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飞见到那东西之后,根本不敢一个人走太远,几乎是步步紧跟着徐云,生怕一个不留神,自己就会被黑暗的不明生物给拖走似的。

    徐云沿着坑坑洼洼的土路一路向西,心里感慨幸亏是没下雨,这要是下点小雨,估计这路就成泥河了。跟在他身后的黑貂和胡狼两人当然也不敢抱怨,是他们自己愿意跟来的,只能是一跟到底了。

    因为天黑,路又不好走,这小山村里住的人又零零散散的,他们最起码是经过了半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才在不远处的民房外看到了唐龙的那辆大众辉腾和另外一辆绝对皮实奈操的帕杰罗。

    “还真会挑地方。”唐逸飞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真他妈够阴的,若不是那天喝多酒跟我说漏了嘴,恐怕谁也想不到他会窝在这么一个地方计划阴谋。”

    徐云微微一笑,停下了脚步,他担心走得太近,说话会被里面的人听到:“行了,你该立的功也立下了,可以走了。”

    走?!往他妈哪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拐八拐的,唐逸飞都不记得他是怎么走进来的了,这要是一个人回去,肯定连村头都找不到!而且这村里的大街上就有狼这类东西横行霸道,这要是被畜生吃了,死也不瞑目吧!

    唐逸飞一愣:“徐云,你这算过河拆桥吧?都到这地方了,你让我怎么走?我连村子都出不去啊!”

    “不是我要你走,你不是不敢见唐龙吗,你不是怕他杀了你吗?”徐云道:“我是怕我一会儿没功夫管你,万一你真让唐龙给杀了,怪谁啊?”

    “我这要是走,那肯定也被狼给吃了啊!”唐逸飞这着急的,还真是体验了一下走在独木桥央,碰到前有虎后有狼的状况,根本没的选择啊!总不能跳下去摔死吧?

    徐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你自己选吧,要么跟我进去,要么自己走。”

    “我跟你进去!但你别说是我带你们来的!”唐逸飞道:“这样行不行,我进去之后就假装投靠他们,然后我暗帮你们,行吗?我做无间道行吗?”

    徐云看到唐逸飞为了活命滑稽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想笑:“唐逸飞,你去做无间道,我还真不放心。倒不是不放心你会出卖我,而是我可以肯定唐龙不会相信您。”

    唐逸飞愣住,这还真没错,自己就算用屁股想,也能知道唐龙不会相信自己。

    “唐逸飞,就算我跟唐龙说,对天发誓不是你带我们来的,他会相信吗?”徐云道:“恐怕他这里有民房的事情,也只跟你透过那么一次吧,就算你现在离开,恐怕他也猜得到是你告诉我们的。”

    唐逸飞心一横,这事儿跟他还真是脱不了关系了,他不想死,可现在摆在面前的却只有死路……这可如何是好。

    徐云看着一筹莫展的唐逸飞,微微一笑:“不过,你若帮我一个忙,我还真能让你活下去。”

    “什么忙?”唐逸飞眼睛都放光了,现在除了活命,他什么都不想。

    “你自己进去,跟唐龙说你要投靠他,然后把里面的情况偷偷发短信告诉我。”徐云微微一笑:“我保证,我进去的时候一定不会让他们发觉,只要我有他们详细的信息,就能拿下他们。”

    唐逸飞瞪大眼睛:“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万一我刚进去就被唐龙给杀了呢!你要知道,他里面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鬼面修罗!”

    “对啊,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让你进去摸底。”徐云笑了笑:“看看里面到底有几个人,这就是你今天的任务。”

    徐云现在的确有所担心,如果里面只有鬼面修罗一个人,他到不担心,但是他担心万一除了鬼面修罗还有他那个兄弟青脸兽,那就有些不容易对付了。即便他已经是超级高手,同时面对两大高手也是要小心一些的。

    唐逸飞看着徐云,看了好久之后,终于开口答应了:“好!我去,我可以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但你要保证我的安全,还要保证我回到唐家之后不会被逐出。”

    徐云笑了笑:“你还真别说,今天这事儿你要是办得好,我还真能保证你不会被逐出唐家。”

    “好!咱俩一言为定,徐云,既然你跟唐九好,那就是我妹夫,二哥信你这一次,这可是拿命信的,你千万别给我使绊子……”唐逸飞心依然打着小鼓。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徐云笑了笑:“我答应人的事,就都能做得到。”

    唐逸飞点点头:“行,什么都别说了!”他心一横,牙一咬,记下徐云手机号码,便直接就迈开步子走向那处民房。虽然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但唐逸飞却走出了二十年的感觉,太漫长了。

    徐云安静的在阴影处等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千年古训。

    “徐云,你为什么要相信他?”黑貂突然在他身后开口:“你不是说,永远不相信背叛的人吗?”

