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定神之后,徐云才扬起笑脸嘻嘻问道:“这一大早的穿那么凉快,这是要去哪儿呀?”

    果果娇羞的用被子挡住自己完全没发育的身体,哼了一声:“老爸,人家女孩子换衣服,你怎么能随便看呢……哼!色狼。”

    徐云无奈的瞅着果果,又不是我非要看的,谁知道你们大晚上的睡觉连门都不上锁,只不过是碰巧了而已,有啥大不了的呢:“这完全是个巧合,我可不是色狼。”

    “那你还不出去!”唐九已经忍不住要怒了,刚冲进来你说是巧合到无所谓,现在还光明正大站着看,还说巧合谁信呐?这种骗岁小孩的把戏,连果果都一下能听出来!

    徐云急忙转身向外走去,嘴里还喃喃自语小声嘀咕着:“擦勒,哥又不是没看过,你都主动过,哥稀罕了么……”不过转念一想,那天还真没好意思仔细欣赏,今天到是个机会,可惜果果在这里当灯泡了,若不然,哥非要多看她个几分钟。

    就在徐云离开之后,果果煞有其事的对唐九道:“小九姐姐,是不是我的身材比你的好?我肿么觉得老爸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的时间比在你身上停留的时间长?”

    唐九无语:“那是因为他把目光停留在你身上不会有邪念!而停留在我身上的话,他会受不了的,懂吗?我是女人,你还是个小屁孩呢。”

    “切。”果果不以为然:“人家萝莉现在才吃香!小九姐姐,你也太会安慰自己了,不用担心,就算你没有我的魅力大,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唐九无语,既然这小妖孽那么有自信,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好吧,魅力小姐,你到底还要不要吃蟹肉包,如果要吃,就抓紧时间把衣服穿好,OK?”

    “嗯嗯嗯,当然要吃!”果果麻溜的把衣服穿好,然后屁颠屁颠的开门去找徐云。

    徐云已经在楼下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连夜赶了个来回,还真是够困的,加上这一段时间都没怎么睡好,一时之间的疲倦感全部涌到脑袋顶上,他觉得太阳穴鼓鼓的,现在睡一觉是最好的选择。

    唐九和果果两人在楼上下来,唐九看了眼徐云的黑眼圈,皱眉道:“一大早就喝咖啡?晚上没睡好?”

    “根本就没睡。”徐云点点头。

    想到昨天晚上仇妍的情花毒,唐九忍不住咬住了下唇:“那仇妍呢?也没睡?看你这样子,昨晚上她把你折腾的不轻吧?”

    “废话,当然折腾的厉害,要不是她,我能一宿没合眼吗?”徐云大口喝下杯热咖啡,他没听明白唐九的意思,唐九所谓的“折腾”跟他说的“折腾”,根本就不是一个“折腾”啊:“不行了,我要睡觉了。”

    “不吃饭了?那仇妍还吃不吃?”唐九心里醋火已经暗暗滋生。

    徐云白了唐九一眼:“你给送去啊?”

    “要吃就下来一起吃,那么大架子?还要送去?难不成一夜功夫都站不起来了吗。”唐九话有话,这这么一说徐云才算是听明白,原来唐九是误会了,把他说的在路上折腾一夜,当成是在床上折腾一宿了。

    不用徐云解释,果果就开口了:“小九姐姐,昨天晚上你昏倒之后,爸爸就把仇妍姐姐送回河东市了,这应该是一大早才赶回来,仇妍姐姐应该还在河东,恐怕不能和我们一起吃早饭了。”

    “啊?”唐九傻眼,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说回河东就回河东了,她一脸惊讶的看着徐云:“你一晚上就跑了个来回?”

    徐云点点头:“废话,要不是因为怕果果一个人照顾不了你,我才懒得连夜赶回来。行了,不跟你废话了,你们是要去吃蟹肉包吧?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笼。”

    “一起去吧。”唐九知道自己误会徐云之后,脸上也挂出一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刚出炉的才好吃呢,而且还能在哪里喝些粥或者汤什么的,我开车,你休息。”

    “行吧。”徐云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就在人开车去吃济北市最有名的神仙蟹黄灌汤包之后,胡狼和唐正天也回来了,唐正天昨晚一宿整整喝了六十多瓶啤酒,胡狼都被他这酒量吓到了,唐九能有这么好的酒量,恐怕也是遗传吧。

    唐正天虽然喝了那么多酒,但神志依然还能保持清醒:“胡狼,估计下午两点的时候,唐震风他们就会过来,到时候你提前把我叫醒。我先睡一会儿,老了,不用了,一晚上都熬不住了。”

    “您快去休息,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一定准时叫您起床。”胡狼急忙道。

    唐正天长舒一口气,幸好九儿不在家,如果她在家的话,他还真是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发生的事情,他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改变现状了。

    ……

    吃饱喝足之后,徐云就嚷嚷着赶紧回家睡觉,人到家就看见了门神一般的胡狼。

    唐九的脸色沉了一些,低声问道:“他回来了?”

