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等会儿!我和赤蝎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根本和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对付他是因为他找我麻烦,不是为了你们!你们少乱跪,赶紧滚蛋。”徐云哪有功夫跟他们面前吆功:“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今天你就是要我两人命,我俩也不会走。”青脸兽张武宁跪在地上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

    徐云还真对这家伙彻底无语了:“都说你青脸兽是个爷们儿,怎么现在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你起来,我问你一个事儿。”

    张武宁站起身:“恩人,您问!”

    “擦!别这么叫,我听着恶心。”徐云皱皱眉头:“我就问你,你是不是把赤蝎弄死了?”

    张武宁点点头,咬牙切齿,拳头紧攥道:“当然,他杀我父母,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只是让他死,我都觉得便宜他了……!”

    “那你知道你杀了他就意味着得罪什么人了吗?”徐云继续道。

    “青鬼门。”张武宁道:“当日就是因为赤蝎奉青鬼之命来让我兄弟二人加入青鬼门,但是我们两个不喜欢那种束缚的感觉,也不想为一个毫无瓜葛的人卖命。所以便拒绝了,却不成想他们就下这种毒手……”

    徐云还没开口,躺在地上胸骨断裂的鬼面修罗张永良就开口了:“哥,赤蝎是死了,但我们不灭了青鬼门都不算报仇啊!”

    好大的口气,徐云不屑的哼了一声:“就你?还灭青鬼门?老子都没敢说这大话。”

    “恩人……不……徐……云哥吧……”张武宁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徐云,他最少也比徐云大十岁呢:“云哥,我听赤蝎说,你和青鬼门之间有摩擦,如果你不嫌弃,我们兄弟两人愿意追随你,青鬼门的人和我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们也只能跟着你才有可能……”

    “打住!”徐云一口拒绝:“老子不是慈善家!没工夫管你们的事儿,懂吗?”

    张武宁和张永良两兄弟四目相对,用力点点头,一副明白意思,但却又异口同声对徐云道:“今日起,我二人誓死追随云哥!”

    我去……这尼玛算怎么一回事儿啊?徐云都要石化了。

    ……

    与此同时,房间内的人也没闲着,唐逸飞没想到徐云能有那么大能耐,居然敢跟鬼面修罗对着干,又见黑貂和胡狼两人脸上自信的神态,瞬间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没必要的,搞不好徐云还真是个猛茬。

    唐龙这时眉头紧紧拧在一起,这一切的变故都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现在他只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于鬼面修罗的身上了。

    “二少爷,你这么惨,可都是拜大少爷所赐。”黑貂突然开口道:“现在你们兄弟两个都没什么事儿了,这事儿也应该掰扯掰扯了吧?”

    黑貂这么说当然是有动机的,他和胡狼有今天,也都是因为唐龙把他们给算计进去了,若不是唐家出了这么一个阴人,说不定他们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生活别提多滋润多自在了,也不用想着今天过后,明天去哪。

    听到黑貂的挑拨,唐龙狠狠剜了他一眼,但却又碍于黑貂怎么也是高手身份,不敢言语什么。

    胡狼也冷笑一声:“是啊,二少爷,如果我是你,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一个把我害的那么惨的人好过。”

    两人这一唱一搭的,直接把唐逸飞心里的火气给激发了起来,谁说不是呀,若不是多年来唐龙暗使坏或者有意的怂恿,自己也不会发展到现在有这个胆量敢和唐伯叫板!

    毕竟黑貂和胡狼在唐家做了十多年的手下,虽然想动手,但还是觉得碍于身份不能对唐龙怎么样,但若是怂恿的这兄弟两个打一架,或许还真是一场好戏。

    “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唐龙道:“我告诉你们,鬼面修罗可不是好惹的……”

    “那我们也告诉你,徐云也不是好惹的,比鬼面修罗还要不好惹。”黑貂嘿嘿笑道:“你觉得我们两个来这里是为了跟一个笨蛋送死,还是要跟一个猛人来耍威风?大少爷,您是很聪明,但我们也不是傻子。”

    唐逸飞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俩人早就知道徐云不会输给鬼面修罗,他瞬间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火气,猛窜上前,狠狠一脚就直跺在唐龙腰间,怒骂一声:“唐龙!你他妈耍我!今天我横竖都没好,那我也不能让你舒服了!”

