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边刚挂掉给唐九打去的电话,手机就又催命似的响了起来,只顾着往回赶的徐云也没看是谁,直接按开免提把手机扔在控台上:“谁?”

    电话里马上传来秦婉儿的娇斥声:“徐云,你挺行的啊?去济北市才几天啊,花花肠子就按耐不住了是吧?你也算见识江北省的省城大都市了,什么时候滚回来?要不干脆你就别回来了,把果果给我们送回来,你爱死哪就死哪吧!”

    “你什么意思啊你,吃枪药了还是被狗咬了?”徐云无语,这算唱的哪一出啊,好几天没见面没联系,这一打电话就是又叫又骂的。

    秦婉儿冷哼一声:“和那里的女人亲热呢?怎么没动静了?刚才清霜姐打电话的时候那妞儿不还迫不及待呢吗?现在怎么没声音了,我说,你也太快了吧?是男人吗?”

    擦勒!哥当然是男人!你妹啊!徐云被秦婉儿几句话给堵的还真够受:“秦婉儿,你别看不起谁呢?你说谁不是男人了?要不要哥回去给你试试,让你亲口尝尝哥是什么样的男人?”

    “我呸!姑奶奶稀罕?”秦婉儿哼了一声:“我打电话是看得起你,我告诉你,你做了过分的事儿就要道歉,不然的话,我保证我们和果果谁也不会原谅你!”

    “我说你这人不讲理吧,成,我也不解释了,现在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刚才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仇妍!”徐云一边开车还要一边讲电话解释,脑子都大了。

    秦婉儿怔了一下,然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仇妍就更不行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果果的感受?!徐云,你混蛋可以,但别对自己人混行吗?!”

    徐云无语,擦勒:“我懒得跟你解释!什么事儿都有干净的一天,今天我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现在我路上开车急着救人呢!挂了!”

    一听徐云挂了电话,秦婉儿这边就更生气了,一脸愤慨的盯着手机,对旁边阮清霜道:“清霜姐,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跟你说,我要是你,我肯定跟他没完!”

    “或许他真的有他的理由。”阮清霜就是这么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在她刚才实在忍不住乱想挂掉电话之后,她就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她开始在心里用各种理由给徐云开脱起来。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得嘞,我看他回来也不用解释什么了,你这心里都已经帮他开脱干净了吧?”

    阮清霜尴尬一笑:“婉儿……”

    “行了行了行了,不说了,我什么都不说了,我觉得你还是多嘱咐嘱咐你闺女,让她帮你看好徐云。”秦婉儿无奈道,说完这番话,她自己又觉得不可能,便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就当我没说,让她盯着徐云……呼,我真怀疑她能多给自己找俩后妈。”

    ……

    徐云一路风驰电掣,就在黑貂和胡狼他们一众人刚刚在唐家别墅门口停下车,徐云便径直杀了进去,他给唐九打过电话之后,唐九就已经开门等着他们了。

    见到唐龙的车径直冲进来,唐九还真吓了一跳,但随即徐云就在车里跳了下来,然后迅速打开副驾驶的门,用衣服将仇妍包起来,然后在车内抱了出来。

    唐九有点懵了,不知道仇妍这是怎么了,衣衫不整的,不过看她已经昏迷,唐九也急忙上前帮忙。

    “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吧?”徐云道:“在哪呢。”

    “二楼,二楼,我房间里。”唐九紧跟在徐云身后:“仇妍这到底是怎么了?”

    徐云急冲冲抱着人走进去,唐正天见状也不方便寻问,只是点点头,他也懒得去见外面的人,便独自一人回了书房,现在他唯一能帮徐云他们做的,便是控制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要轻易生气。

    当徐云将仇妍抱到唐九房间的时候,果果正光着小脚丫站在浴池旁边,用手帮忙化冰呢,见到徐云进来之后便马上奔上前,着急道:“爸爸,仇妍姐姐这是怎么了?”

    徐云把仇妍放下,狠狠用手掐住仇妍人,很快仇妍便吟了一声清醒过来,徐云一边直接把醒过来的仇妍抱起来往那冰冷的水池放,一边对唐九和果果吩咐:“你们两个帮她脱了衣服,一遍遍帮她擦拭身体!”

    就在徐云把仇妍放入冰水的刹那,仇妍整个人打了个冷颤,脸上原本泛起的红晕也开始淡淡褪去,在精神清醒和崩溃的边缘,仇妍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

    徐云拍了拍仇妍的脸颊,让她尽量保持神志清醒:“仇妍,你听好了,我用冰水压制药效,你如果还能运气最好,如果不能,就给我打起精神来。”

    仇妍身体原本都有些滚烫,被冷水一侵蚀,那种浑身发抖的感觉还真让人难以承受,但她清醒的点了点头,示意让徐云放心。

    “你们两个,保证她的清醒,懂?唐九,这里我就交给你了,你帮她把衣服脱了吧,我不方便,先出去了。”徐云起身之后又对果果道:“照顾好你仇妍姐,知道吗?”