    “是,九小姐,唐老板回来了。”胡狼点点头:“他昨晚上喝的有些多,刚去休息。”

    “正好,我有事问他,你帮我把他叫醒吧。”唐九的声音虽然平淡无奇,但却隐隐约约暗藏着一种爆发力。徐云知道人类心理微弱变化会引起一系列的表面现象,唐九这种反应显然是对她父亲有一种很深的怨恨在心。

    胡狼怔了一下:“九小姐,唐老板才刚刚睡着,而且下午还要召集唐家人开家会,我想,还是让他多休息一会儿吧?”

    唐九脸色变得更难看了:“胡狼,在唐家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胡狼依然没有让步:“九小姐,有些时候您也应该理解老板,他也有他的难言之隐!有些事情并非他希望发生的!”

    唐九突然双目怒瞪:“胡狼!”但她怒斥之后,又迅速恢复了平静,淡淡道:“好,你不去,我自己去。”

    “九小姐。”胡狼竟然直接拦在了唐九的身前。

    这下唐九可再也忍不住火气了:“胡狼,你什么意思?你不去喊,我自己去总行了吧?这里是我家!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我爸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让你马上给我让开!”

    胡狼依然没有让开:“九小姐,昨天晚上唐老板跟我说了很多,我并不是一无所知。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更要拦住你。”

    “徐云!我让你来我家是做什么的!不是让你傻站着!有人挡住我的路,你应该怎么办?”唐九回头看向徐云,徐云一眼就看得出,唐九的内心已经被愤怒和压抑完全掌控了,她的理智正在慢慢被吞噬。

    徐云什么都没说,他直接跨步向前,伸手一把将唐九紧紧搂在自己的怀里,他很清楚这时候唐九需要的是什么,她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让自己温暖,也能够让自己发泄出来的怀抱。

    唐九瞬间再也忍不住眼泪,泪水夺眶而出的瞬间,她直接一口咬在徐云的肩头。

    徐云只觉得瞬间蛋疼无比,你妹啊,我抱你不是让你咬我啊!哎呦我去,你丫属狗的吧?!虽然徐云心里一万个抱怨,但却仍然抱着唐九一言不发,唐九把这口气发泄之后,应该会舒服很多,男人吗,有些时候就要学会忍耐。

    终于,唐九松口了,徐云的肩头也留下一排整齐的血印……幸亏这是没结婚,要不然肯定会被老婆惩罚去跪遥控板,而且还是那种跪下去,不能让电视乱换台的轻功跪!

    果果看的揪心,她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能看得出来唐九的那种撕心裂肺,这种感觉果果也在失去亲人的时候体会过。

    “他有什么资格去宿醉而不跟我解释……”唐九的声音很小很小,整个身体开始慢慢颤抖,在徐云的怀里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

    徐云不是没有好奇心的人,他也想知道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内幕,但这种时候又不好意思开口多问,只能先尽量安抚唐九的情绪,让唐九先把心情平复了再说。

    胡狼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开口,但最后都还是憋了回去,毕竟这是唐家的事情,而且还是唐九内心最大的痛处,他作为一个唐家的下人,当然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提起。

    唐九逐渐忍住了泪水,她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为什么我爸爸要那么做,为什么?为什么他隐藏了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车祸竟然是他策划的……是他亲手策划的……”

    徐云安静的等待唐九继续说下去,果果却不懂事的开口了:“小九姐姐,唐叔叔那么做肯定也有自己的理由,你干嘛要如此纠结这个问题?说不定唐叔叔这么做还是为了你好呢。”

    唐九身体的颤抖突然停止,徐云一怔,知道果果这是触碰到唐九的逆鳞痛处了,他赶紧瞪了果果一眼,让她早点闭嘴不要再乱讲话。果果耸肩吐了吐舌头,马上闭口。

    然而唐九却止住泪水,把徐云推开,冷冷的看向楼一处卧房门口,薄唇微启:“那也不能用我妈妈的生命做代价……”

    【pa:明天早上不论你上不上班儿,《妖孽兵王》的更新也会与你不见不散~求各种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