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龙见到车灯远去,第一时间便把目光投向黑貂和胡狼:“我给你们钱,你们放过我!”说完之后,他又想到鬼面修罗,以及他刚刚赶来的哥哥青脸兽,便对他二人道:“现在你们可以帮我,我什么都不要!唐家都是你们的!就给我一条生路,求求你们!”

    黑貂和胡狼突然回过神儿来,徐云说走就走了,把他们和对面两个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猛人放在一起,万一他们要出手,他俩岂不是只有死的份儿?!

    不成想,张武宁冷笑一声,对唐龙道:“你只不过是给我弟弟画了一个饼,你以为这样我们就会为了你卖命。可惜你错了,今天即便碰到的不是我们的恩人徐云,我也不会让我弟弟跟你这种卑鄙小人合作的,因为你的心彻底是黑色的,在你眼里所有的人都只有两类,一类是可以利用的,一类是没有利用价值的!”

    黑貂胡狼听的脑门冒汗,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徐云就成了青脸兽和鬼面修罗的恩人了?!这也实在太让人惊讶了吧?

    “那你们要怎么样!”唐龙面色惨白,整个人的心也沉到谷底。

    “让他少废话。”张武宁的声音极为平静,但在黑貂和胡狼的耳就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命令,黑貂闻言便上前一记手刀狠狠砍在唐龙脖颈,唐龙整个人发出一声闷吭,便直接栽倒在地。

    胡狼上前一把将人拖起来,而鬼面修罗则是强忍着把车钥匙掏出来,打开后备箱。胡狼就像扔死狗一般将唐龙扔进后备箱。

    然后几人分配了一下,青脸和鬼面两兄弟开留在这里的这辆车,而唐逸飞则是跟着黑貂和胡狼去把停在村口的两辆车开回去。

    分配之后,众人便直接上路。

    ……

    在返程的路上,徐云在车内发现几瓶洋品牌的矿泉水,便直接塞给仇妍让她打开,这一晚上没喝水了,还真是口干舌燥。仇妍也一样渴了,也就拿着水喝了起来。

    半瓶矿泉水灌进去之后,徐云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虽然这水无色无味,却好像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刺激了一下自己的荷尔蒙。

    “这水不能喝!”徐云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决定,然而说什么也已经晚了,仇妍也咕咚咕咚喝下了两大口。

    仇妍闻言马上停了下来,但还没等她嘴唇离开瓶口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一团火焰似的东西在胸口猛烧了一下,就那么一刹那的功夫,仇妍脸上的红晕便迅速延伸到了耳根。

    徐云心暗惊不好,似乎仇妍的体质对这水那无色无味的某种东西反应更大。

    这到底是什么水?!徐云实在想不出来,但他迅速用体内真气控制住经脉穴位,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毒的异样。

    “先用内力控制住!”徐云一边说,一边将车停往路边,虽然他没有感觉到毒的迹象,但是看仇妍的状况如此不对劲儿,不得不谨慎处理。

    仇妍突然娇喘一声,整个人瘫软在了座椅上,低声道:“控制不住……我根本发不出力来……”

    徐云瞬间明白了,这显然是了情毒!徐云这才明白自己为何喝下那水的时候,会有一种荷尔蒙被刺激了的感觉了。我擦……蕴涵这种情药的水,还是外国进口的,恐怕一瓶不便宜吧?没想到唐龙这王八蛋表面斯斯,私底下却是一个小宗瑞级的色魔,竟然喜欢这一口。

    显然,这水的作用远远比徐云想象更可怕,才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仇妍就近乎要丧失意志力了,要知道仇妍毕竟是个一流高手,连她都无法承受这水药力的侵蚀,恐怕一般女孩更是不可能抵御吧。

    至于徐云自己为什么会没有太大的关系,或许这就是体质问题,这恐怕是针对女人专门研制的。

    事已至此,徐云就算再骂唐龙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了,现在要考虑如何处理仇妍的问题。徐云一琢磨,这东西恐怕还不如毒,若是毒一类的,倒还能考虑用真气内力将其逼出,但这个情况恐怕……

    “徐云,我热……”仇妍已经慢慢变得失去理智了,她突然一把脱掉了外套上衣,双目含媚的看向徐云,那种眼神分明跟一向都冷艳无双的仇妍相差了一百八十条街啊!

    徐云心道:我擦!你要是热,那我岂不是更热……我勒个去,你再这么脱下去,那热的人恐怕就是我了吧?

    仇妍现在哪还顾得上那个徐云什么感受,她一边继续解着领口的扣子,一边呢喃着:“我好热……我要冰……”

    这去哪整冰啊?!徐云灵机一动,迅速把车内空调调整到最低温度最大冷风,一瞬间那效果,整的他都浑身打一冷颤,二百多万的车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我热……”仇妍的热跟徐云理解的热根本不是一个意思,她的热是发自体内的那种火烧。

    没等徐云反应过来,仇妍已经把身上的衣服再次脱掉一件,这一下可就真的露肉了,徐云脑子也嗡一下懵了,这大半夜的,是要给自己上演一出车震诱惑吧?

