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徐云再一脚下去就要了他的命,黑貂和胡狼赶紧上前劝住:“云哥,云哥!你再打,他就死了……这,这人还是交给唐老板处理吧?他毕竟是唐家人啊。”

    徐云哪管那么多,唐家人又怎么样?若不是他给唐九个面子,唐家人他理的着吗?对于这样一个背叛自己亲人,车上还放着那么龌龊催情水的人,徐云怎么可能放了他?

    但是胡狼的话也有道理,徐云还真不能要了他的命,强压怒火的徐云把脚放下:“唐龙,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机会我给你一次,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她尽快恢复意识。”

    徐云很清楚,这种药效强大的情毒必须重视,若不然仇妍连生命危险都会有。

    “我已经说过方法了,再让我说,也只有那种方法……”唐龙脸上挂着的笑容让人看起来恐怖:“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这样救人很难吗?难道你不是男人?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这种南美的催情水绝非普通药物,如果不能及时让她发泄出心**,最终她会因无法忍耐噬心之痛而精神崩溃。这可是提取了情毒花精粹制作的催情水。”

    徐云的拳头猛然攥紧,他听说过有一种情毒花,这种植物跟罂粟一样,都属于世界上明令禁止养殖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恐怕也只有在南美那种“无法地带”众多的国家才会存在。而且唐龙这种时候恐怕也不需要说谎吓唬他们。

    “我保证,如果今天晚上她得不到男人,明天一早她便会因精神崩溃而彻底成为一个疯子。”唐龙说着说着便开始发出疯狂得意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可不是我让她喝的!是你!”

    说到最后,知道自己死到临头的唐龙居然躺在地上狂笑不止,怒火烧的徐云也不再控制自己的情绪,冲上前稳准狠的一脚直接猛跺在唐龙裤裆正央!

    这一脚是惊的唐逸飞都觉得自己裤裆一颤菊花一紧,太狠了吧?!黑貂和胡狼也完全傻眼了。

    “嗷——!!!”

    唐龙一声惨叫惊世骇俗,整个夜空都被他的痛苦嚎叫彻底撕裂。

    别墅内的唐正天也都有些坐不住了,他知道徐云会动手,但不知道徐云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让唐龙这个从小在唐家便是最能忍耐的一个人发出这种悲惨的声音。

    唐九也在楼上冲了出来,她惊讶的看着院内站着的几人和在地上狂滚不止的唐龙,颤声问道:“怎么了……”

    徐云收起凛冽寒冷的目光,扭头对唐九道:“唐九,你去帮仇妍擦干净身体,今天晚上我照顾她。”

    命根爆裂的唐龙挣扎的扬起扭曲的脸:“徐云,你若不和她发生男女之间的关系,她是不可能有救的!哈哈哈,九妹,你的男人今天晚上就要和那个女人睡觉了,还要你帮她擦干净身体,哈哈哈,你做得到吗?!”

    唐九的脸色瞬间变色:“唐龙!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胡说八道?哈哈哈,那个女人现在是不是已经神志不清,只是一个劲儿的想要男人?”唐龙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她喝的是情毒花淬炼的催情水,没有男人是绝对不可能获救的!哈哈哈哈!”

    唐九这才恍然大悟仇妍为什么会有那种表现,刚才她和果果帮她擦拭身体,神志不清的仇妍就总是要拿着她的手往她敏感部位去触碰,还真把唐九给吓了一跳,现在看来不是仇妍有问题,而是仇妍已经无法自控了。

    徐云脸上的阴霾再次浮现,现在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若非他心里还存有一丝龙怒的纪律,恐怕唐龙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唐九咬牙切齿道:“唐龙,你真卑鄙!”

    “我卑鄙?我可没让那个女人喝什么!是他!!他才卑鄙!”唐龙歇斯底里的嘶吼道:“他卑鄙的破坏了我的一切计划!懂吗!你懂吗!我这么多年的计划毁于一旦,全都拜他所赐!”

    唐九都无法相信面前这个男人是她喊了二十多年的哥哥,她不得不想要问一问:“为什么?唐龙,你为什么!唐家这么多年亏待过你吗?虽然四叔走的早,但我和我爸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云微微一怔,上前拉了唐九一把:“你别问了,回去吧。”

    “我要问!”唐九并不知道雪姨今天说过的那些话,所以她对唐龙的所做所为还是一无所知,因为事情发展到今天,或许都是唐正天当年做的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才导致的,所以徐云并不想让唐九知道。

    唐龙再次仰天大笑:“他们都不敢让你知道真相!你父亲也不敢让你知道真相!”

