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盯着果果看了小半天,看果果这架势,是不准备给自己出手的机会了,可这么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仇妍若是下一波情毒上涌之前无法控制,那面临的情况可就比现在危险多了。

    这种时候徐云不得不向老颠头求救了,现在唯一能给予自己帮助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这个世界上玩儿毒的人有很多,但徐云就没见过有比老颠头玩儿毒玩儿的更出神入化的,他能让你在无形的呼吸都毒,也能让你在悄然不觉帮你解毒。

    记得当年龙怒特战队在非洲东部的索马里半岛执行特殊任务,结果全员在毫无意识被人下毒,任务完成之后便有人意识到了身体的问题,而且这种毒还是会在无形传染的,徐云将这件事情上报之后,请求所有人留在当地待命,即便全部死于非命,也强过于把这种可怕的传染病毒带入整个神龙大队。

    但王逸接到徐云报告之后,马上便让徐云直接率队穿越亚丁湾抵达红海,并且一直北上,穿越埃及开罗抵达地海,在雅典西海域的萨龙弯小岛上一座叫普普塞利的城市找到了被人誉为毒手医仙的老颠头。

    当徐云把来意说明之后,这老颠头却一皱眉头一捏鼻子,怒骂他们是不是也想要把他传染!

    当时青龙和影龙他们几个人就怒了,这王八蛋算哪门子的毒手医仙,一听到他们身上有传染性的毒,居然捏鼻子要躲开,简直就是混世骗子!

    当时龙怒特战队全员十人全部都要翻脸,他们长途跋涉,历经千辛万苦的行进了八千多公里才找到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家伙,能不急吗!

    唯一没有冲动的就只有徐云一人,徐云深知王逸那老头子不会拿着他们一队人的性命开玩笑,所以他非常坚持眼前这个看上去极度不靠谱的老颠头绝对是个世外高人。

    徐云为了全队人的性命整整央求了他一天一夜,若不是为了弟兄们,恐怕徐云早就跟他翻脸了!

    一天一夜之后,一直都在拒绝他们的老颠头却一反常态的仰头大笑,说:“你们一群臭小子命真大,如果途谁离开了,那就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当时徐云以为他是答应要出手相救了,但老颠头却告诉他,他们的毒已经痊愈了,可以离开了!

    这简直就是耍我们吧?!这次徐云手底下的弟兄们可不干了,非要直接弄死这个行骗的赤脚大医,却也被徐云一嗓子给吼退回去。

    当时徐云说,既然来求毒手医仙,就要相信他说的一切,他说我们的毒解了,那就是解了!马上都滚蛋!

    老颠头闻言欢喜的不得了,居然硬生生拉着徐云拜了把兄弟,这事儿连王逸听说之后都差点吐血!要知道八十八岁的老颠头可是能做徐云爷爷的大叔了!

    而他们的毒还真的就是那么平白无故的解了,龙怒的一群人也真对这个毒手医仙老颠头心服口服了。

    当王逸知道当时这群臭小子还承想对老颠头动手的时候,庆幸的笑了一声,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当时真的出手了,那他们所有人都会死在普普塞利城内!因为毒手医仙的名头绝非随便来的,他根本不用出手,就能无形毒死他们……当时所有人听了都后怕的不得了,幸亏当时徐云做了最正确的决定。

    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徐云还真觉得庆幸,自己对很多医学药理方面的悟性也都是当时老颠头给予了他很多指导的原故。

    终于,电话拨通了,毒手医仙的声音懒散无趣:“谁啊?”

    “老哥,是我。”徐云微微一笑:“炎龙。”

    “哎呦喂,老弟!你可真是有年头没跟老子打电话了吧?怎么突然想起你老哥了,是不是觉得我这把老骨头差不多该入土了,打个电话试探试探?”毒手医仙老颠头的心情听起来特别好,特别高兴。

    徐云的心情也有所转机了:“老哥,我一定找时间去看你,你这把老骨头可要等着我,别撇下老子先死了!”

    “那当然!你个混蛋能不能对老子说点吉利话儿?”老颠头畅怀大笑几声:“说吧,是不是碰上什么麻烦了?想解决麻烦可以,先答应我,回头去帮我搞一条志玲姐姐的签名内裤,要穿过的那种!不用洗!”

    “……”徐云差点给跪了,这老东西还真是为老不尊。

    老颠头越说越起劲儿:“只要你搞来,那你说什么都成,我都帮你办!”

