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强子汇报完,吕峰也咧嘴笑了笑,开口汇报工作:“云哥,你知道,我在经营餐饮业这方面没什么特长,我毕竟是个粗人,除了做工地,什么也不会,但我投资的分店也绝对没给霜姐和你丢人。我还是主攻建筑行业,前天跟强子小舅庞刚一起竞标下一个工程,这事儿还多亏了秦警官帮忙。”

    秦婉儿秀眉微蹙:“吕峰,你可别这么说,搞的我跟收贿了似的,我就是觉得你们能够担任才帮你们说了几句话,而且定下这个事情的也不是我,是建设局批准的,别给我带高帽子。”

    “是是是……呵呵,不过这事儿怎么也有秦警官的功劳。”吕峰嘿嘿笑了笑,最后提到正主儿:“当然,最终还是多亏了云哥,要不是你,这活儿恐怕也轮不到我做。”

    徐云觉得这马屁拍的有点不是地方:“我人在济北,这事儿能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吕峰,你歇了吧。”

    “云哥,这事儿还真跟你有关系。”孔忠笑了笑,接过话:“若不是因为你的威慑力让两家同样有实力的建筑队不敢跟吕峰抢,吕峰还真不一定能这么顺利的就标。”

    “哦,敢情你是扯虎皮拉大旗?以后公平竞争,别拿我说事儿。”徐云瞪了吕峰一眼。

    秦婉儿无奈的叹口气:“徐云,你怎么又摆上领导架子了,我都说了,人家吕峰有实力,而且报价也合适,是建设局批准的,你就别没事儿乱训话了。”

    “好好好,我的错。”徐云哭笑不得,南城虎混的可以啊,连秦婉儿都帮他们说话了,看来真是改邪归正了,一切凭真本事,这是最好。

    单洪宁也忍不住插嘴了:“云哥,我和孔忠现在是合伙了,他的沙场直接转给梁山手下的几个兄弟了,我们两个现在是全力发展药膳馆分店,嘿嘿,到昨天为止,不多不少,整个河东市又开了十家!”

    徐云对这个倒是大加赞赏:“不错啊,那现在总共多少家药膳馆的分店了?”

    “十八家。”强子抢先道。

    “差不多了,对于河东市来说,十八家分店也算是基本做到饱和状态了,再多开也没什么意义。”徐云淡淡道,这群人帮着阮清霜实现了愿望,也不枉他没看错他们:“看来你们现在工作状态很积极呐,就我一个人在外面啷当了,得嘞,一会儿我自罚杯。”

    强子呵呵笑了笑:“云哥,霜姐也给我们提到过药膳馆在河东市已经算是饱和的事情,加上山寨的,河东市已经不下四十家药膳馆了。我说让你带兄弟们去济北混,你还不答应?”

    徐云一拍桌子:“先把那些个山寨的都给我挤垮了再说!”

    “包在我们身上!”强子和南城虎马上拍胸脯立下军令状:“个月之内让他们全部做不下去关门,做不到我们提头来见!”

    徐云要的就是这气势,这才是他的人!

    阮清霜微微一笑,看了看菜都上的差不多了,便开口道:“?都汇报完了吧?还有谁有什么要说的?”

    “清霜姐,你快总结一下吧,别让他们墨迹了,一会儿这帮家伙喝点酒肯定还要叨叨。”秦婉儿耸肩道:“你可是药膳大酒店最大的功臣,也该你说两句了。”

    阮清霜点点头,清了一下嗓子,众人马上纷纷正坐,都不再嘻嘻哈哈,连徐云都跟小兵似的坐端正了,他们当然都一个个比着葫芦画瓢,认真坐好。

    “那我就说说,药膳大酒店经过几天的试营业,已经完全步入正轨,不论是酒店服务人员的招聘,还是客房部定价以及药膳菜谱的定制,都有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结果。”阮清霜挂着满脸自信的笑容:“我从未幻想过有一天药膳生意能做到现在这一步,这要感谢徐云,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今天这顿饭名义上是给徐云接风,但实际上就是一场庆功宴吧,感谢在座所有人为药膳生意的努力!这杯酒,我干了,然后我们开始吃饭。”

    说完,阮清霜直接端起桌前酒杯,单佳豪早就给她倒好了酒。

    “霜姐,几天不见,你都学会喝酒了?”徐云苦笑,果果也是一脸惊讶,她可不希望自己有一个酒鬼妈妈呀,这可不得了……

    阮清霜点点头:“酒,谁都会喝,只是能喝多少的问题罢了,我虽然不胜酒力,但是今天高兴,就敬在座的诸位一杯,这个你也管?”

