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飞!你什么意思?”唐九怒目道:“仇妍是我的客人,你想要做什么?!”

    比起唐九的愤怒,果果则是显得淡定了很多,她可一点都没担心仇妍会出什么事儿,反而还担心对方呢,毕竟果果还没到那种火眼金睛的地步,看不出来鬼面修罗的实力。

    唐逸飞微微皱眉:“九妹,二哥是来给你出气的,你现在反而对我大吼大叫,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多多少少也要给我点面子吧?那么多人看着呢。”

    “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唐九当然不领情,唐逸飞可是当着唐家所有人的面儿给她爸撕破脸的人,即便是二叔后来说了很多好话,但唐九可没打算这么快就原谅他这种过分的行为:“唐逸飞,你少在这里狗拿耗子,带着你的人走,我不想看到你。”

    唐逸飞哼了一声:“我当然要走,我不但要走,还要带着你一起走。”

    “不可能!”唐九急了,唐逸飞那种唯我独尊的态度让唐九越来越反感,一想到唐逸飞甚至想要篡位掌控唐家,唐九心里就说不出来的厌恶,这种厌恶是由心的,即便她现在也大致明白正在对她父亲下黑手的并非是唐逸飞,但心里依然是对他有着根深蒂固的厌恶。

    “唐九,你觉得事到如今,你说了还算吗?”唐逸飞淡淡道,一脸轻松的对黑貂说:“黑貂,我们要走了,欺负九小姐的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黑貂二话不说直接大步向前,单手轻松拎起瘫坐在地上的那位哈哥。

    “不……不要啊……饶了我吧,貂哥,我知道错了……飞哥,不,不,飞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有眼无珠,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好吧?放过我吧?”

    然而不论他如何苦苦相求,唐逸飞的脸上都毫无表情,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唐家的人也是你这种渣滓也能羞辱的?哼!”

    话音落下,黑貂的拳头已经如爆射出的炮弹狠狠砸在这倒霉胆的脸上,就见那张刚才还得意洋洋,跋扈不羁的脸上瞬间就像是开了染铺店一样,而且还是只染红色……

    就看哈哥老大一身躯硬是被黑貂拳头打飞,而黑貂也毫无停下来的意思,跟上前就是猛踹暴跺,只不过十几秒的功夫,地上的人已经由最初的求饶到惨叫,再到现在的鸦雀无声,生死不明。

    黑貂也是个手狠的主儿,明知道地上的人已经奄奄一息,但唐逸飞没发话,他就一直没停手,最后把这孙子打的连唐九都不忍心看了,快没人样了。

    “行了。”唐逸飞这才摆摆手道,黑貂也真踹累了,停下松了一口气。

    幻梦酒吧的老板五胖咽下了一口唾沫,这人若在不抓紧时间送医院,恐怕就死在自己店里了,可唐逸飞在这里,谁敢说把人送医院这事儿啊,就连敢打120急救的人恐怕都没有。

    “五胖,别让我再看见这人出现在你们店里,懂吗?”唐逸飞挑眉道。

    五胖急忙点头:“是是是,我绝对不会再让这孙子进我这店里半步!”

    “记住你说的话。”唐逸飞道,然后对胡狼挥挥手:“带九小姐走。”

    胡狼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九小姐,请!”

    “我说了我不会跟你回去,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少在这里装行不行?”唐九怒道:“唐逸飞,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在我面前装装好人,就能抵消你之前犯下的错误?我告诉你,我今天来这里喝酒是经过我爸同意的!你少拿我去拍马屁!”

    唐逸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九妹,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带你回你家?”

    唐九哼了一声:“那你还能怎么样?”

    淡定安静喝着果汁的果果心里一惊,她这第六感绝对足够强烈。

    “当然不是回你家,我还指望着用你换来唐家呢,就这么把你乖乖送还给唐伯,你觉得可能吗?”唐逸飞阴笑道:“九妹,你不要总把我想成那个喜欢管你闲事的二哥,我承认,或许之前我的确是处于关心你才管你,但如今不是了,我这个哥哥恐怕你也不打算认了,所以我也就没必要瞒着你了,我今天是要带你去一个你不喜欢去的地方,不过我这也是没办法。”

    唐九一脸震惊的看着唐逸飞:“你说什么?你要绑架我?”

    果果眼珠子轱辘一转,知道大事不妙,趁着所有人愣神的功夫跳下椅子,一溜烟就想要往外跑,去找仇妍求救,结果却被黑貂一把给抓了回去。

    果果不服气,气呼呼道:“我仇妍姐姐马上就回来了,你们给我小心一点。”

    “恐怕她是回不来了。”唐逸飞哼了一声:“小丫头,你是不是以为你们很厉害?但我告诉你,我能请到比你们更厉害的人!”

