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一早起床的时候才发现都去忙正事儿了,果果非要阮清霜和仇妍陪她去苏老师家里玩,秦婉儿这大忙人更是没闲着,虽然不是她值班,但她这工作狂仍然跟前几天一样去了局里。

    酒店现在离开他们也一样能正常运转,毕竟这里直系的人都是可以信任的,而且还有钱风和梵双儿两人在酒店压阵,也不怕会有什么人敢惹出乱子。

    洗刷之后,徐云就给强子打了个电话,让他现在就来药膳大酒店接他,出去办点事儿。

    徐云刚从电梯里下来,单佳豪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他面前:“云哥,有什么事儿你就吩咐,我马上安排。”

    “最近你找的这几个保安的素质教育搞的怎样了?”徐云笑了笑说:“我可是会随时找几个陌生人来考核他们,谁要是再敢对客人不尊敬,别说是他滚蛋,你也跟着一起滚。”

    “云哥,你放一百个心,我保证他们现在各个都是赤子之心,各个满脑子装的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单佳豪站的笔直笔直的:“随时接受云哥考察。”

    徐云拍拍他肩膀:“那我就相信你,好好干,以后不要总想着是为了我的考察,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们自己。懂吗?”

    “懂!”单佳豪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

    “懂个屁。”徐云笑骂一声。

    这时候强子也驾着他那刷的铮亮的奥迪A6呼啸而来,吱嘎一声停到了酒店正门口,徐云和单佳豪就眼见着两个保安低眉顺眼的上前,又是给开门,又是给笑脸。

    徐云大步走向前,迎着强子满脸笑容的一声“云哥”就是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以后进了酒店大门就给我开慢点!耍酷给谁看呢?”说完,徐云又教育两个保安道:“认清楚,这是自己人,自己人若没什么大事儿就少把车开到这地方来。”

    两个保安和单佳豪都茫然了,强子一脸苦笑道:“哥,还有比我来接您更大的事吗?”

    “少贫,赶紧走,带我找地方喝个豆浆吃个油条去。”徐云催促着强子,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强子也不怠慢,知道云哥还没吃早点,马上就回到驾驶座内。

    看着强子开车绝尘而去,两个保安茫然了,抬头看看单佳豪问道:“豪哥,你说在云哥心里,什么是大事儿,什么是小事儿?我怎么就搞不明白了呢……自己的事儿不算大事儿?”

    单佳豪伸手指着这两人无语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动动脑子?亏我还一个月给你们开两千!咱云哥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他自己的事儿可以不是大事儿,但是他身边的人若出了事儿,小事儿也是大事儿!懂吗!尤其是咱阮总的事儿和小冯总的事儿!再就是秦警官她们的事儿,那在云哥眼里都是大事儿。”

    “懂了懂了!”两个人点头点的到是勤快,就是不知道他们真懂还是假懂。

    ……

    强子带徐云去周记豆浆铺喝了河东最出名的豆浆,吃了河东周老五炸的最酥脆油条。他知道徐云找他肯定不只是吃早点那么简单的事情,忍不住问道:“云哥,咱今天到底是要干什么去?”

    “你们家那边拆迁的事儿。”徐云一边吃一边道。

    强子一听,肚子里也是挺有怨气:“唉,别提了,操蛋的玩意,凭什么我们那边拆迁的补给费用就要比他们这市区的每平米便宜一百块钱?虽然汇区的发展没有市区这么好,但也绝对是好位置啊,我们家那地方虽然破一点,但位置绝不比其他地方差,咱要的就是一个土地钱,又不让我们回迁,云哥,你知道才给我们补多少?”

    按照全国的平均水平,河东市也就算是个线垫底儿,四线拔尖的城市。按照这地方现在的房价,若是可以回迁有房子住,多退少不的也要平均在千五百块左右,若是不能回迁,徐云预计也就是四千五百块的价格比较合适。

    “多少?”徐云道。

    “四千五。”强子道:“地上建筑按照每平米一百五十块补贴。”

    徐云猜的果然不错,这种估算是经过深思熟滤出来的,所以应该不会差太多:“这个价格,我到觉得还可以。足够买房子用的。”

    “云哥,如果我们不知道之前市老区给的是四千六,上面的建筑物补的是两百,那我们也认了!”强子道:“可这前后脚拆迁的事,凭什么我们土地和地上的加起来,一平米就能多亏一百五?”

