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这句话还真把徐云以及他的小伙伴果果给彻底惊呆了,他一直都在猜测这车祸应该有什么其他内幕,却怎么都没想到这内幕如此惊人,居然连唐九的母亲都卷入其。

    胡狼忍不住为唐正天辩解道:“九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这其是有误会的,虽然我没经历过这件事情,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和黑貂也并未来到唐家,但是我相信老板不是那种人,他昨天跟我提起过,他说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夫人想要阻止车祸发生,但她并没有事先跟老板提起,夫人的事情完全就是个意外!”

    唐九冷冷道:“我妈妈那么善良,他做那种事情之前肯定就能想到妈妈会制止,为什么他还要做?非要搭上妈妈性命才能收手吗?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二叔他们总说我爸变了太多太多,原来十几年前的他根本不是现在这么慈爱的人,他心狠手辣,做事情不择手段……恐怕若不是妈妈因为这件事情丧命,我爸现在也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做事不择手段的人!根本不是现在这样!”

    “唐九,很多人都说你爸爸是白云居士正人君子,我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误会。”徐云也开口道,他可不希望他们父女反目成仇。

    唐九冷笑面对徐云:“你没有看过笑傲江湖吧?都说岳不群是君子剑,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小九姐姐,即便是唐叔叔犯了再大的错误,你也不能说他,因为他是你父亲!”果果嘟着嘴巴道,她这么说,完全也是因为她的背景,这件事情让果果想到了自己那个不靠谱的亲爸……

    胡狼也不忍心过于指责唐九,低声道:“九小姐,连小孩子都知道为人子要敬人父的道理,您就原谅唐老板吧。我发誓,唐老板真的不是有心的,他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当时的那一步!”

    “错了,我想到过。”唐正天的声音突然在楼梯传来,他踏着不急不慢的步子,缓缓走下楼来,几个人争吵的声音他都听到了,他在房间根本睡不着,他知道,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尤其是自己的女儿。

    大厅内一片死寂,胡狼也不知道再如何开口帮唐正天维护了,现在完全就是父女之间的针锋相对。

    徐云不明白唐正天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一旦承认他想到过,那就是说他明明知道唐九的母亲有可能会在他策划的这场阴谋出现意外,他却仍然没有停手。

    果果吐了吐舌头,躲在徐云身后,第六感告诉她,这事儿越来越大了。

    “我知道当时她会阻止我,但我依然还是不得不这么做。”唐正天继续道:“九儿,你听说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句话吗。”

    唐九冷冷道:“国,魏,陈琳。”

    唐正天苦笑:“九儿,你从小博学多才,你应该知道事情到了不得不采取行动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当时我若不下手,今天死在九泉之下的便是我,住在这里面的便是唐龙父子!你就更不用说有什么资格来当唐家的接班人了。”

    “爸,你觉得家业重要还是家人更重要?”唐九质问道。

    唐正天深呼一口气:“九儿,这句话如果放在十五年前,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家业重要,没有家业何谈家人!”

    顿了一下,唐正天继续道:“而这话放在今天问我,我想,我会说家人重要……没有家人,何来家业?”

    唐九一言不发的盯着唐正天,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选择沉默还是选择爆发,但最终唐九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心的万种澎湃:“那你现在后悔了吗?”

    “悔,悔不该当初。”唐正天仰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硕大的水晶灯,若有所思的回忆着从前:“我宁愿现在一家口生活的普普通通,也不希望这十几年来受的折磨。九儿,没有人会比我更痛苦。而我当时做的这一切,都是想要为了你和你母亲……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却也失去了我最怕失去的。”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徐云开口缓解道:“人生可谓是有得必有失,唐叔,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还需要给唐九一些时间,她才二十一岁,你这个年纪能接受的事情,她或许并不一定能够接受的了。”

    唐正天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所以我一直都没敢说。但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九儿,我知道,你会觉得我一定认为权势和金钱比什么都重要。今天老爸就用实际行动表明,唐家的一切我都不要了,谁喜欢,谁就拿走。”

    胡狼眉头皱起:“老板,您不能这样……”

    “好啊。”唐九却仰头道:“那今天就让所有人都到场,你把这话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说,你唐正天永远退出唐家!谁是唐家接班人,就让唐家自己人去选择!如果选不出来,那就彻底分了吧!用人命换来的繁荣唐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说完这话,唐九便甩手直接走向楼上。

    徐云知道唐九有些冲动,他对唐正天点了点头,便拉着果果一起上去找唐九,他可不能让唐九因为这么点事情就放弃唐家。

    唐九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机。

    徐云把果果扔到床上之后,自己也拉了把椅子在对面坐下:“唐九,你真的不打算挽回唐家了?”