    徐云苦笑着答应下来:“那好,我尽力……不过,现在我碰到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你必须马上告诉我如何处理。”

    “说。”老颠头玩笑的时候归玩笑,但说起正事儿来,也认真到决无半分松懈。

    徐云知道跟他不需要客套,直接开口:“我这里有一个女孩,了南美的情毒花,我已经用冰水帮她应急处理了,但现在她体内的情毒已经有了再次迸发的迹象,我该怎么办?”

    老颠头想都没想,直接开口道:“你傻啊?!这事儿还用得着给我打电话?你脱了裤子陪人家姑娘打一炮不就得了?擦,老子当年是看你的悟性才跟你结拜的,怎么现在你连这么点事儿都搞不定了?还是不是我老颠头的兄弟?”

    “我擦!老子要是能这么做,还用得着打电话问你?!”徐云这“老子”的口头禅就是跟老颠头学的,平日说的也不多,但一和老颠头在一起,就控制不住了:“赶紧给老子想想其他办法!”

    老颠头就不明白了:“这方法又有效,又及时,又能满足你们双方在生理上的需求,我去!合理而不为?要是老子在场,老子一定抱着救死扶伤的心态把这事儿给办了!占了便宜不说,还能落下一救命之恩,你想什么呐老弟?上吧!”

    徐云没工夫跟他扯淡:“别贫了,老哥,你赶紧告诉我还有什么其他办法没,要是能上,我早就上了。”

    “我戳!”老颠头虎躯一震:“那女人到底是要多丑啊?能把你吓成这样儿?”

    “去你大爷!你说不说,不说我可挂电话了!”徐云最后重申道。

    老颠头听出徐云是真着急了,嘿嘿一笑:“看来你小子是不想趁人之危,那姑娘对你还挺重要的吧?行了行了,你也别着急,这事儿简单,你知道断肠草吧?”

    “你妹!”徐云差点崩溃:“你当你拍神雕侠侣呢!”

    老颠头呸了一声:“老子好好跟你说你还不相信?!你以为那是胡诌的?还记得老子当年给你的那瓶提神丹吗?就是我说让你千万不要轻易吃的那东西!”

    徐云一怔,还真想起有那么一回事儿:“记得,我一直没乱吃。”

    “那就是老子预防你这种情毒给你准备的!那里面主要成分就是断肠草!”老颠头骂骂咧咧道:“但是我告诉你,臭小子,那东西有多珍贵,不是用钱能算的,你若觉得那人真重要,在给她吃!我保证这东西全世界就只有六颗,你哪里五颗,我自己留了一颗。”

    徐云心里笑了:“老哥,你还用得着?回头给我吧,你若是了情毒,我直接给你找个东瀛妹子送到你岛上去,随便你发泄!”

    “滚犊子!你抓紧点时间,那药虽然有效,但是仅限于二十四小时之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你就算是神仙吃了也没用。”老颠头道:“回头记得把志玲姐姐的签名内裤带给我,挂了!”

    老颠头这电话挂的那绝对迅速,没等徐云说谢谢,那边就已经传来了忙音。

    徐云知道这老东西生怕自己说了谢谢,就不给他去搞志玲姐姐的签名内裤了,所以才慌慌张张的挂了,以后也有理由说自己当时连个谢谢也不说。

    行了,既然知道了方法,徐云也不准备耽搁,对果果严肃道:“果果,老爸有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

    “保证完成任务。”果果立正道。

    “我把你留在这里,唐九就交给你照顾,我要带着仇妍回河东,因为仇妍了毒,而能救她的解药我没带在身上,所以,我要带她回去吃药。”徐云道:“懂了吗?”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果果信誓旦旦。

    徐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相信自己这干闺女在紧急时刻一定能帮他出把力:“果果,老爸相信你,你可千万不能让老爸失望。”

    果果白了徐云一眼:“行了,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墨迹了,赶紧走吧,爸爸,仇妍姐姐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可拿你试问!”

    “行,有我闺女这句话,我就算是放心了!”徐云直接去唐九的衣柜找出一身衣服,然后在果果的帮助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给仇妍穿好,然后直接抱起来就冲下楼。

    为了预防仇妍在车上会有什么突发情况,徐云更是直接把她捆绑在了后排座椅上,这样既能保证她不会乱来,也能让他安心开车,毕竟来回不少路呢。

    果果挥手再见之后,便马上冲回别墅内照顾唐九。谁也没有看到,不远处的黑暗,一抹黑影闪过夜空……

    【ps:颈椎僵硬……我敢说谁不累谁是孙子~ 谁敢说谁不顶,谁是……呃?我可没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