    徐云身上寒意四起,冷道一声:“唐龙,你再多说一句话,就别怪我不给你留活路。”

    “我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唐龙道:“九妹,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成为今天这样子是吧?好,我告诉你,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变成今天这样!就是你父亲!唐正天!”

    唐九脸上顿时阴晴不定,她不明白唐龙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黑貂和胡狼直接上前按住唐龙,怒道一声:“闭嘴!”

    这时候,众人身后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让他说。”

    唐正天突然走出来,在徐云钦佩的目光走到院落央,徐云钦佩他,是因为他没想到唐正天在时隔这么多年之后还能正面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而且还是在自己女儿面前,承认自己犯下的错事,这种人是绝对的男人。

    唐九一脸迷茫的看着父亲,她不懂,到底父亲做过什么。

    唐龙挣扎的甩开压着他的黑貂和胡狼,冷冷道:“唐正天,你终于敢承认了?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情谁都不知道?!”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唐正天淡淡道。

    “哼,那你是承认了,是你杀了我爸和五叔!”唐龙仇恨爆发的瞬间,连胯下断子绝孙之痛都忘记了:“唐正天,你简直就是个魔鬼!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对亲生兄弟都敢下手,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吗?!”

    唐九瞪大眼睛,怒斥一声:“唐龙!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问唐正天啊!你问问他,我到底有没有胡说八道!”唐龙眼睛瞪出了血丝:“你们为什么不想想雪姨为什么会帮我?!晚上要帮我给唐正天这个卑鄙小人下药!因为他一下子就害死了个人!包括雪姨的丈夫!”

    唐九不敢相信的看向父亲。

    唐正天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唐龙,当时我有我的苦衷,我有我的难言之隐。”

    “因为你的难言之隐你就能一下夺走条人命?!若不是我年前碰到那个帮你在车上做手脚的车工,恐怕到现在我们所有人还都蒙在鼓里呢!那起车祸根本不是天灾**,而是你唐正天一手策划的!”唐龙怒道:“我发过誓,一定要你在唐家人面前容颜扫地!唐正天,你有种做别没种承认!”

    “这么多年了,我也一直在深深自责。唐龙,如你所愿,如果我在唐家所有人面前承认我所做的一切,就能平息你内心的仇恨,那好,明天我就对唐家所有人宣告这一切。”唐正天淡淡道:“我们上一代人的恩怨,我不希望带到你们这一代,我也不希望唐家因此而变得四分五裂。”

    唐九自言自语的摇着头对唐正天道:“爸爸,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不。这是真的。”唐正天没有否认。

    唐九双唇颤抖,最终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扭头走回别墅房间内,她不知道如何承受这个结果,她不相信当年的那起车祸是她亲生父亲一手制造的!要知道车里坐着的那可是他的两个亲生兄弟,还有雪姨那结婚不到一个月的丈夫!

    那次车祸让个人尸骨无存,她想不明白父亲怎么会下的了如此狠手!她记忆的父亲可不是这样子的!

    唐正天没有阻拦女儿,而是扭头对徐云道了一声:“拜托了。”

    徐云伸开根手指做了个OK的手势,便直接跟在唐九身后向别墅内走去,他很理解唐九现在的心理状态,这就是他为何最初不希望唐龙说出来的原因,只不过让徐云吃惊的是,唐正天居然坦然承认了,看来这件事情也一定是折磨了他多年。

    唐九的坚强也是出乎徐云意料的,原本他还以为以唐九对父亲以及雪姨他们的感情来说,她会当场发飙,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控制。

    然而,在踏入房门的瞬间,唐九脚下一软,直接就向前栽倒而去,徐云大步跨前,一把搂住唐九,虽然这一下抓到了极具弹性的软绵之处,但唐九却并无太大反应,应该说父亲给她的打击还是蛮巨大的。

    “不舒服的话可以喊出来,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理解你父亲,或许当年他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徐云安抚道:“有些时候,人总会做一些逼不得已的事情……”

    不知道徐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想到他今天晚上要对仇妍做些什么……虽然说是救人,但那也是**的节奏啊!

    唐九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对徐云淡淡道:“我没事儿,我们上去照顾仇妍吧。”

    唐九越是这样,徐云就越觉得有事儿,心里堵着不发泄出来,那才容易出事儿呢。

    【ps:连续好几晚上都加更了,应该不慢了吧?再加速?再加速我就会彻底累挂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