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有很清楚的认识,唐九虽然表面上成了唐家继承者,但是要面对的还不仅仅是唐家内部的明争暗斗,他还需要得到济北市其他各个方面的认可,这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稳坐的。或许在某些方面,唐九依然需要他的帮助。

    帮人帮到底,这是徐云的原则,庆幸的是这件事情也终于有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最起码他能回河东过两天消停的日子了。

    唐九也知道如果连自己人都搞不定,何谈去得到外界的认可,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她自己要做的,如何才能让二叔和叔他们心服口服,是她现在的重之重的任务。

    唐正天宣布隐退,并且彻底退出唐家的经营管理,唐九也给自己的父亲提供了一个舒适的养老之地,那就是前不久在河东市买下的那处别墅,原本唐九以为那地方已经用不着了,转手送给徐云或者卖掉,现在看来的确适合父亲静养。

    胡狼和黑貂也在当日做出了决定,他们会随唐正天到河东市隐居,远离唐家一切事务,也永远退出地下世界,从今天这一刻起,地下世界也就完全没有了胡狼和黑貂这两个称号。

    唐正天一天都不想再耽搁,次日他就选择了离开,唐九没有阻拦,便把这件事情拜托给徐云,徐云帮她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她也不想再麻烦他,而且果果过两天也就开学了,他们是时候该回去了。

    临走之前,徐云告诉唐九,让她放心唐正天,他绝对不会让她父亲在河东出现任何问题,他也会亲自开一些调理心脏的药方,让唐正天好好在河东市静养。

    当然,徐云可以放心离开,还因为他在济北收下的两个小弟,虽然鬼面修罗张永良的身体还需要一个月的休养,但青脸兽张武宁却完全生龙活虎,最起码目前为止徐云没有发现济北有什么高手可以威胁到他。

    第二天午回到河东市,徐云把唐正天安顿好,带着果果出现在了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内。

    数日都在担心的阮清霜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果果见到阮清霜之后,兴奋的叫了一声妈妈,便直接冲入了阮清霜那温暖柔软的怀抱里。

    对此徐云还是蛮嫉妒的,他貌似没机会象个孩子一样直接冲入阮清霜的怀里,只能略带歉意道:“霜姐,这几天辛苦你了。”

    阮清霜现在只感觉到幸福,根本不觉得有什么辛苦,徐云和果果能回来,比什么都好:“你们都累了吧,快点洗个澡,我马上让梁山准备饭菜,对了,我再给秦婉儿打电话,让她下班赶紧回来。”

    “妈妈,我可想念我们家的药膳了,外面做的东西都不如我们家的好吃。”果果这马屁拍的够精准:“还有哦,果果给你带了礼物呢,我们先上去看礼物吧!”

    阮清霜使劲儿点点头:“嗯嗯,快点上楼吧,你仇妍姐姐都已经担心了你一整天了,你若再不回来,估计她今天就要动身去济北找你们了。”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他就知道仇妍会不放心,好在这次事情出奇意外的顺利,他没想到唐九能这么快拿下唐家,这里面当然是有唐逸飞的私心,不过一切都无伤大雅。

    果果兴奋的去找仇妍,徐云则是跟阮清霜回到房间,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那天晚上的事情。

    “你有什么要跟我说?”阮清霜看出了徐云的欲言又止。

    徐云苦笑一声:“那天晚上我回来没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

    “我知道,理解。”阮清霜微微一笑:“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去安排午饭了。”

    “霜姐。”徐云是个细心的人,又怎么会听不出阮清霜话语里回避的意思呢:“还有就是,那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的事情,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阮清霜眼神看向了别处,她不知道自己对徐云的怀疑是不是错误的,但现在徐云开口了,她总觉得那天她挂掉电话确实也有些决绝:“徐云,我相信你做任何事情都有你自己的理由,我应该为我那晚上的态度道歉。”

    徐云就知道阮清霜是这么一个倔强的人:“那天的事情太突然,仇妍误喝了一种催情的液体,所以才会让你误会。也就是为什么我当夜就把仇妍送回来的原因,因为我有能帮仇妍解毒的药,都放在这里了。”

    阮清霜虽然听不太懂,但也大致能明白徐云是想要表达什么,原本她就没有责怪徐云,就算徐云会跟其他女人发什么关系,她也不会责怪徐云,她没有那个干涉的权利,毕竟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只不过是果果随口乱说罢了……

