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徐云发现了后面那两人跟上来的车,但并没有说什么,任凭他们跟在后面。他有权利不相信那两人,不用那两人,但那两人也同样有权利证明自己最后的改邪归正。

    这一点徐云并不担心,因为即便黑貂和胡狼会再出什么幺蛾子,自己也可以轻松灭掉他们,毕竟他们只不过是两个二流高手而已,在他面前无异于两只蚂蚁罢了。

    开车的唐逸飞在路上开始逐渐恢复了头脑的清晰,他知道自己在徐云面前脱身是不可能了,况且后面还有黑貂和胡狼开车跟着,自己完全没有路上弃车而逃的可能性。

    唯一的机会就是能在唐龙那里博得同情,唐逸飞很清楚自己这些年对唐龙怎么样,表面上两人是哥弟好的如胶似漆,但实际上那都是唐龙对自己低下四换取的,有些时候唐逸飞心情不爽,对唐龙那也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一想到这里唐逸飞心头的肉就狂跳不止,唐龙能对自己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在这时候让自己变成众矢之的,为的就是让自己的高调遮掩他一切暗的小动作。

    唐逸飞现在已经无比清晰的看到了自己和唐龙之间能力的差距,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自以为是,后悔自己那么相信唐龙,后悔自己在家会上所做的一切事情,但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做了就要承担。

    “现在知道害怕是不是有些晚了。”徐云冷冷道:“你做的那点事儿虽然很恶心,但罪不至死,将功补过之后唐叔恐怕不会把你怎么样,但唐龙不一样,他犯下的错可实在太大了。你到这时候,不会还相信他能赢吧?”

    “当然不,我相信你!”唐逸飞回答的干脆,但心里却骂了好几句,他当然相信唐龙能赢啊,唐龙身边可是请了两个一流大高手!那概念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一个人再厉害又怎么样?

    徐云当然不会相信唐逸飞的话:“我不需要你相信我能赢,我只是告诉你,今天晚上把你的立场站明白,机会只有一次,你若还帮着唐龙,那就别怪我对你下手也不客气。”

    唐逸飞咽下几口唾沫,心里扑通扑通狂跳不止,这玩儿的也实在是太心跳了吧?就是纯赌博,赌对了,他就能安安宁宁度过今晚,以后也乐的清闲,活的舒服,赌错了,那今儿晚上就直接交代在这里了。

    这可不是能马上就做决定的事情,唐逸飞的脸上突然平静了下来,这种决定需要他好好想一想。

    徐云看都没看他一眼:“你考虑的时间还有多少你自己清楚,找到唐龙之前想好。”

    唐逸飞深呼一口气猛点点头,脚下的油门也变的松了轻微的一些,虽然只是一点点,徐云还是感觉了出来车速最少慢了每小时十公里,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代表了唐逸飞真的在考虑,不至于他刚到唐龙那里就把自己给孤立,那样显得自己多没面子。

    在唐逸飞寻找了唐龙的两处居所都没能找到人的情况下,徐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毕竟仇妍还在对方手,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另外的担心。

    “唐逸飞,我再给你半个小时,你若再找不到人,那我就怀疑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了。”徐云说的很直白。

    唐逸飞听了心里着急啊:“我没有啊!我就是按着他最可能在的地方开始给你找的,他不在这里,我也没办法啊,我又不是不想早点解决问题,我也想!”

    徐云皱了下眉头:“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按照他最有可能在的地方开始找?唐逸飞,原本我还认为你有些脑子,但现在看来,你真的跟唐龙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现在我才明白你为什么会被唐龙耍的团团转了。”

    经过徐云那么一点,唐逸飞也恍然大悟,这种时候唐龙当然不可能在经常待着的地方,他一定会在自己最不经常去,最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待着!

    唐逸飞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唐龙在个月前一次喝酒的时候喝多了,说什么自己在北郊一个吴姓村里,花了二十万块买了一处民房,说是又便宜又大,六间大瓦房什么的。

    但唐逸飞再继续追问他买民房做什么,唐龙就不再说这个问题了,后来又解释说他是开玩笑的,根本就没买,还一个劲儿说当然不会买民房,他再不济也是唐家少爷的命之类的话。

    当时唐逸飞没在意,但是现在想想,或许唐龙真的早已做了好几手的准备。说不定他现在还真在北郊那个吴姓村里的六间大瓦房里。那绝对是他藏身的好去处。

    “我知道他会在哪了。”唐逸飞突然有些兴奋,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切都输给唐龙,被唐龙当棋子之后,心里就憋了一口气,现在是他有了出气的机会,若是帮徐云找到唐龙,能给唐龙心口窝也堵一刀,他还真觉得的值了!

