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记忆,他所有的决策就只有一次判断错误,而那次直接导致了银龙的死,所以现在徐云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更加全面的去考虑,绝不做任何冲动的事情。

    唐正天最终选择了默认,虽然这是一种大不敬,但这件事情他也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

    雪姨听到汽车回来,打开了房门,看到只有唐正天和徐云之后便问道:“小唐,九儿呢?她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唐正天摇了摇头:“她想在外面静静心,毕竟唐家最近出了太多她无法承受的事情,我想,给她点空间或许对她也不是件坏事。雪姐,你就不要操她的心了,有仇妍和果果陪着她呢。”

    徐云也嘿嘿一笑:“雪姨,您还真是关心唐九,怪不得她跟您那么亲,一说起你来都是好话。”

    “九儿的母亲去世早,我一直把她当作我亲生女儿一样对待。”雪姨淡淡道,脸上露出一抹阴霾之色,长叹一口气:“我说这些做什么……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徐云借机开门见山:“雪姨,我听说您丈夫也去世很多年了。”

    “我不想提这件事。”雪姨当即一口否决,没有给徐云再次开口的意思:“那都是些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去想。而且这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徐云忙道:“死者为大,我既然来了,怎么也要拜一拜吧。”

    雪姨冷声喝斥:“不需要。”

    “雪姐,我也好久没跟古华哥说过话,就当今天是我想要见见他吧。”唐正天终于开口了,刚才他还没想介入这件事情,但是看到雪姨的反应之后,唐正天也不得不开口,他记得以前每次谈起过世的丈夫,她都是很祥和的,根本不会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

    听到唐正天也开口了,雪姨微微一怔,她最终点了点头,答应了两人到她的房间去。

    雪姨的房间不算大也不算小,二十多个平米左右,作为佣人房,这也显示了唐家的实力。房间里一切都简单的很,一张单人床,简单的木质沙发和一张桌子。

    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前面放着一个精致的骨灰盒。

    徐云很认真的对着照片鞠了一躬,心道一声:得罪了。

    就在唐正天和雪姨没注意的瞬间,徐云竟然上前一把将骨灰盒拿起,自言自语道:“好精致的盒子,呵呵,雪姨,里面肯定放着你非常重要的东西吧。”

    别说是雪姨,就连唐正天都大吃一惊,这家伙也太突然了吧,说出手就出手,毫无征兆,这雷厉风行的手段连唐正天也自愧不如。

    雪姨的脸色瞬间惨白,愤怒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把……把它给我放下!放下!”

    “我这人好奇心强,真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宝贝。”徐云一边说,一边做出了更过激的行为,他竟然一把打开了骨灰盒。

    唐正天在这一瞬间脸上都变色了,雪姨更是直接瘫坐在地上……

    徐云看着骨灰盒里的东西,微微一笑:“我赌对了。”

    唐正天胸口一阵剧烈起伏,缓缓在徐云手接过那个他一直认为装着古华骨灰的盒子,里面竟然存满了各种奎尼丁、氨茶碱、洋地黄、地高辛一类的药物瓶子。

    雪姨似乎也知道没有再解释的意义,便也闭口不说。

    “为什么?”唐正天知道事情真相之后,整个人反而却祥和了很多。

    雪姨抬头看着唐正天,一字一句道:“唐正天,当年那起车祸,到底是不是你做了手脚。”

    这个问题显然是一晴天霹雳,徐云真没想到这恩怨能追溯到那么长远之前,难道说唐正天能做到今天的这个位置,还用过什么非常的手段吗?

    唐正天没有回避雪姨的目光,最终他的选择是点头。

    “为什么……”雪姨反问道。

    唐正天仰头看了看天花板,淡淡道:“雪姨,有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如果那天我不让老四和老五死,那么死的人就是我。”

    “那为什么要我家古华也搭上性命?”雪姨已经泣不成声:“你知道他怎么对你?虽然他是你的司机,是你的下人,但他把你当作老板的同时也把你当作他的亲弟弟一样,我从没见过古华对什么人像对你这般!唐正天,你为什么能狠的下心!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汽车动了手脚,还要古华去送他们两人!”

