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哥两眼一瞪,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夜场里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妞儿,这还真是第一个!不管她什么来头,哈哥都不打算让她轻松过关,因为她这一个字让他实在是栽面儿。

    不等哈哥开口,就已经有人开始调侃了:“哈哥,连个妞儿都搞不定了?哈哈哈,用不用哥儿几个给你帮帮忙?”

    “兄弟们,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有我哈哥搞不定的女人?”哈哥哼了一声:“小妞儿够辣的,不过我喜欢!老子还就愿意玩儿这种跟我对着干的,这才有意思不是?嘿嘿嘿,这可比带回家跟死人一样让你玩儿的女人有意思多了啊……”

    唐九原本心情就不爽,现在又被这种混蛋当面调戏,当然是怒火烧,她突然站起身,反手握起一酒瓶怒斥道:“我让你滚!听不懂人话是吧?”

    哈哥眉心一挤,看着唐九手里的酒瓶,又看看唐九:“呦呦呦,威胁我?哈哈哈!还准备动手了吧?来来来,往这里砸,对准了,就往脑门上,来来,哈哥伸给你打!”

    唐九现在哪还能保持什么理智,直接操起瓶子就真的猛砸向这混子的脑门。

    但这混子又不是傻子,嘴上那么说,但实际却绝不可能让自己白挨一下,就在唐九一瓶子砸过来的时候,他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来势汹汹的酒瓶。

    唐九哪能是一个混子的对手,对方一使劲儿,手里的酒瓶就直接被夺走了。

    “美女,我现在就全当是你敬我酒,我喝了这瓶酒咱们什么都好说。”哈哥道:“你若是再不识时务,也就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老子把话放在这里,今天我就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你给办了,也没人敢站出来给你说话!”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哈哥被抽的整个人转了个圈直接跪趴在地上,左脸颊瞬间浮肿的跟吃了个大馒头,含在嘴里没嚼碎似的。而他甚至跪趴在地之后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出手打的他。

    唐九惊诧的看着刚才出手如电的仇妍,而果果依然百无聊赖的喝着果汁,她知道这种级别的小混混根本就不是仇妍姐的对手,所以她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危机感,只是到济北已经两天了,她都有点想阮清霜了……

    “让你滚你就滚,哪那么多废话?”仇妍冷冷道:“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滚,远一点。”

    哈哥哪受过这种气,这下栽的不是面儿了,这就是栽一大跟头!而且在自己最熟悉的酒吧里,周边还那么多自己熟悉的人,这口气绝对精准的直接堵住了哈哥的心口窝。

    不用他开口,那些个兄弟们就都围了上来,一副要找麻烦的样子。

    哈哥忍着左脸火辣辣的剧痛起身,几乎是咬牙切齿道:“行,你有种,臭娘们儿,老子给脸不要脸了是吧?那老子就让你们知道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兄弟们,给我上!”

    就在、八个人想要一拥而上,仇妍也已经准备好全部放倒他们的时候,一声喝斥极其响亮的在酒吧内响起:“都不想活了是吧!!”

    这一嗓子下去,整个酒吧内除了音乐,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似乎所有人都为这个声音心惊胆颤了一下,当目光聚集到来者身上的瞬间,一个个就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了。

    唐逸飞的出现连唐九都觉得诧异万分,这个时候他应该没有心情来这里喝酒了吧?

    黑貂和胡狼两人在唐逸飞身后一前一后迅速走出,胡狼站到了唐九身后,而黑貂则是毫不留情的一脚正踹,直接把刚才还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哈哥给生生踹翻,飞出去数米撞翻了两张桌子。

    哈哥被踢了那么重的一脚,愣是一个屁都没放,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刚才那些个蠢蠢欲动还要给他帮忙的人也都把自己脑袋低下,恨不得都要扎进裤裆里了。

    黑貂和胡狼两人的名声虽然在华夏地下世界暗淡的很多,但是在济北市这里还是好使的很,谁不知道唐家的这两个人,那就真是白在济北市活那么多年了。

    自称哈哥的人平日虽然也嚣张的很,毕竟也是一个省城的二线富二代,开得起宝马玩的起洋妞儿的那种。可是把自己放在唐逸飞这种大纨绔面前,他可就连个屁也算不上,只配提鞋。

    黑貂是什么人他当然也不敢惹,那可是一拳头能打死一头牛的猛人,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前两年一个西班牙马戏团来这里巡回表演,唐九没想到过马戏团还会带斗牛来,结果穿了一件红色外套的她直接把那斗牛搞的失心疯的猛冲过来,若不是当时黑貂出手迅猛,一把抓住牛角,挥拳就在那斗牛脑袋上那么一拳,恐怕唐九就直接躺医院了。

