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赶回河东市已经是凌晨点多,除了一些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铺,人流活跃的地方恐怕就只剩下酒吧了。毕竟河东市不比大城市,这个时间大街上已经没有闲着溜达的人了。

    河东国际大酒店已经改名换牌子了,河东药膳大酒店几个字在深夜特别晃眼,徐云开车直接驶入大门,直冲着酒店正门口就开了上去,吱嘎一声停在正门口。

    几个保安迅速的就冲了过来,一瞅是外地的牌子,当时就把车围了个团团转,对着车窗就是猛敲一阵子,还一边嚷嚷道:“你好,这里不能停车!前边有车位,后院里也有车位,您要是住宿就去后院!”

    徐云下车一愣,还都是生面孔了,看上去保安全部都被单佳豪那小子换成了青年生力军,这毕竟是自己的地方,徐云也没跟他们客气,随后指了两个人:“你把车给我停后边去,你去给我开电梯。”

    一听徐云这毫不客气的吩咐,几个保安傻眼了,被徐云安排去开车的家伙一瞪眼:“你以为你是谁啊?知道这大酒店是谁开的吗!说出来吓死你!”

    我擦!这尼玛是什么服务态度?!徐云直接就被惊着了,单佳豪那小王八犊子招人的时候还真是不培训,这是来当保安的,不是让他们来当打手的,连立场都没搞清楚的一群小崽子,还真惹人心烦。

    徐云懒得跟他解释,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踢在那混小子屁股上:“让你去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一看徐云动手,几个人都纷纷摩拳擦掌卷起袖子要围起来动手,为首的还骂骂咧咧道:“孙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这里是阎王殿吧?”

    听到门口的杂乱声音,一楼保安办公室内的单佳豪马上就醒了,他在这屋里安放了床,为的就是前期提醒着这些他刚招来的兄弟,毕竟这些家伙都没当过保安上过班,他也怕他们服务不好。

    这才第一天,这外面就来事儿了?单佳豪提着裤子就跑出来,到门口一看就傻眼了,被这群有眼无珠的混蛋围在央的居然是徐云!

    “都他妈疯了吧!知道这是谁吗!”单佳豪扯开嗓子就骂!

    徐云一皱眉头:“你给我小点声,这是酒店,不是你家,吵醒了客人怎么办?以后还开不开门?做不做生意了!”

    “是是是!哥,我的错,我的错!”单佳豪连忙点头哈腰道。

    几个保安之前都是单佳豪在外面社会上玩的朋友,见单佳豪这么毕恭毕敬的,他们几个人也傻眼了,但怎么看间这人也不是单佳豪的哥哥单洪宁,而且开的还是挂了济北牌号的车,显然不是河东人吧?

    突然,有个反应快的人浑身打了个颤,之前单佳豪说过,大老板徐云去济北办点事儿……这不会是……

    “在哪弄来这么群狐朋狗友?”徐云相当不爽道:“明天都给我滚蛋,老子这里要的是保安,不是打手!听明白了没?”

    单佳豪急忙解释:“云哥,这事儿也怪我……我,我这还没来得及给他们培训,我是怕多开一份的工资,所以就把之前那老弱病残的保安都请回去了,这几个都是我兄弟,我这就让他们给你道歉。”

    一群刚才还怒火冲天的年轻保安全部都蔫了,我勒个戳,没想到这时候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居然就是河东市最风云的大人物云哥!怪不得连单佳豪都如此孙子呢!

    徐云没工夫跟他扯皮:“去给我开电梯!”说完他就拉开后面车门,把自己用绳子捆绑着的仇妍抱了出来。

    一群人更傻眼了,云哥就是牛逼!大半夜绑一姑娘回来做新郎?

    “妍姐这是怎么了?!”单佳豪当场就惊呼了:“怎么把她给……”

    “少废话!”徐云抱着仇妍就走,直接把车钥匙随便扔给一人:“把车弄后面去,别给老子碰了!这是老子借的车!”

    单佳豪急忙去开电梯门,几个保安也插不上手,只能排队在后面护送,结果被单佳豪瞪了一眼:“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看门了是吧?”

    这样一来所有人才散去,单佳豪一路陪着徐云来到楼上,又帮着徐云打开房间门。徐云进门放下仇妍就去翻箱倒柜找出自己的背包,单佳豪见状连忙倒上两杯热水放在桌子上。

    “行了,你去忙你的吧。”徐云终于找出了当年老颠头送给他的提神丹,便对单佳豪道:“下去给你的那群兄弟说,别把这里当黑窝!我们是开酒店的,不是混黑帮的,懂吗?搞清楚,酒店是服务行业,顾客就是上帝,只要不是来酒店闹事的,就要当作上帝一样对待,告诉他们,他们不是打手,是保安!”

