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飞果断做出决定,判断力精准,做事雷厉风行一直都是他的优点:“马上带我离开济北市!”

    然而这次坐在驾驶座上的黑貂却并没有马上执行命令,不只是他没有听话,坐在后排的胡狼也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了。原因很简单,现在唐逸飞承诺他们的事情根本无法做到,他们凭什么还要为他所用?鬼面修罗根本不是他的人,更不可能帮他们打通什么经脉帮他们突破了啊!

    “走啊!还等什么!你们是想让我死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告诉你们,鬼面修罗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们跑不了也一样是死!”唐逸飞整个人陷入了愤怒和恐慌。

    黑貂用余光看了唐逸飞一眼,声音平静却暗藏杀机道:“二少爷,你还真是把我们兄弟两个给害惨了。我们背叛了唐家选择相信你,结果你就是一个被人耍的团团转的白痴……”

    唐逸飞这下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控制这两人的筹码了,现在自己在他们眼已经是毫无用处的人了,现在恐怕在自己车里都不安全了吧?

    唐九突然掏出手机拨打了家电话,胡狼就在她身旁,却没有出手制止。

    唐正天刚接起电话,唐九就迫不及待的问出口来:“爸!雪姨到底怎么了?!”

    “九儿,雪姨她在自己的房间,你慢点说,怎么回事儿?”唐正天微微一怔,他们离开雪姨房间之后,雪姨就一直都没有出来,他想要给雪姨一段冷静的时间,所以也没进去打扰。

    唐九心里一阵不祥的预感,她几乎是颤抖的开口道:“爸……你快和徐云去雪姨房间看一看,我担心会出事……快,快去……”

    唐正天和徐云一直在书房喝茶聊天,所以根本没意识到雪姨会出什么事情,现在听唐九这么说,唐正天才想到揭穿的这件事情或许对雪姨的压力真的非常大。

    他挂了电话,匆忙起身:“徐云,快跟我下去……”

    虽然打过了电话,但唐九心里依然扑腾扑腾,她抬头看了眼胡狼,面带祈求道:“胡狼,你们带我回去好不好?我求求你们!黑貂,雪姨出事了,你就带我回家吧好吗?”

    “不行!你们不能去!”唐逸飞害怕啊,现在要是去了唐家,那自己就算栽了。

    黑貂却一口答应:“九小姐,我现在就送你回家!我和胡狼犯下的错我们自己心里清楚,既然是男人,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我和胡狼把你送回去也无法将功补过,到时候任凭处置。”

    “黑貂说的没错。”胡狼点点头:“若非十年前唐老板收留我们两人,我们两人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今天我们为了自己竟然会背叛……呵呵,不过幸好这件事情有了转机,不然我后半辈子恐怕也难以心安了。看来老天爷是真不会帮我们这种背信弃义的人!黑貂,咱俩就帮唐老板把最后的事情做了,到时候要杀要刮就悉听唐老板的便吧。”

    “好!”黑貂也不含糊,马上发动汽车就要前往唐家。

    这下唐逸飞是真慌了:“黑貂,你要干什么?你若要去唐家我不拦你,你把我放下!”

    然而黑貂根本没理会他,径直开车向前走去。

    这下唐逸飞坐不住了,当即就要开门跳车,他可不想被带回去家法处置。然而胡狼没有给他机会,就直接在后面将其一把控制住,这下唐逸飞坐在车内,直接成了瓮之鳖,哪儿都逃不走。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果果手里的桃汁依然没有喝完:“小九姐姐,我看他们两个也不算坏人,就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吧?”

    唐九面色冷淡:“原不原谅他们,就看我爸爸怎么样了。是我爸爸收留了他们,如果要处置,也要由我爸爸亲手处置。”

    果果扬起小脸笑了笑,她见过唐正天书房的佛头,也留意到唐正天手腕上的一串菩提子:“你这样说他们可就不用担心咯,我觉得唐伯伯会原谅他们的。”

    “是吗?”其实唐九的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父亲早已过了那个斩尽杀绝的年龄,他现在的心态早已平和了很多,或许犯下再大错误的人,他都能做到理解,尤其是最近数年信佛之后。

    唐逸飞脑子飞速转动,若是连黑貂和胡狼两个下人都能被原谅,自己可是唐家人,当然也可以得到原谅,只要自己能将功补过,说不定唐伯真的会对自己既往不咎!

