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没想过秦忠明会亲自找他,说想要跟他喝两杯,谈谈心。

    对于这个要求,徐云并没有拒绝,这到不是因为秦忠明是市长,就算他是省部级的大官儿,徐云说不理会也一样不会理会。徐云答应跟秦忠明喝两杯谈谈心,完全因为他是秦婉儿的父亲。

    现在的条件好了,药膳大酒店里什么都有,也有专门为客人准备的营业到晚上十点半的小酒吧间。虽然现在时间已经过了营业期,但徐云只需要打一个响指,单佳豪马上会屁颠屁颠去他的保安部办公室的保险柜,把钥匙取出来开门。

    “云哥,还有什么吩咐吗?”单佳豪对药膳大酒店也算是鞠躬尽瘁了,直接住在这里,家都不回,也不谈谈恋爱什么的,一心就是想要跟徐云学艺。

    久而久之徐云对单佳豪也总归是心软了,他摆摆手:“不用了,你去睡吧。”

    “嗯。”单佳豪点点头:“那云哥随时有事儿随时喊我,我反正就在隔壁不远,我这人睡觉不沉,一喊就醒。”

    “去吧。”徐云命单佳豪离开之后,才请秦忠明进去做。

    酒店里的休闲小场所当然比不上外面酒吧那么大,就是一个大约十多平米的房间,间有吧台,一圈座椅和几处软皮沙发配休闲小桌。

    徐云走进吧台内,对秦忠明道:“秦叔,随便坐吧,想喝什么?调酒我虽然不太懂,但也略知一二。”

    “我随便,有啤酒也可以,你们年轻人喝的那些什么调制的血腥玛丽娅,特基拉日出之类的,我还真享受不了。”秦忠明笑道:“简单一点就好,我这个年纪的人喜欢喝纯的东西。”

    徐云在身后酒柜取了一支轩尼诗vsop,直接开瓶取了两只杯子倒上:“那就喝白兰地,原本这葡萄蒸馏出来的东西,勾兑了也破坏了原来的味道。秦叔,咱俩品味一样,我也不喜欢勾兑的酒。”

    秦忠明没有客气,端起酒杯跟徐云的酒杯轻碰了一下,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徐云一怔,还真没看出来,下午吃饭的时候,他和秦忠明每人就点到为止倒了一杯白酒而已,而且还是十六度的低度酒,原本徐云还认为他不胜酒力,却没想到现在直接来了个一鸣惊人呢。

    “秦叔好酒量啊。”徐云说着又给他倒上酒:“您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我和婉儿虽然有时候斗嘴,但说白了那就是因为我们是铁瓷儿,所以开得起玩笑。”

    秦忠明原本是想端起来再走一个,但这个年纪的人是有定力的,不会做的太冲动,秦忠明晃了晃杯的酒,开口问道:“真的仅仅就是朋友?铁瓷儿?”

    徐云没有回避秦忠明的目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点点头:“嗯。”

    “徐云,那你有没有想过,婉儿并不一定是这么想的呢?”秦忠明继续追问道:“或许,女生在有些事情上比较腼腆,不容易表现出来。”

    “秦叔,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徐云微微一笑:“你是说,你觉得婉儿和我之间的关系……有点……怎么形容呢,是不是可以用‘暧昧’这个词儿?”

    秦忠明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之前他就在女儿口听到过徐云这个名字,每次女儿一开口说起来徐云就是一些不靠谱的事儿,但是这个不靠谱的人在他耳朵的出镜率还出奇的高,基本每次他跟女儿通电话,都能听到女儿提起近期发生的事情里面,都有徐云这个人。

    所以,在秦忠明还没有见到徐云之前,他就已经知道徐云跟女儿的关系肯定不紧紧是朋友关系那种。今天他见到徐云之后,发现徐云绝非女儿口那种不靠谱的人,反而是那种给人一种特可靠感觉的人。

    有句话说得好,女人总是喜欢说反话。但这个理论只是存在于陷入恋爱爱情的女生,所以秦忠明在那一刻就大胆猜测女儿对徐云是有动心的。

    可是阮清霜的存在又让秦忠明觉得他们几个人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而细微,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有些担心。

    他今天会和徐云面对面喝这杯酒,就是为了知道徐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秦叔,我真心说,我把婉儿当铁哥们儿,我也觉得她是真心把我当铁哥们儿,你要是觉得她喜欢我,那肯定是错觉。”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你那是没见她怎么损我的时候,所以才会这么想。”

