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飞小心翼翼的走到角落,谨慎的看着面前的唐龙,极力让自己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龙哥,我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已经没有人会收留我了,我只能投靠你,不然我将一无所有。”

    “老二,你还记得吗?在我十六岁,你十五岁的的那年,就在唐家大院,你对我说,我只不过是个没爹的孩子,在唐家,若不是你们爷俩照顾我,我将一无所有。”唐龙微微一笑,顿了下道:“还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曾经你那么不可一世,而我那么卑微,为什么如今你却要反过来求我?”

    对于唐龙的得志,唐逸飞顺从的选择了容忍,都这时候了,他也的确没什么跟他争论的资格:“龙哥,以前是我小,我不懂事儿,您就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唐龙突然目光如电,怒斥一声:“老二,我看你现在也依然是不懂事儿吧?把你的手拿到前面来!”

    这话一出,唐逸飞整个人一哆嗦,背在身后的双手也猛的一松,窝在手的手机啪啦一声直接摔落在地上,这一瞬间,唐逸飞脑子里都在祈祷一件事情,那就是希望手机彻底摔坏!

    然而,事与愿违,一直没正眼瞧他的鬼面修罗突然起身,径直走到唐逸飞身后,俯下身捡起那地上的手机,直接递到唐龙面前。

    唐龙嘴角挂着冷笑,接过手机瞟了一眼,是发送短信的界面,他缓缓笑着开口:“老二,我说你不懂事儿吧,你还不承认?跟当哥哥的说话,却还一心二用发短信,是不是太不尊重我了?”

    “是是是!我的错!”唐逸飞心里的石头都被提到嗓子眼了:“我以后一定一定不敢了!”

    “以后……”唐龙哼了一声:“老二,你想的太长远了……你就老老实实说吧,你是不是要给外面的人发个短信通知一下?”

    唐逸飞心里一惊,知道唐龙是要炸他,当即一口否认:“什么外面的人?哥,我就我自己来的呀!”

    唐龙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老二,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你自己去打开那个屏幕看看。”说着,唐龙指向一角落一处的电脑显示屏。

    唐逸飞心里打着小鼓按开屏幕,瞬间一身冷汗,惊呼一声:“监控!”

    他真没想到唐龙居然在村头安装的监控!而他们的汽车就停在那监控之下!

    “老二,你一个人开两辆车?”唐龙冷冷道:“这本事可真不小,恐怕一般人都学不来吧?行了,到最后你还想背后给我一刀,兄弟,你也太狠了吧?”

    唐逸飞现在就是犹如一盆冷水直接在脑袋顶上浇下来,完蛋了,早知道如此,他打死也不帮徐云做这事儿了,现在自己已经深入虎穴,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真是快要把肠子都悔青了。

    “不好!”鬼面修罗神情突然紧张起来,就在他迅速起身的一刻,房门已经被徐云一脚重重的踹开!

    徐云笑嘻嘻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一刻,唐龙和鬼面修罗都忍不住心里紧了一下,毕竟这人敢这么来,就必然是有准备的。而唐逸飞可算是轻松多了,徐云这一进来,自己就不是那靶子了。

    仇妍见到徐云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似乎她就知道徐云一定会来救她似的,她和鬼面修罗交过手,对方的确是非常不一般,但是并没有赤蝎更棘手,所以仇妍一点都不担心他能在徐云手讨到便宜。

    唐龙不明白,按理说对方不知道自己房内的情况下是不应该冲进来的,以他对徐云的分析,对方应该不是做事那么不小心的人,他都让唐逸飞进来探底了,唐逸飞没把消息传出去,怎么就冲进来了呢?

    徐云似乎看懂了唐龙的心思一般,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正在通话,就在唐逸飞临走之前,徐云把一个拨通了通话的手机塞进了唐逸飞的口袋。

    这时候唐逸飞也猛然明白了似的,迅速在自己口袋里翻出一只打开通话的手机,这只手机显然不是自己的。

    紧跟着徐云进来的黑貂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惊呼一声:“我的手机!!”

