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顺道也把一脑子的烦恼给彻底冲进了下水道。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珠之后,徐云站在卫生间内硕大的镜子前,饱满的胸肌和棱角分明的锁骨让他彰显十足的男人味。

    但若仔细看来,他圆润结实的肌肉上,却有多处隐隐约约的疤痕,若不是当年毒手医仙老颠头送给他的那本秘药配方书,恐怕他也根本做不出能把疤痕消除如此干净的天香膏,一想到老颠头前几天在电话里的要求,他就忍不住头大,去哪给他找志玲姐姐亲笔签名的贴身小裤裤啊……这不是难为人么。

    突然,卫生间的门毫无征兆的被推开,秦婉儿破门而入,一脸震惊。

    “擦,进门不知道先敲门么!”徐云暗自庆幸自己已经穿上了裤子。

    秦婉儿长着险些掉在地上的下巴,嘴角抽搐了两下:“你难道不能去你自己房间洗澡?!干嘛要用我和清霜姐的私人浴室!你没看到这里面都是女人的东西吗!”

    徐云这才意识到,这里面的确有凉挂的女人私人物品,这个……他也没办法啊,谁让仇妍和果果在他房间呢,他到不怕当着仇妍的面去浴室洗澡,就怕果果半途给他整什么幺蛾子让他出糗。

    不过秦婉儿的话倒是提醒了徐云,徐云看了看挂在晾衣架上的一套“维多利亚的秘密”,眼神迅速滚动,若是让秦婉儿帮着他在她的小内内上签下志玲姐姐的名字,然后打包给老颠头寄过去,那还不乐掉老颠头的大牙?

    对!就这么办,反正都是女人的嘛,而且秦婉儿这身材比起志玲姐姐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想必这套内衣也足以让他蒙混过关。

    秦婉儿突然意识到徐云还裸着上身,赶紧把头扭到一旁:“洗好了就赶紧出去,姑奶奶要用厕所啊!”

    “害什么羞啊,又不是没看过。”徐云不屑道,但随即想到还有事相求,便又堆起笑脸,一副求人的模样道:“婉儿,跟你商量个事儿呗?帮个忙。”

    秦婉儿见徐云笑的如此灿烂,当即便认定他没安好心:“免谈!”

    “不是让你白帮,你若是答应我这件事儿,回头你再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绝对没二话。”徐云挑了挑眉毛:“怎么样?我让你帮的忙是举手之劳,你绝对不吃亏。”

    秦婉儿眯着眼睛和徐云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如果真的是让她做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那她还真的不吃亏,以后手头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大案子,她完全可以没有任何压力的要求徐云出面解决。

    最终,秦婉儿再衡量之后,一口答应了下来:“好,那你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只要不违法犯纪,我都可以考虑。”

    “你就把你身上的贴身的那两件脱下来,帮我写上‘志玲赠送’这四个字给我就行。最主要的前提是不能洗啊。”徐云笑的完全就是一条大尾巴狼!

    秦婉儿当时就火冒丈:“徐云你个王八蛋做什么美梦呢!还志玲赠送?姑奶奶现在就让你尝尝阎王爷赠送的滋味!”

    就听一声惨叫,徐云便在洗手间内冲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嚷嚷着:“君子动口不动手!”

    看到徐云还能这么有精力,钱风和梵双儿也就放心了,最起码他们现在可以肯定,徐云并没有因为冥王给予青鬼帮助的事情,而遭受沉重打击一蹶不振。

    “老大,霜姐说让你们赶紧下去吃饭,饭菜都准备好了。”钱风笑嘻嘻道,然后对身旁梵双儿道:“瞅见没,咱老大这不穿衣服多有男人味儿,看那身板,那可是脂肪含量低于百分之一的身板,别说超级高手,你就是找几个宗师境的高手来,身体素质也难说能比得上咱老大!”

    梵双儿脸一红,扭向别处,她不是没见过光背的男人,神龙大队里的肌肉男她见得多了,但从没有像看到徐云之后的这种感觉,看到那肌肉男的时候和看木头没区别,可看徐云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自己脸颊微微发烫。

    钱风发现梵双儿的微弱变化,心里一愣,啧啧称奇,这个龙怒特战队里的小冰山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以前他们那么多人脱了上衣训练,也没见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怎么?犯花痴了?”钱风咧嘴一笑。

    梵双儿直接一个扫堂腿把钱风放倒在地,头也不回的就转身而去。

    毫无防备的钱风一屁股就蹲在地上,摔得直咧嘴,冲着梵双儿的背影嚷嚷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现在你这反应速度也退化太多了吧?”徐云无奈的摇摇头,走到钱风身边:“连一个女孩出招都躲不开了?回头有机会,我一定跟王老头子说说,好好训训你的反应速度。”

