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都是真的?若是搞错了,小心老娘要你的命!”

    暗红色的灯光把乳白色的沙发映衬的粉嫩嫩的,一个气势十足的女人穿着高开叉的绿滕花儿图案旗袍跷腿坐在上面,旗袍从岔开处露出一抹光洁雪白的大腿,见了的人都忍不住惊呼一声好长的腿啊!而那胸前更是勇猛到常人不敢直视的地步。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抚媚,能让人酥麻到骨子里,脸上的淡妆衬托的那双如电的眼神儿更加使人心神荡漾,但她最惹人注意的还是那两片微翘的朱色薄唇,由于朱唇圆润所以使得高光处露出一抹亮白,绝对诠释了什么叫性感。

    “是,媚烟姐,我保证没有看错,当真是炎龙徐云!”女人沙发前,一男子低头道,对沙发上的女人绝对毕恭毕敬,完全俯首称臣的架势。

    女人目光不爽的瞟过,性感朱唇微微翻动,冷淡淡的道了一声:“我不是说过了吗,要叫我女王大人。”

    “是……女……女王大人……”那人不敢违背,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又喊了一次。

    就在女人对面的沙发上,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无奈叹了口气,对女子道:“姐,差不多就行了,你给自己起的这称呼也太让人受不了啦,别说别人了,你亲弟弟我都听着反胃。”

    “佐夜明,老娘告诉过你你很讨厌吗?”女人不耐烦道:“如果告诉过你,那你就马上给我滚蛋,别再来烦我!若不是因为你是我爸妈亲生的,我早就掐死你了!”

    “行,行,姐,算你毒!都说白唇竹叶青够狠够毒,看来还真不是说笑,连自己亲弟弟都想掐死,还有什么事儿是你不敢做的吗?”青年唉声叹气的摇摇头:“竹叶青,你别忘了,这次是你请我来帮你做事的,你这态度是求人的样子吗?”

    白唇竹叶青,多年来众人送给坐在沙发上这个女人的外号,放在外面,这个称号那绝对是能让所有人为之一振,不论是地下世界,还是世界高层。

    在东亚及东南亚,有种毒蛇头部呈角形,颈细,形似烙铁。头顶具细鳞,吻侧有颊窝,有剧毒。体背鲜绿色,外侧自颈达尾部有一条白纹。这种蛇叫做白唇竹叶青。

    这个女人叫佐媚烟,平日就喜欢穿翠绿色图案的旗袍,而她双唇总会因过于饱满圆润而顶着一抹亮白的高光点,而且她为人处事也绝对称得上是毒辣,久而久之,便有人开始称之为白唇竹叶青。而她似乎也并不讨厌这个称号,慢慢就成了规定似的代号。

    “你如果觉得帮你姐姐做事委屈了,那就马上给我滚蛋。”佐媚烟冷冷道:“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以为没有你姐姐这条竹叶青,哪里来的你这条毒眼镜?”

    佐夜明,年仅二十岁却已经是地下世界名震四方的眼镜蛇,先不说他有个名镇四海的姐姐,就是单独凭借自己的实力,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行行行,你厉害行了吧。”佐夜明无奈的叹了口气:“姐,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看上那家伙什么了?不就是个顶峰的一流高手吗?说不定我都能收拾了他!他长得帅吗?比起你弟弟我,最起码也被甩出去好几条街吧?姐,你到底了哪门子的邪,至于为那小子那么忧心忡忡的吗?”

    “老娘要做什么还用得着你吩咐?”佐媚烟冷道一声:“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告诉你,一年前他是顶峰的一流高手,但现在可不一定!”

    佐夜明耸耸肩膀,依然不这么认为:“切,要那么容易突破,我早就是超级高手了!”

    两人争吵了半天,那报信的手下有点呆不住了:“媚烟姐,人找到了,您准备让我们做什么?”

    “叫我女王大人!”佐媚烟再次提醒道。

    “是……女王大人……”

    佐夜明实在受不了这翻拍十万个冷笑话的节奏,起身走到窗边点燃了一支香烟。

    佐媚烟淡淡问道:“这还用我吩咐吗,既然查明确认了徐云的身份,那当然是要让老娘知道他要做什么,这还用的着我多问吗?你不会连他去济北唐家做什么都不知道吧?老娘发现你越来越废物了!”

    如果有人知道被佐媚烟如此训斥的男人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刀罗刹王泽,恐怕连下巴都能给惊掉了吧?

    “媚烟姐,我说了您可别生气。”王泽的脸上多少有几分无奈。

    佐媚烟翻了个白眼:“罢了罢了,给你说一千遍,你也记不住!女王大人这称呼多好听,哼,你这家伙就是个死脑筋。说吧,徐云到济北唐家做什么,别告诉我他和唐九那个小姑娘有牵扯。”

    王泽一脸苦笑:“媚烟姐,徐云还真跟唐九有牵扯。”

    “什么?”佐媚烟两眼一瞪:“这些黄毛小丫头也想跟老娘抢男人?不想混了吧!”