    二十多分钟之后,黑貂便把汽车驶进了唐家大院之内,唐正天和徐云就站在院子里,似乎是刚送走了什么人似的。

    “爸!徐云!”唐九跳下车道:“雪姨没事儿吧?!”

    唐正天没说话,脸上挂着一层阴霾,有些话不用多说,只是用行为就能表达出来,唐九见状,心里也就大致明白了,双腿发软,险些要跌倒。

    幸好徐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在怀:“唐九,有些事情不能勉强,雪姨有她自己的选择。不过我们已经安排人把她送去医院抢救了,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就不要多想了。”

    果果也小大人似的安慰着她:“是呀小九姐姐,别担心了。”

    黑貂和胡狼沉着脸把唐逸飞带到唐正天面前,之后两人便突然双膝下跪,扑腾直接拜在唐正天身前,胡狼先开了口:“唐老板,我们两人为之前所做的事情来请罪了。唐逸飞我们给你带来了。至于如何处置我们,怎么都行。就是让我们两人去死,我们都不会犹豫。”

    唐正天深呼一口气:“罢了罢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世间万事因果循环,你们不会无缘无故做出选择,既然现在回头了,我自然不会追究。我只希望你们能帮徐云,也算你们将功补过了。”

    黑貂重重磕了个头:“唐老板,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你,我这辈子做的最大错事就是背叛你。我们两人一定帮徐云和九小姐把事情办好,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再以死谢罪!”

    “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为唐家而死。”唐正天想到了过渡服用药剂而彻底昏迷休克的雪姨,这个年纪的人,恐怕抢救也很难做到平安无事了吧……

    唐逸飞也腾一下跪在了地上:“唐伯,我也知道错了!我现在才看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唐龙操控安排的!你原谅我吧,我绝对不会放过那小子的!”

    唐正天摆摆手,他现在已经没有功夫理会唐逸飞了,随他去吧,想来一切的掌控者都是唐龙,唐逸飞也不过是一颗为唐龙冲锋陷阵的棋子吧。

    徐云皱了皱眉头,开口问了一个唐九已经忘记了的问题:“仇妍呢?”

    之后,众人哑口无言,唐逸飞不敢吭声,而黑貂和胡狼也只是低着头,唐九心里不安,这事儿都怪她,若不是她要去喝酒,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呜呜呜!”刚才还挺淡定的果果直接哭着就冲进了徐云的怀里:“爸爸,爸爸,不好了,仇妍姐姐被唐龙那个大坏蛋的人给抓走了!”

    徐云脸上的表情瞬间转变了数种神色,他想不明白有什么人能把仇妍给带走,而且还是在果果身边,要知道果果可是仇妍的心尖肉,最宝贵的东西,她把果果留在唐九身边而一去不返,一定是碰上了大麻烦。

    黑貂见唐逸飞也不开口,只能自己道:“对……对方是……鬼面修罗。”

    鬼面修罗!?徐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还真是小瞧了济北市,省城毕竟是省城,不出现便罢,一出现便是顶级的一流高手,鬼面修罗可是跟当日那个把他和仇妍都逼的很惨的赤蝎一个等级的人物,而且徐云知道,这人还有一个孪生哥哥,人称青脸兽,也是响当当的一流高手。

    “唐龙连这种人也请得到,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徐云微微皱眉,他轻抚了几下果果的头发,安慰到:“果果,你放心,老爸是不会让仇妍有事儿的。不管对方是谁,我都会让仇妍好好的回到我们身边。”

    “嗯!果果相信老爸!”果果使劲儿点头道。

    徐云对唐九道:“带孩子上去,你们早点休息。”

    唐九点点头道:“刚才唐逸飞跟唐龙通过电话了,唐龙已经撕破脸了,我想他应该猜到你们也会知道了一切,所以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一些,我们也不知道仇妍到底被那个人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处处都处在下风。徐云……你一个人行吗?”

    “这事儿你也帮不上忙,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帮我看好孩子。”徐云微微一笑,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个良好心态很重要,若是战斗还没开始便已经心慌,那岂不是直接就输掉了。

    唐九不再多说,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相信徐云。

    “徐云,我和胡狼会全力配合你,就算搭上我俩的命也在所不惜。”黑貂认真道。

    徐云耸耸肩膀:“可惜,我这个人真不敢重用背叛过的人,不放心。所以,你们爱去哪就去哪吧,既然唐叔没责备你们,那你们也没必要非留在这里。走吧。”

    黑貂和胡狼一怔,谁都没想到徐云如此决绝。

    【ps:再求凸票!!看看这个月能过2000凸票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