    唐正天一言不发,许久之后才淡淡开口:“就因为他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当日只有他开车,老四和老五才会坐,若是换了别的司机,他们不会上车的……”

    雪姨怒目道:“唐正天,你才是唐家最心狠手辣的人。”

    “雪姐,那些都是往日的事情了,我也忏悔过。毕竟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我也备受煎熬,这还不算惩罚吗?”唐正天皱眉道:“我对你和古华一直都是真心实意的,这一点你也知道。”

    “人死了,说什么都没有用。”雪姨摇了摇头,整个人显得非常颓废。

    徐云虽然知道现在问问题很残忍,但他还是开口了:“雪姨,这件事情你恐怕是最近才知道的吧?我想知道是什么人告诉你的。”

    雪姨冷冷的看了一眼徐云:“如果不是你……哼……你还想让我告诉你问题?你做梦吧!”

    “雪姨,就算你不说,我们也很容易猜到,肯定是当日和你丈夫一起出事的两个人的孩子之一,一个是唐龙,一个是唐群。这两个人我都接触过,唐群好像没有那个能力。”徐云耸了耸肩膀:“所以答案非常明显,我也不想说太多了,唐家或许曾经对不起你,但也一直在弥补,如今是你对不起唐家。”

    唐正天站起身:“雪姐,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世间万物因果循环,有因必有果,今天的事情完全是因为当日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怪不得别人。”

    两人离开之后,雪姨依然是自己一个人瘫坐在地板上,久久没有起身,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颜面继续在这个家待下去了,她对不起唐正天,对不起唐九……

    ……

    幻梦酒吧,唐九带着仇妍和果果要了个雅座,一开始就让服务生上了两瓶绝对伏特加和两种口味的果汁,然后对仇妍道:“我喜欢喝这个,你若是不喜欢,那就点别的吧。”

    仇妍根本就没犹豫,直接拿起一瓶:“我什么都行。”

    果果只管在桃汁和石榴汁选择一个,然后就乖乖坐在椅子上,今天晚上这两人肯定是要拼酒了,自己就留在这里看好戏行了。

    就连果果这小屁孩都看得出来仇妍的不对劲儿了,这显然是跟徐云和唐九之间的关系才生成的。

    “走一个?”唐九嘴上说的轻描淡写,但也直接拿起一瓶放在自己面前,看这架势两人都没有用杯子的意思啊。

    仇妍点点头:“走一个。”

    说完,两人直接口对瓶,仰头就往嗓子里倒酒,用倒这个词儿那绝对非常合适,那咕咚咕咚的感觉,就跟渴急了的人喝雪碧似的,没命的喝!

    原本这两大美女带着一个小妖孽的组合在酒吧里就足够闪眼了,现在这两大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级别的美女又开始拼酒,而且还是成瓶的吹伏特加,这毕竟不是啤酒,还真没几个人敢这么喝!

    果果叹了一口气,默默喝果汁,心里无奈道这男女之间的事情真是够麻烦的,还挺让人头疼,若是阮清霜妈妈在这里,恐怕也会加入到这拼酒的行列吧?只不过一百个阮妈妈恐怕也喝不过唐九和仇妍吧?

    半分钟的时间而已,整瓶伏特加灌进去,彻底镇场子了。

    仇妍淡淡放下酒瓶,完全没有刚喝过酒的样子,唐九微微一笑,也把酒瓶放下:“仇妍,真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好。今天晚上能有你陪我喝酒,我很开心,我说真的。”

    “彼此彼此。”仇妍道:“我也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好。”

    唐九依然面挂笑容道:“这才到哪里?呵呵,咱们继续。”说着,唐九一招手:“服务员,来,继续,伏特加,给我十瓶。”

    哎呦我去,这口气,大啊!唐九还真拿人家老毛子那边喝的烈酒当白开水了。

    果果知道仇妍的酒量,现在看看唐九的酒量也只强不弱的样子,心里到也不担心,喝呗,大不了都喝多了,她一个电话就能让老爸来接人,无所谓啦。

    十瓶伏特加拿上来的时候,一个男人也借机偎了过来,一边说着:“两位美女的酒算在我头上。”一边拉了把椅子坐在唐九和仇妍两人的间。

    果果当时就皱起了眉头,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臭苍蝇,让人觉得恶心。

    “两位美女好酒量,不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下吧?我哈哥最喜欢跟喝酒豪爽的人做朋友!”男人自报称号:“今天在这里有缘认识,不如一起喝一杯,今天晚上的消费都算我的。”

    这年少多金的气势,那必须是非比寻常,脸上也写满了信心十足,似乎从没有女孩子拒绝过他似的。

    “滚。”

    而唐九只给出一个字的回复。

    【ps:九月最后一天~鲜花来吧~谢谢诸位伴随《妖孽兵王》走过风骚的一个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