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秦忠明这次被降职调派到河东市做市长,完全是因为有小人从作梗,若是一年之内秦忠明搞不出点成绩,恐怕这辈子就真的留在这河东做个有名无实的市长了。

    秦忠明来之前是抱着一腔热血,而且自己的女儿也在这里,让他觉得自己并不孤单。但结果却完全不尽人意,河东市的市委书记非但没有给他一个好好合作的开始,还直接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当天到河东市政府办公室报道的秦忠明就吃了闭门羹,给他安排的这个节假日期间报道,原本就是难为他,大部分都放假了,只有个别零零散散值班的工作人员,而且对他的问题还是一问不知。

    秦忠明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市委书记冯国庆,结果冯国庆扔给他一句话:“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了,你自己熟悉熟悉环境吧。”

    丢下这话之后,冯国庆直接就走人了,没有他这个市委书记发话认可,他这做市长的算什么?整个政府大院甚至都没有人认识他,有知道他身份的也只是窃窃私语一翻。

    这下秦忠明才明白,对方这显然就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这河东市姓的是冯。

    既然如此,秦忠明马上放低姿态给冯国庆打电话,原本以为他这样就能让冯国庆知道自己示弱,不再过多给自己施压,却不料冯国庆完全装作不知道他是谁,是什么人,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个时候秦忠明才知道这里面不仅仅是下马威的事儿了,肯定还有别的原因,他经过多方的打听,才知道这个冯国庆之前居然跟着把自己挤兑到河东市的对头做过事,两人的私交甚好,冯国庆对那人更是言听必从。这时候秦忠明便知道这河东不好混了。

    昨天他到单位,就有值班的一个小科长点了他几句,意思便是新来的多少也要办个场,请书记和各大小领导吃个饭,而且还不能是公款。

    为了之后的仕途在博一次,秦忠明马上就安排了,而且还安排了河东市最贵的一个酒店,十二个人,一顿饭硬是吃了他一万六千多块,饭菜不值钱,每个人百八的标准,加起来也不到五千块,其他那一万多,全部都是酒钱!

    这些人可真狠,八百多一瓶的红酒,直接喝掉十四瓶。

    如果花钱真能搞定也好,但到饭局儿结束,秦忠明也没觉得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有什么改变,最后冯国庆接着电话就出去了,然后竟然一去不复返。一看冯国庆走了,其他人也都陆续离开。因为冯国庆走的时候也没打招呼,所以这群人也看清楚了,冯书记是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秦市长,所以还都是远避分吧。

    秦忠明心有火无法排泄,硬是一个人喝掉了所有瓶剩下的酒,最后大醉一场。他一直没联系秦婉儿,就是觉得这时候自己无法面对自己的女儿。

    今天秦忠明一大早去单位,却没想到冯国庆居然在他办公室,竟然笑嘻嘻跟他开口打招呼了,这下秦忠明还以为是自己昨天那顿饭起了作用。却没想到这冯国庆竟然是笑里藏刀,让他负责河东市一处老城区的拆迁工程。

    这年头拆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秦忠明人生地不熟,也不认识什么人,各部门的配合又都是那么有一搭无一搭的,可真是让他头都大了。

    但毕竟这是工作,秦忠明亲自去了现场,这才知道这处老城区到底有多么难拆,整个河东出名的刁蛮小市民,十个人有八个是这里的,这国庆假期的都没事儿做,全都集在家里。

    而且还有一家更不要命的地头蛇,一听是拆迁办公室的领导来了,直接就拿着菜刀出来要砍人。

    这才有人报警了,一听说有人要砍新上任的市长,公安局陈局也坐不住了啊,马上就亲自带队出发,秦婉儿自然也跟去了,这时候秦婉儿才知道这个新来的秦市长居然是她老爸!所以晚上才跟老爸约好,下班接他一起来了药膳大酒店。

    听完秦忠明的讲述,徐云才明白刚才他喝酒为什么这么急,这是心里有火的原因,谁心口窝堵一口气也不好受。那市委书记冯国庆还真是做的有点过分了。

    “唉。”秦忠明叹了一口气:“这些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婉儿,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事情而影响她的工作。我都想好了,拆迁工作短时间之内肯定完不成,一旦完不成,他就有理由对我的工作不满意,到时候我去什么地方都不一定呢。”

    徐云却突然开口道:“如果拆迁能顺利进行的话呢?”

