐姐每样都尝一下,嘿嘿,你们不要可别后悔,一会儿不能吃我的。”

    “就咱俩这关系也不行?”徐云套近乎道。

    果果摇摇头:“我若是不喜欢吃的,当老爸的就不能浪费。”

    我去!徐云真服了自己这宝贝干闺女了。

    虽然是小烧烤店,但唐九吃的很舒服,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暂时忘记了雪姨带给她内心的不愉快,或许父亲和徐云的话是有道理的,有些事情发生了便是发生了,改变不了。

    随意的小餐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触,唐正天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徐云想到了往日任务之后和兄弟们放松时,唐九想到的是大学里无忧无虑时,仇妍第一次吃这类东西,更是感触和其他人不同,而果果的感触只有一个字:撑!

    徐云按照唐九的要求把她们送到了济北市最火爆的幻梦酒吧,然后便跟唐正天一起回家,唐正天想知道雪姨是为什么,而徐云更想确定真正的幕后主使。

    两人到家没进门的时候,徐云问了一个问题:“唐叔,唐家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你们从来不会去动的?完全属于雪姨私人所有的?”

    “这个……”唐正天多少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开口了:“那就是她丈夫的骨灰盒。”

    徐云一怔:“哦?雪姨还有丈夫?”

    唐正天长舒一口气:“她的丈夫曾经是唐家的司机,在一次事故,唐龙的父亲和唐群的父亲,以及她的丈夫都走了,当时他们才结婚两个多月,唐家亏欠了她很多……嗯?你问这个做什么,那可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她是不会让任何人碰的。”

    徐云表情严肃:“唐叔,如果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空口无凭。”

    “你是说……你要?”唐正天的表情也瞬间严肃起来:“徐云,死者伟大,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去动的,我不希望事情要发展到这一步。”

    徐云耸了耸肩膀:“我也不希望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但是事已至此,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直觉去做,而且我一向都非常信任我自己的直觉,唐叔,相信我,我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

    【ps:今儿晚上12点加更~呵呵,有精神的兄弟们可以等下~顺道求鲜花神马的~虽然过了新书期,但也依然要各种数据么,点击收藏的加把劲儿~小仙就等着什么时候收藏能破万了,急死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