    “徐云好像还真就是那个唐九的男朋友。”王泽在外面那可是大杀四方,人见人怕的大刀罗刹,在佐媚烟面前却就是一不折不扣的小弟。

    站在窗口抽烟的佐夜明听到这个来精神了,笑嘻嘻的走向前来:“泽哥,你可千万别拿这个开玩笑,你知道我姐最受不了什么,哈哈,你说的这不会是真的吧?”

    “我当然不能开玩笑!”王泽认真道,谁不知道白唇竹叶青对徐云那是绝对倾心,拿徐云开玩笑,那就是给她心口窝里捅刀子,开这种玩笑,那还不得死?

    佐媚烟的眉心瞬间拧成一股绳:“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好像还真就是唐九男朋友’?王泽,今天这话你若不给我解释清楚,小心老娘让你大刀变断刀……”

    说到最后,佐媚烟都有些咬牙切齿了,她找了徐云这么多年,今天终于找到,却不想得到这么一个消息!开什么玩笑?老娘找他是要和他结婚的,不是来喝他喜酒的!

    “一开始我认为是,但今天晚上徐云却带着一个女人离开了唐家。”王泽耸了耸肩膀:“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苏杭冯千岁垮台之前身边的那个暴力狐尊仇妍。”

    佐媚烟脑子都胀痛了,怎么又跟冯千岁身边的人扯上了关系?!仇妍……那个有点本事的小狐狸?

    “狐狸精!”佐媚烟愤怒道:“他人去哪了!那个狐狸精把我家云云带去什么地方了!”

    王泽一脸的哭笑不得:“媚烟姐,这我就真追不上了……不过,我想徐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因为唐家现在摊上大事儿了,如果徐云真的和唐九有关系的话,那就一定会回唐家帮助唐九。”

    佐媚烟发泄醋火之后,恢复了冷静:“他现在还有功夫替别人操心?和仇妍那只小狐狸扯上关系,他就不怕得罪了青鬼吗……哼,处处留情的家伙,别让老娘抓到你!”

    王泽对此表示无观点,他还真不相信佐媚烟抓到徐云又能怎么样。

    佐夜明吹了声口哨:“就算让你抓到,人家一个眼神儿就能让你这花痴腿软脚软,你还能怎么?”

    “滚滚滚,你俩都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佐媚烟心烦意乱道,见王泽要走,又马上喊住他:“这几天给我盯紧了,徐云一旦回来,马上通知我!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行踪!”

    “是,媚烟姐!”王泽回答道。

    佐媚烟白眼道:“是女王大人!”

    “……”

    佐夜明把烟头掐灭,笑嘻嘻的坐到姐姐身旁:“姐,你给我聊聊呗,你到底看上我这准姐夫什么地方了?你让我也佩服佩服,不然的话,我肯定不能对他心服口服啊,除非他是超级高手的级别,若不然,我绝对不会对他乖乖的。”

    “小王八蛋,你给我听好了,当年若不是徐云,别说是你,就连我也恐怕难逃劫难。”佐媚烟的表情开始慢慢变得冷淡下来,原本一身骨子里透着抚媚的她,瞬间开始散发出一抹淡淡的寒意。

    那种感觉犹如冰山,就连佐夜明都忍不住感到浑身一阵寒颤:“姐,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就不肯跟我说呢?为什么我之前的所有记忆都没有了……”

    “没什么好说的,你只需要记得你的这条命是徐云给你的就行了!”佐媚烟哼了一声:“老娘告诉你,你姐姐我非他不嫁,你最好把你准姐夫给我看好了,他若是和什么女人有来往,你都必须告诉我。”

    “干嘛,姐,难道你这是要准备赶尽杀绝?”佐夜明一张俊脸瞬间苦瓜:“这事儿我可不干,你这条竹叶青也太没人性了吧?”

    佐媚烟什么也没说,在胸前两团波涛挤压出的事业线,提起脖颈里黑色皮线的吊坠,那是一块状如凝脂般的羊脂玉做成的平安扣,是当年徐云送给她的,她一直都带在身边,就算是洗澡睡觉都没有离开过。

    只要她抚摸到这块珍稀的羊脂玉,就如同抚摸到了徐云一般……一想到这里,刚才还冷若冰山的佐媚烟便笑的像个小女孩似的。在她的眼里,徐云便是她的全部……

    【ps:十一长假马上就结束了,有多少兄弟休假了?或许只有给国家做事的才真的能得到天长假吧?反正我是不相信各种死企会给长假……】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