    秦忠明好一阵子后才又喝了一口酒:“徐云,或许这件事情上是我多心了,多虑了,但作为一个父亲,我觉得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自己的女儿,她的心思,或许你看不懂,但我却看的透。我是过来人,或许在爱情和恋爱上没有你们现在年轻人的经验丰富,但有些时候,眼睛还是挺好使的。”

    徐云笑而不语,继续倒酒喝酒,他若知道秦忠明是跟他说这些,那肯定不会跟着他来喝酒啊。秦婉儿什么心思徐云真不知道?那肯定是假话!但他不能承认,因为他若是承认了,让阮清霜往哪放?以后大家在一起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现在徐云就算用屁股想,也能知道秦忠明看出了他们之间关系说不清楚的事情,如果他现在承认,说秦婉儿的确对自己有意思之类的,他保证秦忠明会为了女儿去做任何事情,甚至会不惜在阮清霜面前把话说明白,这个年纪的人,为了女儿的幸福,已经没有考虑会不会伤害他人感受的精力了。

    所以徐云说什么也不能承认,这样秦忠明就没有机会那样做,也就绝对不会伤害到阮清霜的感受。

    “秦叔,都说年一代沟,您恐怕比我们要代出、八个沟了吧?”徐云依然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年轻人想什么,您还真不一定看得出来,秦婉儿打死都不会看上我的,你可千万别多心。”

    秦忠明知道徐云说什么都不会认账的,这事儿除非他能得到女儿的亲口承认,不然他也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证据,他也笑了笑,喝了口酒:“老了,真的是老了。”

    “秦叔,你可还没五十岁呢,你这话要是让那些个老大爷听到了,他们还活不活啊?”徐云打趣道:“现在你这身子板一看就不比二、十岁的小青年差劲儿。”

    “徐云,我这个年龄虽然不算是真老了,但身体机能的退化我自己都感觉得到,以前喝点酒没什么,现在就觉得肝功根本就停止不了休息。”秦忠明笑了笑,既然他不想承认,那他也没有必要逼他:“徐云,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我。”

    徐云看他刚才这番话说的可怜,也不知道如何拒绝

    秦忠明混了这么多年的社会可不是白混的,他在徐云犹豫回答之前就先把事情抛了出来:“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希望看到她因为什么事情而伤心难过,不管你们之间是朋友,是铁瓷儿,还是现在流行的男闺蜜,我都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她是个倔强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你的话她还会听进去一些。呵呵呵,秦叔就这么点请求,徐云,你不会不答应我吧?”

    人家都这么苦口婆心的说了,徐云现在要是来句“管我毛事儿”那就忒不仗义了,这种事情,那必须要一身正气凛然的答应下来:“秦叔!您放心,放一百个心,只要有我徐云在,那就绝对不会让谁欺负了咱婉儿!”

    “有你这句话,秦叔放心了。”秦忠明拿过酒瓶,竟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方杯,对徐云举杯道:“秦叔先干为敬。”

    人家话说完,这一杯酒也直接仰头喝进去,徐云这做小辈的当然也要陪着,马上也给自己倒满了一杯,跟着秦忠明的节奏,抬头就往嗓子眼里灌。

    徐云这种受够严格酒精训练的人,那必须是完全没有什么问题。而秦忠明却眉头一皱,居然起身直接就奔着洗手间去了。这还真把徐云搞蒙了,秦婉儿他老爸到底是能喝还是不能喝?不能喝的话,刚才那一杯下去估计早就晕了,能喝的话就不至于这一杯子下去便直接出酒了……

    秦忠明很快漱口洗脸走出洗手间,一脸无奈的苦笑:“让你看笑话了,昨天实在喝的太多,刚才那一杯又有些急,呵呵,实在是丢人啊。”

    看秦忠明这精神,绝非喝多的人,徐云这才相信他是因为昨天的酒而导致今天一整天都不舒服:“秦叔,你也快五十岁的人了,虽然有些场上必须喝,但你大小也是个市长,不喝也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

    秦忠明一脸苦笑:“徐云,官场上的事儿你或许不懂。我这被架空了的市长,昨天喝了那么多都没能拉到一个同盟,你觉得我若不喝的话,在这河东市还能混几个月?”

    徐云微微一怔,没想到秦忠明这才刚到河东市上任,就碰到大麻烦了:“秦叔,我有点不明白你的话,能跟我解释解释吗?说不定我能帮你。”

    秦忠明当然不指望徐云能帮到自己,但是憋了一肚子的话和无可奈何,或许也只能跟徐云倾诉一下了。

    【ps:今天第更了,下午五点有加更哈~晚上还有没有的现在不保证,加更的时候再通知吧。什么鲜花凸票的别藏着了~天天投投~很顺手的事儿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