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见徐云彻底给惊呆,也不再跟他开玩笑:“爸爸,咱们下去吧,婉儿姐姐带回来一个老男人哦。”

    “老男人?”徐云一怔,他可不相信秦婉儿是那种人啊,怎么可能跟老男人扯上半毛钱的关系,这其必有蹊跷,必须要赶紧下去瞅瞅。

    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各怀鬼胎的冲下楼,然后就被秦婉儿对那个所谓老男人的一声称呼给惊死了……

    “爸爸,今天你就留在这里住一晚吧,酒店有那么多客房呢。”秦婉儿略带几分撒娇道。

    被秦婉儿挽住胳膊的年男人微微一笑:“呵呵,我家姑娘是不是有什么心里话想跟老爸说?要是有的话,我就考虑留下来。”

    爸爸?!?

    果果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一脸惊叹的大呼一声:“婉儿姐姐,你也有爸爸?!”

    徐云也恍然大悟,这么多日子以来,还真是没听说过秦婉儿家人的事情,现在突然蹦出来这么个爸爸,的确是让众人接受起来有些困难。

    秦婉儿差点被果果的话说的翻白眼:“我当然有爸爸!”

    秦婉儿的父亲秦忠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是谁家的小丫头,好有灵性,实在是可爱啊。”

    阮清霜上前把果果抱起来,不好意思道:“秦叔叔,小孩子不懂事儿,让您见笑了。”

    “不不不,我就喜欢这样的丫头,跟婉儿小时候一个样。”秦忠明面带微笑,再次重新打量了一次阮清霜,忍不住有些惊叹:“没想到小阮这么年轻,女儿都这么大了。看来,我还是要督促我们家婉儿抓紧时间嫁人了,呵呵呵。”

    阮清霜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她现在已经是把果果当作自己亲生女儿了,所以并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

    徐云低声对秦婉儿道:“原来你小时候也是果果这德性?真够你爸受的……”

    秦婉儿回头就狠狠瞪了徐云一眼:“你才德性呢!”

    由于没控制住声线,所以秦婉儿这一声显然有些大,结果引起了秦忠明的注意,四十八岁的秦忠明在官场混迹二十多年,却硬是没有看透眼前这个年轻人。

    “婉儿,这是……”秦忠明示意让女儿介绍一下。

    秦婉儿努努嘴:“徐云。”

    徐云伸出手微微一笑:“秦叔好,我是这丫头的干爹。”因为害怕果果再把关系说复杂了,徐云就直接先把自己和果果的关系说清楚了。

    秦忠明也微笑着点点头,跟徐云握了下手,声音静而淡:“你好,我听婉儿提起过你。呵呵,今日一见,果真是年轻有为!”

    “秦叔,您才是气度不凡,这么夸奖我们晚辈,实在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徐云客气道。

    秦婉儿不给两人继续客套的机会,直接催促说边吃边聊,阮清霜也马上让吕怡带着他们去了安排好的房间,婉儿的爸爸来了,当然是要好好招待,然后又让梁山亲自下厨。

    这顿晚饭只有徐云和阮清霜他们五人,仇妍和钱风、梵双儿都没有参与其,毕竟他们身份特殊,并不希望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徐云便直接让吕怡安排人把饭菜送到了房间。

    满酒上菜之后,秦婉儿也开始了她的提问:“爸,你这次被调动到河东市肯定是被什么人算计了吧?”

    “呵呵,组织安排,我就要接受安排,没有什么算计不算计的。”秦忠明现在心里也系着一个疙瘩呢,从晋江市市委书记,直接调到河东市做市长,管辖地方变小了,而且官职也从一市之首往下跌了一格。

    秦婉儿却有些搞不明白:“爸,这事儿恐怕是有蹊跷吧,我还第一次听说市委书记会调动到比原城市更小一级的城市做市长,这显然是在降职。”

    虽然按照行政级别来说,市委书记和市长是旗鼓相当,但是管理党委工作的和管理政府工作的毕竟是有区别,在华夏,党领导政府,所以书记是一地儿老大,市长只能排在老二。

    有个笑话就把这两者的关系表达的很清楚,男市委书记第一次见到调职来的漂亮女市长,便调侃她:市委书记都干过市长。一个“干”字一语双关,惹得很多下属窃喜。但女市长也不甘示弱还击:是呀,书记都是市长升的。一个多音“升”字,更是让众人惊叹。

    秦忠明是老官场,当然很清楚这对他意味着什么,但他又不希望女儿担心,便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是秦忠明来到河东市的第天,他就已经完全被市委书记彻底架空了权利,虽有市长职位,但却成了办公室里一个最可有可无的人。这是人家给他的下马威,秦忠明很清楚,但自己被调到这么一个除了女儿之外便没有任何关系网的城市,拿什么和人家斗?