    秦忠明一怔:“恐怕那只能是想象之了,以早上我看到的情况来说,实在很困难。现在政府拆迁讲究的是以礼待人,如果人际关系网络大一些,或许还可能找到能说服他们的人,但以我现在的情况,恐怕是没有说服他们的可能性了。”

    徐云微微一笑:“秦叔,关于这个事情……恐怕全华夏的拆迁,没有一处是好做工作的,真能好好说话就解决的很少,大部分还是使用了其他手段。”

    “徐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忠明说完就赶紧摇手:“违反政策的事情若是做了,那我留给冯国庆的把柄就更大了,或许他就等着我这么做呢。”

    徐云摸了摸下巴,没想到这官场上的事儿还处处都是陷阱,被秦忠明这么一说,他才发现,这还真是挖好了的陷阱等着秦忠明往里面跳,如果秦忠明敢强拆,冯国庆肯定会来个背后一刀。

    秦忠明苦笑一声:“徐云,这事儿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我应该如何做,我自己心里清楚,虽然现在我是进退两难,但是二者之,我会衡量好得与失,就算我不舒服,我也绝对不会让冯国庆大快人心。”

    “秦叔,你说的那个拆迁老城区是什么地方,能跟我说说吗,说不定我能有熟人看着帮忙疏通疏通工作。”徐云可没放弃。

    但秦忠明还是道:“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现在甚至怀疑整个负责那里的拆迁办公室的人都得到了命令,应该是我不离开,就不会真的去动员谁家拆,就算你找到他们有认识的人,恐怕也不好解决。”

    徐云咧嘴笑道:“秦叔,您放心,我找的人可绝对不是你们的人。”

    “那你先答应我,绝对不能对人民群众动粗。”秦忠明道,他多少都在秦婉儿的口听说过徐云的一些事情,自然也知道徐云能撑得起这么个大酒店,绝非什么普通人。

    徐云当即道:“我保证我绝不动粗。我也是人民群众,所以我知道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样的解决方法。”

    虽然徐云这么说,但徐云依然有自己的主意,如果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安排人去说服,甚至他自己去说服,哪怕他个人私下补给这些待拆迁着一部分钱,如果能尽早解决问题也都好说。但若是这群人非要不领情,提出更过分的要求,那不好意思,他徐云虽然不是恶魔坏蛋,但也绝非是善男信女,他只是保证了他自己不动粗,可没保证过他手底下那群人不动粗。

    对于有合理要求的人民群众,徐云必须把他们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对于无赖混蛋,想要靠着拆迁一秒钟变土豪的货色,徐云可不会怜惜他们是弱势群体。并非所有的弱势群体都值得可怜,这个社会已经有无数的事情验证了这一点。

    秦忠明听他这么说也就放心了,便把地方告诉了徐云:“那是汇区的一处棚户区,地址是……”

    一听这地方,徐云瞬间傻眼,那不就是强子和小飞他们家所在的棚户区吗?我勒个去,这也太巧了吧?

    “秦叔,您确定是这个地址?没错?”徐云怕搞错了,再次确认。

    秦忠明点点头:“我当然确定,我今天才刚刚刚去过那里,怎么……是不是你也知道这个地方相当有难度?”

    “不是。秦叔,如果是这地方,那你就放心吧,天,给我天时间,我一定找人帮你说动他们。”徐云立下保证道:“若是这点事儿我都办不成,那我就没脸给婉儿当男闺蜜了。那地方,咱有的是熟人儿!”

    强子啊,小飞啊,包括小飞的舅舅庞刚什么的,全部都是那地方的住家啊,这次拆迁就是针对他们,第一是解决城市补丁问题,第二也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但那个位置并非什么黄金地段,所以给出的拆迁款比起好地方的相差一些,虽然单独看没多少,但这平米一旦多了,那可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起码每家都能多拿万把块钱。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放在一般生活水平的人家,一万块不算什么,但是放在常年居住在棚户区的这些人手,一万块都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攒够的数字啊!

    这不是夸张,贫富差距连瞎子都看得出来,那些飞驰而过豪车掀起的灰尘,总是会呛到几个蹬人力轮车的车夫……

    这事儿徐云已经有了个基本的想法,明天他就找强子过来商量商量,如果可以实行,那他就把秦忠明这事儿尽早解决。如果不成,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看时间不早,两人也就各自回房洗漱休息,秦忠明对徐云说的话并没抱太大的希望,毕竟现在用那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法对付棚户区那几户刁民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ps:今天第四更了,但晚上我依然还琢磨着再加更一章,如果大家同意的话就顺手顶一下,然后偷偷花花和票票神马的。这样人家更新起来也有动力。你说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