    强子说的这到也不无道理,一平米的一百五,一百平米的就是一万五了,这个数字对居住在棚户区的人毫不夸张的说是一个天数字。

    当然,对于混出头来的强子到无所谓:“哥,我强子绝对不是缺这点钱的人,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就是觉得对我们这地方的老住户不公平,我可以不要这一百五,但是那些老户们不行,你看彭爷爷赵奶奶他们,也应该多给他们点棺材本吧,他们是苦了大半辈子的人!拆迁给的钱最多够给他们孩子买房子的,多少也让他们手里留几个住养老院的票子吧。”

    徐云当然理解强子的想法,这就是一种矛盾,这种矛盾还是不容易解决的,国家考虑的是平均的价值,给予的补偿也绝对是最合适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国家不可能考虑到每一个家庭的情况,大部分人的家庭情况没有达到那个平均值,所以适当的多给一些也是未必不可。但又有极小一部分人是因为贪心,你给他再多,也喂不饱。

    所以在拆迁的问题上自然而然的便产生了这种矛盾,而且这种矛盾还不是那么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云哥,你问这个干吗?”强子一怔,突然道。

    徐云也没打算瞒他:“你知道负责这件事情的领导是谁吗?”

    “之前是一个姓林的副市长,这不前两天刚换了一个姓秦的,好像是刚调过来的市长。”强子道:“昨天我还听小飞说,这姓秦的市长去现场勘察,结果被胖子拿着菜刀就轰出来了。这事儿,他没那么好办。毕竟是新来的,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人脉关系。绝对处理不好这事儿,我就纳闷了,你说冯书记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安排他来处理这事儿,显然就是要和我们磨时间。”

    徐云微微一笑:“对啊,秦市长在河东市唯一的人脉关系就是我们了。如果我们不帮他,恐怕他真的就只能消磨下去,这拆迁的事儿也就难处理了。”

    “等等……”强子脑子有点乱,他一脸茫然:“云哥,你说秦市长跟我们有关系?!咱……咱又不认识他吧?他……?”

    徐云只是看着强子,笑而不语。

    强子恍然大悟:“秦市长不会是跟秦警官有关系吧?!”

    “嗯,他是秦婉儿的爸爸。”徐云说完,喝掉最后的豆浆。

    强子一声哎呦喂,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也太巧了吧?原本他还张罗着要抵抗到底,但这若是秦警官老爸开口,他打死也不能不给面子呀,那可是云哥的关系路子,就算天王老子借给强子个胆子,强子也不敢说不。

    “云哥,你什么也甭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强子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孰轻孰重,他能有今天,全都是云哥带给他的,若不然他还只是一个开着报废神龙富康的小混混,而不是今天架着奥迪的河东强哥。

    徐云摇了摇头:“你并没懂我的意思,我可不是让你去怎么样。我也知道彭爷爷赵奶奶他们不容易,这事儿我想要让你帮着协调一下,尽量是都做一些让步,之前别的地方怎么补的,那咱这边也怎么补,但是再多过分的要求,就要你出面了。”

    “行,云哥,我就知道你仗义!有你这句话,我今天就把话儿撂在这里,我们那边谁不给秦市长面子,那就是不给你面子。”强子一口道:“咱现在就过去?”

    “我喊你来,就是让你带我去一趟。”徐云笑了笑:“至于那边能不能答应不低于其他地方的补助款的事情,我去跟秦市长谈。这点不用你们操心了。”

    强子点点头:“云哥,这事儿你出面,那我绝对是一百个一万个的放心。”

    “走。”徐云说罢起身。

    强子把零钱直接放在桌子上,对老板周老五喊了声:“五哥,钱我给你放桌上了!”

    周老五客气的回了一声:“跟我还客气什么,没多少钱的事儿,不用付了!”

    ……

    强子开车带着徐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他家老房,虽然强子现在混的不错,也在外面买了房子,但父母还是觉得老地方住的习惯,而且也不愿意爬楼,再说了,这楼上烧个水做个饭都要用电和煤气,不能点炉子,那可是要多花不少钱的,老一辈的人节俭习惯了,不舍得。

    现在这地方满街都是悬挂的横幅,都是配合工作的宣传语,大老远徐云就看到了一辆控台内和挡风玻璃处夹着市委大院出入证的老款帕萨特。

    很快,一个狼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徐云视线内,果真便是秦忠明,没想到他还真尽职尽责,又来了。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谁敢动老子的房子,老子就他妈跺他全家!老子才不管什么市长不市长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照样砍!”

    【ps:五更了,一万六千字了吧?说实话真的是我个人极限了,将近十个小时坐的腰酸背痛,咱写书虽然不指望发财,但起码也挣点买颈痛片的钱吧?给点支持呗?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啥都没有的……好吧,你围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