    谁也不曾想黑貂那一拳愣是把人家的斗牛给打死了,这一下就成了济北市的传奇人物。所以哈哥这种上不起大台面的小角色对他是又敬又畏的。别说被猛踹一脚不敢说话,就是被抽一百个耳光恐怕也不敢吭声吧。

    再说了,唐家二少爷唐逸飞也来了,这可是他给人**趾头都不配的主儿。

    “把音乐给我停了!”唐逸飞不耐烦的怒斥一声,全场瞬间嘎然无声。

    一个身高体胖的汉子很快出现在唐逸飞的面前,一脸奴才相,点头哈腰的道:“哎呦,唐二公子,这是什么人把你给惹着了?您这要是在我五胖的店里不爽,那我五胖可担待不起呀,嘿嘿……”

    “五胖,你眼瞎不认识我九妹吧?”唐逸飞说着指了指唐九:“我妹妹来这里喝杯酒,居然还能碰上不长眼的找她麻烦?而且你他妈也不知道管一管?这酒吧不想干了就直说,我他妈现在就给你砸了!!”

    五胖一脸悲催,哎呦我去,他打死也没想到这女孩居然是唐家九小姐!怪不得那么有气质呢!该死的,这事儿怎么就摊到自己头上了呢?

    这事儿怎么也怪不到五胖,男男女女在酒吧里发生点什么勾勾搭搭的事情都很正常,若是有男的搭讪姑娘,他这当老板的就轰人家出去,那样以后谁还敢来他这里玩?

    再说了,这年头来酒吧喝酒的妞儿,十个里面最少也要九个半是绿茶婊!谁他妈能分得清哪个是不能招惹的良家?那就更别说分得清楚谁是打死也惹不起的主儿了。

    这个打死他也惹不起的主儿,怎么就非来他夜场呢……这换哪个地方都肯定有搭讪吧?

    “哎呦,我这……我这真是瞎了狗眼!”五胖也是混了十几年的社会人,社会上的关系也有,他很清楚什么样子的人得罪的起,什么样子的人面前必须装孙子:“二公子,我真不知道九小姐会来我这里喝酒,我……要不您抽我两巴掌吧,只要您能消气儿!”

    刚才还得得瑟瑟的哈哥现在瘫在地上,裤裆里都觉得热乎了,看到唐逸飞那么愤怒,他能不被吓尿吗?他充其量就是平日里跟小老百姓耀武扬威一下,而人家唐逸飞是一句话能让他全家在济北市混不下去的主儿。

    “我们的事情用不着你插手。”果果终于把石榴汁喝光了,她一边慢慢打开桃汁,一边对唐九道:“对吧小九姐姐,我们还有仇妍姐姐在身边呢。”

    唐逸飞没闲工夫跟小孩折腾,他看了眼仇妍,微微一笑:“我知道你身手不凡,但既然到了济北,就没有让客人动手的意思,这里还是交给我的人处理,我还想请你们到我家喝杯茶呢。”

    仇妍冷冷道:“恐怕没有这个必要。”

    “仇小姐,我早就猜测到或许请不动你,但是没关系,我相信自然有人可以请的动你。”唐逸飞说完,一侧黑暗便缓缓走出一个人影。

    仇妍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人身上不一样的气息,那是远远高于黑貂和胡狼两个二流高手的气息!

    “真没想到在济北能和暴力狐尊碰面,真是生有幸。”来者缓缓抬起头,一双如电目光扫仇妍身上,犹如两抹寒刃刺去。

    当仇妍看到那人占据了半张脸的红色胎记之后,瞬间愣住,她怎么能不吃惊!毕竟对方可是鬼面修罗,一流高手的一流高手!就算是在前两年她暴力狐尊风头正劲的时候,鬼面修罗的大名也在她之上啊。

    这也就是黑貂和胡狼能认出鬼面修罗,而不认的暴力狐尊的原因。

    唐逸飞看得出来仇妍脸上的惊讶之色,微微一笑道:“看来我请的人还足够分量,仇小姐,怎么样,是不是决定要给个面子了?”

    “狐尊。”鬼面修罗轻声道:“在这里动手恐怕会伤及无辜,我看,我们还是出去谈吧。”

    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规矩,他们高手之间当然不会一句话就折服,鬼面修罗很清楚这一点,今天他若是打不过仇妍,唐逸飞就甭想把唐九和那个小女孩带回家做要挟的筹码。

    仇妍在鬼面修罗出现的那一瞬间便已经知道必须面对的事情了,她也没犹豫,直接起身便向外走去,鬼面修罗嘴角扬起,轻笑一声便跟了出去。

    他笑容很自信,他自信仇妍绝不可能达到超级高手的境界,所以他赢定了。

    【ps:兄弟们~随手点下下面的顶~ 小仙希望在首页顶踩榜上出现哦~嘎嘎!谢谢你们!举手之劳,不要推迟哦!国庆快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