    再说了,那农村里僻静处多,唐逸飞觉得即便唐龙要杀自己,自己也能容易找一处犄角旮旯藏起来,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干掉。

    既然如此,唐逸飞也不在过多耽误,突然便掉转车头,直奔北郊!

    徐云见唐逸飞的行为突然变得干脆起来,知道他现在才算是认真了起来,那就不管是龙潭虎穴,徐云也做好了闯一闯的准备,仇妍是跟自己出来了,他就要保证她的安全。

    不管是什么人,敢动他徐云身边的女人,那都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一直缓缓跟在唐逸飞那辆奔驰商务后面的黑貂也终于打起了精神,见那奔驰急速掉头,他也毫不犹豫一个漂亮甩尾跟上去!坐在副驾驶上浑浑噩噩的胡狼也瞬间瞪大了眼睛,血液沸腾了起来,他们两个都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但是胡狼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一路跟着唐逸飞的车开到了如此偏僻的北郊小山村之。现在已经将近深夜十二点了,这个时间的村庄里几乎一点灯光都看不到。就只有两束车光。

    唐逸飞一边开车缓缓驶入村子,一边道:“我只知道唐龙说过在这里买过一处民房,但具体位置不知道,因为他从来都不提这件事情。”

    徐云直接扬手道:“停车,走进去。”

    “走着?!”唐逸飞一怔,这才刚刚开车到村口,走进去连点灯光都没有,再说这么偏僻的地方,而且还邻靠着山头,万一有个什么野生动物啥的,多吓人啊!

    徐云冷冷道:“这种地方你觉得是经常会有汽车出现的吗?现在如此安静,你开车进去,就算是聋子估计都能听得到动静了。如果唐龙真的在这里,他用屁股也能猜得出我们来了。”

    唐逸飞点点头,还真是这么个事儿,还是徐云考虑的周全,安静的进去更安全一些。

    后面黑貂和胡狼看到徐云和唐逸飞下车,也马上熄火关灯下车,两人也不敢多开口,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跟在后面,徐云也没再赶他们走,毕竟唐正天是选择原谅了他们的背叛。

    因为村子里太黑,他们几人的眼睛需要好一阵子才能适应下来,唐逸飞都快把眼睛瞪出来了,才能勉强看到前面的路。

    而徐云适应的比较快,他突然停下就蹲下去,仔细观察了地面,紧跟着脸上便挂起了浅浅的微笑。

    山村的道路都是土地面的路,而路面上有很明显的汽车轮胎压痕,脑子里装有“世界万物知识百科大全”的徐云,当然能清晰的分辨出那245R19的轮胎纹理,显然便是邓禄普SP SPORT MAXX GT系列的纹理,是大众辉腾原配轮胎。

    仅仅凭借这一点徐云就足以确定唐逸飞没有带他来错地方,因为唐龙的车便是大众辉腾,而这个山村也不可能会有开着豪车居住的土豪,别说二百多万顶配的辉腾,恐怕全村连一个买得起十万多低配速腾的也没有吧?

    唐逸飞也终于慢慢适应了黑夜,他到没观察地面,他看到了拦在他们几人面前的一个活物,一双泛着青光的眼睛闪着寒冷,盯在了他的身上,一瞬间,唐逸飞全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汗毛根根竖起,那种冷汗挤出的感觉,一瞬间让他都有些虚脱!

    这地方居然有狼!?!这简直就是旧社会吧!唐逸飞这种从小生活在豪宅的孩子,根本不知道,任何城市都有那些穷到让他们想都不敢想象的地方,住不上房子吃不上饭的大有人在,并非所有活在世界上的人都能享受正常的生活……

    “狼……狼……”唐逸飞的舌头都打结了,这也太夸张了!

    “别大惊小怪的了,前面带路。”徐云连头都没抬,他早就看到那头畜生了,就在徐云起身的瞬间,那条称得上是枯瘦的狼竟然四肢颤抖了几下,最终夹着尾巴逃走了。

    唐逸飞可不知道这是畜生敏感的第六感,它们能清晰的分辨出什么是它彻底得罪不起的生物,显然,它刚才的目标是唐逸飞,而却最终碍于唐逸飞身边那个人的强大压力而灰头土脸的选择离开……在吃东西和活命两者之间,它选择了活命。

    黑貂和胡狼不得不再次感慨徐云身上的气势,居然连一头看上去饿了好几天的狼都一声不吭就给让路了。

    【ps:话说现在十月一放几天啊?怎么几天的都有呃。貌似编辑们要离开六天呢……但是写手依然要苦逼奋战啊。求凸票,求收藏,求打赏,求点击宣传和吆喝呀~~~有木有某大贴吧混的好的兄弟,帮着宣传宣传么~回头给你广告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