    现在果果真的意识到了麻烦,因为仇妍出去都好几分钟了,若是解决对手应该早就解决了啊,怎么现在还没点动静呢。

    唐逸飞看了眼唐九,再次对黑貂和胡狼下令:“把她们两个带到我车上去,那个人就交给修罗好,他自己能搞定。”

    胡狼深呼一口气,对唐九道:“九小姐,得罪了!”说完就直接反关节制服唐九,将她两手反扣在背后:“九小姐,就麻烦你跟我们走吧。”

    唐九心愤怒至极,但无论她怎么骂,胡狼都跟没听到一样,直接押着她就往外走去。

    果果很明智的放弃了反抗,她知道这种时候反抗根本就是浪费体力,所以乖乖拿着没喝完的桃汁,任凭黑貂拎着她直接离开,根本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

    唐逸飞临走前又对五胖摆摆手,指了指地上那个被黑貂打的半死不活的废物:“五胖,这人你看着处理,别让他死了就成,为了我一个不争气的妹妹,我还不至于杀人,我没那么多时间处理这种麻烦。”

    “是是是,二公子您放心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代给我处理,这么一个傻缺死在我店里也晦气,我一定给把人送医院,您放心,放心。”五胖依然是点头哈腰道。

    唐逸飞径直扭过头向门口走去,用不大的声音道:“别死了人就行,没什么大不了的,身上不废点东西,恐怕他不长教训。”

    “是是是。”五胖连连点头,一边跟在唐逸飞身后往外面送,一边对身后的人打手势,让闲着的赶紧打救护车急救。要知道哈哥真的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这要是扔到大街上,说是死了都有人相信。

    几人走出酒吧之后,外面根本就没有了仇妍的身影,果果这才感到害怕了,心里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毕竟这是人生地不熟的济北市,仇妍不见了,徐云又没在她身边,她能不怕吗?

    紧跟着果果就被塞进了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R级商务车内,这下果果是真绷不住了,嘴巴微微一咧:“小九姐姐,我害怕……”

    唐九也被胡狼推进了车内,虽然唐九现在也想反抗,但她知道反抗也是没什么结果,说不定还会吓到果果,干脆直接就放弃了反抗,赶紧抓起果果的手安慰道:“没事儿没事儿,果果不怕,这不还有小九姐姐吗,你放心,只要有姐姐在,他们就不敢怎么样!”

    果果哪能看不出来唐九这是强装出来的:“小九姐姐,可是他们连你都敢抓啊。”

    “那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唐九这时候到信心满满了:“想拿我去跟我爸爸换唐家的话,他们就不敢动我一根头发,若不然,别说换唐家,就连唐家任何东西也换不到!”

    所有人都上车了,黑貂开车,胡狼坐在后面看着他们,而一相都坐在后面的唐逸飞则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听到唐九话有话,当即便笑了:“就算唐伯不肯拿唐家跟我换,那我也不能动我妹妹一根头发啊,呵呵,不过,你们若是不配合,那个女人恐怕就要受点难了。”

    果果眼睛瞪起,看来仇妍这次是真出麻烦了,她心里怪不舒服的感觉原来是真的。

    “唐逸飞!我告诉你!你的人若敢动我朋友一下,我一定让你们都不得好死!”唐九威胁道:“你有什么本事对我来,别对无辜的人下手。”

    唐逸飞哼了一声:“他无辜?他要是称得上是无辜,那我做的那些个伤天害理的事情,岂不就是无罪了都?哈哈哈,九妹,你放心,只要你肯乖乖配合,你们谁都没事儿,你若不配合我,别说他们,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唐九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唐逸飞,你真是个混蛋!你以为盯上唐家的只有你,那就大错特错了,哼,我真想不明白,唐家怎么会出来你们这么两个败家的东西,真是家门不幸!唐逸飞,我告诉你,我爸爸的病不会再恶化了,你们好自为之。”

    唐逸飞回头怒视唐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说什么?你说的‘你们’是指的谁?除了我,我想知道另外一个是什么人?”

    【ps:十月一日有没有来曲阜旅游祭拜孔子的?到了我请客~ 如何你们能找到我的话,嘎嘎!求顶!求收藏!求鲜花!明天是新的一个月了,亲,记得过了今晚12点,就可以把你们手里的凹凸票都给《妖孽兵王》砸来了,小仙在这里拜谢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