    “唐龙,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敢那么信任唐逸飞吧?”徐云微微一笑:“万一这孙子一进门就把我们卖了呢?这年头,你已经权释了什么叫人心不古,什么叫人心隔肚皮,我当然谁也不敢相信啊。”

    看到徐云手那支晃动的手机,唐龙拳头猛地攥紧,他眼露出丝丝寒光,因为往日在各种心计斗争,即便是一些久经历练的老狐狸都不是他的对手,没想到今天在和徐云的对抗,自己居然处处都落在下风。

    而且也是这个人一手毁灭了自己原本安排的天衣无缝的局儿!唐龙设的局有多大,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若是没有徐云的出现,现在唐逸飞将已经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唐九也将被他解决掉,剩下苟延残喘的唐正天只会相信自己,只要他松口把唐家给自己,那他就可以将一切详细计划告诉唐正天,直接气到他归西……

    可这一切都在徐云那天出现在唐家大院里而改变了,他已经在竭尽全力的去挽救这个局,然而却不想徐云出乎意料的突破了自己的包围圈。

    就好像是一盘对弈,唐龙知道自己再放下一颗棋子,便可满盘皆赢,但结果唐九却阴差阳错的把徐云这颗棋放在了他画龙点睛之处。

    唐龙虽不至于全盘皆输,但却被这一下搞的真的乱了手脚,乱了方阵,他没想到徐云出现之后并没有针锋相对唐逸飞,他最担心的便是这种能不跟着表面现象情绪走的人,因为只有这种人是他无法控制的。

    既然徐云已经一步一步逼的自己走到今天,那唐龙也只能采取这种手段,原本他是希望自己当了婊*子还能立牌坊,但如今他知道自己已经立不了牌坊了,相比唐正天也都看清了他的动机,还有就是雪姨也打电话告诉她,她想要下去找她丈夫了……

    现在唐龙在唐家也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他只有控制徐云才能有机会再一次扳回局面!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唐龙声音阴沉:“徐云,你不会以为带着黑貂和胡狼两人就是鬼面修罗的对手吧?那你就太小看我请来的高手了!”

    徐云笑了笑,转头对黑貂和胡狼道:“你们若是不想辜负唐叔对你们的信任,那就别让唐龙跑了。对了,唐逸飞,你有仇报仇,若不是你这个大哥,你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唐逸飞都被徐云说傻了,他自己都面对鬼面修罗了,还不赶紧跑,居然还真想要动手!

    “鬼面修罗。”徐云冷笑一声:“你犯的事情也不少,能活到今天也算赚了。原本我还想等着你大哥青脸兽来了一起收拾,但现在看来,你要先走一步了。”

    说话间,徐云身上徒然爆发的那一抹杀伐之气,犹如万里长江连绵不绝的袭向鬼面修罗,鬼面修罗瞬间意识到对方实力绝对远高于狐尊仇妍!

    “你到底是谁?!”鬼面修罗不敢相信,眼前如此年轻的人,居然有这等实力,整个华夏,如此年轻却有如此实力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在地下世界打出一片天来的,更是少之又少。

    因为今年华夏地下世界的确有那么一些冒头的超级新人,但这些人大部分因为过分张扬而被抹杀,毕竟大部分超级高手是不会想着给年轻后辈留什么机会的。

    能存活剩下的,那绝对都是精英里的精英,现在鬼面修罗显然把徐云划作其之一。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这颗脑袋还值几个钱。”徐云微微一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煞魂榜是那个给你这脑袋开的价格是一千八百万吧?呵呵,虽然这钱赚起来不容易,但我还是经不住诱惑哦。”

    鬼面修罗脸上瞬间紧绷起来,能知道煞魂榜的人,那必然是混地下世界的,既然对方来者不善,已经想拿自己的脑袋去换钱了,那自己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毕竟大哥已经在路上了,说过今晚就能赶到,只要他坚持到大哥赶到,那就还有一线生机!

    黑貂和胡狼两个人听的眼睛都直了,鬼面修罗那脑袋上面可是值一千八百万的人头呀!要知道他俩人加起来也不如人家零头的一半呢。

    说时迟那时快,鬼面修罗先下手为强,扬手的瞬间支袖箭便直刺徐云面门!徐云也不含糊,既然现在都流行玩儿暗器,那他当然也不客气,后撤躲闪的同时,手颗石子也弹射出去!

    房内空间实在太小,鬼面修罗无处躲避,不得已只能纵身撞破窗户冲到院外,院外没有灯光,对他更加有利,毕竟自己的暗器是涂了毒的袖箭,而对方只不过是几颗小石子而已!就算对着来,那他可不吃亏。

    交手的第一掌,鬼面修罗便已确定对方实力在他之上,他不得不迅速后退,只有拉开距离,对他才更有优势!

    【ps:求个顶,求个点击收藏什么的?不?呃,对了,对于书页右侧签到的问题,这个不是白签,天15天和0天都有奖励,凹凸票啊,抽奖卷啊神马的,如果抽了10W币的大奖,兄弟们就可以直接把自己砸成《妖孽兵王》的盟主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