    “黑貂!”胡狼怕他乱说话,想要拦住他。

    徐云微微一笑:“所谓背叛两个字,是用在你们身上的,而唐逸飞不是背叛,他只不过是被野心惹的祸,比起你们,他毕竟是唐家人,血缘关系断不了。黑貂,如果你连这点事情都理解不了,那还不如不跟我过来。”

    黑貂被徐云说的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胡狼拍了拍黑貂肩膀:“徐云能让我们两人跟来,完全是看在唐老板的面子上,你以为,若不是唐老板原谅了我们两人,徐云能相信我们吗?”

    “本以为你还比较明白事儿,但现在看看也不过如此。”徐云笑了笑:“我让你俩跟来,紧紧是为了给唐叔一个面子,至于信任,你们还真是想多了。我一点都没说过我相信你们两人。”

    “你不要太过分……”黑貂对徐云的苛刻是一忍再忍。

    徐云反问道:“我过分?比起你们呢?”

    “……”黑貂再次语塞,胡狼一把将黑貂压下去,对他怒道:“我们更过分的事情都做了出来,被人说几句怎么了!你给我蹲下!”

    人很快便陷入到了沉寂,胡狼也没开口,黑貂更是不敢再出声了。

    而徐云则是安静的等待里面传来消息。

    ……

    唐逸飞敲门整整敲了十分钟,他毎敲一次,便低声喊一句:“龙哥,是我,老二!”

    终于,破旧不堪的房门打开,唐龙一脸阴沉的站在里面,面对唐逸飞道:“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他的目光小心翼翼的看向唐逸飞身后,似乎生怕突然出现什么人似的。

    “你放心龙哥,就我自己一个人。”唐逸飞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温柔一些。

    唐龙再也不是往日那个对他低眉顺眼的唐龙,他冷冷道了一声:“唐逸飞,我还没去找你,你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就不怕我让你有来无回?”

    唐逸飞心里不是不担心,但事到如今,若想让自己还能在唐家有个身份,也只能如此了:“龙哥,我承认我错了,我现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只有你能帮我,我以后愿意拥护你,为你鞍前马后!我原本就是你弟弟,以后更是你小弟!”

    唐龙眉心一拧:“呵呵,你当我小弟?老二,你这么有野心的人,我可不敢养虎为患啊。刚才你不是还跟唐九在一起吗?现在居然能找到我这里,你还真是不简单。”

    “龙哥,你不能见死不救,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唐逸飞紧咬下唇:“唐正天已经把我逐出了唐家。”

    “哦?”唐龙怔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进来说。”

    唐逸飞这才敢踏进院子,他刚才是真怕唐龙一语不合便对自己下手,那样自己还能马上跑。现在唐龙让自己进去,恐怕多少是对自己的话还有些相信。

    不过唐逸飞这次还真是赌上了性命,因为,如果进来了,唐龙再对他下手的话,他恐怕连逃的机会都没有。想到这里,唐逸飞脚下多少还是犹豫了一下。

    唐龙当然看得出来,他微微一笑:“既然敢来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龙哥……我虽然平日有些过分,但也罪不至死吧。”唐逸飞出汗太多,一直没喝水,现在已经开始口干舌燥了。

    “当然。”唐龙微微一笑:“这里只有我和修罗两人,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应该不会想要杀你。哦,对了,还有一个是徐云身边的那个女人,不过,她也没有杀你的能力。所以你放心进来吧,跟我说说唐正天是如何把你逐出家门的。”

    唐逸飞心猛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唐龙还能这样,而且不用他查,唐龙就把几个人都告诉了自己,这任务完成的也太快了吧!

    唐逸飞在唐龙的带领下走进正房,唐逸飞进门第一眼便看到了鬼面修罗那张恐怖的脸,鬼面修罗就好像没看见人似的,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在鬼面修罗旁边,便是被五花大绑的仇妍,看样子她的确不是鬼面修罗的对手,不过看看鬼面修罗衣服上也渗出了血迹,想必对付仇妍也费了一些功夫。

    没办法,因为唐龙要活的!

    【ps:12点之前又加了一更……熬眼儿熬死了快,6小时之内还没合眼睡觉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