    “好啦,你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阮清霜微微一笑:“而且仇妍也跟我说了一些你们在那边发生的事情,那天本来就是我的不对。你快去洗个澡,回头下来吃饭。”

    徐云咧嘴一笑:“是。”这么好的女人上哪去找,无条件的对自己信任不说,还能在自己想要解释的时候如此温柔的说让自己去洗个澡,回头下来吃饭……哎呦,这种感觉那真叫一个温馨浪漫呀。

    即便是阮清霜已下楼离开,徐云依然陶醉其。

    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钱风给打断了:“老大,你可回来了,这几天我都要担心死了,生怕你再不回来,青鬼就找上门来了。”

    徐云眉头一皱,瞪了打断他精神享受的钱风一眼:“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抗事儿了?你用脚指头想想,青鬼在这件事情上已经连折了四员大将,现在的他是元气大伤,而且咱们不是还对苏杭有干预吗,他哪有时间来河东找你喝茶?”

    “老大,你不知道,你离开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苏杭的混乱在短短两天内就被青鬼平定了。”钱风道:“既然苏杭的地下世界找到了平衡,那我们就不会再插手干预破坏这个平衡。所以青鬼完全有时间来河东找麻烦了呀!”

    这事儿对徐云来说还真是个不好的消息,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青鬼手下已经折了那么多高手,他怎么可能还有势力拿下苏杭?是不是有什么人插手了……”

    钱风脸色一沉,点点头:“是……”

    “谁?”徐云在钱风的表情和声音就完全可以判断,这次插手帮助青鬼的绝对不是一般小人物。

    “冥王。”钱风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一向淡定的徐云也忍不住脸色巨变,他太阳穴的青筋明显暴起:“你是说……冥王,冷尘?”

    “对。正是冥王冷尘。”钱风深呼一口气,这绝对是近些年来他们接触的地下世界最大的一个人物,冥王冷尘那可是跺跺脚能让半球震撼,占据皇其一席位的大人物!

    徐云完全想不明白这种远远高于青鬼他们存在的人物为什么要插手到一个小小苏杭的斗争:“为什么前天晚上你没告诉我?!”

    “前天晚上我得到的消息是苏杭已经得以平定,但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冥王插手,而且当时你也忙着离开,我就没说。”钱风道:“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青鬼门投靠到了冥王麾下。”

    青鬼门投靠到冥王麾下?!徐云差点就拍案怒起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青鬼居然能和冥王攀上关系!虽然说青鬼也是名震地下世界的超级高手,但在冥王冷尘面前也只不过是区区蝼蚁一般的存在,冥王怎么会看得上他?

    钱风见徐云面无表情,知道老大也很清楚这种实力上的巨大悬殊,便开口安慰道:“虽然这件事情跟冥王有关系,但却也并非他亲自出手,只是派人来帮了青鬼,让他稳坐苏杭地下世界龙头席位。老大,虽然事情很糟糕,但也还没有到让我们完全陷入泥泽的地步。”

    虽说这件事情足以让徐云没辙,但徐云还是尽量调整了自己的心态,钱风说得对,最起码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陷入到泥泽之,虽然青鬼归顺了冥王麾下,但冥王可没功夫亲自出手帮他处理自己这个问题。

    “算了。”徐云苦笑一声:“该来的终究会来,该面对的也终究要面对,冥王又怎么样?”

    钱风一怔,老大这气势还真的是让他有够佩服!能在这种时候还笑的出声,说的出这种话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老大一个人了。这是何等的气势,恐怕就连师尊王逸面对这种处境也说不出这种话吧?

    冥王又怎么样……钱风心里把这句话念叨了好几遍,对徐云更是心服口服!

    “行了,哥要洗个澡下去吃饭,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如果上面要求你们回去,你们便回去。”徐云大手一挥,大有看淡一切的架势,他不是不想跳出这趟浑水,但这是自己宝贝干闺女把自己拉进来的,他能有什么好抱怨的呀。

    “现在还没接到让我们回去的命令呢。”钱风四下看了看:“老大,你这是要在霜姐房间里洗澡?”

    “怎么?不行?”徐云挑了挑眉头:“这栋酒店里,哥想在哪个房间洗澡,就在哪个房间洗澡。”

    钱风竖起大拇指,只能内心发出俩字感慨:牛掰!

    【ps:五十到一百万字之间的小说,咱《妖孽兵王》稳居点击收藏各种第一,都是兄弟们的功劳!嘎嘎~总榜也一直都在前、八的站着,深感欣慰~我努力加更,你们努力支持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