    由于徐云是把车停在了路边的阴暗处,所以着急追赶回去戴罪立功的黑貂胡狼也没注意,毕竟他们出发晚了很久,而青脸和鬼面也只是紧跟在黑貂和胡狼所开走的两辆车后,根本没注意到路边的情况。

    所以徐云现在的处境是更半夜,四下无人,伸手不见五指的一地儿……要是做点什么,恐怕也真没人看得到。这车内的空间也足够大,恐怕徐云身高再增加个十厘米也能折腾的开。

    我去!徐云越想越觉得这事儿靠谱了都……但是咱爷们怎么能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儿呢?现在要是把仇妍给推倒了,那他还有什么脸去见果果啊?

    就在徐云内心的天使和恶魔作斗争的时候,仇妍已经主动地趴了过来!这下徐云意识到事情大了,情毒有两种反应,一种是身上软弱无力,会认人摆布也不知道拒绝,这是一种比较轻微的,也是比较常见的。

    而第二种就是仇妍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主动出击的!这药性也太大了吧?!虽然徐云是男人,但刚才也喝了不少那水,若是仇妍保持镇定,他还能经得起诱惑,但现在仇妍这么主动,他哪还能忍得住,死就死吧!都这样了要还不吃,那自己都会抽嘴巴问自己是不是男人了!

    徐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什么二十一的,该做的都做了再说吧……看来他一向理智的头脑也被侵蚀了。

    就在徐云一把握住仇妍那难以掌控的前胸时,手机却嗡嗡嗡的响了起来,徐云低头一看,来电显示“阮清霜”,他脑子里的那根弦瞬间就绷紧了。

    头脑清晰之后,徐云赶紧在仇妍的双臂缠绕摆脱,急忙接起电话:“霜姐,出什么事儿了吗?”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吗。”阮清霜的声音多多少少都有些慎怒:“你去济北都两天了,连果果都知道给我打电话报一声平安,你就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吗?”

    徐云一琢磨,这事儿还真是怪自己,真的没想着给阮清霜说说自己现在很好:“霜姐,我来到这里才知道唐家的事情非常复杂,因为之前一时半会没缕清楚,所以也没顾的跟你说一声,不过现在好了,我该做的都做了,如果没什么事了的话,我想明后天就回去了。”

    “真的?!”阮清霜的声音显然激动了一下,刚才给果果打电话,果果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恐怕还需要好多天,那小丫头……

    没等徐云说话,仇妍突然再次挣扎起来,娇喘吁吁道:“徐云,我热……我好热……我想要……”

    我勒个去!您在这时候添什么乱子呐!徐云差点崩溃了,这车内再大,也是不到米宽的地儿!仇妍这说话,阮清霜当然能听的一清二楚!

    当时电话那边就没了声音,徐云脑门上也瞬间爆汗:“霜姐,你听我跟你解释,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嘟嘟嘟嘟嘟……”

    忙音。

    我戳!这算哪档子的事儿啊?徐云心里被狠狠堵了一下,这一下堵的,他似乎还真是再也感觉不到任何荷尔蒙的冲动了。

    “徐云……你帮帮我……”仇妍眉眼朦胧的在身旁扭动着娇躯,徐云心却欲哭无泪,狗日的唐龙,你在车里放什么水不行,非要放这种害人的东西,老子回去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事已至此,徐云也没别的办法,他心一横,直接对仇妍就是一记迅猛的手刀,直接砍在仇妍脖颈大动脉处,仇妍两眼一黑,再也不娇喘吁吁了,直接身体一瘫软,再也不吭声了。

    虽然这种时候让仇妍昏迷很危险,但徐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只能迅速赶回去,用冰或冷水好好给她降降温,徐云一边踩下油门,一边迅速拨通了唐九的电话:“马上在浴盆里准备好冷水冰块,仇妍出状况了!”说完,他也不多解释,直接挂掉。

    唐九在另一头听的一头雾水,不过她最终还是按照徐云的意思去做了,果果好奇宝宝一般的跟在唐九后面,伸手摸摸那一浴池的冰水,忍不住打一个冷颤:“小九姐姐,爸爸这到底是要做什么?是要练葵花宝典吗?”

    唐九也迷茫的摇摇头,不过用手试了试这冰水之后,也忍不住心想,真的在这里面洗个澡,估计真有资格去练葵花宝典了。

    【ps:继续求各种顶各种支持,还有就是实体书可以订购的消息再说说哈哈~那可是会让小伙伴们都惊呆的实体《妖孽兵王》哦~不买你会后悔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