    “果果保证!”果果信誓旦旦道,然后上前就帮仇妍脱衣服。

    徐云见状也就撤了出去,上面的事情他也不方便插手,再说了,现在唐家门口还有一队人等着自己呢,他可没想到青脸和鬼面这对张氏兄弟也跟过来了,他还真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跟青鬼门有仇的人,而且还是两个一流高手。若是真的能为己所用,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只不过徐云还真不相信地下世界里的人,毕竟他们这些人跟龙怒的人不一样,这些人可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代言词,所以徐云并不乐意收他们这类人。

    就在徐云来到唐家别墅大院门口的时候,张武宁和张永良便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徐云皱了皱眉头:“青脸,鬼面,我再跟你们两个说一遍,我不是慈善家,我不收留流浪汉,你们爱干嘛干嘛去。”

    “云哥。”张武宁却一口认定:“我在赤蝎嘴里听说了,你和青鬼门之间因为苏杭冯千岁的事情结下了梁子,青鬼门的人还会找你麻烦的,所以我们必须要留在你身边!”

    听到哥哥这么说,张永良也点头道:“云哥,之前的事情都是我有眼无珠,但我鬼面有恩必报!青鬼门和我们不共戴天,我要跟着你,只有跟着你才有机会和他们对着干!”

    说白了,鬼面修罗张永良想要侵占唐家,也只不过是为了能搞到更多的钱来请帮手,组建自己的势力跟青鬼门大干一场,但现在他想明白了,他就算有再多的钱,没有实力也不可能请的动超级高手,倒不如现在就跟着一超级高手干,说不定还能有机会为父母报仇。

    得嘞,徐云知道这两人是认定了,他也懒得再说他们,摆摆手对张武宁道:“青脸,我就算要人,也不要废人,你赶紧带着你弟弟去医院,现在我心烦,不想看到你们。”

    “是!”张武宁一听徐云这话,一张青脸瞬间挂起了微笑,他知道徐云这话的意思是默认了,现在弟弟的外伤也的确需要及时治疗,毕竟他们也是有点实力的人,只要及时治疗,治愈的会非常迅速,比常人最起码快个到五倍,也就是说,鬼面修罗最多一个月就能跟正常人一模一样。

    张氏兄弟两人把唐龙扔给他们之后,便直接驱车去了济北最大的省立医院。

    看着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还在昏迷的唐龙,徐云气不打一处来,他身上那种怒意是连黑貂和胡狼站那么远都能感觉到的,唐逸飞也忍不住咽口唾沫后退两步,原本他还想求情让徐云放他走,但看现在这架势,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徐云突然暴起一脚狠狠踹在唐龙肚子上!那股子钻心的疼痛让原本昏迷的唐龙瞬间惊醒,然后抱着肚子在地上疯狂的打了好几个滚才算平静下来。

    “咳咳咳……咳咳!”唐龙猛咳几声,终于算是忍了下来。

    徐云在车内拿出那瓶矿泉水,啪一声砸在唐龙面前,冷冷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唐龙一看就明白,肯定是有人喝了这水出状况了,他也不否认:“这是朋友在南美给我带来的……是一种很强力的女用催情水……”

    没等着唐龙说完,徐云上去又是一脚狠狠踹在唐龙身上,唐龙痛苦的嘶吼出杀猪一般的惨叫,疼得又开始在地上翻滚,一边翻滚一边求饶:“别打了,求求你别打啊!”

    徐云是怒气无处发泄,狠狠一脚踩在唐龙脸上,想必他既然有这水,也就有办法解决误喝:“喝了这水怎么处理才能消除药性!”

    唐龙被徐云踩在脚下,悲惨的就像失魂落魄可怜的流浪者一般,他感受着尊严被践踏的摧残,竟然笑了出声:“嘿嘿嘿……很简单,就是找个男人,狠狠的做一次爱,自然就把药性都排解了。”

    怒火烧的徐云直接一脚猛踩在唐龙原本就被唐逸飞打肿的脸上,一招就把他那鼻梁牙齿什么的都给报销了,唐龙躺着咽下几口血水,惨到现在,他似乎已经忘记了痛苦,剩下的只是变态般的嘿嘿笑声。

    【ps:求顶~顶过一千加更?这个想法怎么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