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么说并非只是说说而已,他是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情。

    “背叛”这两个字,别说是在龙怒特战队或者整个神龙大队里是绝对禁忌,即便是拿到整个华夏的部队乃至于整个世界上的部队,“背叛”这两个字也是绝对的禁忌。

    在神龙大队的时候,徐云率领的龙怒特战队绝对没有一个叛徒,因为若是无法经历这一关的人,就不会留在这个队伍。徐云还深刻的记得自己入选龙怒特战队的最后考验,那次相当逼真的考验彻底将他折磨到近乎精神崩溃,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不过最后当徐云知道那一切都是考验,都是假冒的之后,还真的是险些便给师尊王逸翻脸了!但之后他就理解了,任何能进入到这里的,都会接受那种超残酷的考验,若是连那都坚持不住,背叛了信念或者组织,那就不配进入龙怒之,组织也就不会给予你彻底的信任。

    为什么王逸会在徐云都离开了龙怒之后,还敢把青鬼的事情拜托他,就是因为当时徐云承受住了最大极限的考验,因为他是要成为龙怒教官的人,而且是王逸看重的能在日后接手整个神龙大队的人,所以给徐云的考验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这也就是王逸为何一直到现在还能无条件的信任徐云,因为他太了解徐云是什么样子的人了,所以才敢这么做。这便是骨子里的信任!没有任何条件!

    就因为有王逸这种教导,徐云也同样把“背叛”两个字看的很重要,任何事情上,不论大事还是小事,只要龙怒有任何人触碰这个禁忌,那只有一个结局便是滚蛋。

    不过所有龙怒的兄弟都争脸,没有一个人做过“背叛”的事情,所以徐云执行任何行动的时候都是从骨子里信任身边所有的人。

    然而人性总归是存在恶魔,徐云他们也被人“背叛”了一次,背叛他们的那个警方高层是徐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因为他,才导致了自己的判断失误,自己的判断失误导致了陷入困境,银龙就是为了帮他们脱困才彻底离开了龙怒特战队,离开了所有并肩作战的兄弟们……

    一想到背叛这两个字,徐云就绝对不会原谅,也绝对不会再信任。

    “徐云,或许黑貂和胡狼真的能帮得上你的忙。”唐正天的经历跟徐云不一样,所以他的看法也不一样,他希望徐云带上这两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帮助的。

    但徐云的回答依然很决绝:“我绝对不会信任一个背叛过的人,这种人会不会第二次在背后捅刀子,谁都不敢保证,即便是老天爷,也无法保证。”

    “徐云!我们两个若是还要背叛唐老板就不会回来了!”黑貂显然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我们完全可以用九小姐做人质继续给你们制造麻烦!但我们没有那么做,我们既然来负荆请罪了,就绝对不会做出你想象的那种事情!”

    徐云丝毫不为所动,冷笑一声:“你做什么是你的问题,但我有权利不相信你!”

    “你!”黑貂恨得咬牙切齿,真想冲上去跟徐云好好理论一番!

    胡狼却一把拉住他:“够了黑貂!我们的确是做了过分的事情,这件事情谁也怪不到,要怪就怪我们自己!是我们先背叛了唐家,背叛了唐老板和九小姐,不然的话人家也不会不相信我们!”

    黑貂咬牙道:“那也有个限度吧!连唐老板都原谅我们了,他凭什么不原谅我们?他算什么!唐家凭什么那么信任他!”

    “因为他值得我信任。”唐正天回答了黑貂的话:“黑貂,你也别在争辩了,这就当是你们为你们做过的事情负责任吧。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黑貂心里一阵憋屈:“唐老板,我们只是想要将功补过!之后别说是走,你就是让我们两个人去死,我们都不会眨眼!为什么不给我们将功补过这个机会?”

    徐云的回答斩钉截铁:“背叛过的人,是没有任何机会的。今天你们能来这里说这些话,我相信你们的心是真诚的,但我依然不会给你们机会。如果机会是那么容易拿到的,那么‘背叛’这两个字也就不再显得那么重要了。背叛就是背叛,永远无法去弥补的一种错误。懂吗?”

    “可是……我……”黑貂最终没有说出口,或许徐云的话是有道理的,背叛就是背叛,永远无法弥补,即便是得到了原谅,但也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错!

    徐云脸色镇定:“而且你们也帮不上我什么忙,鬼面修罗你们应该见过,也应该知道他的身手吧?你们两个完全不是对手,所以我也不需要你们。”

    “那你需要什么,我们能给你提供的一定照做。”胡狼显然接受了徐云不给他们机会的说法,他淡淡道:“只要我们两个人能做到的,就绝对不会犹豫,不是为了原谅,就是想要给唐家出最后一点力而已。”

    徐云微微一笑,指了指唐逸飞:“我需要的东西你们已经带来了,现在我唯一需要的就是这个人。”

    “我?!”唐逸飞一脸震惊,他着急忙慌道:“不不不,你听我说,徐云!你听我说,我也背叛过啊,我也是不能信任的人!你怎么不用他们,用我干嘛呀?我可是随时都会背叛你的!我帮不上什么忙!”