    秦忠明这个年纪走到这一步,看上去便是一种即将下滑终止准备养老的地步,所以也不会有人在这种时候和他套近乎拉关系,都不会觉得他还有什么前途提拔他们年轻人。

    徐云细微的观察到了秦忠明脸上的一丝变化,他一眼就肯定秦忠明现在的处境应该非常不利。

    “秦叔,徐云虽不才,但在河东市到也认识点人,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一句话,一个电话,我绝对全力以赴。”徐云微微一笑:“虽然秦婉儿平时有些不靠谱,但毕竟是我好哥们儿,您是她父亲,那就是我亲叔。”

    秦忠明笑了笑,现在有人能跟他说这么一番话,他心里的确是挺暖和的,最起码让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被完全孤立,至少现在河东市,他还有个女儿,和一群女儿的好朋友。

    可秦忠明也很清楚,他们是帮不上他什么忙的,毕竟道不同,以他目前的情况看,他都要隐瞒自己和秦婉儿的关系,生怕因为自己再把自己的女儿给拖累了。

    “秦叔叔,原来您是市长呀……哎呦,秦市长……”阮清霜可不懂官场里的那点事儿,只知道市长是很大的官儿,顿时都有些手足无措了,她从没跟官场上这类人打过招呼,一时之间真有些懵,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

    秦婉儿一脸无奈,赶紧把阮清霜拉住坐下:“清霜姐,他在单位是什么和我们没关系,他在这里单纯的就是我爸,你就喊声叔,根本不用管他是做什么的。”

    阮清霜依然觉得仓促:“那……那怎么行,秦叔叔毕竟是市长……你看,我还以为自己家人吃饭,安排了小房间,这……哎……”

    看到这姑娘如此诚实而单纯,秦忠明更是欣赏:“小阮,你可千万别这样说,你这么安排,我很欣慰,这样我觉得自己也能和你们融为一家人,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就像霜儿说的,你可别什么市长市长的叫,我听着都别扭,就叫秦叔,听起来多顺耳。”

    “秦叔……”阮清霜多少都有些不适应。

    “婉儿姐姐,我叫你姐姐,那也应该叫秦叔叔,可是我妈妈也叫秦叔叔,我可肿么办?总不能叫秦爷爷吧?”果果嘟嘟起嘴巴:“我可觉得这个爷爷一点都不老……我不要叫爷爷。”

    这小家伙,嘴巴甜的让人心情大爽,秦忠明哈哈大笑道:“你叫果果对吧,我可是经常听婉儿在电话里说到你,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一个特权,你就叫我老秦,好不好?”

    果果琢磨琢磨,这样子称呼起来也就没那么尴尬了,便点头道:“好呀,老秦!”

    “果果!没礼貌!”阮清霜当场就瞪了果果一眼,这多少都让她觉得实在太不合适了。

    果果急忙吐了吐舌头,这个恐怕是不敢在叫了,因为妈妈的表情看上去是真的挺生气的。而且连徐云也没有帮她说话,而是解释说什么小孩子不懂事儿,让老秦别介意之类的。

    但秦忠明却完全没有介意的意思,反而觉得果果那样叫他,他很开心的样子。

    “清霜姐,徐云,你俩就别管这事儿了,我同意让果果叫我爸老秦。”秦婉儿道:“这称呼可绝对没有不尊敬的意思,这是特权称呼,我小时候就都这么称呼我爸的,你们看果果刚才一叫他,把他都高兴成那样了。”

    听秦婉儿一说,徐云也就明白了,有些时候,这种没大没小的称呼并非是年轻人没有礼貌,而是上下两代人关系相处融洽的表现。

    阮清霜显然比较保守,但见秦忠明没意见,秦婉儿也都那么说了,也就点头同意了。

    果果这才如获大赦,对秦忠明道:“老秦,你可真差点把我害死了,我还以为我妈妈生气了呢,一会儿又要被打屁股了。”

    小丫头一番话把众人乐的前仰后倒,一顿饭吃的关系相当的融洽。原本秦忠明吃过饭是提出要离开的,但被众人的热情硬生生的留了下来。

    最终秦忠明答应住在酒店,因为他发现了女儿的一个秘密,他想趁着今天晚上有机会,把这个秘密搞清楚,毕竟是做父亲的,女儿大了,多少都会操心一些事情。

    【ps:早上的常规更新提前了两小时,那下午的常规更新也提到了午,下午的更新就算我加更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