    唐龙被踹的一个踉跄往前猛走几步,差点腿一软就跪下去。

    这兄弟两人虽然成天混在一起,但平时喜欢动手打架的也就只有唐逸飞,唐龙都是那种斯的存在。所以真的动起手来,唐龙根本不可能是唐逸飞的对手。

    唐逸飞跟着手下熊子之类负责要账的打手在一起的时候,远远要比唐龙多,熊子他们动手的时候,唐逸飞总也是会按耐不住上去表现两下,时间久而久之,对打架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唐龙却几乎从未对什么人动过手,因为他懂事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要低调,做任何事情都要低调,所以他低调了这么多年,低调的连打架都不会了。

    “唐逸飞!你别乱来!”唐龙勉强支撑着自己没有被踹倒,眼神慌乱的盯着唐逸飞,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才能制止唐逸飞的怒气。

    都到现在这时候了,唐逸飞才懒得去想什么后果,现在他已经被唐龙害的成了唐家最恶名昭著的混蛋,说什么也无法弥补自己的形象了,唐逸飞若不把这口气发泄出来,估计还真能把自己给堵出病来!

    唐逸飞一边骂着唐龙你个傻弊少跟我废话,一边挥拳飞脚的就冲上去,那拳头如同小钢炮一样,五下过去唐龙的眼角和嘴角就全都肿了起来。唐龙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抱着头四处乱窜。唐逸飞没一会儿就踹的唐龙浑身都是大脚印子。

    这一旦动起手来,唐逸飞就收不住,越打越觉得出气,越觉得爽,后来不过瘾,干脆就操起了家伙,这山村农家民房里也没什么顺手的,就一把开荒地用的锄头。

    这东西可纯铁家伙!一下子要砸到脑袋上,保证让唐龙脑门开花,到地下去找他爸!

    黑貂和胡狼也愣了,没想到唐逸飞这么狠,直接就是把唐龙往死里打呀,还真是平日兄弟情深,到最后比仇人还仇人。

    唐龙不是傻子,拳头挨几下到无所谓,但这东西他可一下都承受不起,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夺门而出,唐逸飞也毫不犹豫的追了出去!黑貂和胡狼见状也坐不住了,迅速跟上前。

    当几个人冲出房门之后,却看到了鬼面修罗跪在地上面对徐云,而旁边也站着一个人对徐云毕恭毕敬的。

    一瞬间,唐龙脑子都嗡了,他本是出来求救的,却不曾想自己的人早已臣服对方。

    “你有病啊!?”徐云原本就够烦心了,看到唐逸飞拿一锄头在房内追出来,顿时就怒了:“黑貂,胡狼!他脑子不好使,你们脑子也进水了!我让你们来是做什么的!不是给我在这里瞎胡闹的!仇妍哪!把人给我解开了吗?!”

    黑貂和胡狼一听赶紧低下头,灰头鼠脸的进去救人,仇妍刚才被绑着,他们不是没看见,但是仇妍一直都一言不发,他们也不敢上前说什么,心道这人也不好惹,不如不管不问了,这到头来还是被骂了。

    唐逸飞见徐云是连鬼面修罗都能征服的主儿,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赶紧把手里锄头一扔,指着唐龙道:“他,他不老实!”

    唐龙瞪大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张永良:“鬼面修罗,你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帮我拿下唐家,我给你当傀儡,以后你就是唐家真正的主人!你怎么突然变卦了?”

    “利用我拿下唐家,在想办法干掉我,自己当家作主。”张永良冷冷道:“唐龙,你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吗,我早就知道,我也早就做好准备,帮你拿下唐家之后就杀了你。不过现在没这个必要了,我拿下唐家也一样没有对付青鬼门的实力。所以我不玩儿了。”

    张武宁看了一眼唐龙,淡淡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城府极深的卑鄙小人?”

    “对。”张永良点点头。

    徐云看出了青脸兽的意图,当即开口道:“你给我住手,这人不需要你处理!我要带回去让唐家的人自己裁决,你少狗拿耗子,你们爱干嘛就干嘛去,别在我面前晃悠,我看见心烦!”

    两人也不说话,任凭徐云责骂。

    这时候仇妍已经被松绑走了出来,她显然一眼便看出了徐云掌控了整个局势,便不多言语,安静的站在徐云身后。

    “黑貂,胡狼,你们把他们两个带回去,别再辜负了唐叔对你们的信任了。”徐云目光扫过两人,然后扭头对唐龙道:“你若是不想吃苦头,就把车钥匙给我。”

    唐龙大气都不敢出,马上掏出递给徐云。

    徐云拉起仇妍道:“走吧,今天晚上让你受惊了。”

    “果果没事吧。”仇妍第一个问题便是果果,看得出来,她永远不会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当然。”徐云微微一笑,坐进唐龙这辆辉腾的驾驶座内,带着仇妍便扬长而去。

    【ps:明天早起……生活恢复正常……】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