    单佳豪被徐云数落一顿,频频点头说是,心里清楚还好只不过是挨骂,没有被云哥直接踹出去让自己滚蛋。只要能留在云哥手底下做事儿,单佳豪可不觉得挨两句骂有什么大不了。

    听完训斥之后,单佳豪便在房间里退出来,他一转身就看到两个人影,瞬间就给吓了一跳:“哎呦我去!风哥,双儿姐,你俩这是干嘛呀,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钱风和梵双儿听到声音之后马上来到徐云房间门口,见果然是徐云回来了,心里当然激动,也顾不得跟单佳豪说话,直接把他往旁边一推:“去去去,下去玩儿去吧!”

    “……”单佳豪虽然不喜欢被当作小屁孩,但是在钱风面前还是不敢造次的,啥也没说便下去了。

    徐云见到钱风和梵双儿进屋,依然是先忙着给仇妍松绑,然后给她服下老颠头的神药。

    钱风和梵双儿两人也安静的在后面看着,直到徐云忙完,钱风开口:“云哥,仇妍这是什么了?”

    “了情毒。”徐云淡淡道,他看了眼梵双儿:“银龙,今天晚上仇妍就交给你帮我照顾了,辛苦了。”

    梵双儿没说什么,点点头问道:“那你呢?”

    “咱俩去喝一杯?”钱风道。

    徐云起身道:“喝酒就改天吧,我今天晚上还要赶回去,果果现在一个人留在济北我不放心,那边还有人需要照顾呢。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等仇妍清醒过来,你们告诉她果果那边放心,先把身体调理好再说。”

    “嗯。”钱风不再多问:“云哥,那你一个人在那边一切小心。”

    “我就不跟霜姐和婉儿她们打招呼了,明天你代劳。”徐云道:“就说我那边处理好便回来,不用担心。”

    “好!”

    徐云嘱咐完之后,钱风便把他送下楼,单佳豪和一群保安看到徐云下来,一个个站的笔直笔直的。徐云临走放下话了,他再回来之后,若是看谁还没规没矩的,那就马上给他滚蛋。一众人愣是没有一个敢吭声的,都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虽然说连续开夜车特浪费精力,但徐云还是灌下两瓶红牛之后上路了,果果一个人留在唐家他当然不放心,再加上唐九现在也精神不振,家里不可能真指望一个小丫头照顾一整天。

    徐云算了算时间,抓紧时间的话,差不多能赶在明天唐九睡醒之后回到唐家。还有一件事情他必须要找唐正天问清楚,为什么唐九会对他制造车祸事情那么在意,车祸的事情到底还有没有什么隐情。

    另外让徐云有些头疼的,便是他在济北的这几天总觉得有什么人在跟踪他,但似乎对他没有任何恶意,到底是什么人对他有兴趣,这也是他去济北要查清楚的事情。

    徐云揣着满脑子的问题上路了,这一路那必须是强打起精神,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睡着了。

    ……

    虽然果果被安排了照顾唐九的任务,但她这一晚上也睡的挺舒服,因为唐九在徐云离开之后就一直都安静的睡着了,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盯了半个小时之后果果就熬不住了,一大早还是被唐九给叫醒的。

    “果果?果果?”唐九脑袋头疼欲裂,虽然睡了一晚上,但是却一点都没休息够似的。

    果果睁开朦胧双眼,淡淡道了一声:“小九姐姐,你没事儿了吧?我为了照顾你,一晚上都没睡好。”

    “徐云呢?”唐九疑惑道。

    “老爸送仇妍姐姐回河东了,仇妍姐姐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果果翻身起来伸了伸懒腰:“小九姐姐,你还好吧?昨天你都快把果果吓坏了。”

    唐九逐渐回忆起昨天的事情,情绪也再次的低落了下来,不过,经过一夜的休息之后,她多少都有了些抵抗力:“我没事儿,果果饿了吧,姐姐换件衣服就带你去吃早餐。”

    “嗯嗯!好!我要吃蟹肉小笼包!”一听到吃的,果果瞬间就精神了起来。

    两人分别洗刷之后,开始找换洗的衣服,然而就在唐九刚脱下外套的时候,房间门却被突然推开,徐云顶着黑眼圈就冲了进来,一脸担忧的神色在看到她和果果没事之后,瞬间精神了起来。

    【ps:晚上加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顺路求个顶,求个花儿,求个收藏神马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