    “我是不信任你,但我相信,你在说实话跟死之间,一定会选择前者。”徐云才不管唐逸飞如何挣扎,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都高高举起:“唐逸飞,告诉我唐龙现在在哪。”

    唐逸飞双脚被举起高高离地,整个人也开始变得呼吸困难起来,他慌张的用双手抱住徐云的拳头,也不顾什么唐家二少爷的风范了,求饶道:“徐云,你放了我,我们有话好好说!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我若隐瞒半分,天打雷劈!”

    有他这句话,徐云也不再难为他,直接松手把人一扔:“带我去见唐龙。”

    唐逸飞背后瞬间冒出冷汗:“徐云,现在这时间我去哪找他啊?他……他又不是一处地方,我也没办法确定他在不在家啊,而且他现在犯了这么大的事儿,应该也……会有个秘密基地吧?”

    “他有多少栖身之地我不清楚,但你肯定清楚。”徐云道:“一处一处的带我去,这样总会找到的。”

    唐逸飞猛咽几口唾沫:“徐……徐……徐云!我,我能不能把地址告诉你,你自己去?我……我要是去了,唐龙肯定不会放过我,万一他要杀了我呢?我……我不能跟你一起去!”

    “他要不要杀你,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和我无关。”徐云道:“济北市的路我不熟,你告诉我也没有意义,我就要你带我去。”

    “我不去!我去了就没命了!”唐逸飞慌乱后退几步,原本今天晚上应该是大赢家的他突然没落到这个地步,简直是有些让他无法接受,这一切都是拜唐龙所赐啊!

    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唐家青年才俊才高八斗的唐逸飞,现在是心服口服了,他终于明白唐龙到底有多阴险多腹黑了,简直把他玩死了,而他在最后一刻才反应过来。

    更重要的是,若不是徐云来了,恐怕自己比现在还悲惨,或许唐家大权已经转移到唐龙手,而他唐逸飞就要下地狱了。

    “我不保证你跟我去能不能活命,但我可以保证,你若不去,我现在就能让你死。”徐云这可不是跟他开玩笑,身上淡淡散发的杀气足以让唐逸飞感到恐怖。

    唐正天微微一怔,他原本认为徐云只是恐吓恐吓,可这架势看上去却绝非恐吓:“九儿,带果果回去吧。这里用不到我们了。”

    人对危险的敏感程度是很微妙的,唐逸飞也瞬间意识到了这种感觉的存在,他扑通一下跪在唐正天的面前,一把抱住唐正天的小腿,哭丧道:“唐伯,唐伯!你救救我呀,我不想死,你救救我,我可是您亲侄子!”

    “逸飞,你还知道你是我侄子?呵呵。”唐正天淡淡的笑了两声:“之前你可真没把我当你大伯。”唐正天说完便和唐九一起带着果果走回房间。

    唐家别墅大院刮过一阵寒风,唐逸飞只觉得身后一阵冰冷,瞬间有种地狱的感觉,他惊惊颤颤的开口:“我马上带你去找唐龙……”

    徐云微微一笑,刚才身上那股凛冽杀意也瞬间化作乌有:“早这样多好。”

    唐逸飞脑子里乱作一团,但他依然飞快的分析着,若是见到唐龙他应该如何说才能脱身,毕竟唐龙身边有鬼面修罗,而且他还说把青脸兽也请来了……只要徐云去了唐龙那里便是死路一条,自己要做的便是在唐龙身边保命。

    徐云毫不犹豫坐上了唐逸飞的车,唐逸飞也在下定决心之后钻上了驾驶座。

    看这两人开车离去,黑貂和胡狼四目相对,都忍不住惊叹刚才徐云那一下真气逼发出的杀意,简直让他们心惊胆寒,他们原本以为那个仇妍就已经是够厉害了,没想到徐云才是隐藏实力的真正猛人啊。

    既然已经决定在最后将功补过,黑貂和胡狼也决定跟上去,就在这时候,一把车钥匙在房内被唐正天扔了出来,直接落在两人面前。

    一瞬间,黑貂和胡狼这两个算得上是铁血的硬汉子顿时泪涌而出。黑貂捡起钥匙,直接去地下车库开了一辆车,和胡狼毫不犹豫的追了出去。现在他们能报答唐正天的,只剩下这两条命了。

    【ps:今天依然是只能先保证两次的基本更新,因为有朋友结婚……喜庆事儿,嘎嘎,谁让我们这里是闹新娘呢~不去太亏了,哥结婚的时候他们可都闹过了,但也不排除晚上回来加个班赶在12点之前加个更的可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