    “对。”唐九点点头,对徐云道:“不过你放心,即便是我一无所有了,我也不会跟你要回那处大酒店的。谢谢你这几天以来对我的帮助,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带果果回去吧。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看你们的。”

    果果一听这话里带着生离死别的语气,当场就懵了,好不容易和一土豪姐姐拜了把子,现在这土豪姐姐即将一无所有了:“小九姐姐,你这样可是自暴自弃。虽然即便你一无所有了,果果也不会嫌弃你,但果果还是希望你不要自甘堕落。”

    徐云拍拍果果的头,对她讲的道理表示支持,也对唐九道:“唐九,你要想明白,唐家不仅仅是你父亲的心血,也是你母亲的传承,我相信她在天之灵也不会希望唐家会毁在你的手里。”

    “我为什么要在乎这个毁掉我妈妈生命的家族?!”唐九质问道。

    徐云反问道:“你觉得你母亲在乎唐家吗?如果她不在乎的话,也不会用生命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也不会因为唐家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说明你母亲在乎唐家,这是她在乎的东西,你把她在乎的东西说放弃就放弃了,那你觉得她会开心吗?”

    唐九茫然了:“那我能怎么办?”

    “或许你觉得你父亲不是一个称职的人,那你就领导一下唐家试试,那样你或许就能理解你父亲的辛苦了。”徐云道:“我挺你。”

    “我也挺你!”果果点头道。

    唐九没说话,安静的趴在床上,许久之后才开口:“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我想自己决定,我想自己好好想一想。”

    “走!”徐云笑了,唐九能这么说,就表明她还能保持清晰的头脑,只要这样他就相信她会想明白的。果果马上跳下床跟徐云走出了唐九的房间。

    徐云从昨天早上醒来之后,就一直折腾到现在,果果看他都打哈欠了,也不再闹腾着要陪她玩,赶紧让徐云去睡一会儿,她自己一个人颠到影音室里看恐怖片去了。

    唐正天昨晚上已经给唐逸飞下了命令,唐逸飞当然是做了充分的传达,唐家内部有话语权的所有人都在下午点之前集合在了唐家门口,唐正天也没有休息,一直都在客厅里坐着。

    点整,胡狼打开了别墅大门,唐家嫡系唐震风和唐逸飞父子走在最前跨了进来,后边紧跟着的便是唐国和唐少峰、唐毅父子人,然后唐万和以及唐华忠带着各自的儿子唐现代和唐金圣,跟在他们最后面的便是父亲过世的唐群和老子出家的唐万新。

    其他便是旁系的唐家人,有些身份的还可以进屋,身份年轻一些的便都在院内站着听声。

    室内所有人都落座之后,唐正天开口了:“十五年前,我接管唐家,这些年里也算是鞠躬尽瘁。但今天,我累了,所以,我希望唐家后继有人。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权利投票,我们唐家也搞一次民主选举,票数最多的年轻一代,即日接任唐家当家人的位置!我将会离开济北,再也不过问唐家之事。”

    “哥,你说什么呢!”唐震风虽然昨天就猜测到了唐正天今天会做什么,但可没想到他居然决定要隐居:“唐家不能没有你啊!”

    一时间,整个唐家大厅甚至于大院里都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惊讶唐正天的这个决定。

    唐国脸色一变,这就意味着他策划的分家是不会实现了:“等一等,哥,你这个投票也应该有个最低限度吧?不然的话,没办法服众啊?”

    “那好,支持率必须要在一半以上。”唐正天微微一笑:“候选人就是你们这些小辈,都过来吧!”

    【ps:上班了吧?都幸福的像花儿一样了吧?嘎嘎~求鲜花,求凸票,求顶,求各种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