    “老大,他可是我搭档,我对我搭档当然不设防了。”钱风揉着屁股站起身。

    结果还没站稳,脚下就又是一阵厉风扫过,这次他是意识到了,但仍然没有摆脱被徐云扫翻在地的命运——哐一屁股再次蹲在地上。

    “她是你搭档,我可不是吧?”徐云说完也大摇大摆的走了。

    钱风疼的呲牙咧嘴,心愤愤不平道:“擦勒,你是我老大,我当然更不防啊!”揉揉屁股站起来,又一脸悲剧道:“我防也没本事防啊,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秦婉儿从洗手间走出来,看着一脸苦瓜脸的钱风,疑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老大……”钱风用手指了指徐云。

    秦婉儿哼了一声,对钱风道:“别理那个王八蛋,他就是那样的人。”

    “……”钱风一脸无语的看着秦婉儿,反应了一下才道:“秦小姐,虽然我很尊敬你,但你要是再敢骂我老大,我可对你不客气。”

    秦婉儿气的差点就翻白眼了:“我看你这人就是贱,你欠欺负!懒得理你!”

    梵双儿见电梯上来,便对几人大声道:“还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先下去了!”

    “去!”钱风顾不得屁股疼,赶紧追过去。

    秦婉儿也加快了脚步,下面可是一大桌子人等着呢,虽然秦婉儿已经是正科级的干部身份,但不论任何场合都不会摆架子,尤其是在自己人面前。

    “你们先去,我换件衣服马上就到。”徐云说完就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间,他当然不会光着膀子下楼吃饭,现在是和谐社会,膀爷儿的年代早就过去了,现在的膀爷儿都是流氓无赖醉酒汉。

    这顿午饭徐云算是姗姗来迟,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排场,来吃饭的不只是阮清霜她们一众美女军团,还有强子和小飞以及南城虎他们一伙人,梁山和吕怡也被阮清霜叫来给徐云接风,单佳豪更是忙前忙后的伺候局儿,惊的单洪宁不停地说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长大了。

    “云哥,我们都听果果说了,你这次去济北市,那是敲山震虎!直接把江北省十大家族之一的唐家给彻底臣服了!”强子嬉皮笑脸道:“什么时候也带着兄弟们去省城济北混?”

    徐云看了眼果果,心道这丫头片子还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吹牛呢,可人家果果那是句句属实,一点都没夸赞,现在唐家人看到徐云必须是各个都提心吊胆,就连最张扬的唐逸飞和最阴险的唐龙都被徐云给拉到了马下,徐云在唐家人的眼里当然绝非常人。

    “你先给我汇报汇报药膳生意怎么样,想去济北混?先把河东拿稳了再说。”徐云大模大样的进去,坐在阮清霜和果果旁边的主宾席上,他没必要跟他们客气,而且他也不懂华夏这饭桌上的名堂,什么主宾主陪的他都不懂,就知道单佳豪坐的上菜位置叫席口,就是伺候局儿的小弟坐的,负责端茶倒水。

    强子一说到这个可是相当得意:“云哥你放心,别说是我们河东药膳大酒店每日车水马龙,咱药膳馆老店依然是天天客满,都知道那地方儿是创造我们河东药膳化的发源地,现在旅游公司的导游都会对游客把咱的店给介绍进去!怎么样,够牛吧?”

    徐云眼皮都不抬就问了一句:“导游带客过去,你给多少回扣?”

    强子一听就笑嘻嘻的直挠头,什么都瞒不过云哥的眼睛啊。对此南城虎也是笑而不语,他们也都参与这件事情,导游负责带旅游游客进店品尝河东美食药膳,怎么也要给人家意思意思啊。

    “这些事儿我不管,营销手段多样化发展我很赞同,但是我有一个原则,不宰客,不黑人,就算游客百分之九十都是一锤子的买卖,那也不能让人家离开河东之后骂我们是黑店,不能给河东市抹黑,懂么?”徐云鞭策道,毕竟这些家伙都是有经验的社会人,办点宰客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秦婉儿轻咳一声:“行了,您这大领导怎么一回来就给他们上课?有我在这看着呢,他们谁敢宰客,我就直接请物价局去使劲儿罚,回头我在关他们几天。”

    “就是就是,有秦警官在,云哥您就放一百个心,我们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开黑店,咱药膳馆名誉最重要!”强子连连点头。

    【ps:今儿应该是都上班了,都忙吧?呃,我也忙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