    “当然不!”徐云说罢就端起酒杯:“来,霜姐都敬酒了,还不都起立?”

    一阵座椅晃动的声音,所有人都端起了面前的酒杯,秦婉儿端的是茶,因为下午要上班,果果端的是果汁,因为她担心喝酒会影响身体的发育。

    “嘿嘿,我真不胜酒力,大家就随意喝吧?”阮清霜不好意思道,一般这起身都是干杯的,但她可没这个本事,两的高脚杯,一杯白酒下去,估计他就趴桌子了。

    徐云直接放话:“霜姐随意,咱们就都干了!这可是霜姐第一次喝酒,谁不干,我跟谁急昂。”

    在这桌子上吃饭,只要杯子里倒的是白酒的,那都绝对是海量,起码一斤半两斤都能站着走路的,一杯酒直接仰头就往嗓子眼里灌!高兴!这人一高兴,那自然是更能多喝两杯。

    徐云的接风洗尘宴会正式开始,在座的也没外人,也都不客气,以前还拘束的南城虎也越来越融入到其了,他们之前对徐云是又敬有怕,现在不一样了,是又敬又拥护,接触的次数多了,自然就了解了徐云并非是他们想象那种凶神恶煞,而是一个绝对值得他们信任和追随的人。

    由于是午,也都没多喝,瓶白酒刚刚喝完,阮清霜就放话了:“差不多就行了,你们都点到为止,想喝的话晚上再喝,午还是少喝点好,吃完飯大家好休息一会”

    霜姐说话绝对一言九鼎,谁也不敢不听,而且霜姐还是站在众人身体的基本点出发,喝多了不能及时休息!这话谁听了不都是心里一阵暖和吗。

    秦婉儿也撂下话了:“今儿谁也别开车,要让我知道了,我马上定你们个酒驾,起码吊销你们半年的驾照,听到了没?别拿有急事儿当借口,都打电话找个小弟来代驾,没小弟的就花钱请一个。”

    南城虎是挨个起来给秦婉儿打包票,保证绝对不开车!

    一个警界重案部门的新科正科干部,竟然能跟一群社会人搅在一起,这完全都是徐云的功劳啊……现在的阮清霜可是河东市的一姐,这事儿不光是道上的兄弟们认可,也是那些有身份的人公认的。

    阮清霜和秦婉儿都是各自领域里的冉冉新星,关系更是要好到亲姐妹都不如,这就更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了。

    午饭过后秦婉儿就去上班了,强子和南城虎他们也都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徐云回到房间美美的睡了一觉,可算把几天来的疲乏全部都在体内排解了出来。

    他这一睡就是个多小时,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到仇妍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盯着自己了。

    见徐云醒来,仇妍微微一怔,马上把目光转移开。

    “有事儿跟我说吧。”徐云对仇妍的了解已经很深了,所以一眼便看得出她的心思。

    仇妍点了点头:“今天钱风跟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青鬼已经把苏杭的混乱摆平,现在稳坐苏杭地下世界龙头位置了吧?”

    徐云点点头,没有否认:“嗯。这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搞定,你也不用觉得心里不爽,虽然果果没有给我这个老爸提过要求,但是我自己心里已经自作主张的答应了她,一定要把该讨回来的都给她讨回来,这是我这个当老爸的义务。”

    仇妍为徐云这番话彻底动容,但是感激之后,她也残酷的提出了徐云现在最不想面对的问题:“连我都知道那个让青鬼归顺的人实力有多么恐怖,你不会不知道的。”

    “你是说冷尘吧?”徐云嘴角微扬,轻声一笑:“我当然知道,被称为皇之一的冥王当然不是简单人物,我也知道我若跟他对着干,无异于以卵击石。但谁让他手贱要参合我干女儿家的事儿了,管他什么冥王不冥王,这个事儿我管定了。”

    “死也无悔?”仇妍眉头深深皱起,一个青鬼就够她承受了,好不容易看到一线生机,却没想到青鬼却傍上了冥王冷尘的大腿,这件事就是雪上加霜。

    徐云摇摇头:“我可不会傻到去送死,我要是死了,谁给我闺女讨回公道?我要是死了,谁来保护你们这么一群大美女,我可不舍得死。呵呵,老话说的好,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这人一向乐观,我永远相信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但愿如此。”仇妍被徐云的乐观感染了,也终于是一展愁眉,继续道:“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说,但我怕你不会答应……”

    【ps:事儿多啊,晚上要加班做点别的,所以加更要推迟到12点咯~不好意思呀~多多理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